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主角叫云凉玄墨的小说[露水阴缘]最新章节

编辑:若雪樱花草 2019-06-15 20:34:29

主角叫云凉玄墨的小说[露水阴缘]最新章节

《露水阴缘》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敏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露水阴缘 即可阅读全文

《露水阴缘》小说简介

五星好评,作者文笔深厚,有大家之风,剧情跌宕起伏,说实话,这本书和(驱鬼道长)是我看过最好看的两本书。。完结小说《露水阴缘》是杏仁酥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小说,主角云凉玄墨,内容主要讲述:坐在轿子里的我僵直的如同一尊雕塑,毫无反抗之力地任由一群僵尸般的人抬着轿子慢慢地走出了家门。微凉的夜风时而掀起的帘子,我清楚地看见这群人把我抬进了一片离家很远槐树林。小时候曾经到这里玩耍过,我至今还有。火爆新书《露水阴缘》由杏仁酥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云凉玄墨,书中主要讲述了:七岁时一场灾祸,让我全村覆灭。我用自己作为交换,向鬼王换取他们十三年寿命。二十岁那年,那人又出现,告诉我,要么嫁他,要么死......一夜妥协,意外频生,诡事齐出,生死交缠,真心欲动,却发现一切不过是

精彩章节试读:

玄墨离开了之后,我独自在警察局呆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就听见门外一阵开锁的声音,旋即昨天那个负责做笔录的那个叫做周舟的小警察走了进来。

“云凉同学,你可以离开了。”

这个周舟眉清目秀,一脸稚嫩,显然刚入行不久,身上并没有那些老警察的威严与生人勿近。

此时,他看着我,脸上带着歉意的笑:“昨天把你请过来不过是为了了解一下情况,现在证明这件事情确实跟你没有关系,实在是抱歉。”

他领着我一路走出了警察局,低声道:“昨天晚上十一点左右,你们学校又死了一个人,就是在李紫灵后背上出现在第一位的那个梁娇娇,我们警方已经着手调查了,如今学校已经放了国庆节,你还是赶紧回家躲躲吧。”

他面对着我,阳光从他背后照过来,刺得我眼睛酸痛。

“她是怎么死的?”我声音有些哽咽,问道。

虽然我知道自己昨天晚上看见的很可能就是全过程,但我还是想知道玄墨究竟是不是骗我。

周舟犹豫了一下才告诉我:“死者用头发把自己吊死在了这个床上,死状很惨,而跟她同住的人竟然一点儿异常都没有发现。”

听完周舟的话,我顿时绝望。原来昨天晚上我看见的真是现实!内心最后一点儿期望也破灭了,我浑身冰凉,腿脚发软。

“你别怕,那个名单上并没有你的名字。”周舟赶紧扶住了我,道:“这件事情我们警方一定会查清楚的!”

我苦涩地摇了摇头,泪水不断地往外涌。

如果这件事情真的是玄墨的那群鬼做的,恐怕警方再怎么努力也找不到答案,他们甚至连阻止都阻止不了。

“我送你回学校吧。”周舟叹了口气,欲言又止:“云凉,你还是赶紧回家吧,我觉得这次的杀人事件,不会这么简单。”

我跟在他的身后默然点头,心中一阵酸楚。

心事重重地回到了学校,我才发现因为这几天的事情,再加上国庆假期的到来,昔日热闹的学校已经变的空空荡荡了。

萱萱并不在宿舍,但她给在宿舍的留言板上留了信息,说她爸妈担心她的学校的安危让她回家了。

我和萱萱住的是417,李紫灵和舒雅就隔壁的415,而梁娇娇的宿舍,则是在我们的另外一边419。如今这两个宿舍已经搬空被贴上了封条,415的地上甚至还残留着粉笔画着的李紫灵死去时候的模样。

凉风吹进来,卷起了地上的纸屑,看的我忍不住叹了口气。这里接二连三地死人,舒雅和梁娇娇的舍友是绝对不会再住那两个死人的宿舍了,我们417夹在这两个房间中间,很是诡异骇人。

放在宿舍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我擦干泪水拿起了手机,竟然是顾老师打来的电话。

“云凉,你家是在云家村吧?”

顾老师名叫顾森淼,年约三十斯文有礼,很像是古代的书生。他说话办事向来以礼为先,今天不知道怎么了竟然直接开门见山问我家是不是在云家村。

我自然应是。

顾老师对人很好,在学业上更是对我照顾有加,恩师有话要问我自然不会隐瞒。

“是这样的,我有个朋友去云家村探险,发生了一些事情需要我过去支援,你可以带路吗?”顾老师声音急切,显然那边情况危急。

想起前几日在云家村的经历,我顿时有些恐慌,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我是真的不想回去。

爷爷和二叔二婶不声不响地把我送给了玄墨那个鬼,就是发生在云家村,那天晚上的经历已经成了我如何都抹除不去的噩梦,我是真的不愿意再踏进云家村一步。

“云凉,老师是真的需要帮助,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希望你能够答应,我们在今天中午出发,希望你能够在中午十二点之前给我回复。”

顾老师叹了一口气,便挂断了电话。

我握着手机颓然地坐在床上,忽然发现一直留在宿舍充电的手机上竟然还有几个未接电话和未读信息。

疑惑地翻开了通话记录,我才发现一片红色的未接来电都是堂弟云小风打来的,时间在昨天晚上十二点左右。

我昨天被带走的时候根本没有带手机,自然接不到小风的电话。

皱眉翻到了收信箱,我才发现三条未读信息也是小风发来的。第一条是问我为什么不接电话,第二条是来道歉的:“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惹事的,我很后悔。爷爷病了”,这两条信息的时间大概在凌晨十二点。

看到这里爷爷病了的消息,我心中顿时一痛,面前立刻浮现了爷爷从前对我的好以及那天晚上他无法抉择的无奈与痛苦。

最后一条信息出现在凌晨三点,上面写着让我毛骨悚然的一句话:“姐,不要回云家村,千万不要!”

《露水阴缘》 第二章 槐树林阴婚 免费试读

坐在轿子里的我僵直的如同一尊雕塑,毫无反抗之力地任由一群僵尸般的人抬着轿子慢慢地走出了家门。

微凉的夜风时而掀起的帘子,我清楚地看见这群人把我抬进了一片离家很远槐树林。

小时候曾经到这里玩耍过,我至今还有印象。

硕大的月亮挂在天上,月光透亮,照进了槐树林里,影影绰绰,更显得这个林子阴森诡异。

槐树又叫鬼树,本来就是阴气聚集之地,这群人把我抬到了林子中间,不知怎的就放下了轿子离开了。

这时,我的身体也慢慢地恢复了正常,手脚都能动弹了。

我心中一阵激动,只要沿着熟悉的路离开这个槐树林,我就马上离开村子回到学校,再也不要回来这个可怕的地方了!

可当我跳下轿子的那一瞬间,却直接愣住了。

这里根本就不是我所熟悉的槐树林,而是一处到处贴着大红色喜字的古建筑!

一阵阴冷的风出来,红色的幔帐飘着,阴暗昏沉的烛光摇摇欲灭。

古老的梳妆台上放着一面铜镜,斑驳泛着绿漆的镜子里,照出了我的影子。

大红色的喜袍衬着凤冠霞帔,这都是好的,然而我原本清秀的脸,不知道被上了多少的脂粉,墙粉一样的惨白,腮上更是被抹了两点红,整个人看起来如同一个僵死的艺妓般。

看着那怪异的人像,我浑身起了寒战,一阵阴风从后背吹来,吓得我双脚像是被钉在地上一般,一动也动不了了。

“你想逃?”

低沉清冷的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我脊背顿时一凉,整个身子都有些颤抖了起来。这个声音,正是刚才把我浑身都摸了个遍的人!

不等我回答,又听他继续道:“你的命是我的,无论什么时候都别想着从我身边逃开。”

“我的命是我自己的!”

我气上心头,转过头去冲这个非礼了我保存了二十年身子的男人吼了出来,可是看见他的一瞬间,我却惊呆了。

这一次,我看清了他的脸。

他五官立体,线条硬朗。俊眉斜飞入鬓,双眼狭长深邃,鼻梁高挺,薄唇性感又勾人。如果单拿这张脸比较的话,他丝毫不逊色于时下被少女们狂追的任何个男星。

然而再好看,他也是个鬼。

“云凉,你不要给我装傻。”

他眉目阴沉地盯着我,一种可怕的怒火喷薄欲出:“当年不是我的话,恐怕你早就变成鬼了!如今我已经等到了你十八岁,还多给了你两年的时间,你就是这样回报我的?”

虽然不明所以,但是在这种怒火下,我依然有种愧疚和恐慌:“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他沉默地盯着我的脸,许久才轻启薄唇说了三个字:“好,很好。”

在他无形的压迫之下,我越发觉得不知所措。

他身上穿着大红色的喜袍,明显就是要跟我结婚的那个,也就是那个会说话的黄鼠狼嘴里的什么鬼王了。

我咬紧下唇思考了一会儿,决定同他谈谈条件:“能不能放了我?其他一切好说。”

“放你了?”他狭长的眸子里燃起了怒火:“云凉,我早说了,你的命是我的!我就是现在要你死,你都不能反抗!”

我鼓起勇气看他:“我不想死,而且你也不想杀我。”

“可以,你还是跟小时候一样大胆。”他定定地看了我一会儿,忽而笑了起来:“云凉,云小风以及你们整个云家村的性命,可都在我手上,如果今天你再敢忤逆我的话,你们整个村子,明天就会化为灰烬!”

我看着凭空涌出来的许多鬼怪,知道他确实有这个本事。便不敢再多说一句。

爷爷从小就很疼我,还有村子里的人也都和蔼可亲,我绝对不能因为自私把他们都害死!

“脱了衣服,去床上躺好。”

见我不敢再反抗,他脸色阴沉地对我吩咐道。

我万般屈辱地走到了一边的铺着大红喜被的床边,背对着他慢慢地脱下了大红的喜袍。

“脱完,躺好。”

见我停了下来,他又毫不留情地命令。

我颤抖着双手,按照他的命令,把自己脱得不剩寸缕。

躺在冰凉的丝质喜被上,我目光呆滞,脑海里一片空白。

虽然未经人事,但接下来要发生什么,我也已经很清楚了。

见我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他也脱了大红的喜袍,翻身压在了我的身上,吻上了我的温热的唇。

面对他舌头的进攻,我咬紧牙齿不肯配合,但是这个吻却漫长地让我窒息。

许久之后,他才松开了我,趁着我喘气的瞬间,他又压了过来,不顾一切地把灵巧的舌头探进了我的口中攻城掠地!

抵在双腿间的东西越发地滚烫坚硬,我脸色如同火烧一般,心中也越发惶恐。

微凉的大手在我裸露的皮肤上到处游走,所到之处带起了一阵阵战栗感,最后更是停在我胸前的柔软,或轻或重地揉着,让我忍不住有了呻吟的冲动。

听着我逐渐变重的呼吸,耳边传来了一丝冷笑,他用他结实的双腿分开了我交织的双腿,扶着自己炽热狠狠地撞了进去!

撕裂般的疼痛让我忍不住叫出了声,痛苦的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身上的人不但没有丝毫的怜悯,反而粗暴地在我体内横冲直撞。微凉的双唇更是在我耳垂上啃咬厮磨,温热的呼吸时不时地喷入我的耳中带起一阵让我忍不住蜷缩起来的痒意,愠怒的声音源源不断地传入了我的脑海:“云凉。。。。。。你是我的。。。。。。是我的!”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