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东北术士]结局免费阅读 主角叫霍劫的小说结局免费阅读

编辑:樱桃青衣 2019-01-23 15:27:31

[东北术士]结局免费阅读 主角叫霍劫的小说结局免费阅读

《东北术士》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东北术士 即可阅读全文

《东北术士》小说简介

一股清流,浓处如酒,淡处似茶。别样的感觉,虽然慢了一些,到更符合实际,毕竟有些纠结、探索的过程才是爱情本该有的样子。文笔细腻,人物刻画很生动,鲜明,加油。。新书推荐,《东北术士》是七仔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霍劫,内容主要讲述:看到这些纸钱,奶奶又叹了一口气,看得出来,她对李翠花的事依然耿耿于怀。在去往那个地方的路上,奶奶并不是什么都没做,她不断教我该做些什么,一些东西该怎么用,而这些东西,一路上我记得滚瓜乱熟。在接近半个小。《东北术士》是作者七仔所著的一本灵异类小说,情节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值得一看。《东北术士》精彩节选:自古东北就多奇人异士,像什么阴阳术士,出马仙,驱魔人,这些虽然名气很大,但是本领却都是有限的。有种职业大隐于市,他们凌驾于一切职业之上,知晓的人,亲切的称他们为—灵异先生。我叫霍劫,九岁那年,因为我贪

精彩章节试读:

李翠花哭得伤心欲绝,真是闻者伤心,听者落泪,这个苦命的女人,在这时候把奶奶当做了唯一的救命稻草,要是这根稻草抓不住,这个女人可就真的没法活了。

一念及此,我心中的愧疚感便更盛了,那天晚上,我为什么就不能多留个心眼,把他们哥俩叫回来啊。

“翠花啊,不是奶奶我不想救这哥俩,实在是无能为力啊。虎子能救过来,是因为他阳寿未尽,还留有半口气在。你们母子缘分已尽,莫要强求才是,他们二人的魂魄现在就在这屋内,你有啥话就快些说,我能帮你的,也只能到这了。”

奶奶一声叹息,脸上充满了无奈何同情。

李翠花一**瘫坐在地上,最后一丝希望破灭,让这个本来就绝望的女人更加绝望,这种二次打击绝不亚于再失去一次自己的孩子。

“我可怜的娃娃,你们咋走得这么早,没了你们,你让你娘可怎么活啊……”

“娘等下会多给你烧写衣服,那边阴冷,记得多穿衣服……”

“遇到那些恶鬼,你们千万不要逞能,能躲的一定要躲……”

李翠花朝着狗剩狗蛋两兄弟的尸体嚎啕着,跟在他们的葬礼上差不了多少,哭到最后,却是不断嘱咐着兄弟二人,一如生前的模样。屋子里面,每个人脸上都挂着同情和悲悯的神色,奶奶也不忍再看,在一旁暗暗抹泪。

李翠花零零碎碎说了很多,大约一个多小时以后,奶奶叹了一口气,将李翠花扶了起来。

“他们哥俩已经走了,节哀吧。”

听到奶奶这句话,李翠花终于不再哭了,这个女人的眼睛红肿的不成样子,脸上泪痕斑驳,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最后一滴眼泪都已经哭干。

虎子妈将李翠花送回了家,虎子爹张罗着将狗剩狗蛋兄弟两的尸体收拾了一下,然后招呼人将尸体又送了回去。

虎子这时候,在他老妈怀里躺着,对于刚刚有着丧子之痛的李翠花的遭遇,虎子老妈有些过于紧张了,而虎子老爸这时候在收拾着屋子里面残局,尽管虎子救过来了,他的脸上依然有些挥之不去的愁云。

“老姐姐,我这里有句话不知道当问不当问?“姥姥问奶奶道。

“咱们姐妹俩这么多年的感情了,有啥话,直接问就是,还搞得这么客气干嘛?“奶奶梳理了一下自己散乱的头发,说道。

“那我就问了,得罪的地方还请老姐姐包含。“姥姥客气道。

“你问吧,没事!“奶奶回道。

“老姐姐,看你这般作法,铁定知道这兄弟两回魂无望,干嘛还要那翠花再遭一回罪啊?“姥姥十分的不解。

“老妹啊,你是有所不知,我之所以请这两兄弟,并不是想要违逆阴阳,而是因为想要害虎子的那东西,如果没有兄弟二人保驾护航,很有可能就回魂失败。这一次,只能委屈那苦命人了。“

奶奶说得很小声,但还是被我给听到了。看来这次救虎子,狗剩和狗蛋也帮了大忙,一想到我什么都做不了,我的小拳头紧紧的握了起来,一种不甘和浓浓的失落感油然而生。

姥姥听完奶奶的解释,这才放心的舒了一口气。

“这一次害虎子的这个水猴子,很脏么?“姥姥不禁担心道。

“是不是水猴子干的,我不能确定,反正这个东西很脏,非常脏,比我见到的任何脏东西都要脏,这一次,恐怕要多费些功夫了。”奶奶神色相当凝重。

“那……那可咋办?”姥姥一下慌了神。

“老妹,你先别慌,这个脏东西就算厉害,我也会保大家的周全。我先休息休息,待会就去给秀儿去去晦气。”奶奶安慰姥姥道。

“诶,老姐姐,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多了。走,咱回家做饭去。”

姥姥松了一口气,笑容终于重回了脸上,只不过稍稍有些勉强,看得出来,姥姥还是有些担心。

奶奶休息了一会后,起身便要与姥姥一同离开,却被抱着虎子的虎子妈一把给拦住了。

“婶子,这哪能呢,霍奶奶可刚帮了我家大忙,我这就让他爸去割两斤肉,好好款待霍奶奶。”虎子妈说道。

“这……”姥姥苦笑,看着奶奶征求意见。

“举手之劳而已,再说了,秀儿的事还没解决,你婶子的孙女就是我的孙女,我心里也是着急啊,不如下次吧。”奶奶说道。

“好勒,秀儿这丫头也是可怜,您赶快回去,不过下次您一定得赏脸。”虎子妈说道。

“一定一定!不过你们可得记着,等虎子醒过来后,带他来劫子他姥姥家,我有些问题要问他。”奶奶回道。

“好好!”虎子妈不断的点头,脸上的愁容早已换成了笑容。

虎子妈刚说完,虎子爸就把奶奶的东西都整理好递给了奶奶,奶奶小心翼翼的将这些东西塞到了三角兜里面后,就向虎子家告辞了。

我跟着姥姥和奶奶一路回到了姥姥家中,还没进门,就听到秀儿失心疯一样的叫喊声。一想到平日里小跟屁虫那种怯懦的模样,我实在想像不到秀儿疯起来竟然这么可怕。

进了屋,大黑摇着大尾巴,吐着舌头在我脚下转悠,时不时还蹭一下我的腿,我正心烦着呢,一脚便把大黑给撩开了,可这死狗依然死皮赖脸的再次跑上来,无可奈何下,我也只好任由它这样了。

“秀儿她娘,你把孩子稳住,我先来看看。”奶奶说道。

舅妈答应一声,抱住了秀儿的手,不让她乱动。

奶奶走了过去,翻了翻秀儿的眼皮,又拨开了秀儿的头发,看了看秀儿的头顶。

“老妹,秀儿这只是撞邪了,没多大事,不像是虎子那小子,阴气入体,去了半条命。”奶奶笑道。

“那就好那就好。”姥姥整个放下心来。

“老妹,你去准备两碗清水,一把老剪刀,七粒黄豆,外加一瓶老陈醋,年份嘛,越久越好。”

奶奶跟姥姥列举了需要的东西,姥姥二话不说,便去准备去了。

《东北术士》 第14章 三根清香 免费试读

看到这些纸钱,奶奶又叹了一口气,看得出来,她对李翠花的事依然耿耿于怀。

在去往那个地方的路上,奶奶并不是什么都没做,她不断教我该做些什么,一些东西该怎么用,而这些东西,一路上我记得滚瓜乱熟。

在接近半个小时的路程之后,我和奶奶终于到达了那处被桃树围住的坟墓,那些水桶粗细的桃树,枝叶繁茂,已经形成了一片不小的树荫,就在这些桃树中间,一座孤零零的坟堆伫立着,半人高高的杂草将这座坟墓完全遮盖了起来。

“开始吧!“

我和奶奶对视一眼,随后,奶奶给了我三个青花瓷的小碗,和三支清香.

小碗里面,装着半碗夹生的糯米饭,奶奶让我以那个坟墓为中心,均匀的放在坟墓的三个方向,而且要放在桃树外。

接着我要做的,便是给这三个小碗上清香,而且不能让它们其中任何一根熄灭,如果熄灭一根,奶奶就会有危险,这是奶奶亲口跟我说的。

做好了这些准备之后,奶奶给九棵桃树签上红线,一根一根的系得极为仔细,红线的尽头,绑着一只大公鸡,这只大公鸡,被奶奶用绳子绑住了鸡腿。

做好了这些之后,奶奶朝我点了点头。

我拿着火柴,开始将清香点上,屡屡的青烟开始飘荡在野外的空气中。三根清香,不久便全部点完了。

奶奶见我点燃完清香,便深吸一口气,拿出一铁管,往坟包的底部往下一插,便开始将黑狗血往铁管中狂灌进去。

当最后一滴黑狗血流入铁管中的时候,那只被绑住鸡腿的大公鸡突然瞪大了眼睛,翅膀不断的扑腾起来,发出一阵阵听起来嘹亮而刺耳的鸡鸣声。

“咯咯咯…….“

“来了!”

奶奶低喝一声后,一下子从这座孤坟旁边跳了开来,从三角兜里拿出了三枚生锈的铜钱和一只铜铃铛,站在一旁严阵以待。

听到奶奶的话,我全身一紧,心脏的跳动也加速了几分,这是我第一次正面对上这些东西,除了兴奋之外,自然还有紧张和浓浓的恐惧。

我盯着**上铁管的孤坟,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不过,预想中的红衣女鬼没有出现,反倒是在这么毒辣的太阳下,竟然刮起了一阵风来,这阵突然出现风拂过我的身体,没有来由的,我打了一个寒颤,竟然还感觉到了一丝寒意。

这种感觉,让我不禁毛骨悚然了起来,现在可是太阳当空照的时候,我头顶着**辣的太阳,竟然感觉到了寒意。我知道,十有八九,那个东西已经出来了。

我咽了一口唾沫,没有看那东西的形体,我也只好死死的盯着三柱清香,要是让这香熄灭了,我犯的错那可就太大了。

关注三柱清香的同时,我眼角的余光看到奶奶这时候竟然闭上了眼睛,左手上的铜铃铛摇的震天响,那叮当的声音之急促,就跟我现在的心跳声差不了多少。

“咯咯咯……”

被绑住鸡腿的大公鸡,在这时候却是全身颤抖,看着那孤坟周围不知名的某处,“咯咯”的叫着,不过,这种叫声,早已不是那东西将要出现时候的雄赳赳气昂昂的姿态,而是小声的在鸡喉咙里打着转。

这还是我知道的公鸡吗,怎么越看越像是一只受欺负了的母鸡才有的叫声。

红公鸡的反常让我的心更加忐忑起来,我没有再过多关注这只像得了瘟病的鸡,而是一边注视着三柱清香,一边关心着奶奶的安危。

突然,我看到奶奶向后一个趔趄,就像是有什么人撞了她一下似得,我的心紧紧提了起来,几乎在同时,奶奶右手中的铜钱飞快的飞了出去,打向了空气中某个位置,然后直挺挺的笔直的落了下来。

这种诡异的运动轨迹,让我有些目瞪口呆,我不是没抛过铜钱,可不管怎么抛,都不会抛成奶奶的那种角度,这样的轨迹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那个地方,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铜钱砸中的那个东西,然后落了下来。

只有这一个可能!

当即,我脑海中便浮现出了一个长着长头发,盖住脸的红衣女鬼,只是一想想,就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奶奶依旧闭着眼睛摇晃着铃铛,对于刚才出现的那一幕,她似乎早已预料,所以这时候的奶奶,看起来依然是那么镇定。

“看着点香。”

就在我全神贯注看着奶奶的时候,奶奶突然提醒了我一句。

听到这,我的心就立马咯噔了一声,我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给忘了呢?

我一拍脑袋,赶忙向三柱清香看去,这不看还好,这一看,我心脏差点跳到了心口,因为,本来可以烧一个多小时的香,这时候竟然十分钟都没烧到,已经快见底了,而且剩下的部分,还长短不一。

看到这种状况,我心急如焚的从袋子里面又取出三根清香,然后擦着火柴,想把清香点燃,可不知是怎么了,我越心急,这火柴就越跟我对着干,刚点燃,就熄灭了,急的我是满头大汗。

“眼观鼻,鼻观心,深呼吸,守住心神!”

这时候,闭着眼睛的奶奶仿佛知道我遇到困境了,朝我说了一句话。

奶奶那句话,我并不懂什么意思,只是照做了,没想到这招还挺管用,我急躁的心慢慢平静了下来。

等到情绪彻底平静之后,我猛地吸了一口气,屏息凝神,轻轻在砂纸上滑动了火柴,“嘭”的一声响之后,火柴着了,这一次,我没有急于求成,而是极为冷静的看着清香被点燃。

最后,看到清香终于成功燃了起来,我将这口气长长的舒了出来,这才感觉到了一阵前所未有的轻松。

再一看之前的那三支清香,我却立马轻松不起来了,因为三支清香不同程度的只留下了一个尾巴,我赶紧将这三支清香一一换了下来,随后,便把火柴顺手放到了裤兜里。

第一次做这种超紧张的事,我已经全身是汗,这种关乎奶奶身家性命的事,我不敢有半分马虎。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