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主角叫仇地狱[恶魔赌局]最新章节完整版阅读

编辑:暖南倾绿 2019-05-20 16:48:04

主角叫仇地狱[恶魔赌局]最新章节完整版阅读

《恶魔赌局》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毛文学,关注后回复:恶魔赌局 即可阅读全文

《恶魔赌局》小说简介

花落谁家,而她的恋情会不会有好的结果呢!。《恶魔赌局》是作者千钧四两著作的悬疑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恶魔赌局》精彩节选:第三章无人旅馆我赶紧打开车门,同时推了她一下:“快!快点下车!”她当时还有点不解,依旧看着后视镜。“……果然,病娇这种属性的妹子,反应也很慢啊。”我揉揉太阳穴,赶紧下车,顶着大雨来到副驾驶那边,将车门。小说主人公是仇地狱的书名叫《恶魔赌局》,它的作者是千钧四两写的一本悬疑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觉醒来,我来到一间诡异的桌游室。 迷一般的女老板将我送入一个又一个诡异离奇的故事当中,雨夜鬼影、荒岛余生、食人游戏、枯井中的断肢女鬼、百年古宅中的妖蛊鬼婴…… 我与她的赌局,一场接一场,我从未赢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五章探索荒岛

看到那卡片的时候,我心一沉,越看越觉得这就是那桌游室的东西。

不过,这场古怪的游戏本来就是那个女人送我进来的,所以这里出现她的东西也不足为奇吧?而让我觉得棘手的是,难道我还要玩一个游戏中的游戏?那我这游戏何时才是尽头啊魂淡!

最坑的就是那大胡子的二儿子了!

当时我弄死他的心都有……好吧,你们应该已经看出来,我这个人除了恐惧限制之外,还有个特点,我懒,嗯,麻烦这种东西,得过且过的比较好。所以,当时我立刻把手上的卡片塞回去:“不能碰!别玩这个游戏!”

姚娴惊讶的看着我:“怎……怎么了?”

我正在思考,该如何和这几个人解释这游戏有古怪时,让我心一沉的事情发生了……被我塞进荒岛模型下的卡片,突然又被弹了出来!接着,荒岛的顶端渐渐裂开一道缝隙,缝隙中出现一张黑色的卡片,那上面写着:游戏开始。

“该死……”我皱眉。

下一刻,荒岛模型的中心传来断断续续的电子音,那声音冰冷、僵硬:“欢迎来到有趣的荒岛生存游戏中,这将是你们从未体验过的诡异之旅,现在,拿起你们的卡牌,那上面代表了你们每一个人的身份……”

那二儿子倒是兴奋:“喔,这东西不错!让我看看这卡片上写的什么……”

但是除了他,其他人都是一脸懵逼,年轻人接受新事物的速度比较快,姚娴、姿色不错的小妞儿,还有那个胆小的双胞胎哥哥最先去看他们手中的卡牌,接着是我,最后是那两兄弟。

我的卡片上写着:七号玩家,身份是乘坐游轮出海旅行的乘客,职业是作家。旅途中,游轮触礁,船沉没了。几个幸存者在两艘救生筏中飘了两天一夜,在精神与肉体都临近崩溃时,飘到了一座小岛。岛屿被阴暗的雾气笼罩,阴森的怪叫从黑色的雾气中传来,我们不知道那其中隐藏了什么,但为了活下去,必须去探索岛屿中诡异的迷雾……

其余人的卡片上写的内容差不多,除了编号之外,不一样的只有职业,两兄弟是海军,他们的儿女是学生,刚刚被发现的面目全非的胖子是一位画家,而我女朋友姚娴则是富家千金……等等,姚娴确实是富家千金,而作家?我虽然还在读大学,不过也的确是一位**写手。

我心里突然有了个想法,这些设定,该不会都是真的吧?

就在我们所有人都看完手中卡片时,那岛屿的模型突然亮灯了!整座岛屿被分为十二个部分,而那那些灯光,也一点点变得发灰,感觉就好像这十二部分岛屿被迷雾笼罩一样。

我心里渐渐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而这时,络腮胡子把手中的人物卡扔到地上,用命令的口吻对二儿子说道:“老二,把这东西收起来!现在这种情况,是玩游戏的时候吗!”

我发现络腮胡子的脸色有些不对劲儿。

“爸,都打开了,玩玩,没关系的吧……哎!别瞪人,我收起来,我收起来还不行么!”二儿子似乎很想玩玩这游戏,但相比之下,他更恐惧此刻他父亲的眼神。

我皱眉,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儿了。

而这时,岛屿模型就在二儿子准备收拾游戏箱子的时候,突然说话!那声音比之前迅速许多,也更加冰冷、诡异:“游戏开始,强行结束所有人都会死掉!现在,进行你们的第一部游戏,啪!”

就在模型话音落下的时候,岛屿下方突然对着我们每一个人,弹射出了一只人形的小模型。

这应该是代表我们几个人。

接着,那诡异的声音继续说道:“旅馆的门牌从一……一直到十二,代表荒岛上的十二个神秘区域,刚刚来到岛屿中的你们,看到的只有诡异的迷雾,想要生存下去,就需要……亲自去探索,那未知的十二个……区域……勇敢的三号玩家啊!你对未知事物十分好奇,最先踏足岛屿神秘区域的,就是你……现在,你应该进入一号区域,完成你的探索使命,祝你平安归来,最好还能得到些神秘宝藏。”

话音落下,二儿子手里的人物模型突然亮了!

我转头一看,余光发现,原来二儿子就是三号玩家。

探索一号区域?就是旅馆的一号房间吗?

“你还傻愣着干嘛!收起来!快点收起来!”络腮胡子突然怒吼,然后一把夺走了二儿子手里的人物模型。

“啊?爸……可是爸……它说不玩会死啊?”

其实听他的画,我想想还真不知道,这二儿子是怕死,还是纯粹的好奇。这种喜欢作死的人挺奇怪的。但其实,这样的人还真不少。

“那也不许去!!”

络腮胡子又是一声怒吼,同时站起来,使劲儿拽住二儿子的衣服领。这一举动吓得二儿子脸色发白,连忙点头:“行行行,我不去,我不去行了吧?”

嘟嘟!!

就在二儿子大喊自己“不去”的时候,岛屿上的昏暗灯光突然开始闪烁。

“……三号玩家,拒绝参与岛屿探索……违背了游戏规则……自私!可耻!!现在开始惩罚模式……”

说完,岛屿模型对准二儿子射出了一张卡牌。

因为当时他和自己老爸在拉拉扯扯,我正好在身边,就把那卡牌捡了起来,那上面写着:诡异的荒岛,存在着许许多多的未知、神秘……就在三号玩家游离在一号区域附近,犹豫着是否放弃探索一号区域时,一缕诡异的黑气,从三号玩家的脚下,钻入他的身体……

黑气?钻进身体?

我赶紧转头看着蹲在地上,准备收拾起桌游的二儿子,果然,就在他的脚下,一缕黑色的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钻了进去!

我忙喊道:“喂!小心!!”

可惜,晚了。

二儿子知道我在喊他,回头疑惑的看着我,但下一刻,他的五官、表情突然变得扭曲,掐着自己的脖子,嘴里发出撕心裂肺的怪吼!

两兄弟反应快,连忙抓住了二儿子的手,但刚刚身手麻利的制服胖子的两兄弟,此刻,却被瘦弱的二儿子轻易甩飞。

二儿子疯狂的站起来,他脸上的静脉我看得一清二楚,而且越来越大,皮肤也开始崩裂,头发迅速脱落……尤其是他的嘶吼,让人心发寒、发颤!

当时我本能的护住姚娴,嗯,没办法,毕竟游戏结束之前,她是我女朋友。

可是,其实我心里也犯愁,就算是应付鬼,我也得在没人害怕的情况下,可现在呢?就我身边这姚娴都吓得要死。更何况,这二儿子似乎还不是鬼……

好在,最后他并没有冲向我们,而是向着那条走廊跑。

爬起来的中年人兄弟准备去追二儿子,可两人刚刚跑到走廊口,那二儿子就突然停住脚步,嘴里发出了最后一声大吼!

砰!!

瞬间,整个人炸开了!

内脏、血肉翻飞,沾满了走廊的墙壁,空气中弥散着恶心的血腥味儿,我身边的姚娴、姿色小妹、胆小鬼已经被吓得脸上没了血色,尤其是胆小鬼,身下一滩水,已经尿了。唯独我最淡定,当然,我特么是真心感觉不到害怕啊,但是过几天估计就惨了……

这种感觉其实挺烦的,有点像吃麻辣鸭货,当时很爽,可过后排泄的时候,真心是生不如死。

“儿……儿子!儿子!!”络腮胡子跪在地上大吼,看着自己儿子如此死去,那心里一定崩溃了十几个来回。

我当时判断,他应该撑不下去,就算不疯,也因为心里无法承受也晕过去。

结果,我还真想错了。

在咆哮了一段时间后,他的声音渐渐小了,然后站起来,被弟弟扶着,从走廊走了出来。回到这岛屿桌游面前,正常人此刻一定是要砸烂这东西的。但他却没有,他冷冷的看着那岛屿模型,说了句让我惊讶的话:“好……继续玩,玩!”

这人心理承受能力不一般啊。

他到底经历过什么呢?

我仔细看了他两秒,然后就被胆小鬼的发疯哭叫声吸引,他倒是被**了,好在,络腮胡子两巴掌给那胆小鬼打醒。

我们剩下的七个人,算是暂时平静下来。

而在这时,岛屿中心,又传来了声音。

“……三号玩家不幸丧命,但活着的人,还要继续生存……你们在海上漂泊了两天一夜,饥饿、寒冷、恐惧环绕着你们!为了生存,你们必须去探索荒岛的神秘区域,那么,接下来,去一号区域探索的人是……八号玩家。”

八号玩家?那是……

“不……我,我……”姚娴突然在我身边用哭腔喊了起来。

我当时反应很快,立刻伸手捂住了她的嘴:“喂!你疯了?你想说什么?忘了之前那个人怎么死的了吗?”

这个游戏就是不能拒绝,口头拒绝,也会引来杀身之祸。

听了我的画,姚娴颤抖的更厉害了。

不过,貌似真的是不敢说不去,在我松开手之后,她只是浑身发抖,脸色苍白,但却没有说话。

“我害怕……炜阳……帮帮我……”姚娴求助的看着我。

正常来讲,我是不愿意为人赴死的,尤其是不算特熟的人。跟姚娴,也只是在这段游戏中才有情侣的身份。可我还是选择了帮忙,不是无脑的看到美女,就雄性激素分泌过量,而是因为我发现,这个游戏对于我来说,有优势,起码单人探索这方面,优势巨大。

没有人跟我在一起,鬼杀不死我啊!

而且,为了赢那女老板,我至少要让一个人活下去,所以,我应该在自身安全得到保证的情况下,尽可能的救人。

于是,我点点头。

“我替你去,别怕。”说完,我温柔的拍了拍姚娴的头。

《恶魔赌局》 第三章 无人旅馆 免费试读

第三章无人旅馆

我赶紧打开车门,同时推了她一下:“快!快点下车!”

她当时还有点不解,依旧看着后视镜。

“……果然,病娇这种属性的妹子,反应也很慢啊。”我揉揉太阳穴,赶紧下车,顶着大雨来到副驾驶那边,将车门打开,拉姚娴下车。

幸亏那群鬼都瘸,半天到不了我身边,当然我也忍不住吐槽,又不是丧尸片,为毛要瘸着走啊……

结果,我发现人就不能最贱,思想也一样,我刚刚想这群鬼为什么一定要是瘸子的时候,就有一腿脚特别好的鬼,不知何时挡在我和姚娴面前,身上的血肉开始疯狂掉落,貌似要变成刚刚一样血红色的怪物了!

姚娴这次是看见了,当时就是一声尖叫。

震得我耳朵发麻,不过好在姚娴尖叫的同时,我那咬破舌尖儿的一口纯阳血也喷了出去,正好喷在那鬼血淋淋的脸上。话说,这鬼长得虽然凶,但貌似不是什么厉害的鬼怪,被我这一喷,倒退两步,正好给了我逃跑的机会。

我拉着姚娴,在狂风暴雨中没命的跑。

很累啊,脚下特别泥泞,跑到最后,每抬起一次脚,都要使出吃奶的力气!

可让我绝望的是,身后那群鬼东西虽然不能跑,走得也很慢,可无论我多么努力的逃跑,它们和我的距离,始终都是那么远。现在看来,它们更像是愚弄我,就好像猫玩耗子一样……

“该死,没办法了吗?”我回过头来,只能继续跑。

但很快,我跑不下去了,一方面是姚娴似乎跑不动了,另一方面,我发现了更让人懵逼的一件事,就在我的面前不远处的黑暗中,似乎涌动着什么,仔细一看,那居然是跟我的身后一样的鬼怪!

前后都是,这下没跑了。

我皱眉,而这时,姚娴突然拉了我一下:“炜阳,炜阳你看那边……那,那里有灯!!”

听着她颤抖的声音,我转过头,看着自己右边不远处,的确是亮着灯。我赶紧将姚娴的胳膊架在肩膀上,向着灯光努力走过去。当我走进的时候,就笑了,那亮着灯的是一栋还算很大的木屋,两层高,面积大概……嗯,也许有三百平米吧。

木屋的旁边是巨大的霓虹灯牌子,上面用英文写着“Hotel”,果然,根据剧情,我也应该进入旅馆了,作死之旅还要继续啊。无奈,我只能带着病娇妹进去。此刻我站在旅馆的玻璃门前,看着外面的狂风暴雨,以及雨中的黑色怪物,我发现一奇怪的事儿,见我们进入旅馆,它们居然不追了……真是奇怪。

“哎,炜阳,这旅馆好像……”

病娇妹略微发颤的声音出现在我身后,没等她说完,我就回应:“没人是吧?我知道。”

“你怎么知道……”她疑惑的看着我。

我也懒得解释,看了眼旅馆的构造,进门一个小厅,然后是接待室,接待室身边是一条走廊,两侧是客房的门,没有灯,看过去很昏暗,我猜测最里面应该是有楼梯的。

“也许人在楼上吧?我们……我们要过去看看吗?”姚娴看着我。

呵呵,我当时冷笑。

话说,除了从小到大体弱多病见鬼无数外,我对于恐怖片的研究也是不少。恐怖片的作死定律之一,就是到一个陌生的环境中,开始四处乱看,乱找,不是放出什么邪魔,就是不小心用了厉鬼生前常用的一些东西,或者是某些行为**了某些变态。

再加上之前游戏简介的卡片上说,睡觉的时候什么床下有人哭,什么小女孩在你耳边诉说,所以那些东西都不能碰。

于是,我最终决定……

“哎,亲爱的,咱们别睡客房了,这里有沙发,我们在这挤一晚吧。”我用男朋友的口气对这病娇妹说话。

“可是……好吧,毕竟不知道主人去哪了。只是炜阳,刚刚外面的……是,是鬼吗?它们……它们会不会进来,我害怕……我……”

我走过去,拉病娇妹的手,拍着她的头:“没事,不会进来的,我想它们可能是……嗯,怕光。”

我实在找不出那群鬼东西为什么不进来的理由,只能胡编乱造一个。

但,就在我说出这句胡编乱造的同时,心里却是咯噔一下……对啊,如果有一只野兽不断的追着你,突然,它停住了脚步,那说明什么?说明,它感觉到了另外一头更凶猛的野兽。

那么也就是说,那些家伙之所以不进来,是因为这间旅馆可能藏着更恐怖的东西!

“奶奶的,这作死是注定的吗,果然是逃不过啊……”我揉揉太阳穴。

“你在嘀咕什么?”病娇妹打了个哈欠。

“没什么,睡吧,总之我们不到客房里……下一步不完成的话……也许不会太麻烦。”说出这句话时,我的思维也是昏昏沉沉。可能是刚刚的泥土路太难走,我太累,所以**一沾沙发,困意就阻挡不住。

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一阵笑声让我醒来。

“唔,头疼……谁在笑?”我揉着头站起来,发现自己还在沙发上,但却只有我一个人,姚娴呢?

我环顾四周,目所能及的地方没发现这妹子的影子,她去哪了?

还有那笑声,好像是从走廊深处传来的。想到这,我完全下意识的看向接待室旁边的走廊,但那瞬间,我却看到了一个白色裙子,脸色苍白的小女孩。她目光呆滞的站在那里,眼眶有些发黑,双眼死死盯着我。

我往下一看,白色裙子下面空空荡荡……这没有脚啊,我去,显然是鬼!

“哎,你……看**嘛?”我也看着那鬼女孩。

因为对恐惧暂时性的麻木,这种突然出现的画面,完全吓不倒我,我反倒更在意,为什么这女孩出现了?

她要干嘛?

姚娴呢?

女孩对我张张嘴,但却没有声音,我也看不懂那嘴型到底是在说什么,说完,她转身了,向着那黑漆漆的走廊深处走去。

什么意思呢?

这女鬼抓了姚娴?不对,她似乎是想让我跟着她……我皱眉,一方面我比较想找到那病娇妹,这虽然有点冒险,我本人跟病娇妹也是非亲非故,但我还记得,那黑暗风老板娘对我说过,要想彻底脱离游戏,我就必须赢她。她说我一个人都救不了,意思就是姚娴一定会死,那我就得让她活下来。

另一方面,我其实也挺好奇这小女鬼,一般这种可以直接现形的厉鬼,见面都不打招呼,直接就袭击人才对,就跟外面那些鬼怪一样。这货为什么不动呢,她要干嘛?

于是,我跟着她走向走廊……这条走廊很暗,脚下的木板踩上去嘎吱作响,似乎修的有些简陋呢。之前我和姚娴只从外面看了两眼走廊,当我走进才发现,这走廊的两侧,除了一扇扇客房外,墙壁上还挂着一幅幅画,油画,内容倒是挺古怪的,清一色画的都是大海,边缘是沙滩、草木。

似乎是在某个海岛的至高点,以那个点为中心,画的岛屿四周。

这些油画开始没什么,但是后来就比较让人恶心了。当我走到走廊尽头,最后的几幅画上是一群皮肤画得黑白相间,看着有几分狰狞之色的土著人。他们在一山洞内,洞中有几个很难看出是女人的土著女人。之所以说很难看出是女人,是因为这几个女人貌似是在受刑,被其它土著割掉舌头、耳朵、鼻子,烧光头发,让她们面目全非,斩断四肢……酷似吕雉将戚夫人做成的人彘。

“这什么鬼东西……”我皱眉,虽然不怕,但这画工太逼真,我有点被恶心到了。

而这时,小女鬼已经飘到了走廊尽头。

我以为她会上楼梯,结果,她却到了楼梯下的一扇门,看着似乎是仓库,门板上模模糊糊刻着一个数字十三,当时我没太注意。再然后,小女鬼就整个人透过门,进入了那间屋子……而这时,一阵阵扭曲的笑声从那屋子里传来,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这里面到底有什么?”我皱眉,正在纠结到底要不要进去的时候,嘎吱!那扇门居然自己开了一点缝。

好奇心的怂恿下,我完全本能的顺着缝隙看了进去。

昏暗的屋子里闪烁着微弱的火光,这火光给我的感觉,就好像一个人被掐住了脖子,将死却未死,奄奄一息……

这气氛很诡异。

但更诡异的是,这屋子里其实并没有人。

我看了半天,最后直接推门进来,心里还在琢磨,那怪笑的男人是我听错了吗?

“喂,女鬼?姚娴?你们……有在这的吗?”我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然后往前走,我发现这个屋子的墙壁上挂满了一串儿串儿乌黑的挂饰,看不太清楚是什么,只是个感觉有点土著风,这貌似和之前的油画有关系吧?我没太深想,向着屋子里唯一的一张床走去。

因为我隐约间听到,那床的附近,似乎有些声音。

“女鬼?是女鬼还是姚娴?”我走到床边。

我这次听清楚了,哭声就在床下。

我一点点趴下,手抓住了床单,然后掀开!呼,一张惨白惨白,眼中却充满了血丝的女孩的脸正好对上了我的脸,她颤抖着,死死盯着我。

一般人面对这画面,吓死十几个来回都可能,好在我反应慢……

“话说,你引我过来,不会就想让我看你在床下发抖的吧?哎你到底是NPC还是怪?你又不袭击我……行了,别哆嗦了,我那女伴呢?”我盯着小女鬼。

突然,她猛的向上转头,看着她头上的床板。

然后颤抖着手指,给我向上指了一下。

“嗯?”我这时一点点抬头,就在我的手放下床单,头完全抬起的时候,我发现原本空空荡荡的床上出现了两个人!

一个是床下的女孩,另外的是一个脑满肠肥,面目狰狞的胖子,他正压在女孩的身上,嘴里传来扭曲的笑声,并做着禽兽一样的行为……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