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主角叫梁鸿的小说[盗灵空间:诡杀凶案]全本免费阅读

编辑:微笑听雨 2019-05-19 20:33:50

主角叫梁鸿的小说[盗灵空间:诡杀凶案]全本免费阅读

《盗灵空间:诡杀凶案》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敏轩文学,关注后回复:盗灵空间:诡杀凶案 即可阅读全文

《盗灵空间:诡杀凶案》小说简介

非常好看哒,超级甜,虽然有的地方有的虐,但是丝毫不影响还没的虐狗情节。《盗灵空间:诡杀凶案》是由作者龙竹著作的灵异推理小说,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盗灵空间:诡杀凶案》精彩节选:从邙华山的案发现场回到市区的时候,已经黄昏,天空乌云密布,看样子晚上又要有雨了。街道车水马龙,灯红柳绿,霓虹闪烁,我婉拒了苏瑶一起吃饭的建议,独自回到了自己的房子内。时间紧迫,在明天盗灵之前,我需要把。热门小说《盗灵空间:诡杀凶案》由龙竹倾心创作的一本灵异推理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梁鸿,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万劫不复有诡手,太平间中盗灵忆。潜入意识寻动机,还原真相破迷案。”挑战心理极限的重口味案发现场,公安厅从未公开的禁忌档案。残忍、变态,惊悚、刺激、真实、震撼……山村别墅发生灭门案,只在别墅内发现两具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天早晨,我去了一趟省厅警局,重案组各科室都聚在一起,开了一个专案分析会,因为这件事的死亡人数太多,虽然市局一再控制媒体,但是现在网络太发达了,消息不径而飞,在当地引起惊慌。

就连市长、省委领导都亲自打电话给警局,过问此事,必须尽快破案,给民众一个交待,打破各种谣言,稳定民心。

整个会场气氛严肃,彭处长率先发言,把外面的舆论压力和上层领导的指示都说了出来,最后强调:“这件特大凶杀案件,成为我部门的重中之重,所有警务人员,这段期间必须随叫随到,为此案让路。一周之内务必查到凶犯线索和确凿证据,公开通缉凶手,无论如何,都要给媒体和当地民众一个说法!”

参加会议有二十多人,除了局长、处长、科长等领导外,还有各部门的精英骨干,都纷纷点头。

“王宇飞,你来介绍一下案情和疑点!”

“好的,彭处长!”刑侦队长王宇飞站起身来,走到会议桌旁的投影仪前,开始讲述案情的大致轮廓。

“死者基本都是属于江虹公司的员工,这次野外露营活动,一共参加了二十六人,经理李俊生提议并督办,据说是他亲自选的地点,其余二十五人,有两名部门主管,二十名正式员工,还有三人是职工带来的朋友,现在除四人失踪,六人重伤昏迷在急救外,其余人,都已被确认死亡!”

屋内不论是领导还是警员,脸色都有些沉重,二十多条人命,就这样一夜之间被屠杀,残忍血腥,令人发指,无视法律的裁决,显然是在挑战警方和道德的极限。

“有哪些线索了?”局长赵铭蹙起眉头,他刚从外地出差回来,虽然对这件凶杀案件有所耳闻了,但是亲自听部下说出口,也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忍不住发问。

“首先,我们警员检查了大巴车的制动系统,遭到了人为的破坏,是故意让他们滞留山中,可推断是一起谋杀案。”

“其次,我们搜山时,在山麓的北侧,发现了一个土坑,里面埋着数十个头颅,遇害时间不一,经过DNA技术的还原,可以确定一些人,就是这几年在邙华山失踪的遇害者,可推断出这是一起性质恶劣的连环谋杀案,只要进入那片山脉,滞留一个晚上,大多会遭遇不测。”

“第三,我们在别墅搜查时候,并没有发现行凶者的指纹,甚至没有他的脚印,虽然我不想承认,但是这次案件的确与以往常规凶杀案不同,处处透着诡异,警队的猎犬在那里,都浑身在打颤,一副受惊的样子,不能正常开展搜寻工作,让人费解。”

会场内的人听完王队长的第三条后,都有些神经绷紧,警察不惧罪犯,但是,当案件超出常规之后,人本能的恐惧情绪就会蔓延,仿佛整个会议室的温度都骤然下降,带着一股寒气般。

“失踪的那几人,也没有线索了吗?不可能凭空消失啊?”赵局长蹙眉询问。

王宇飞按了一下手中的遥控器,在投影屏幕上显示出四个人的面孔,解说道:“失踪的四个人,一男三女,男的叫王岳超,这个人有犯罪前科,练过两年散打,四年前,因为酒后闹事,与人发生冲突,把人打成重伤,被判了三年,去年才出狱,这次是跟着他女朋友柳玉梅来的,另外两个女性,分别叫李小媛和季影。”

“这个王岳超,有没有可能就是行凶者,毕竟有前科,身手不俗,如今又下落不明了。”一位科长提出疑问。

“从理论上分析,有这个可能性,但是不高!因为实在想不出他有什么作案动机,或跟谁有仇,能下这么歹毒的狠手,杀了那么多人!”王队长当场解释出来。

会议室再次陷入一阵沉默,因为线索实在太少了,而且透着几分诡异莫测,这样离奇的大案件,还是首次遇到,有人不自觉地把目光看向了诡案科的科长连彦明,以及我和组员刘憬铮。

“楚宇,你也去过了现场,发现有没有什么突破性线索?”彭康打破僵局,向我问了一声。

他的一发言,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在这一瞬间,聚集在我的身上,虽然我坐在会议桌后面一排靠墙的的椅子上,但也有种聚焦的感觉。

我轻咳一下,镇定情绪,回答说:“暂时还没有发现有价值的线索,不过,通过现场,发现了几个疑点,一是别墅外,没有发现奔逃的脚印和痕迹,这说明此凶手,很可能就隐藏在别墅的附近,那里有他徙居或逃走的暗门或甬道,这样才能神出鬼没,建议加强地下室、暗格或周围洞穴的搜查。”

“二是这件案子,与八年前的案子,是否系同一凶手所为,也有待商榷,我个人有一种感觉,这个地方,似乎有什么特殊的秘密,所以,打算在本市古籍图书馆查阅一下,邙华山以前的历史,看看是否有些帮助。”

“三是那里的地形很奇特,磁场干扰性很强,雷雨天有可能会产生一些电磁波,排除灵异事件,那么是否会被一种电磁波干扰了受害者们的脑部神经,产生了幻觉,这也是一个需要检验的疑点,还需要进一步通灵之后,才有论断。”

众人听得微微点头,尽管我的话,仍没有什么直接突破,但总算还有一点方向可追寻,要比毫无头绪要强些。

彭康的脸色好转许多,总算听了几句有建设性的意见,而且这次案件不同寻常,诡案科自然也成了破案的主力部门,因此对我们‘寄予厚望’了。

“事不宜迟,会后你们诡案科室,再去一趟案发的别墅,仔细检查一番,如果有新的发现,咱们局再重新召开分析会,其它部门还有没有补充意见了?”赵局长总结性发言,环顾一周,见大家都摇头后,摆了摆手:“那就散会吧,刚才交待各部门的任务,尽快落实,明天一早,我们召开碰头会,核查进展情况!”

专案分析会议一结束,连科长直接叫上了我们科室的六七个人,开了两辆警车,来到邙华山那座凶宅别墅,人多壮壮胆,有个照应,以防不测发生。

为了确保安全,大家都带了配枪,爬上山麓的半山腰位置,十分警惕地步入了别墅的大门。

整座别墅空荡荡的,尸体都被清走了,外围仍被警戒线围住,事实上,荒郊野外,没有人敢到这里来破坏,警局本来打算派两名干事留守,看护现场,但后来也不了了之,毕竟这等凶地,留下警员在这,危险性太大了。

这里的天空总是灰蒙蒙的,仿佛一层挥之不去的邪气在笼罩,当我走入别墅,总觉得弥漫着一股特别的味道,似乎此地隐藏了什么不为人知的东西。

别墅静悄悄的,静谧的有些幽冷,我们七个人在院子里停留了几分钟,不约而同地相互点了点头,示意一起进去,别落单了,谁也猜测不准,那个凶手是否就躲藏在附近。

苏瑶特意跟在我的身边,一脸的戒备和紧张。

“你非跟来干嘛?”

“这么诡异的案件,我能不来吗?再说,有你在,我什么也不怕!”苏瑶有些俏皮地说。

我轻叹一口气,还真拿她没什么办法。

这时孟昭辉手中拿着一个罗盘,对着别墅和背后的山峦不断探测着,引起大家的好奇。

“孟警官,有什么发现没?”

孟昭辉捋着下颌短须,沉吟地说:“邙华山脚有河流蜿蜒,山脉峰峦连贯,紫气如盖,苍烟若浮,根据《撼龙经》载:‘气乘风散,脉遇水止,藏隐蜿蜒,富贵之地也!’,这座山脉很有讲究,适合埋下大型的墓葬。”

“你说这个地方,适合做阴宅墓穴?”

“嗯,不过现在山脉的风水早坏了,即使里面真有古代墓穴,也成为了凶穴,这座山的煞气不是一般的重!”孟昭辉边说边皱起了眉头。

“行了,我们来破案的,不是来盗墓的,进去瞧瞧!”科长连彦明听他说的与案情无关,一摆手,让大伙进入别墅大厅。

“再仔细查查,有没有什么发现,不要落单,两三人一组。”

“好的,科长!”大家自动组队,分开行动。

苏瑶很自觉地站在我身边,并婉拒了其他人的邀请,其实她的小心思,科组里的同事们早就知晓了,大伙会心地笑了笑,各自分头寻找蛛丝马迹。

别墅内的气味有些难闻,尸体在这存放过两天,血迹斑斑,即便抬走了,但仍留下一股阴郁难闻的味道,加上这里的潮湿发霉的气味,混杂在一起,闻之刺鼻。

我闭上了眼,站在大厅中央,默默体会这里给我的神经触动。

渐渐的,我似乎听到了一股声音,是嘈杂、哀怨、绝望、啼哭的声音,混在一起,仿佛一股浓烈的怨念一样。

忽然间,我睁开了眼,有些惊疑不定,我以为在闭上眼的一刻,通过自己敏锐的神经,会体会到一丝前晚凶杀夜那种恐惧的气息,想不到,有一股更大的怨念,掩盖了这场凶杀案的气息,这里究竟有什么秘密?

《盗灵空间:诡杀凶案》 第四章 午夜惊魂 免费试读

从邙华山的案发现场回到市区的时候,已经黄昏,天空乌云密布,看样子晚上又要有雨了。

街道车水马龙,灯红柳绿,霓虹闪烁,我婉拒了苏瑶一起吃饭的建议,独自回到了自己的房子内。

时间紧迫,在明天盗灵之前,我需要把今天在山上看到的场景,默默细想一遍,包括房子的格局、死者的位置,还有一些蹊跷的死法,诡异的画面,寻找死者之间的联系。

像电影画面一样,在脑海过了一遍后,我坐在书桌前,打开台灯,借着橘红的灯光,根据照片,我核对了这些人的名字、身份,先死后死的顺序等,越是了解细微,越有助于我在通灵时候,可以在第一时间,去关注那个人,看他究竟如何遇害,寻找真相。

其实我的任务就是找到线索,不是去阻止凶杀案,而是以旁观者的视野,通过某一具尸体为中介,亲自参与其中,但是那段事已经发生了,难以逆转,就好像时间在某一处发生了空间扭曲,让我看到过去发生的一些片段,却无力去改变。

但是,这已经足够了,只要找到蛛丝马迹,解开别墅的谜团,才是首当其冲的要务。

出于破案需要,我又翻开了一个八年前的旧档案,是从市局调出来的,那时候重案组尚未成立,接管别墅凶杀案的是市公安局刑侦大队。

这份立案的刑事大案文档,记载着八年前的一些案子大致梗概,别墅的主人是浙江一位知名商人,叫杨城,妻子许丽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还有一个保姆,一家六口。

根据档案记载,在2005年9月,别墅发生了灭门案,只在别墅内发现两具完整尸体,其它都是断肢,残躯被拖走了,却没有发现踪迹,经过法医鉴定,死者可确定五个人,缺少一个男孩的DNA,怀疑十三岁的杨一鸣失踪,不过料定也遭害了。

因为这件大案,在当地引发不小的轰动,但是市局封锁了消息,立案侦查了两年都没有结果,后来就搁置一旁了,从那以后,这座别墅就这么荒废下来。

“当年的凶手是谁?这八年来,一直出现的离奇失踪案和杀人案,与当年的那就案子有关联吗,凶手会否是同一个人?”

我陷入深思中,总觉得似乎有那么一缕的联系,却又抓不住关键所在,沉吟半晌,没有答案,摇了摇头,继续翻开这几年,此山附近先后报案的事情。

2007年5月,一对入山砍柴的夫妻失踪,生死不明。

2007年9月,三名大学生入山岭实地考察,结果只发现了三具没有头的尸体。

2008年……

一页页翻下来,我的神色越来愈重,档案里记录着前后加起来足足十五六起案件,触目惊心,都一直未侦破,成为无头悬案,从此这个地方成为当地人的禁忌,觉得有不详或怨灵存在,百姓都不敢单独上山了。

不过从外地来江州工作、生活的人,却不知晓,毕竟警方迟迟不破案,没有头绪,不可能把这些事公布于众,所以还属于封锁隐瞒状态。

这绝对是一处大凶之地!

我不禁皱起眉头,长长喘了一口气,感觉有股寒气环绕,让人发冷,与以往的案件相比,这次似乎有些不同寻常,处处透着诡异的玄机,有大恐怖存在!

此时,窗外面下起了雨,哗啦哗啦,敲打着深夜的玻璃窗,仿佛海边的潮汐,一阵阵地卷上心头。

我站起来,沏了一杯茶水,站在窗前,抱着手臂,静静注视着一片烟雨朦胧的窗外世界,大雨滂沱,落在外窗上,看着自己的身影模模糊糊,仿佛变了样子,成了一个陌生人。

雷雨夜,室内灯光如橘,寂静无声,使得房间内平添几分令人窒息的气氛。

就在这时候,电话的**忽然响起。

我转身到书桌前,接起了电话:“喂?”

“宇哥,是我!”一个清美的声音响起。

“我知道了,你还没睡啊?”

“我睡不着,外面又下雨了,就像四年前那晚一样!”电话那端一阵沉默,只有苏瑶急促的呼吸声,对四年前那一场噩梦,她似乎还心有余悸。

“都过去了,不要再回想了,就当一场劫难吧,大难过后,必有后福。”我开导着她。

苏瑶嗯了一声,听了我的安慰,身心似乎真的轻松不少,话语中带着几分笑意:“宇哥,关于四年前我们第一次相识的那个惊悚经历,我写成了一部中篇小说,马上要在悬疑杂志上连载了,刚才把一份复制件发在你的邮箱,有空看下哦!”

我啼笑皆非地说:“你还真打算业余时间,写悬疑侦探小说啊?”

“是啊,我要把咱们诡案科那些稀奇古怪的血案,迷雾重重的诡案,通过悬疑小说的方式写出来,实录档案做主线,经过我的渲染和加工,肯定能非常畅销,呵呵,宇哥,你是男一号哦!”

“我?算了吧,把我写成名侦探,不是埋汰我嘛,咱们不是真正的刑侦人员,只是协助员,当心遭同事嘲笑,说我想出名想疯了,不要了节操!”

电话那端,苏瑶咯咯轻笑起来,忽然间发现,她一本正经的宇哥似乎也懂幽默了。

“我不管,反正在我心中,你就是大英雄!”苏瑶莫名其妙冒了一句,让我心中有些小骄傲。

“宇哥,明晚你又要盗灵了,我希望你能保持本心,不要入戏太深,伤了自己的神经。”苏瑶最后轻声担忧地说。

“放心吧,我会的!”当她挂了电话,我摇头苦笑,对苏瑶,真不知如何处理这个关系。

虽然我知道她的一些小心思,也把她当成了红颜知己,但是由于自己的职业关系,心理状态很糟糕,使我不愿过多涉及儿女之情,因为通灵者,看到过太多的死相,掺杂死者的怨念和恐惧情绪等,冥冥之中有诅咒加身,一生会有不详发生,大多没有好下场,我不希望连累她。

我坐在电脑桌前,登陆网页打开了邮箱,果然看到了苏瑶发来的邮件,下载之后,我随便翻阅了一下。

《午夜杀人末班车》

看着醒目的书名,让人毛孔都有些张起,仿佛能从电脑桌面透出一股莫名寒气。

故事梗概是这样的:在一个大雨夜里,一个女大学生刚做完家教晚课,坐在一趟公交末班车上,外面雨很大,夜色很深,车内乘客不多了,女大学生很疲倦,困意来袭,坐在后排座位上迷迷糊糊睡着了,也不知过了多久,她忽然被一股惨叫声惊醒。当女大学生睁开眼时,忽然发现前面乘客被砍掉了脑袋,喷血如柱,人头滚动,车间凄厉的惊叫声不断,已经死了几个人,很快就要轮到她了,刽子手正是那位公交司机……

刚看了一页,我不得不叹服,苏瑶的文笔很精湛,通篇带着一种诡异惊悚、血腥画面透纸而出,让人不寒而栗,看得我都有些起鸡皮疙瘩了。

过了十几分钟,我看到了一半篇幅,觉得情节有些夸张,记得当晚似乎只死了四个人,被她写成了七个人,受害人数快翻一倍了。

而且把我塑造成了一名侦探大英雄,不但英俊帅气,而且身手很好,通过一些蛛丝马迹追踪到了公交车,在女大学生即将被害的千钧一发之际,突然赶到,果断制住了凶杀歹徒,救下了她,但是凶杀案远没有结束,因为她们被公交车载到了一个荒郊墓地,还有更恐怖的凶灵事件随之发生……

“有点扯远了吧!”我有点无语,随手关闭了小说文档,要不然,没准后面出现什么僵尸、孤魂野鬼之类的离谱情节。

我闭上了眼睛,试图回想那一晚的场景,黑色的墓碑,遍地的乱坟土堆,荒败的草丛,加上周围夜猫子的啼叫跟小孩子凄厉哭声一样,让人毛骨悚然。那公交司机是个精神分裂者,因为当初两个逃亡郊外的歹徒夜里潜入了他的老宅家院,抢了钱款和食物,临走时担心对方报警指认,便砍杀了他的妻儿和父母,一个美满家庭破灭,此后他的精神受到了极大**,恨透了陌生人,时常开着末班车拉到郊外杀人埋尸,报复社会。

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没有人生下来就是杀人犯,后来的成长环境和经历,对一个人太重要了!

我站起身来,去卫生间冲澡过后,回到卧室。一天下来,我最恐惧的事,就是睡觉了,因为特殊职业关系,我容易失眠多梦,所以每当入睡,总会有很恐怖的画面或死亡经历,重新映射到我的脑海。

今晚,又将是一个多梦难眠之夜!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