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夜半阴婚]结局免费阅读 主角叫子桑暝姜胤的小说结局免费阅读

编辑:清风竹间行 2019-01-23 14:41:00

[夜半阴婚]结局免费阅读 主角叫子桑暝姜胤的小说结局免费阅读

《夜半阴婚》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夜半阴婚 即可阅读全文

《夜半阴婚》小说简介

《夜半阴婚》写的很不错,不管那些黑作者如何说,小说吗,本来就是如此,黑坐着的全都是看作者写的好,自己整不出来,嫉妒心太强。主人公叫子桑暝姜胤的小说叫《夜半阴婚》,它的作者是老薛创作的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我哭得难看?难看你就不要看好了!我求你看了吗?看着慕雨那张脸真是越来越气,“我告诉你,你最好不要理我。”“那我要是偏要理你,你能把我怎么样?”说完还笑容恶劣的在我眉心上点了一下,差点把我推倒在地上。“。主角叫子桑暝姜胤的小说是《夜半阴婚》,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老薛创作的悬疑灵异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梦里总有一只鬼缠着我,说要我做他的新娘,还要我给他生孩子...

精彩章节试读:

不过最终慕雨的手还是在距离我的脸不到五公分的地方踢了下来。

只有一阵,把我的脸挂的生疼。

慕雨背着光看了我好久,最后终于认命了。

坐到床边,双手撑着下颌,一副生气有无处发的表情。

“你说我怎么就在你的身上下了这么大的赌注!怎么就觉得你能让慕雪楠倒台!我是不是瞎了眼了。”

我想说是,但是有点说不出口。

难得有人那么信任我,结果我还没有帮到她,这样不是很对不起她?

我侧着身子向后挪了一点,靠在床头。

房间里一时静谧。

慕雨看着地板,我看着慕雨。

起初还好,我们各怀心事,都不想说话。

但是时间久了点,气氛就变得很尴尬。

而慕雨又宁愿就这么尴尬着也不像离开。

那最后只能是我来调节这个气氛了。

我看着慕雨的侧脸,问他道:“你跟慕雪楠既然是姐妹,怎么会有这么深的仇恨,两个女孩子不是应该相互间帮助吗?”

慕雨哼了一声,眉眼立刻冷冽起来,“帮助,你已经被她弄成这样了你还看不出来吗?她就是一个为了自己的目的不择手段的人,她甚至可以为了一件事情蛰伏近千年,我们如何和平相处?”

她说的这个蛰伏千年应该就是主动来颠倒镜这件事,可是为了自己的感情,这样的蛰伏,对一个有追求的女人来说,也许是并不是一件错事。

我也不知道我的脑袋里想的是什么,竟然在慕雨说出刚刚那番话之后,又帮慕雪楠说了一句话。

说完之后我就有点想要抽我自己。

慕雨狠狠瞪了我一眼,道:“我看你就是被她给欺负傻了,竟然还替她说话。”

抬手变出一张纸,扔到我手上。

我拿起来看了看,没有打开,问了一句:“这是什么?”

当然,没有打开也是有防备的,万一里面是我不想看的东西怎么办?

在这肉林中已经发生了太多我不想见到不想听到不想知道的事情,我已经别逼得不得不好好防备身边的每一件事情了。

慕雨倒也没因为我的防备生气,目光中反而露出一丝赞许,“你说你要是一直这么有防备,还能被慕雪楠那么压制?真是不知道你怎么想的,该防备不防备,不该防备的东西,这么谨慎。打开看看吧,不是危险的东西。”

我皱着眉,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在慕雨的注视中打开了那张纸。

文字不是阳间的文字,也不是阴书中的字,但是很奇怪,我竟然能看懂。

“契约书……”当首三个大写加粗的字看得我一愣,“这是什么意思?”

不会是给我的?

难道是慕雨也想对我用什么手段?

我静静地看着慕雨,结果又被慕雨瞪了一眼,道:“你继续往下看!你总防着我做什么?你看看你现在的这个德样子,我还能把你怎么样吗?”

我被说的脸上一红,好像还真是。

我继续往下看。

内容很拗口,翻译成通俗话的意思大概就是,这张契约书实际上是慕雪楠和慕雨之间定下的,内容简单,就是慕雨要听慕雪楠的话,在肉林不准杀生,否则,便要受到整个肉林的追杀,并且即便是死了,变成厉鬼冤魂,也要永远囚困在肉林之中。

看起来,是一个规章制度一样的约束,很简单。

我看着慕雨,有点不理解,“你们姐妹之间还用这样东西来相互约束吗?”

慕雨声音陡然加高,“你看看那清楚,那是相互约束吗?那是我的卖身契!”

我有点不明白,“这不是写着,只要不能杀生,就可以吗?怎么是卖身契了?”

慕雨的眼睛突然涌出一片浑浊,“你以为这肉林是我自己愿意来的嘛?这肉林是什么地方,冥界出了名的烟花之所,我为什么来?她慕雪楠是为了一个男人,我来是为了什么?我是被她逼来的!她在我的身上下了蛊,让我在昏迷的时候主动跟老冥王请命,说要一起来镇守肉林!”

我一愣,没想到这其中还有这么多事情。

慕雨继续道,“老冥王看到有人想要自愿去,自然欣然应允,当即得到了批准。之后,我们就一起来到了这里。”

“那时候我才知道她为什么要我一起,因为种里有一股很奇怪的力量,所有的冥界之人到了这里都不能用法力,而我们不同,我们是血池的并蒂莲,生就与冥界之人的身体不同,所以我们在这里也是不同的,我就这样成了她的打手,帮她镇压了这里所有的反叛势力,呵呵,我当时还以为这样我就可以走了,但是她又在我睡熟的时候用我的血写了这份契约,让我永远留在肉林中,为她效命。”

“这上面并没有写着说你不能离开啊,只不过是不能杀生……”

话到最后我登时反应过来了这契约的隐晦所在,声音不自觉的小了,在这里不能杀生?

当年肉林中靠着慕雨和慕雪楠的力量镇压下来,但是这些人肯定没有全部被杀死,不然这个院子也不能有这么多的人,而这些活下来的人,其中肯定有很多的人看他们不顺眼,一直伺机要杀了他们。然而他们打不过这两个人,便只能收敛着意向。而如今慕雨有了这个契约的约束,他们自然就可以借用这个条约漏洞,在慕雨有了想要出去的动作之时牺牲一个人,让他用各种方法死在慕雨的剑下,这样他们就有名正言顺的理由去追杀慕雨了,而且还能得到慕雪楠的支持,这样慕雨就是只有死路一条。

不仅如此,契约的最后一条也写了,慕雨就算是死了,变成了鬼,也只能留在肉林。

这契约还真是狠毒。

我静静地看着慕雨,心里一阵心疼。

从枕头旁边拿起一条手帕递给她,想安慰,但是不知道说什么。

怪不得慕雨一直想要我能跟慕雪楠起点冲突,甚至最好能杀了她,因为这样,这份契约自己然就失效了,她也就可以重新获得自由啦。

慕雨擦了擦眼泪,目光已经有些呆滞,看着地面,幽幽继续道:“慕雪楠不光是不让我走,她还让我变成她的样子去伺候阿鼻地狱的看守,你知道被他们折磨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吗?”

话音落,一滴鲜红的血迹滴在地板上,慕雨的嘴角都被自己咬破了。

“别怪我利用你,我太想出去了。”

我……我知道。

手帕上已经被鲜血染红,慕雨在床边又坐了一个时辰。

她在想着我不知道的悲伤,我在想着她和我的将来。

“慕雨,不然,你跟我一起走吧。”

想着想着,这句话不自觉便从口中说了出来。

吓了我一跳也吓了慕雨一跳。

“你,说什么?”

我顿了顿,反正已经出口了,再收回来也没有什么意思。

两个亡命人也许还能在这个地方求得一丝生路。

我重复道:“跟我一起走。”

慕雨定定的看着我,“你知道你的话代表什么意思吗?”

“代表我们两个有可能都会死在慕雪楠手里,或者是我牵连你,或者是你牵连我。”

“那你还想让我跟你去送死?”

我没有回答她的这句话,只是又问了一边:“愿不愿意跟我一起走。”

半晌后,我的被子被慕雨捏成了一团困兽样子,她回了我一句,“好。”

其实在得到慕雨的这声肯定之前,我并不敢确定她会不会跟我一起走。

只是想着她一直留在这里很可怜,一个人送死又太孤单。

“你活了这么久怕死吗?”

两个人一起看着窗外明明灭灭的灯火,还有恍恍惚惚的各种身影。

亡命徒一样讨论了几句怕不怕这种毫无含金量的问题。

慕雨道:“我当然怕,我死了可是要永远留在肉林中的。”

“那你还要跟我走。”

她笑笑,“因为觉得我还是想在你身上赌一把。”

我回问,“赌什么?”

慕雨站起来,走到门边看着斜对面的那个房间,没有说话。

我能听到那里面隐隐约约传出来的呻吟之声。

从子桑暝和慕雪楠离开之后不到五分钟,那声音就传了出来,直到现在,小半个夜晚都过去了,声音还是抑扬顿挫。

其实在跟慕雨说话的时候我一直都是分出来一丝精神在听的,像是在自虐,那边一声,心里一刀,到现在都麻木了。

只是我还是有点没有听明白慕雨话中的意思。

她要赌的是什么?

我们这样一个在床上脸色苍白死气沉沉,一个在地上时不时转两步忐忑不安地熬着时间。

终于漫长黑夜即将接近黎明。

门外有一个人影忽然出现,慕雨立刻屏住呼吸,向后退几步掐诀隐住了身形。

那人并没有要进来的意思,只是站在门口朝我身上指了一下,紧接着一只很小的虫子飞了进来,我跟慕雨同时一震,我不能动,躺在床上一身冷汗,这个虫子是用来解我身上的封印的嘛?可是那结界已经被慕雨解开了……

正愣神,好在慕雨眼疾手快,在那小虫子落在我身上之前给我加了一道封印,之后小虫子落在我的身上,在手腕上咬了一口,慕雨刚刚加上的结界消失了。

我的手心都冒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多了一个人要一起走,这心里压力和求生欲望果然是一个人所不具备的,也许我们真有能离开肉林的可能也说不定。

虫子飞走,门口的人敲了敲房门,我赶紧配合的翻了翻被子,回了一句谁啊。

那人做了一个向下指的手势,之后她蹲了下去,一张纸条从门缝里塞了进来。

应该是慕雪楠给我的路线图到了。

那个人慕雪楠派来送东西的人一直等到我拿到纸条在房间里给她做了一个手,之后离开了。

慕雨重新现出身影,看看我,又看看那张纸,眉头皱紧,“我们得好好计划一下了。”

《夜半阴婚》 你怎么这么软弱 免费试读

我哭得难看?

难看你就不要看好了!我求你看了吗?

看着慕雨那张脸真是越来越气,“我告诉你,你最好不要理我。”

“那我要是偏要理你,你能把我怎么样?”说完还笑容恶劣的在我眉心上点了一下,差点把我推倒在地上。

“你到底想怎么样!”我被她的气的一下站了起来,“如果我哭得难看让你觉得碍眼了,那麻烦你不要看好不好,如果我在这里存在就碍着你的眼了,那你直接杀了我好了,看我伤心的时候用这么无聊的手段开玩笑很好玩吗?”

我脸上全是泪珠,吼出来的声音带着沙哑,活像是一个教科书里的泼妇。

慕雨愣了一下,之后伸手在我脸上狠狠捏了一下,“喂,你这个人不讲道理是不是,我救了你,你不是应该对我千恩万谢吗?这就是你对待恩人的态度?”

恩人,如果你当时没有救我,也许我会尊你一声恩人。

但是现在,你是我的仇人!

我瞪了慕雨一眼,转身想再看她。

结果这一转身我就后悔了。

慕雪楠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外袍松松垮垮披在肩膀上,头发微微散乱,双眼带着一抹惹人遐想的湿润。

总之,此时在她的身上每一个细节都在叫嚣着告诉我,几分钟前在那个房间里,发生了怎样的一幕。

刚刚收起来的眼泪再一次扑了满脸。

我就那么愣愣的看着慕雪楠从门口一路绕过走廊,施施然走到我面前。

“不好意思,久等了,殿下……似乎有些意犹未尽。”

我手里要是有一把刀,也许我会劈了慕雪楠。

“你们……”

“一不小心”牙齿咬到了舌尖上,我刚说出两个字,后面所有的问话全部堵在了喉咙里,像是有一块石头知道我如果问出来,就会要了我半条命。

它拼命拦着我,告诉我,我现在应该冷静下来,事情已经发生了,要给自己留下一点尊严,起码不能让我看起来那么不堪。

我深吸一口气,把心里滔天的怒火和痛苦压了下去。脸上的表情也终于渐渐平静了下来。

慕雪楠眉梢微扬,像是等着我问什么。

我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我还有事,这个地方要怎么离开你知道吗?”

这话一问出来,我还没有怎么样,身后的慕雨却先愤怒了。

一把将我扯转了回去与她面对面,急道:“走什么走,你丈夫都在外面有了人了,当着你的面啊,你就没有什么要表示的?你怎么这么软弱?”

我笑笑,“你刚才不是也说了,长痛不如短痛,你让我听到了那些,又看到了这样的一幕,我还有什么好说的。”

慕雨脸色一下憋的通红,“我让你听那些,跟你说长痛不如短痛不是让你这么自暴自弃的,你知道吗?”

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

我只知道我现在心疼的要死,我需要什么生死攸关的事情让我转移一下注意力,让我知道除了生死一切都是小事。

我把慕雨攀在我肩膀的手推开,道:“现在说别的已经没有意义了,我也不想再说了,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不是你说的那个不同的人。”

“可是我刚才还以为你突然那么平静是想好了要对付他们的计划!”

“计划?”我被他的想法说的一愣,“我一直就没有想过什么计划,我从小就很笨,被人抢了的铅笔也不知道抢回来,就算是心疼得要死,我也是自己忍着,忍着忍着,就习惯了,习惯了那种疼了,之后就好了。”

慕雨瞬间暴怒,“你怎么是这种人!你看看这个人!”慕雨指着慕雪楠,“他可是你感情中的掠夺者,你就这么不管了?”

“怎么管?还有,你说我‘怎么是这种人’,哪种人?软弱的人?是,我一直都是,只是你不了解我,所以才会对我有那么多不切实际的猜测。”

慕雨还想说什么,慕雪楠忽然打断了我们之间的对话,对慕雨道:“这么多年了,你做事还是不过脑子吗?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

慕雨立刻把我拉到身后,换成她与慕雪楠相对,“我过不过脑子不用你来管,你还是管管你自己吧。”

慕雪楠慵懒的舒展了一下四肢,优美的动作像是西风抚柳,与我们这边的两个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慕雨,你看我们我们现在是在什么地方,我们要怎么管好自己?你是想要守身如玉,还是洁身自好,你同我讲讲,我考虑一下,考虑下一次阿鼻的守卫来了,还用不用你变成我去伺候。”

慕雨瞬间暴怒,一把抓住慕雪楠的衣领,每个字都带着血腥气道:“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

慕雪楠毫不畏惧的看着慕雨,冷冷回道:“你这话已经说了一千年了,还不无聊吗?青青,带慕雨回房间洗漱,把这一脸的东西洗干净,别以为把自己弄成这个丑样子就可以跳出肉林升天。”

青青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扭着腰,施施然走到慕雪楠身边,福了福身子,“是姐姐。”

直到慕雨被青青带走,我才从刚刚这场唇舌战中看醒悟过来,慕雨跟慕雪楠应该有点关系,而且慕雨还被慕雪楠化妆成她的样子送去伺候过阿鼻看守……而现在慕雨的面貌,也不是她本来的样子。

阿鼻看守?虽然没见过他们,但是阿鼻地狱人人皆知,凡是到那里的人基本都是在生前犯了十恶不赦罪孽的人,下到阿鼻,最轻的都是抽筋扒皮、

从那里来的看守,光是想想就能猜到不会是什么善茬。

怪不得慕雨对慕雪楠有那么强的恨意。

我向后退了一步,下意识的拉开一点与慕雪楠的距离,“你想怎么样?”

慕雪楠笑了笑,重新整理了一下衣服,道:“小殿下说笑了,我能对你怎么样。”

说实话,她此时对我说的这声小殿下还真是刺耳。

是想要讽刺我吗,那她的算盘比姜胤的算盘打的要响,我现在已经很成功都被她不费一兵一卒伤的体无完肤。

慕雪楠挑了挑眉,脚下迈出了我退后的三步,轻轻柔柔把我逼到了门边,“您是不是在好奇我为什么那么对慕雨?呵呵,作为她的姐姐,对妹妹严一点自然是为了让她尽早适应现在,以免以后我不在这里了,她一个人没有办法应付。”

慕雪楠说到“以免以后我不在这里”的时候还特意看了我一眼,那如丝的媚眼丝丝缕缕绕我的呼吸不畅。

她说慕雨是她的妹妹,不过这个妹妹跟其他的妹妹应该不一样,慕雨,慕雪楠,他们应该是真正意义上带着亲密关系的姐妹。

而慕雪楠这个姐姐却并没有做过什么爱护妹妹的事情,所以慕雨和慕雪楠之间的关系并不好,或者说,他们的关系已经到了仇视的地步。

慕雪楠刚刚将我关在阁楼里想制造意外杀了我,而慕雨打破了慕雪楠的计划,救了我,并且想用语言刺激我,利用我与子桑暝之间的感情,想让我帮她对付慕雪楠。

只是她没想到我在见到了子桑暝的背叛之后想到的竟然是躲起来逃走。

也难怪她刚刚会有那么大的反应。

如果我是她,我估计会跟她一样。

慕雪楠在我愣神的时候又向前走了几步,抬手摸了摸我的脸。

她的手是冰的,比子桑暝还要冰凉,“小殿下,你不要着急,殿下最近有事情要忙,你可能要在我这里多待一段时间。“

我拍下她的手,冷冷道:“我不跟他一起走,你放我离开。”

“这个你可是难为我了,毕竟您性子软弱这件事是殿下告诉我的,他说要清楚你的这个性子,让我好好看管着您,”

又是一个不动兵卒的暴击。

我的脸色估计已经难以用苍白形容。

慕雪楠推开了我身后的门,先一步走进去,精美的屏风从她的身后成为背景,远山、鸾凤、佳人。

而我,只有背后大红的幕布透着血一般的殷红。

慕雪楠在窗边漆红的桌前边落座,斟了两杯茶,一杯放在自己面前,一杯摆在对面。

即便此时只有我们两个人,但是我却能感受到,那摆在对面的一杯茶,也不是给我的。

慕雪楠道:“冥界的生灵除了王族是传承下来的血脉,其余大都天生地养,我跟慕雨自然也不例外,只是不过我们生在血莲池,花开并蒂才结成了双子,当时老冥王恰好在莲池渡劫,看到了我们两个觉得新奇,便将我们带回了冥王殿,那时候殿下才不到一百岁,是个跟我们一般大的孩子模样……”

慕雪楠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给我讲述了一遍子桑暝从来不会对我说的,他的童年故事,我也是这时候才知道,这个高高在上的人,小的时候也有那样单纯的一面。

他可以为了一件趁手的兵器与鬼族将军大打出手,也可以为了救下一条生灵的性命,将那来之不易的兵器抛进血莲池炼化成水换来生魂的升天之路。

不仅如此,我还知道了,那些子桑暝一直不屑于提起的,他的抱负。

从别人的口中。

“殿下想要的并不仅仅是王位,还有冥界与六界间的和平,当年他还年轻,每每代替老冥王出兵之时都会在老冥王的耳边说上一声,有朝一日,他定会让六界再不敢侵犯冥界地府,让子桑暝的名字成为一个禁忌……”慕雪楠忽然顿了顿转头,看向我,目光幽怨道,“闫诺,这些事情,您能帮她完成吗?”

说实话,我不能。

我甚至都没有想过那么多,那么远。

我以为只要管理好冥界就可以了。

我从来不知道子桑暝还有这样的抱负。

而这些,她慕雪楠都知道。

慕雪楠站起来,一杯茶没有喝,直接倒在了地上,“流泪很容易,让一个人心乱,也很容易,难的是如何让那乱掉的心重新定下来,就像是这杯茶,泼出去很容易,收回来……”慕雪楠抬手一个兰花指,湿润的地面瞬间恢复了原来的样子,而那一杯水也回到了杯子里,一滴不差,“只有我可以做到。”

“闫诺,你的软弱配不上殿下,放了他好不好。”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