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主角叫赵寒的小说[冥界抓鬼人]免费试读

编辑:梅幽香更远 2019-01-23 15:19:47

主角叫赵寒的小说[冥界抓鬼人]免费试读

《冥界抓鬼人》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冥界抓鬼人 即可阅读全文

《冥界抓鬼人》小说简介

《冥界抓鬼人》文笔十分清晰优秀,人物刻画很好,非常到位。风妞的书必会大卖,绝对的经典玄幻小说!。《冥界抓鬼人》是一本非常好看的悬疑小说,这本书的作者是霁浮,小说主人公是赵寒,下面一起来看下说的主要内容是:那一束白光诈起,照在身上暖洋洋的,莫名的舒服。啊!小鬼的双手才触碰到了白光,就仿佛碰到了什么炽热的东西一般,双手立时着起了一层淡蓝色的火焰。一击即中,白光慢慢的弱了下来,缩成了一点,消失不见了……一群。《冥界抓鬼人》是作者霁浮创作的悬疑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冥界抓鬼人》精彩章节节选:我是一个地道的东北人,曾被大仙儿断定是为死命,活不过十九岁。被逼无奈之下,只好跟着“大爷”学习道法。可没曾想,十一岁时的一个意外事件,让我成了一个半人半鬼的怪物,从此踏上了冥界抓鬼的日子……

精彩章节试读:

老叫花子一见那女鬼将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往嘴里塞,便知道这女鬼是想通过吃子来增加自己的戾气。

小鬼向来难缠,阴气重,若是这一招被她得逞,恐怕就连他都降不住了。

老叫花子整张脸都黑了,破口大骂:“擦!虎毒还不食子呢!你这当娘的也太狠心了!”

一边手上也不敢含糊,伸进挎在身上的破布兜子里,摸出了一张一张黄纸符来,捏在双指之间,口中开始嘟囔起来。

“五星镇彩,光照玄冥。千神万圣,护我真灵。巨天猛兽,制伏五兵。五天魔鬼,亡身灭形。所在之处,万神奉迎……”

嘟哝到了最后,大喝了一声:“急急如律令!”

话音刚落,那轻飘飘的黄纸符就像是有了生命一般,自带了一股疾风,唰的一下奔到了女鬼的跟前。

只听“啪”的一声脆响,那黄纸符一下子贴到了女鬼的前胸上,女鬼登时被打出了几米远,跌坐在了地上。

可即便是这样,女鬼还是将自己的儿子送到了嘴边,一口就咬掉了婴儿的半个脑袋!

血婴的骨头擦过女鬼尖细的獠牙,发出嘎吱嘎吱的摩擦声。被獠牙啃噬过的小脑袋,流淌出了白花花的脑浆,和鲜血混在了一起,竟然成了一片粉红,顺着女鬼的嘴角,滴落在地上。

婴儿凄厉的啼哭声霎时而起,声音围绕在屋子里,越发的刺耳起来。

昏黄的灯光下,那女鬼的怨气骤然大了起来,整个上半身都弥漫在浓浓的黑气当中,看不真切了。

我被吓得牙冠直打颤,嚎着嗓子直哭:“老头儿,你咋还不打死她啊!鸡腿也不能白吃啊!”

“这不是在打呢吗!”

老叫花子没好气的应了我一声,从炕边捡起那个模样怪异的刀,紧紧的攥在了手里。

“孽障!我问你,你为何一定要这小子的命?”

“老东西,你怕了?”

“要不是你,我也不会吃了我儿,等我收拾了你,再来收这小子的命!”

女鬼一边用力咀嚼着,一边桀桀的笑起来。

还不等老叫花子反应,女鬼一骨碌,便从地上爬了起来,张牙舞爪的奔着老叫花子冲了过去!

“快跑啊老头”

我躺在炕上,一动都不能动,只能扯着嗓子提醒着老叫花子。

老叫花子腾腾腾的向后撤了几步,可还是躲慢了半分,女鬼黑黢黢的指甲划过,他的肚皮登时被划了几道口子,皮开肉绽。

嘀嗒。嘀嗒。

鲜红的血液从老叫花子的伤口处,滴到了地上。

女鬼冷笑着,扔下老叫花子不管,径直奔着我飘过来,呲着牙,摸着自己空落落的肚子,一脸慈爱:“来,我的儿啊……妈妈给你报仇……”

分明是自己把孩子吃了,为啥找我报仇……

完了……

我心如死灰,这老头也没啥能耐啊!

老叫花子佝偻着身子,摸着肚子上的伤口,又见那女鬼已经飘到了我的头顶,当时就发了狠,咬着牙:“靠!老子不发威,拿老子当病猫是吧!”

一伸手,从兜里又是掏出了一章纸符,啪的一下贴到了刀上,就势向前一滚,从地上站了起来,阵阵有词。

周围隐隐有破雷的轰鸣声,那黄纸符竟噗的一下,燃起了一团淡蓝色的火焰,就将刀身包围了起来。

老叫花子晃动着手上的刀,一步一步,向女鬼靠了过去。

原本还洋洋得意的女鬼见了这个阵势,脸上竟浮现出了一丝恐惧的神情,就仿佛见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般,悄悄的退到了窗户边,转身就想奔着窗口逃出去!

“往哪跑!”

老叫花子哪能放女鬼离开,一个跨步追了过去,拎着刀,照着女鬼的头就劈了下去!

一刀下去,一阵光芒闪过,还没等发出一句惨叫,女鬼便当场化作了一团飞灰,消失不见了……

呼。

我长呼了一口气,这鬼东西,终于不见了。

老叫花子却站在一旁,把刀扔到了一边,气得直咧咧:“靠,白瞎了老子的一张驱雷符,费挺大劲画的呢……”

我低声嘟哝:“你又没弄干净……我之前看到好多影子呢……”

“嘿!你这毛头小子!”老叫花子吹胡子瞪眼睛:“早知道就不管你,让那鬼玩意吃了你算了!”

我瘪了瘪嘴,不说话了。

我爸妈将三个姐姐放到了亲戚家,总觉得不放心,就一直蹲在大门口盯着屋里呢。此时见屋里许久没了动静,才战战兢兢的进了屋查看。

一进屋,叫老叫花子虽然是受了点伤,但还挺精神的,心底的一块大石头才彻底撂了地,围着老叫花子千恩万谢。

老叫花子刚刚虽然气我,可心里却一直惦记着这茬,也没心情听我爸妈在那里奉承,忙走到炕边,将我扶了起来,摸了摸我的额头,神情复杂。

“你家这娃子身上,阴气咋这么重……”

我妈的心又悬了起来。

不能吧……自打我怀了这娃子,就一直拿鲜鱼汤补着呢!咋能阴气重呢!

这话本来没什么问题,可老叫花子还是在里面发现了端倪,问我爸,那鱼,是哪来的?

我爸有些愣了,这阴气重,跟鱼又有啥关系?虽然想不明白,可还是一五一十的告诉了老叫花子:“那鱼是我在养鱼池里面捞的……”

我们这所处的地段本来是平原,没有山,也只有一条饮马河。

但饮马河距离我家大概有二十多里的路程,我爸根本不能跑出那么远去打鱼。

我爸提起的养鱼池,就在附近的二队,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建的,反正很久远就是了,也没人打理。但池子里的水却也不干,反而清澈的跟河水一样,鱼儿也多,又大又肥。

老叫花子又继续问:“那个池子里死过人么?”

还没等我爸回答,我妈就将话抢过来了。

“死过,那年三队里一个外出干活的半夜回家,路过那里,就去捞鱼,谁成想就那样掉进去了,现在都没找到尸体……”

老叫花子一听就直拍大腿。

“坏了,这尸体这么多年都没找到,肯定是让池子里的鱼给吃了……”

那鱼汤……

我一听,脸当时就绿了……

《冥界抓鬼人》 第14章 人心不古 免费试读

那一束白光诈起,照在身上暖洋洋的,莫名的舒服。

啊!

小鬼的双手才触碰到了白光,就仿佛碰到了什么炽热的东西一般,双手立时着起了一层淡蓝色的火焰。

一击即中,白光慢慢的弱了下来,缩成了一点,消失不见了……

一群小鬼见自家的老大伤成了这样,畏首畏尾,不敢再上前。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惊喜弄得不知所措,连忙低了头,一双手胡乱的在地上摸索着。

脚边有一排细细的物体,大概有一匝那么长,触感坚硬,摸起来像是百足虫的肢节,细细回想,又觉得不太像。

或许,就是这东西将我绊倒了吧!

我的手继续摸索着,在这怪异物体的旁边,摸到了一块圆润的小东西。

是那块附着柳仙的小玉石……

这柳仙,来帮我了?

我转过身去,瞧了八队队口的方向,黑漆漆的,竟一个人都没有。

我不禁有点担心三姐和小耗子了。

想着,我一把将小玉石从地上捞了起来,嘴角扯出了一丝冷意的笑:“你们这帮小鬼听着,要是再敢往前一步,我就用这东西灭了你们!让你们永不超生!”

说起来,对面也都是一些比我还小的婴孩鬼魂,虽然难缠了一些,但总归还是胆小的。

老大受伤在前,又受我这么半真半假的一顿吓唬,也有些吃不住劲了,不消几秒钟,便消失在了我的眼前。

呼。

我长出了一口气。要是早这么听话,何苦闹得这么大?

我这一松懈下来不要紧,这舌头还真他娘的疼……

我擦了擦顺着嘴角淌出来的哈喇子,趁着那些小鬼还怕着我,也不敢在此地多留,从地上爬了起来,和小虎子互相搀扶着,一步一晃的离开了八队。

也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眼瞧着还有不远就到家了,只见着我家的门口一阵刺眼的手电筒光亮晃了过来,七八个五大三粗的人围着我家的院子,拎着碗口粗的棍子,吵吵嚷嚷的。

我爸妈和三个姐姐都被堵住了出不来,在圈子里急得团团直转。

“我告诉你,老赵家!你们今天要是不把我的儿子好好的还回来,我就跟你们没完!”

一个干瘦的女人坐在地上,两只手拍打着自己的大腿:“这日子没法过了啊!好好的一个孩子,就让他们老赵家给弄丢了……”

“这可让我咋活啊!”

“我不管!你们今天一定得把我的儿子还回来!”

那女人我认识,不是别人,正是小虎子的老妈。

原来是问我家来要小虎子的。我躲在外面,打量了半天,也没见到大爷的踪影。

难道,大爷遇到了什么麻烦的事情,所以还没回来?

正思量着,三姐不服气,叉着小腰,瞪圆了眼睛骂:“嘿,我说杨大婶子,你咋不讲理呢!我弟弟也和小虎子在一起呢!我们也正要去找呢!”

“你就这么拦在院子里,到时候他们出了事情,咋办?一把岁数了,真没正事……”

“你说谁不讲理!”

杨大婶子一听三姐这么说,更不愿意了,从地上爬起来,撸了两把袖子,一只胳膊冲着三姐就抡了过去!

“别动手!”

我一声怒号:“你再动手我就把你家小虎子扔回那个鬼地方去!”

或许气因为听到了小虎子的名字,杨大婶子的手硬生生的停在了半空中,偏着头朝着我的方向看了一眼。

待看清了小虎子真的在我身边的时候,才抽回了手,跑了过来,一把将小虎子拥在了怀里:“小虎子,你可算回来了!等着,娘找他们算账!”

“娘……”小虎子被闷的喘不过气来,费了好大的力气,才从杨大婶子的怀里挣脱出来:“娘,我被八队背阴坡那里的小鬼迷住了,是寒子救的我……”

“要不是他,我可能就回不来了……”

杨大婶子没想到小虎子回来之后,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当时就被憋了一个大红脸,嗫嚅了半天说不出话来。

我冷冷的瞧着她,年纪小小的我,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人心不古。

我爸妈听见我又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也围了过来,一脸关心的问个不停。

我问爸妈:“大爷咋还没回来?”

爸妈摇了摇头,都表示不知道。我也就不再问了。

一阵浓浓的困乏袭了上来,恍惚间,眼睛竟然有些睁不开了。

从下午折腾到现在,足足已经过去了六七个小时,饶是我这段日子没少苦练体力,还是没有抵过人体的正常反应。

我无奈的摇摇头,当即便不再理会杨大婶子那一帮人,拽着爸妈和姐姐们回了屋……

一沾上枕头,我就睡着了。

一夜无话。大爷是在凌晨时分回来的。我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看见他正坐在炕沿边上,蘸了白酒仔细被擦拭着那把法师刀。

这把刀,就是曾经斩断子母怨魂的那把。

我问大爷:“大爷,你到底遇到啥事情了啊,咋这么晚才回啊。”

大爷放下了刀,转手从边上的盒子里捏了一小撮烟叶,放在烟纸上,捻了两下,卷成了烟。

点上了火,放在嘴边吧嗒吸了一口,浓郁的烟雾顿时弥漫了整个屋子。

“啊,那人家屋头里的是个行子,不太好弄,所以回来的晚了。”

我一听见有行子,当时就来了精神,一骨碌,从被窝里爬了出来,揪着大爷的胳膊,一双眼睛紧紧的盯了大爷,满心的期待:“大爷,你跟我说说,碰到啥行子啦?”

“咋回事的啊!这东西厉害不?”

可谁知,大爷伸出了手,将我拂到了一旁,淡淡的告诉我说:“没啥没啥。”

是吗?我仰起头,和大爷的目光碰撞在一起的一刹那,我看到,大爷的眼神流离,飘忽不定,似乎在隐藏着什么。

我知道这是大爷不想说,也就不敢再问了,乖乖的穿了衣服,出去扎马步了,也没敢跟他提昨天我偷偷跑出去玩的事情。

好在大爷也没有检查我那一百张符到底画完了没有。

又过了几天,就在我以为这个小插曲已经过去了的时候,又出事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