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阴阳先生的那点事]最新章节 主角叫燕爽的小说最新章节

编辑:白衣未央 2019-01-23 15:05:09

[阴阳先生的那点事]最新章节 主角叫燕爽的小说最新章节

《阴阳先生的那点事》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阴阳先生的那点事 即可阅读全文

《阴阳先生的那点事》小说简介

《阴阳先生的那点事》很多人说这本小说很水,从客观角度来说,确实如此,文笔与遮天完美有很大的差距,剧情拖沓,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但以辰东的水准,他肯定可以写得好的,但他却不这么做,我想应该是他想创造一种新的风格吧,就是那种可以在饭后睡前让人莞尔一笑的单纯,所以大家应该多给他一些鼓励,毕竟创新的理念是值得肯定的,而且从现在的种种伏笔来说,后期应该很精彩。主角叫燕爽的小说是《阴阳先生的那点事》,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贫僧老了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回到营地的时候,缺水的事情已经传的沸沸扬扬。不用猜,这一定是那个企图扰乱军心的孬种,故意散布出去的。好多的人凑上来七嘴八舌的,追问这几个士兵:出去这么长时间久到底找到水了吗?连长耐心的解释道:“大家都。独家完整版小说《阴阳先生的那点事》由贫僧老了所编写的灵异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燕爽,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阴阳的这点事在当今这个科学时代,可能你们或多或少都听说过,也许你不信,也许你也信,可是我信。故事是从一个孤寡的老人交给我三个铜钱和一本破的不能再破旧书说起,当然也有恐怖的诡异事件,灵异探索,还有支持故事发展的钱和.……你们也应该知道的

精彩章节试读:

梦中的画面一转,此时俩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皎洁的月光下,正是三道疤和神婆。

三道疤开口道:“师妹,需要赶快把孩子的魂魄凝聚起来,天亮以前必须让他回到本体,否则我们的努力就前功尽弃了”,神婆从怀里掏出一个金色的小塔来,笑嘻嘻的说道:“黑白无常想破了脑子,也想不到这小子的魂魄被咱们收到这青云塔里”,说完将塔交给了三道疤说道:“师兄,你来聚魂,我给你护法”,三道疤看了看月光下,灰蒙蒙的四周说道:“这纯阴体质的魂魄,是妖魔鬼怪的大补之物,吞掉一只魂魄就能提升好几百年的功力,把这孩子魂魄聚成魂体,最快也得俩个时辰,我把五鬼将召唤出来,助你一臂之力,”说完步走八字,手掐法决道:“东方木,西方金,南方火,北方水中央土,五方鬼将听令,得意念法旨,护我周全,快快现形,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手中快速打出五道法印,大喝一声:“现”,五色鬼将突兀现身在五个方位。

五鬼将身高足有三丈,头生双角,眼如铜铃,俩耳垂肩,手中各持一把三四米长的鬼头大刀,刀锋在月光下吐出丝丝冷光,口中吞吐着团团白雾,盛是霸气。

中间的黄袍鬼将,中气十足的命令道:“四方鬼将听令,各守一方,各负其责”,四方回应道:“得令”然后个站一方,如铁塔一样一动不动的在注视着前方。

召唤出鬼将后,三道疤再次叮嘱神婆道:“师妹,此次聚魂很可能会招出千年老怪物来,千万不要以身范险,有五鬼将守护,量他在俩个小时也攻不进来,我现在就开始做法,你要小心”,说完不多废话,盘腿坐下,左手托着青云塔,右手掐诀,口念法咒道:“天地无极,浩然乾坤,斗转星移,紫薇九星,天地之气助我凝聚,燕爽魂魄成型,九天玄女急急如律令,”几道法诀连连点在青云塔上,一丝丝魂魄从塔中钻出,三道疤手法急快的留下道道残影,掌心向天,用力一推,陡然间一股强光从天而降,把我所有得残魂包裹起来,几道掌符打在光球上,缓慢的开始旋转,越转越快。

就在这时,晴朗的夜晚,刮起了一阵阵狂风,灰尘四起,黄沙漫天,狂风中传来一阵阵刺耳的笑声,“嘿嘿嘿,这味道有多少年未曾闻到啦!老娘今天算是有福,竟然让我给逮着啦,”“哎!”……这个声音停顿了半刻后又道:“看来还有点能耐吗,居然招换了鬼将,哼、就算是招来天兵天将,今天老娘也要试上一试,小的们,就算付出一切代价,也要把那个魂魄给我抢回来,这可是仅次于唐僧肉的货色呀!抢下来,吃一口就可以增加几百年的功力,吃俩口就可以增化成人形,可是天大的好处”。

这声音仿佛可以穿透空间,声声回荡子空旷的夜幕里。

哗啦啦啦,一阵金属声响起,五大鬼将已经高高举起鬼头大刀,做好了战斗的准备,虽然黄沙漫天,但也掩饰不住鬼头大刀的锋芒。

突然,皎洁的月光慢慢被黑暗所淹没,狂风变得更加的猛烈起来,空中传来了一阵阵听了让人头皮发麻心烦意乱的嘎嘎嘎声,混乱而又嘈杂,黑压压的冲着那颗迅速旋转的光球俯冲了下来。

黄袍鬼将的鬼头大刀动了,只是片刻刀影将三道疤和我的魂魄笼罩在其中,那黑影只要挨着鬼头刀的残影就会化成一团黑雾消散在空中,一批消失,接着再补上一批……

远处,一个黑影好像能看透我的梦境,缓缓的向我飘来,梦里那个东西越来远近,慢慢的能看清背上那扑闪扑闪的一对长满黑色羽毛的翅膀,奇怪的是,我好像在梦里很期待能看到它的模样,心里盼望着,近一点,在近一点,很快我就能看清楚它的长相,它的声音穿破梦境传入我的耳朵:“我会找到你的”……

画面又变,还是那个皎洁的月光下,可是不见了五个鬼将,师父受伤了,嘴角流着血,站都站不直,神婆用力托着他的胳膊,在他的脚下跪着一个人,确切的说是一个透明的灵魂,那就是已经聚齐魂魄的我,向着站在我面前的三道疤深地磕了三个头。

三道疤开口说道:“燕爽,从今以后你就是我三道疤的徒弟,人在天地间,要行的端做得正,惩恶扬善,除魔卫道为己任”,师父又咳了一口血,喘了好口气后,接着道:“燕爽,你的体质非常特殊,按理说,你能平平安安活到十八岁,可是不知道,什么人会这么快就对你下手了,所以现在我将五鬼将烙印在你的灵魂上,它会在你没有成长起来之前保护你,以后它们就是你的了,要好好待它们,燕爽,伸出手来”,说完手里出现了五个小纸人,看了片刻说道:“去吧!”五个小纸人站在他的掌心,好像很留恋的不想走,三道疤露出了很少有的慈祥又道:“去吧!”燕爽也会好好待你们的,以后要好好的保护他,五个纸人才缓慢的跳在了我的手掌,没入我的手心不见了。

师父接着说:“我会抹去你这次经历的记忆,如果你我师徒缘尽如此,以后你还是那个村子里的燕爽,我还是那个三道疤老汉,缘起缘灭上天自由安排,有缘咱师徒俩还会见面的”,好啦,时辰快要到了,你快去吧,三道疤又一次露出了慈祥的笑脸,那张笑脸越来越模糊越来越模糊……

“燕爽、燕爽”,一声虚弱且苍老的声音把我从梦里唤醒,睁开迷离的眼睛,看到那张比梦中还有苍老的脸,我赶忙跪倒,叫了一声:“师父”,重重的一背到底。

“燕爽,起来,师父知道你已经找回了记忆,你又误打误撞的救了师父一命,说明你我师徒缘分深厚,也是上天冥冥中早已注定,师傅的伤已经好了很多,你也该回家了,从明天开始你每天放学后到后山找我,我会在哪里等和你”,我抬起头来,看着浑身裹着纱布的师傅有些奇怪的问到:“师父,我记得给你缝完伤口的时候,就睡着了,是谁给你包扎的伤口?”师傅说道:“是你师姑神婆来过了,昨天你妈就找过你师姑,不要多问了,回去你妈问你就说在我这里,他不会责怪你的。

在回家的路上,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从牛背上摔倒山里,这条小命还没死的原因,其实我已经死了,是师父和师姑从黑白无常的手里把我救出来的,妈妈又知道多少?为什么近在咫尺的师傅不让我认呢?……

《阴阳先生的那点事》 第三章,松树爷 免费试读

回到营地的时候,缺水的事情已经传的沸沸扬扬。不用猜,这一定是那个企图扰乱军心的孬种,故意散布出去的。

好多的人凑上来七嘴八舌的,追问这几个士兵:出去这么长时间久到底找到水了吗?连长耐心的解释道:“大家都知道,这里方圆几十里根本就找不到水源。不过大家不要惊慌,我们还有好几皮囊的水,足够大家吃喝。大家千万不要上了坏人的当,我们会想尽一切办法找水的,请大家放心”。大家听到还有水喝,也就安下心来。

人群中,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溜出人群,躲到一个无人的角落,探头探脑的向四处看了看,确认四周无人,才掏出一张纸和笔,在上面飞快的写下几字:“水源未找到,情报有误,还有储藏,我已暴露,去留请速定”。然后把纸条卷成小卷,口袋里掏出一个根芦苇管粗细的竹笛,向着天空吹了三下。奇怪的是那个笛子,却不做一丝声响,稍顿,天空中出现了一个小黑点,速度极快的俯冲下来,双翼一展,轻盈的落在了那人的胳膊上,是一只通体漆黑,体型娇小的鹞子。那人把纸卷快速的挤在鹞子的腿上,胳膊一挥鹞子借力迅速的攀上高空,眨眼消失。所有过程是一气呵成,没有一丝拖泥带水。

就在这个人做完一切事情,这人本以为无人察觉,刚要转身离去的时候,突然有人喊道:“谁,哪个班的,在那里干什么?”那个人眼眸里透露出狠毒的颜色“三班的,小刘班长属下,尿急,出来解个手”。说完将裤子提了提,装着紧了紧裤腰带,笑嘻嘻的转过身来,从容的走到那俩个巡逻士兵的身边,嬉皮笑脸的从裤兜里掏出一盒烟来,客客气气地给俩个巡逻兵,一人递了一支烟,麻利掏出火柴,点头哈腰地给俩个巡逻兵点上。

俩个巡逻兵好久没有过过烟瘾了,贱兮兮的说道:“你小子是哪里弄得,这些天困的,精神头都没了,团长那儿都快要断烟了,你小子竟然还有存货!”然后猛猛的嘬了几口,吐了几个悠然的圈圈。

突然,这人头抬了起来,露出狰狞的脸笑起来,眉目间那对鼠眼睁的豆大,阴恻地盯着咫尺之距的巡逻兵,俩个巡逻兵几乎就在同时,夹烟的手指没了力气,烟卷儿双双落地,眼白泛起血红,连声妈都没叫出来,七窍涌出黑血,气绝生亡了。

“嘿嘿嘿”笑声如掐住脖子的公鸡,让人听了毛楞毛楞的。那人踢了两具尸体几脚说道:“记住了,下辈子一定不要贪小便宜,贪小便宜会吃大亏的,你看,因为一支烟就丢了小命,真不值得”。笑着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药瓶,倒出几滴绿色的液体在尸体上。眨巴眼的功夫,两条尸体化成了一滩脓水,散发着腐臭的味道慢慢的渗入沙子。看这一切都处理干净,转身溜回部队了。

此时,团长帐篷里,那个连长谦卑地给三道疤倒了杯满满的热茶,规规矩矩地立在了团长的身后。团长那张圆嘟嘟的脸,笑起来满是褶子,客客气气道:“是我有眼无珠,不知道您是个世外高人。可是我手上捏着千数人的性命,他们都是跟随我多年的兄弟,希望您能救救他们啊!我征战多年都没有求过什么人。今天……我求求你了”。说着就要给三道疤下跪。只见三道疤只是手轻轻地一挥,那个团长就感到一股劲风,将自己的身体扶回到了椅子上。这可惊呆了在场众人,部队里好多都是练家子,怎不知这是罡风呀!都惊的眼珠子都快震掉了。三道疤缓缓起身,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自会尽力。一会给我一小时时间,我要布个阵除掉那个奸细,稍后,众人需得配合我布阵做法,今晚后,那奸细必定落网,届时,任何人不可靠近水囊,如我所料不差,今晚,他必会孤注一掷,再来破坏皮囊。他若断了水源,我们定会自行瓦解,我岂能让他如愿?还有……”三道疤又接着说:“明日早上六点钟,部队准时出发”。团长听闻要出去,心中抑不住兴奋。正要站起身来想追问几句,却被三道疤摆手拒绝,示意不要多问。说完后独自走出帐篷,扬长而去。

三道疤走后,一个个连长,排长都接到了命令。

“团长要彻查破坏水囊的事件,所有人到山坡下的空地结合,要挨个盘问”。

一会儿功夫,一个团齐刷刷的列队在空地。三道疤不知何时来的,已经站在水囊前。悄无声息的来到,水皮囊跟前。把早已准备好的五个纸人拿了出来,先向东走八步,手掐法决,嘴里念念有词:“(东方青色木楞鬼,奉本道法旨镇守东方,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纸人瞬间燃烧,变成一个高大的黑影,没入了地底。

向南八步念道:(南方红色火焰鬼,奉本道法旨镇守南方,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一股火焰钻入地底,辙身向西迈了八步,口念:“(西方白色乌铁鬼,奉本道法旨镇守西方,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最后向北迈了八步喝道:“(北方黑色溺水鬼,奉本道法旨镇守北方,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布罢四方折回皮囊边,掏出一柄桃木剑来,上栓七枚铜钱,北斗之序列在剑身,立在正中,指尖一弹,四根红线飞向四方,口中念道:“(中央黄色戊己土,领法旨,‘隐’)”。(这时)桃木剑与红线皆都消失不见。三道疤环手收气,缓缓离开了皮囊。

凌晨三点,一个黑影显现在皮囊的七八十米外,从一个拳头大小的葫芦里倒出一些白色的粉末,随风飘向守护皮囊的士兵。士兵们一接触到药粉,就昏昏沉沉的瘫倒在地上。

等到所有的士兵倒下后,黑影迅速拿出一块黑布蒙在了脸上,身法诡异,瞬间就已到了皮囊边。打开皮囊的口子,将早已备好的药粉,挨个倒入几个皮囊里。盖好皮囊口,阴笑一声转身离去。

次日,早上六点。部队已经集结完毕,就等着我三道疤到来。部队就要开拔,人们在焦虑的同时,也看到水皮囊处,有一蒙着面的人,绕着几根红线不住的打着转,不时的回头张望着。这个诡异的现象引起了士兵们一阵骚动。这时候,那个肥头大耳的团长,指着那蒙面的家伙,愤怒的喊道:“这就是要断我们水的混账”。战士们如同野兽一样的咆哮着:“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声音像潮水一般,铺天盖地向深深地山谷涌去,可那家伙竟浑然不知。

师夫神定气闲,步伐稳健地走了过来。团长赶忙跑过来问:“您看怎么处置,于您说了算”。三道疤淡漠地瞄了一眼,那个在五鬼迷魂阵里奔跑的家伙,道:“(蝼蚁之命,无需脏手,令其自生自灭吧!”。

茫茫千号多人的部队,一个拉着一个的手,像一条长蛇缓慢的行进着。临近敌军阵营的时候,山里突然起了百年罕见的大雾,大雾吞噬了整片山岭。浓雾里伸手不见五指,战士们一个紧拉着一个得手,

浓雾中,一个银发老者忽隐忽现,只要有撒手断开的地方,就会出现那个神秘的老者,把手再次牵到一起。人们感激的问他叫什么,想记住他的仙名,以便感谢他的救命之恩。飘渺中,老人道:孙。

就这样,师夫老和那神秘老者,将这被困十多日的千人部队,安全地带出了敌方的包围圈。再后来敌军下令围剿山谷,才发现被困的千余人的部队,凭空消失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只看到那个配出去的特务那倒在几个皮囊子旁边,死相凄惨。后来我才知道,困在五鬼迷魂阵中只要道行超过施法布阵者,会很快的逃脱阵法的控制,如果低于布阵者法力,就会被困五鬼迷魂阵中,彻底迷失,直至死亡。

部队突围后,三道疤人间蒸发一般,再未出现。团长苦苦寻了好多年,三道疤的消息。

岁月随着历史的长河慢慢渐去,后来团长升到了军长,军长升到了司令,敌人也被彻底赶回老家。

战争结束,团长已经垂老,看着那曾经度日如年的山谷,想要再见上师夫一面。哪怕找不到三道疤,找到那位老者也好。可是,他发现,当年被围困的山谷周围,百里荒无人烟,就连一个活物都没有。最后倒是在山谷尽头,看到了一颗千年古松,耸立于天地间,俯瞰着深深的山谷。

这个地方就是他和三道疤遇到那位神秘老者的地方。结合士兵们传说的孙姓老者。团长喃喃念道:“姓孙,姓孙,姓松”。然后他一拍大腿道:“这不就是那个姓松的老人嘛!松树爷,多年苦苦寻觅,终于让我找到您啦!”然后抚摸着大树潸然泪下。

为感谢松树爷的搭救之恩,他在这颗松树下,斥重金建了一座庙,命名(松树庙)。

那道胳膊粗细的泉眼做上了井口,因为不知道三道疤的真实姓名,无法留下三道疤的名字,只好起名为(恩人井)。

也许那个团长也不知道,就是他为纪念恩人修建的庙宇,和一口井,现在可是香火鼎盛,灵验非凡,现在庙宇的周围已经住满了人,成为了有名旅游区之一,那个地方从此改名松树爷(松树焉)。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