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主角叫苏白晴靳霖的小说[灵魂档案]完结版免费阅读

编辑:蝉音弥夏 2019-05-20 16:33:08

主角叫苏白晴靳霖的小说[灵魂档案]完结版免费阅读

《灵魂档案》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灵魂档案 即可阅读全文

《灵魂档案》小说简介

《灵魂档案》是非常不错的一本小说,作者描写细腻,人物形象生动,有些地方又略显幽默,想象力丰富。虽然有些人评论说套路老套,但是天下小说那么多,大纲相同是不可避免的,在旧套路的基础上创新就是值得推荐的……。主角叫苏白晴靳霖的小说叫做《灵魂档案》,它的作者是乐乐所编写的悬疑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苏白晴蹙眉,通过什么测试?但显然靳霖没有想要和她解释的意思。会议的流程继续进行着,苏白晴目光死死盯着靳霖。昂长的会议总算结束,众人稀稀疏疏的离开会议室。苏白晴叫住靳霖,靳霖站在门口的位置,缓慢的回头看。主人公叫苏白晴靳霖的书名叫《灵魂档案》,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乐乐写的一本悬疑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一起谋杀案将苏白晴牵扯进十年前的连环杀人案,一桩桩案件被揭开,你愿意出卖自己的灵魂吗?用你的灵魂换取你所想要的一切……

精彩章节试读:

苏白晴蹙眉,通过什么测试?

但显然靳霖没有想要和她解释的意思。

会议的流程继续进行着,苏白晴目光死死盯着靳霖。

昂长的会议总算结束,众人稀稀疏疏的离开会议室。

苏白晴叫住靳霖,靳霖站在门口的位置,缓慢的回头看向她。

他的目光幽深,似乎一眼就能将苏白晴看穿。

“靳队,你应该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苏白晴冷着脸,踱步站在靳霖面前,沉声质问。

靳霖唇角挂着一弯浅淡的弧度,低声说着:“没有解释的必要。”

苏白晴皱眉,脸色越发阴沉。

她并不是编制内的一员,突然把她安排到一个特别行动小组难道不应该经过她的同意吗?

难不成她连质问的资格都没有?

靳霖察觉出苏白晴的想法,继续说着:“你知道特别行动小组意味着什么吗?”

他突然的问话让苏白晴有些措手不及。

靳霖双手插在口袋中,目光看向窗外,缓慢开口:“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穷凶极恶之人,而我要做的是,将所有穷凶极恶之人绳之以法。”

他的嗓音低沉,透露着淡淡的荒凉和孤寂。

苏白晴不由得怔了一下。

靳霖收回目光,看了一眼她:“这就是特别行动小组所存在的意义。”

苏白晴心头微颤,闷声询问:“为什么是我?”

“我看过你分析的案例,”靳霖蹙眉,沉声说着:“说实话,你的专业的确存在质疑,但目前你是最好的选择,我别无他法。”

靳霖一脸的为难,语气中多了一份的无可奈何。

苏白晴胸口郁结一团气,他在质疑她的专业?

苏白晴哼了一声,不满开口:“既然我专业不好,你何必找我。”

靳霖轻不可闻的叹息了一声,越发无奈:“你觉得在盐城还找的出比你专业好的?”

听着靳霖的话,苏白晴心中越发不舒服。

他这是连带着整个盐城分局都一并贬低了。

靳霖迈开长腿,修长的手臂搭在苏白晴的肩膀上,凉声说着:“你既已成为刑警的一份子,不如做点有意义的事情。”

苏白晴蹙着眉,侧过身子躲开靳霖的碰触。

她不过是一个凡人,没有救苦救难为国捐躯的精神。

无非是对这一行业的热爱,否则她怎么会冒着生命危险做这一行?

什么所谓正义,所谓邪恶都与她无关。

她从未站在正义的一边,也未曾站在邪恶的一端。

多年来,她一直保持着中立。

如今靳霖的出现,强行要把她安放在正义的一边,打乱了她原本的生活节奏。

苏白晴看了一眼靳霖,漠然说着:“我没兴趣。”

靳霖望着她。

“齐局那边我不管你怎么解释,你惹出来的麻烦,你自己解决。”苏白晴扔下一句话,扭头就走。

靳霖望着苏白晴的背影,勾了勾唇角,面上的笑意更甚了。

——

锦城的冬季似乎来的格外晚,十一月的天,阳光正热。与盐城相比,格外温暖。

“前面那栋楼就是吴起的家。”林良指了指巷子尾的那间房:“吴起就是陈美凤的前夫。”

这条巷子已经有几十年了,前些年说要拆迁,但不知因为什么事情,就被耽搁下来。

推开满是铁锈的大门,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格外刺耳。

木窗被推开,探出一个头颅来。大约是四十岁岁左右的女人,皮肤蜡黄,脸颊消瘦,嘴唇苍白,看起来有些憔悴。

她打量着几人,警惕的问:“你们是谁啊?”

林良走上前解释:“我是警察,吴起在吗?”

女人蹙眉,急忙说着:“你们找他干什么?是不是他前妻又惹出什么幺蛾子来了?我和你们讲,那个女人就是精神有问题,每个月都要惹出点事端来,就是不想要让我们消停。被她搞得,我们一年搬了多少次的家,赡养费都已经按时给她了,她还想要我们怎么样?”

她喋喋不休的说着,语气中满是不满。

苏白晴盯着她。

靳霖开口:“陈美凤已经去世了。”

女人张着嘴巴,眼睛放大,满脸的不可置信。

——

房子不大,窗子还有破损的地方,透着凉风。

“我现在也联系不上我家那口子,我家的条件你们也能看的出来,真的是支付不起赡养费了。前两天我男人说和她商量商量赡养费的事情,然后就一直都没有下落了。”女人坐在沙发上,有些局促的说着。

林良低头记录着。

苏白晴扫视一周,问:“吴起是什么时间去的盐城?”

女人想了下,不假思索的说着:“五号,每个月十号是给赡养费的日子,这个月实在是拿不出钱来了,只好去和她商量一下。”

苏白晴继续问:“吴起有没有说过什么时间回?”

女人摇头,没有说话。

接着询问了几个问题,女人都是对答如流,没有丝毫的问题。

靳霖扫了一眼苏白晴,苏白晴心领神会的站起身,就要离开。

不经意间目光看到窗台上放着的一本乐谱。

挑了挑眉宇,回头问她:“你女儿多大了?”

女人提到她女儿时,眉眼间都是得意:“十五岁了。”

苏白晴点头,离开房子。

出门林良询问苏白晴:“晴姐,你觉得她说的话可信吗?”

苏白晴笑了笑,低声说着:“惊讶做不了假。”

林良似懂非懂的点头,继续说着:“按照她说的意思,她和吴起都没有任何嫌疑了,那我们的线索就断了。”

苏白晴停住脚步,目光看向林良:“谁说线索断了。”

林良一脸的诧异:“吴起妻子始终没有离开过锦城,吴起又不见人影……”

苏白晴哼了一声,打断林良的话:“既然吴起去盐城是为了和陈美凤商量赡养费的事情,他为什么没有出现在咖啡厅?”

吴起妻子说十号是支付赡养费的日子,他们的条件已经支付不起赡养费了。

照她所说,那么在咖啡厅中焦急等待的人就应该是吴起了。

林良思索了下,不解。

苏白晴继续说着:“她的回答滴水不漏,面对警察的询问还能淡定自若,要么她心中无愧,要么她提前做好了准备。当然,我坚信是后者。”

《灵魂档案》 第六章 特别行动小组 免费试读

苏白晴蹙眉,通过什么测试?

但显然靳霖没有想要和她解释的意思。

会议的流程继续进行着,苏白晴目光死死盯着靳霖。

昂长的会议总算结束,众人稀稀疏疏的离开会议室。

苏白晴叫住靳霖,靳霖站在门口的位置,缓慢的回头看向她。

他的目光幽深,似乎一眼就能将苏白晴看穿。

“靳队,你应该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苏白晴冷着脸,踱步站在靳霖面前,沉声质问。

靳霖唇角挂着一弯浅淡的弧度,低声说着:“没有解释的必要。”

苏白晴皱眉,脸色越发阴沉。

她并不是编制内的一员,突然把她安排到一个特别行动小组难道不应该经过她的同意吗?

难不成她连质问的资格都没有?

靳霖察觉出苏白晴的想法,继续说着:“你知道特别行动小组意味着什么吗?”

他突然的问话让苏白晴有些措手不及。

靳霖双手插在口袋中,目光看向窗外,缓慢开口:“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穷凶极恶之人,而我要做的是,将所有穷凶极恶之人绳之以法。”

他的嗓音低沉,透露着淡淡的荒凉和孤寂。

苏白晴不由得怔了一下。

靳霖收回目光,看了一眼她:“这就是特别行动小组所存在的意义。”

苏白晴心头微颤,闷声询问:“为什么是我?”

“我看过你分析的案例,”靳霖蹙眉,沉声说着:“说实话,你的专业的确存在质疑,但目前你是最好的选择,我别无他法。”

靳霖一脸的为难,语气中多了一份的无可奈何。

苏白晴胸口郁结一团气,他在质疑她的专业?

苏白晴哼了一声,不满开口:“既然我专业不好,你何必找我。”

靳霖轻不可闻的叹息了一声,越发无奈:“你觉得在盐城还找的出比你专业好的?”

听着靳霖的话,苏白晴心中越发不舒服。

他这是连带着整个盐城分局都一并贬低了。

靳霖迈开长腿,修长的手臂搭在苏白晴的肩膀上,凉声说着:“你既已成为刑警的一份子,不如做点有意义的事情。”

苏白晴蹙着眉,侧过身子躲开靳霖的碰触。

她不过是一个凡人,没有救苦救难为国捐躯的精神。

无非是对这一行业的热爱,否则她怎么会冒着生命危险做这一行?

什么所谓正义,所谓邪恶都与她无关。

她从未站在正义的一边,也未曾站在邪恶的一端。

多年来,她一直保持着中立。

如今靳霖的出现,强行要把她安放在正义的一边,打乱了她原本的生活节奏。

苏白晴看了一眼靳霖,漠然说着:“我没兴趣。”

靳霖望着她。

“齐局那边我不管你怎么解释,你惹出来的麻烦,你自己解决。”苏白晴扔下一句话,扭头就走。

靳霖望着苏白晴的背影,勾了勾唇角,面上的笑意更甚了。

——

锦城的冬季似乎来的格外晚,十一月的天,阳光正热。与盐城相比,格外温暖。

“前面那栋楼就是吴起的家。”林良指了指巷子尾的那间房:“吴起就是陈美凤的前夫。”

这条巷子已经有几十年了,前些年说要拆迁,但不知因为什么事情,就被耽搁下来。

推开满是铁锈的大门,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格外刺耳。

木窗被推开,探出一个头颅来。大约是四十岁岁左右的女人,皮肤蜡黄,脸颊消瘦,嘴唇苍白,看起来有些憔悴。

她打量着几人,警惕的问:“你们是谁啊?”

林良走上前解释:“我是警察,吴起在吗?”

女人蹙眉,急忙说着:“你们找他干什么?是不是他前妻又惹出什么幺蛾子来了?我和你们讲,那个女人就是精神有问题,每个月都要惹出点事端来,就是不想要让我们消停。被她搞得,我们一年搬了多少次的家,赡养费都已经按时给她了,她还想要我们怎么样?”

她喋喋不休的说着,语气中满是不满。

苏白晴盯着她。

靳霖开口:“陈美凤已经去世了。”

女人张着嘴巴,眼睛放大,满脸的不可置信。

——

房子不大,窗子还有破损的地方,透着凉风。

“我现在也联系不上我家那口子,我家的条件你们也能看的出来,真的是支付不起赡养费了。前两天我男人说和她商量商量赡养费的事情,然后就一直都没有下落了。”女人坐在沙发上,有些局促的说着。

林良低头记录着。

苏白晴扫视一周,问:“吴起是什么时间去的盐城?”

女人想了下,不假思索的说着:“五号,每个月十号是给赡养费的日子,这个月实在是拿不出钱来了,只好去和她商量一下。”

苏白晴继续问:“吴起有没有说过什么时间回?”

女人摇头,没有说话。

接着询问了几个问题,女人都是对答如流,没有丝毫的问题。

靳霖扫了一眼苏白晴,苏白晴心领神会的站起身,就要离开。

不经意间目光看到窗台上放着的一本乐谱。

挑了挑眉宇,回头问她:“你女儿多大了?”

女人提到她女儿时,眉眼间都是得意:“十五岁了。”

苏白晴点头,离开房子。

出门林良询问苏白晴:“晴姐,你觉得她说的话可信吗?”

苏白晴笑了笑,低声说着:“惊讶做不了假。”

林良似懂非懂的点头,继续说着:“按照她说的意思,她和吴起都没有任何嫌疑了,那我们的线索就断了。”

苏白晴停住脚步,目光看向林良:“谁说线索断了。”

林良一脸的诧异:“吴起妻子始终没有离开过锦城,吴起又不见人影……”

苏白晴哼了一声,打断林良的话:“既然吴起去盐城是为了和陈美凤商量赡养费的事情,他为什么没有出现在咖啡厅?”

吴起妻子说十号是支付赡养费的日子,他们的条件已经支付不起赡养费了。

照她所说,那么在咖啡厅中焦急等待的人就应该是吴起了。

林良思索了下,不解。

苏白晴继续说着:“她的回答滴水不漏,面对警察的询问还能淡定自若,要么她心中无愧,要么她提前做好了准备。当然,我坚信是后者。”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