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恶魔赌局]免费试读 主角叫仇地狱的小说免费试读

编辑:倾城花音 2019-06-15 20:26:55

[恶魔赌局]免费试读 主角叫仇地狱的小说免费试读

《恶魔赌局》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毛文学,关注后回复:恶魔赌局 即可阅读全文

《恶魔赌局》小说简介

情节略狗血,但是整个小说也较好地讲述了一个闪婚甜宠的恋爱故事。。主人公叫仇地狱的小说是《恶魔赌局》,是作者千钧四两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第十四章恐惧来了那鬼东西一直看着我。但这不奇怪,老板娘之前就对我说过,我现在不死不活,活人见我是人,鬼见了我,就是不人不鬼。所以,也许她是在判断我是不是同类。但这些倒是无所谓,我只好奇一件事,刚刚小表。小说主人公是仇地狱的书名叫《恶魔赌局》,本小说的作者是千钧四两所编写的悬疑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觉醒来,我来到一间诡异的桌游室。 迷一般的女老板将我送入一个又一个诡异离奇的故事当中,雨夜鬼影、荒岛余生、食人游戏、枯井中的断肢女鬼、百年古宅中的妖蛊鬼婴…… 我与她的赌局,一场接一场,我从未赢

精彩章节试读:

第四章邪灵游戏之荒岛

床上,是狞笑的胖子!

他此刻身下正压着女孩,就是床下的小女鬼……不过,这胖子显然是人,可他此刻狰狞的脸孔,猥琐的怪笑,让他比鬼还可怕。我不会怕,但我这次真的被恶心到了。

这女孩……不对,这女鬼看样子连十岁都不到!

“**!滚开!”我完全本能的站起来,冲着那胖子的后腰踹了过去,结果,这胖子就好像一拖泥巴做的一样,我的整只脚就那么陷了进去,而他也一点点转过头,脸渐渐变黑,皮肉开始脱落,他狞笑着看我,张开血盆大口!!

“这下玩儿大了……”

虽然对于恐惧的反应变慢了,但我仍然知道死亡不是一件好事,所以最后一刻,我是懵逼的,直到……

“我……我擦……”我猛然睁开眼睛。

视线渐渐从模糊变得清晰,眼前是旅馆前厅,灯光幽暗,而我的胳膊发麻,转头一看是姚娴正靠在我肩膀上睡觉。

“喔,做梦?是做梦吗?”

这时,我完全下意识的看了一眼之前陷入泥胖子身体里的那只脚,我立刻确定,刚刚是梦,但却绝不是普通的梦……因为我的整条腿上,都是粘乎乎的血红色的泥巴!!

而就在此刻,压着我胳膊熟睡的姚娴突然尖叫,睁大眼睛,然后死死拽住我,手指甲都抓进了我的肉里。这画面不用多问,我知道,她一定也做了跟我一样的梦。而且仔细看看,她的整个身子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出现了我腿上一样的血色泥巴。

从这面积上看,她的梦,最后恐怕比我的更恐怖吧。

这觉是不能睡了,谁知道接下来的梦,会不会真的把人杀死呢,现实中单对单,我不那么怕鬼。可是入梦的鬼,我就不清楚了,以前也没遇到过这情况。于是,我跟惊魂未定的病娇妹商量了一下,我们两个,决定不再睡觉。

本以为这样就可以平淡的到天亮,完成五分之一的游戏。

可我却忘记了一件事,这游戏的剧情中,并不只是我和病娇妹两个人……

咚咚咚!!

突然的敲门声让沉默了不知多久的姚娴吓了一跳,她又抓住了我:“不会是……是外面的……那些怪物吧?”

“应该不是……”我站起来,拍拍她的头让她安心坐在沙发上,然后转身走到玻璃门前。

站在门前,我看到了几个被雨淋得相当狼狈的人。

两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一对儿年轻的双胞胎兄弟,还有一个姿色不错的女孩。这几个人的样子也是惊恐、慌乱,显然遇到了和我们之前相同的事情。按照黑暗风老板娘那拿到的卡片所说,这几位应该就是剩下的剧情人物。

所以,我也没拦着他们。经过简短的几句对话,确定双方都撞鬼了,他们也明白我们不是旅馆的主人之后,就开始简单的介绍。通过介绍,我大概知道一些信息:两个中年人里,留着络腮胡子的是哥哥,那对儿双胞胎是哥哥的两个儿子,目测十七八岁。女孩是另外一位中年人的女儿,年纪应该跟两个男孩差不多,看着貌似稍大一点,可能是堂姐。

应该是兄弟俩带着子女旅行,结果路上遇鬼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说,这旅馆也不安全?”络腮胡子中年人看着我。

这时沉默三分钟之后,他的第一句话。

我点点头:“可以这么说,你看,外面那些鬼东西,都不敢进来……能让野兽停止捕食的理由,只有猎物被更强大的东西盯住,就像现在的我们。”

“那……那……那我们怎么办?为什么会这样,电话也打不通……我,我不想死……”说话惊慌失措的是络腮胡子的长子,这家伙进来开始就抖个不停,胆子是相当小。

相比之下,那个姿色不错的女孩倒是淡定不少,厌恶的看了自己的两个堂弟一眼。

“那你们进来多久了?有没有遇到什么怪事?”中年人弟弟脑子在这五个人里,应该算比较清晰的。总之大家现在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我索性将之前和姚娴的梦境都说了一遍,当然,也包括梦醒留在腿上的泥土。

“这真的假的?”双胞胎兄弟中的弟弟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但我奇怪,这孩子居然不是很害怕。其实从刚刚开始,我就有留意,他激动的情绪,似乎真的多于恐惧。后来闲聊两句,我才了解,原来这孩子是个灵异爱好者,本来就喜欢作死。

当然,关于我谈论自己梦境这件事,别人不怕也算正常。毕竟口述和亲眼所见的效果还是不一样的,包括这小子的胆小哥哥,他情绪的变化,也不是很大。

只是让我没想到,两个中年人却沉默了许久,久到我以为这两人中邪了。

“喂,你们二位……”

中年人弟弟这时抬头:“没什么……只是觉得今天发生的事情,太不寻常了。不过既然你说你们清醒的时候,在这旅馆没发生什么过分的事情,那我们就互相提醒,今晚不要睡觉了。”

跟我的想法一样,我点头同意,也没多想别的事情。

接下来就互相守着,不去睡觉。但络腮胡子的二儿子真是对得起他灵异爱好者这一称号,我们都在前厅瑟瑟发抖,怕鬼怪出现,他却开始整条走廊的瞎转,被自己老爸训了两句,他却回应:“不是说不睡觉就会很安全么,我就转转……难得的机会嘛,爸你知道的,我对于……咦?”

此刻,他正在那条幽暗的走廊深处,话音突然停止,貌似是发现了什么。

我看过去,发现幽暗的走廊地板出现了一束光……他面前的门,门缝开了?!

我皱眉,正想阻止那孩子的时候,他居然作死的伸手把露缝的门一把推开!

“爸,这门是开……啊!啊!!”

突然,那孩子一阵尖叫!他看到了什么?我起身,皱眉,但却没有立刻过去。这人跟我非亲非故,没必要冒险。但这孩子的父亲和叔叔却立刻冲了过去,两人先是拉开了站在门口被吓傻的儿子,然后冲进了那扇打开的门,再然后,我听到了打斗的声音。

姚娴紧张的拉住我,我安慰她:“别怕,这是打架的声音……打的应该不是鬼。”

说完,我拉着姚娴也走了过去,路过走廊的时候,我惊讶的发现,这走廊和梦境,其实并不是完全一样,例如梦境中的一幅幅画,如今却只有画框。

在我走到门口的时候,两兄弟已经把一个体形肥硕的中年人制服,安在地上,那中年人瑟瑟发抖,面目全非,满脸是血,不过貌似不是被这俩兄弟打得。

但即便如此,这俩中年人的身手也是够不错的,起码我觉得两个我也很难制服这个健壮的胖子,这俩人是不是当过兵什么的?

“你什么人!为什么要藏起来?!还有谁?”络腮胡子这时怒喝一句。

那中年胖子一边求饶,一边喊道:“我……我只是来旅行……跟我老婆一起旅行而已!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到这个鬼地方……你们放过我……我真的是人!我老婆已经死了,我……我被那些怪物咬成了这样,好不容易躲进来……我只是不想死!我不想死,我没想害你们,真的没有!”

胖子声音沙哑,听着让人很不舒服,但貌似真的没有撒谎,颤抖的他,甚至都吓尿了……

我们也没继续难为他,只是之后弄干净血迹的他,那张脸看着更恐怖了,简直就跟活活剥下一层皮似的,他……真的能挺过两天三夜吗?但这不是我纠结的问题,现在,我只要一切都能够平安度过就好了。

可惜,事与愿违,总有一些作死没够的家伙出来捣乱!

还是那个**双胞胎弟弟,之前虽然被吓到了,但这人可能是个抖M,不仅没老实,反而变本加厉,就在我们几个成人在客厅听着外面风雨的时候,他突然从接待室走了出来,怀里还抱着一个巨大的黑色箱子!

“这是什么?你拿了什么东西!”络腮胡子瞪着自己儿子。

但二儿子却立刻挥挥手:“没事儿爸,这次真的不是我作死……你看啊,这其实是一桌游,你瞧这写着呢。”说着,二儿子把箱子转了一圈,给我们看冲着他的那一面,那上面写着一行扭扭曲曲的字:邪灵游戏之荒岛。

“爸,你看这么安静的环境,你们又都不爱说话,没准儿谁就睡着了,一个人睡着,可能把鬼引出来害了所有人是不是?我们找点乐子,这盒子这么大,里面的游戏一定不简单,说不定很好玩呢?”

我皱眉,不知道为什么,我越看这盒子,越是眼熟啊。

但那二儿子手快啊!还未等我们几个说话呢,他砰的一声把盒子扔到我们几个人的中间,也不知道那盒子上面有个什么小机关,他轻轻一拉,瞬间,四四方方的盒子从中间裂开。这东西貌似做工很精巧,自己打开之后,每一段纸壳都开始顺势平铺,露出了箱子里的海岛模型。

就在箱子平铺完全结束是,海岛模型的缺口对着我们每一个人射出了一张黑色卡片!

当看到那卡片的时候,我彻底懵逼了!这东西,不就跟之前黑暗风老板娘给我看的游戏介绍卡差不多吗?而且,我终于想到那黑色的盒子为什么眼熟了,这……这该不会就是那间诡异的桌游室的游戏吧?

《恶魔赌局》 第十四章 恐惧来了 免费试读

第十四章恐惧来了

那鬼东西一直看着我。

但这不奇怪,老板娘之前就对我说过,我现在不死不活,活人见我是人,鬼见了我,就是不人不鬼。

所以,也许她是在判断我是不是同类。

但这些倒是无所谓,我只好奇一件事,刚刚小表妹明明吓得脸色苍白,站了起来,为什么此刻,这鬼东西都爬到她头上了,她却好像一点感觉都没有。

仔细看她的眼神,偶尔还是会看向沙发那边……

“哎!表姐!它动了!!”小表妹突然大喊。

什么动了?

我顺着小表妹的视线看去,这才发现原来我们家沙发上,不何时趴了一耗子!这耗子还挺通人性,发现我们几个目光集中在它身上,它居然一点点的直起了身子,一对儿黑亮的眼睛死死盯着赵谦他们。

这情形十分诡异……

我准备过去赶走这只老书,结果这时,本来安慰表妹的安乐乐突然就奔着沙发扑了过去,整个人简直就野猫附体了!一把掐住那只挺着身子看我们的老鼠。她爬起来的时候,老鼠还在手中挣扎,她却完全不在意,只是秀眉一挑,瞪我一眼:“哎!仇地狱你家也太恶心了吧?老鼠都有,我的天,你继续这样以后不许跟我家赵谦一起玩了!”

说完,将手用力往地上一甩……啪!老鼠被安乐乐狠狠摔在地上。

当时那老鼠在地上抽搐两下,接着就不动了,直接被摔死了!

话说我家有耗子这事儿是恶心点,但你一妹子赤手空拳生擒耗子,又直接摔死了……这事儿更恶心吧?我抬起头,说真的,虽然我是没有恐惧感,但我看安乐乐的表情真心是懵逼的。

“看什么看……带坏赵谦我也摔死你,哎,扫扫,快点扫扫,真恶心。”安乐乐无奈的甩甩手,转身准备去继续安慰自己表妹,却被嫌弃了她那只刚刚捏老鼠的手。安乐乐尴尬一笑:“哎?忘记了,我去洗一下。”

然后就没事儿人一样走进卫生间洗手。

我眨着眼睛看赵谦,他无奈一笑:“就这样,比我胆大……”

“这是胆大而已吗?”我回头看着卫生间里洗手的安乐乐,长得温柔可爱,身材也不错,尽显女性柔美,虽说性格活泼点,但完全没有那种女汉子的感觉。

真心没想到还有手擒耗子这绝技。

当然,这事也说明,小表妹刚刚不是被我说的女鬼吓到的,她是转身看到了老鼠。

“哎,我洗好了,仇地狱,你快收拾一下吧。”安乐乐这时离开卫生间。

“哦好,我这就洗脸……”

之后我就去洗脸刷牙,然后简单的把老鼠尸体处理一下,就跟赵谦他们下楼了。

楼下停着赵谦的车,也是一辆越野车,什么牌子的我没研究过,我这人其实挺奇怪,对枪械和车牌子完全没任何兴趣,跟一般的男的不太一样。

上车之后,我就跟小表妹坐在后排,赵谦和他女朋友在前面。

目的地是一休闲娱乐会所,赵谦经常去那,那地方除了可以健身、游泳、射箭、保龄球之外,还能玩些十几二十几人的桌游,杀人游戏,狼人杀什么的。上车之前,赵谦告诉我,这次重点是游泳馆,他那时候用特猥琐的表情和声音悄悄告诉我,说她女朋友这表妹别看平时老老实实的,穿衣服也比较保守,但是身材特别棒……

当时我就纳闷了,话说你怎么知道的呢?你这不正经都不正经到小表姨子的身上了?

但话说回来,这姑娘的身材我兴趣倒不是很大,现在对她身上最有兴趣的地方,就是她头顶趴着那女鬼。上车之后,我俩都在后排,我就始终盯着这小姑娘的头顶,看了差不多二十多分钟了。

期间我一直没注意这姑娘的表情,后来,她估计是受不了了,突然伸手推了我一下,还是怯生生的那种感觉:“哎……哎你别看了好吗?”

我一愣,将视线下移。

她也微微侧过脸看着我,脸蛋儿有些微红,然后对我挤出有点尴尬的微笑,低声说了句:“虽然我也知道,表姐似乎是想给我介绍个男朋友什么的……但是,你这么一直盯着我,感觉很变态的……我们可以正常的聊聊天吗?”

我瞬间尴尬了。

话说,我真心只是对你头上那位感兴趣啊。

“咳咳,不好意思啊,其实我看的是……算了,总之不好意思。”我也是挺尴尬的。

但话说回来,这小姑娘说话语气还真是一直挺温柔的,被我变态似的看了半天,依旧保持这种语气着实不易,又是我哥们的小表姨子,我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于是我想了想,对小表妹一笑:“我叫仇地狱,你叫什么?”

“啊?啊……我叫凌紫萱。”

我点点头,余光看了眼凌紫萱头上,凑近小声问道:“你最近有没有觉得哪里不正常?有没有去过什么古怪的地方?玩过什么古怪的游戏?或者是……有没有什么人,因为你而意外死亡?”

“啊?”凌紫萱一愣。

“仔细想想,这很重要。”我看着凌紫萱。

我这是专心致志的想救人,去没想到突然头顶被砸了一下。

抬头一看,安乐乐正趴在副驾驶的靠背上,用那双桃花眼瞪着我:“仇地狱,你又吓唬我表妹了,是不是?”

我满脸黑线,这一两句话还真是解释不清楚啊。

好在,凌紫萱这温柔的小姑娘貌似善解人意的很,在我身边对安乐乐挥挥小手:“没事的表姐,我没那么胆小……”说着,目光再次转向我:“那个你这么问,是不是看我脸色不好?其实我从小就这样的,说起来,我这个人一直都很倒霉,也许真的有鬼缠身也说不定呢。”

不是说不定,是一直在你脑袋上趴着呢。

我的目光再次回到女鬼那,却发现她不知何时抬头了,直勾勾的看着前方,而就在我看她的那瞬间,女鬼脑袋毫无征兆的瞬间转了九十度!直勾勾的瞪着我!

满脸的烂肉似乎散发着臭味儿,腥红的鬼眸与我四目相对!

“喔!!”

我心头一紧,这下太突然,居然吓我一跳……

等等!吓我一跳?

我,我害怕了?

糟糕,估计对恐惧的反应延迟已经过了,我现在可能是处于极易被吓到的状态。这就不好了,别看刚刚我只是被吓了一跳,但这反应回归的过程其实是循序渐进的,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对恐惧的反应会越来越大。

“到时候吓哭了可就丢人了……不行,得尽快处理。”想到这,我把手放进口袋里,摸到了早晨离开家,我顺手放到口袋里的那块巫骨。话说,原本我是不想用这东西,总觉得从老板娘那里得到的东西,都会有什么副作用。可是为了一会儿不会吓得尿尿唧唧的丢人,我只能试试用这个东西控制女鬼。

嗯,话说这东西怎么用吗?

那天姚娴是搓了搓,于是,我也拿出来搓……

“那是什么?”凌紫萱好奇的看着我手上的巫骨。

“嗯,文玩。”我随口撒谎。

“哦……那这是什么做的?怎么看着好像是一块老骨头啊……”

这姑娘问题还真多啊。

我没空搭理她,盯着她脑袋上那家伙,心中意念一动:滚!离开这姑娘的身体!说你呢!趴上面那女的……哎?怎么没反应!再重复一次,离开,随便找一地缝钻进去!

我心里默默嘟囔半天,结果那女鬼一点都没动。

怪了,难道有咒语……

还是我的姿势不对呢?

想到这,我拿起那块巫骨,对着凌紫萱头顶晃了两下,心中默默念叨:听我的啊,这东西能控制鬼,你……下车?下车行吗?

“表姐,他……他怎么了?”凌紫萱尴尬的抬头看后视镜。

“谁知道他怎么了,那个萱萱,表姐就是带你出来玩的,别有压力……我们不是一定要**朋友什么的,别有压力。”

……

我整个人就如同脑残一样,在车上试验了各种办法,可惜完全没奏效,说好的可以控制鬼魂呢?

这装备持久度为零了吗?

我叹口气,将那巫骨放回口袋里,下车的时候就被赵谦一顿数落,他一边数落我,我一边看着穿梭在我身边的人。我发现一个问题,之前因为老板娘的游戏,我的恐惧积累太多了,现在随着恐惧感的回归,我的神经越发的敏锐,稍稍大一点的声音,我就会有要发抖的感觉。

除此之外,但凡看到女人,都会在我的脑海里自动脑补成当天游戏里的蛹人一样的女鬼。

此刻,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走到游泳池这边,又是何时换的泳裤。我只知道,站在泳池边,看着身边不断走过的各色泳装美女……她们的胸……被割掉了!

血淋淋的!

她们的大长腿……也被割掉了!

还没割利索,森白的骨头支撑着身子,扭动着向前爬!

她们的惨叫撕扯着我的耳膜!

整个游泳池,在我看来,就是一片血腥的地狱。

我头脑发胀,站在原地动不了了,耳边传来模模糊糊的声音……

“哎?地狱,仇地狱你看什么呢?啧!有点出息,别过来一个妹子就死盯人家胸部和大腿啊!”这是赵谦的声音。

“表姐,他怎么了……”这是凌紫萱,我转过头看着她,目光下移到胸部……哪有赵谦说的好身材,那胸口……分明一对儿血淋淋的坑啊!

当时我觉得脑袋一沉,整个人往后一仰……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