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鬼契萌妻]完结版免费阅读 主角叫莫逢袁野的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

编辑:风与蓝天 2019-05-20 16:41:08

[鬼契萌妻]完结版免费阅读 主角叫莫逢袁野的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

《鬼契萌妻》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敏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鬼契萌妻 即可阅读全文

《鬼契萌妻》小说简介

非常好的书,写出了要超强的艰苦与困难,充分的表达出了主角的意志之顽强,而且最喜欢狼了,大爱!。《鬼契萌妻》是由作者君翼最近创作的灵异小说,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鬼契萌妻》精彩节选:明明是淡如春风的笑颜,却叫我心下一惊,觉得今晚的学长和以前的不太一样。但哪里不一样,又一时半会说不上来,只是愣愣的望着他,不动。“不如给我亲一下吧!”“啊?”我还没反应过来,唇瓣上就是一软,惊得我浑身。《鬼契萌妻》由君翼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莫逢袁野,内容主要讲述:自从暗恋的学长送了我一块玉之后,我转身又收到了一份神秘礼物。当我兴奋地快速拆开礼盒后,却发现里面竟然放着一颗颅骨。而此时,那颗颅骨居然张开了嘴,露出了诡异的笑容:“娘子,这是想我了?”我害怕不已,却被

精彩章节试读:

我当时脑袋一抽,再也没多想,拿起颅骨,打开窗户,朝着外面用力一扔,并且大喊,“不管你是谁,妖魔鬼怪,还是在装神弄鬼,我都不是你的娘子!滚,离我远一点!”

“砰”的一下,我用力关上了窗户,一颗心怦怦直跳,大口的呼吸着,准备穿衣服出去透透气。

我穿好了衣服,站在镜子前面左右照了照,发现自己的脸色格外的苍白,只能去化点妆遮掩一下。

谁知脚下踩到了一个东西,一个不留神,我摔了个底朝天,痛苦的从地板上爬起来,还没有哀怨疼痛时就再次屏住了呼吸。

那颗颅骨竟然回来了!

“不!”

我尖叫,从地上爬起来,打开门就跑了出去,找到家里工具箱里的榔头,拿着冲回了房间,然后对着那颗颅骨用力敲了下去。

我盯着地上一地的碎片,笑出了声,“我看你还怎么跟着我。”

我用袋子将那些碎片包裹好,然后再次扔了出去,“这一次,我看你还怎么回来!”

“我就回来了,你怎么感谢我?”

低低的笑声来自身后,我一回头,就看到那些碎片自动在半空中形成一个完整的颅骨。

颅骨漂浮,隐约可见底下宽大的衣袍随风飞扬。

我顿时倒吸一口气,觉得拔凉拔凉的气息逐渐笼罩着我,想起梦中的所遇,我双脚一软,跪在了地上,脑袋里一片空白。

仅有一个事实,清晰明白的告诉我,这一切都是真的,我被一个颅骨纠缠不放。

“为夫今日尚有要事,晚些再来寻你。别指望着离开我,你跑不掉的。”

一阵大风袭来,瞬间颅骨消失的干干净净。

最后一句,是直接的命令,也是简单的威胁,占据着我的心扉,叫我再也承受不住,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直到好友赵怡然打电话给我,我才反应过来,她还没出声,我已经对着手机吼了,“怡然,快来救我,我被鬼缠住了。”

赵怡然是我的闺蜜,也是大我一届的学姐,最爱研究一些稀奇古怪的事,虽然算半桶水但现在这个时候,我指望的也只有她了。

没一会儿赵怡然就来了,我抱着她大哭,断断续续的把昨晚到今天的事都告诉了她,没想到赵怡然一听,脸色大变。

“你这次真的惨了。根据你说的,你和那只鬼已经彻底结成了冥婚,只要冥婚鬼契不悔,你一辈子都无法嫁人了。而且,关于冥婚的故事,我想不用我多说了吧!书上虽不是全部都是真的,但也差不了多少。”

我一听,心再次一揪,抓着赵怡然的手臂,紧张的问,“那还有没有办法?怡然救救我,我不要成为鬼妻。”

赵怡然低下了头,抿紧着唇瓣,眉头微微紧蹙,似乎也在为难。我望着她的表情,心头拔凉拔凉,连她也没有办法了吗?

那我该怎么办?

“你先别急。”赵怡然拍着我的手说,“我这里有几张符和一把桃木剑,可以防鬼,先给你贴上,但告诉我,你是怎么得到那颗颅骨的?”

“是王姗羽送来的。”

“那个婊、子?”赵怡然也和王姗羽不对盘,一听到她的名字立刻来了气,匆匆贴好符,把桃木剑放在我的枕头下就说,“走,我们去学校找她。”

我和赵怡然一路来到学校,在花坛边上堵截了她。

她今天穿的特别风、骚,一看就知道又有目标上钩,见到我扭动着蛇腰朝我走来,微微一笑。

“这不是莫逢嘛!怎么一个晚上不见,脸色就这么不好?”

“王姗羽,昨天的颅骨是不是你给小莫的!”

赵怡然最看不惯的就是王姗羽那副骚兮兮的样子,不耐烦的打断她的话,直接质问。

“是又怎样?”王姗羽抬手遮着唇瓣莞尔一笑,“昨天她的学长和我温柔整夜,我怕她孤单,就送了个颅骨给她,也好自我安慰一番。”

“你说什么?”我怒气反驳,“学长不会和你在一起的。”

“既然你说不会,那为何昨晚你生日他连一个电话都没有给你呢?”王姗羽一脸笑盈盈的样子,“其实呀,那颗颅骨一开始是他的主意哦!”

我脸色微变,刹那间斑白如纸。

《鬼契萌妻》 第10章袁野学长 免费试读

明明是淡如春风的笑颜,却叫我心下一惊,觉得今晚的学长和以前的不太一样。但哪里不一样,又一时半会说不上来,只是愣愣的望着他,不动。

“不如给我亲一下吧!”

“啊?”

我还没反应过来,唇瓣上就是一软,惊得我浑身发颤,头皮发麻,却又不敢乱动。

我长这么大,也有过暗恋的人,也曾谈过初恋,却没有和男人这么亲密的接触。自袁野学长和我表白以来,也只是牵过手而已,我们之间单纯的连一个拥抱都不曾拥有。

可是今晚,不仅抱了我,还亲了我。

软软的唇瓣,带着丝冰棍的凉意,甜甜浅浅的落在表面,又如夏天的雨水,逐渐加重。

轻轻地舔慢慢的咬,让我全身的血液都为之撼动,像极了不知所措的孩子,僵硬在原地不敢动弹半分,就怕他会突然离去。

“嘿。”耳畔传来一声轻巧,是他放开我,却挨着很近的距离说着话,“原来你喜欢这个人。”

“呃?”

我还没反应过来,只看到袁野朝后倒在了地上,惊得我一身冷汗,下意识的伸手去抓,“学长。”

“叫谁呢?”

眼前黑影一闪,宽大的玄色衣袍带动着柔软的长发落在我的脸上,有些痒痒的,带着夜间风色的寒冷。

“娘子,刚才你很乖。”修长的手指卷着我的长发,绕在指尖玩着,眸色在夜色下独显清寒,“为夫不开心了。”

我下意识的往后退去,却发现自己背脊抵在车上,退无可退,惊恐的盯着面前人神共愤的帅颜,一口气梗在了喉头,“你、怎么会是你!学长、学长他怎么了?”

“早死了。”他轻笑,十分的不在乎,“为夫上他的身,是给他面子。”

“怎么会?学长怎么会死的!”我心口隐隐发疼,双手紧握起双拳,全身颤抖,“是不是你杀了他!”

“是又如何。”他的声音紧跟着我的话音响起,玩着我头发的手用力弯曲,拉直了我的头发,头皮顿时痛的厉害,“你能拿为夫如何?”

他轻笑,音色却格外的寒冷,冷的熄灭了我全身的怒火,变得无力。

面对他,我永远无法反抗,他是鬼,想要杀人,易如反掌。而我和他结缔冥婚,就注定了此生无法寿终正寝。

因为冥婚的结果,都是死。

“莫逢。”他轻声唤我的名字,冰凉的指尖抬起我的下巴,迫使我抬头望向他,“我不准你为为夫以外的男人哭泣,如若不然,你失去的将会更多。”

“你!”

我怒,却根本拿他没有办法,只能沉默。

“你只要乖乖的跟着我,为夫不会亏待你的。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袁野学长。”

他轻柔的摸摸我的头发,在我脸颊上落下一吻,软软的伴随着他身上的冷意。

我用力忍着眼中的泪水,再眨眼的时候,发现学长已经重新站在我的面前,打开了车门,“上车。”

我低头钻了进去,一路上都警觉的盯着他,一句话也不说。

因为时间太晚,所以赵怡然回不了学校,只能去我家。

“黄符。”学长盯着我门上的黄符,忽然笑了,“桃木剑放枕头底下了吧!”

我猛地一惊,他是怎么知道的?

他一脸似笑非笑的盯着我,眼神不善,我的背脊逐渐发凉,身体也下意识的往后缩去。

“怕了?”没想到他噗嗤一声笑,略微叹息的摇了下头,“丫头,以后找些更厉害的,这些不足为惧。今晚就不打扰你了,好好休息,明天学校见。”

他把赵怡然放下,就转身离开。

“等等,你到底是谁?”我急切的叫住他,就算这个冥婚更改不了,那我也应该知道他的名字吧?

他闻言头也不回的说,“惊夔kuí。”

我赫然一惊,瞪大了眼睛!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