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新娘能见鬼:阴夫缠绵]完结版免费阅读 主角叫温小宁的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

编辑:夏风如歌 2019-06-15 20:40:31

[新娘能见鬼:阴夫缠绵]完结版免费阅读 主角叫温小宁的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

《新娘能见鬼:阴夫缠绵》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新娘能见鬼:阴夫缠绵 即可阅读全文

《新娘能见鬼:阴夫缠绵》小说简介

《新娘能见鬼:阴夫缠绵》这本书很爽,套路比较老但是整体情节的节奏还是把握的不错,有张有弛,就是东西有点杂,主角金手指太逆天了,不过大反派刻画的挺到位,但是一男二女只给三星。。主角叫温小宁的书名叫《新娘能见鬼:阴夫缠绵》,本小说的作者是左眼所编写的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离开后山李老师把韩薇薇送到了医院,韩薇薇始终都有些意识不清,在我看来,韩薇薇也不是全然不记得发生了什么。鬼做事谁能明白,说不准他就给韩薇薇留了点什么东西没洗干净。叶绾贞过了段时间才跟我解释,而这个解释。小说主人公是温小宁的小说叫做《新娘能见鬼:阴夫缠绵》,它的作者是左眼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大学第一天报到,谁曾想宿舍后面是个鬼窟,结果她便与鬼夜夜同床。稀里糊涂的成了鬼新娘,这只艳鬼还化身大学教授,白天晚上的欺负她。驱鬼师师兄,巫师舍友,教授鬼丈夫,她的大学生活还真精彩啊!直到有一天,这只

精彩章节试读:

何老板没有食言,因为我帮他找到了女儿,他按照原先的约定,给我两万块钱。

有了这两万块钱,我就不用再为学费的事情发愁了。所以,我给自己买了一身新衣服。

接下来的日子十分平静。他也没再出现过。不知怎么我竟有种失落的感觉。

只是好景不长,军训刚刚结束,我高兴的劲头还没过去,就听说学校女生洗手间闹鬼的事情。听说还是只猛鬼,已经吓坏两个女生了。

我很奇怪,也有些发憷,好好的闹什么鬼?

“洗手间闹鬼怎么办?难道我们以后不去洗手间了?”同寝室的宋玲一天都没有安生过,一直在哪里唠唠叨叨的说洗手间闹鬼的事情。

其他的女同学都觉得是个谣传,没人相信这件事情。

只有叶绾贞和我,我们两个人认为闹鬼的事是真的,无风不起浪,好端端怎么会吓坏了两个女生。

学校已经将被吓坏的两个女同学送到了精神科的医院里面,其他的人也都尽量避免晚上的时候独自跑到洗手间里面去。

即便是去,也都是三三两两结伴同行,以便有个照应。

“你有完没完,根本就没有鬼。”室友韩薇薇不耐烦驳斥宋玲。韩薇薇人长得漂亮,说一说话就轻蔑的白一眼人,看着就不像是个好相处的人。

听人说韩薇薇是个留级生,来这边已经一年多了,起码比我们早来。

她来学校之后读书不上进,男朋友却处了一个又一个,听说还因为处男朋友的事情,和一个同班的好姐妹撕破脸了,最后那个好姐妹走了,也和她断绝关系了。

韩薇薇的学习成绩实在是不好,他爸妈没办法,让她重读了一个一年级这不和我们新来的同学分到了一个寝室。

此时韩薇薇的语气不是很好,好像故意针对宋玲,宋玲看着老实,但是骨子里却有一股子蛮劲儿,谁要招惹了她,她也是会得理不饶人的。

“那你的意思是别人都是没事找事,故意拿闹鬼说事儿?”宋玲小嘴不依不饶起来。

“那不然呢?”韩薇薇更加的轻蔑。

眼看着两个人要打起来了,叶绾贞起来去劝架,结果被推了个大跟头,她一生气也不管了。

“我看你是不敢去。”宋玲那边挑衅。

“谁说我不敢去,我今晚就去给你看看。”韩薇薇这边翻白眼都快翻出角膜炎了。

一来二去,两个人做了个决定,晚上非要去洗手间看看。

我和叶绾贞坐在一旁,看着他们两个,想不管她们,却又于心不忍。最后,只好打算跟着她们一起去。

晚上,宋玲从床上穿好衣服起来,韩薇薇也起来了。

两个人利落的下了床,你看我不顺眼,我看你不顺眼,一块儿走去出寝室门口。

门关上后,我和叶绾贞从床上也起来了,我们俩为了省事,根本就没脱衣服,而后从床上下来,跟了出去。

出了门我就发现了,走廊里有东西到处的游荡,说是游荡,倒不如说是飘来飘去更确切。

其中有个白色的东西,没有手和脚,看的着实有些吓人,看了一眼之后,我便不敢再看了。

“小宁,你跟着我,有什么事我可以保护你!”叶绾贞不说还好,一说我奇怪起来,不仅是我,就连身边几个正游晃的鬼魂也都跑来看她,围在她的身边瞪着空洞洞的眼睛看她。

叶绾贞笑了笑:“你不要害怕。”

伸手,叶绾贞将我的手拉了过去,一边走一边不知道嘴里念叨着什么,瞬间,眼前那些鬼魂便散了。

我顿时想到了些不好的东西,心情不但没有平复,反而更加害怕了,叶绾贞是什么人?看起来很不简单啊。怎么能让鬼魂都散了?

莫不是什么寄宿在此的鬼王?看她又不像啊,我马上打消了这种念头。

走了一会儿,我和叶绾贞就到了洗手间的门口,刚想要进去,就听见里面有不寻常的声音传来,我们两个人忙着快步走了进去。

结果进去了才知道,是韩薇薇在唱歌,宋玲不爱听,和她生气,正想走出来,却不小心摔了一跤。遇到了我和叶绾贞,宋玲便被我们扶了起来。

韩薇薇洗了手,依旧轻蔑的白了我们一眼,转身从洗手间走了出去。

我们三个面面相觑,结果洗手间里也没发现什么,便一起离开了。

而关于洗手间的那个闹鬼传言,也就不攻自破了。

回到寝室已经快十一点了,大家都没什么谈兴,便各自上床休息了。

但,我总觉得身边有什么东西正在靠近,而我又说不上来。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有些睡不着。

正待我睡意袭来,想要睡的时候,一道黑影从我面前闪过,我虽然没有睁开眼睛看它,但我肯定一定是有什么东西进来了。

我觉得,一定是洗手间里的那个东西来了。

《新娘能见鬼:阴夫缠绵》 第十章:悬棺里的东西 免费试读

离开后山李老师把韩薇薇送到了医院,韩薇薇始终都有些意识不清,在我看来,韩薇薇也不是全然不记得发生了什么。

鬼做事谁能明白,说不准他就给韩薇薇留了点什么东西没洗干净。

叶绾贞过了段时间才跟我解释,而这个解释怕也只有我才会信。她要是和别人说,别人会说她在编故事。

叶绾贞和我说她是满清后裔,还说她是巫师一族,会拥有强大的法力,只是现在她的法力还没有全部苏醒,正在慢慢的催化,所以她是可以随便在墙上面开出一个门来的。

我有些瘆的慌,这都是些什么人?一个个的都很诡异。

现代社会,科学才是最主流,我怎么感觉,科学已经无法解释眼前的一切了。

叶绾贞还以为我被她的话吓傻了,为了证明她说的话是真的,她还带着我去了个隐蔽的地方,当着我的面,用她随时都带在身上的那支红穗子毛笔,在光秃秃的墙壁上面画门。

一看那门我便想笑,估计叶绾贞也是没见过什么太好看的门,要不就是她根本就是个没什么美术天分的人。画了几个门,都只是学校寝室的那个样子,实在是没有什么新鲜感。

“小宁,我没有骗你,不然你看看这门能不能过去。”叶绾贞怕我不相信,来回在她画出的门里面穿梭。

其实我不是不相信,我只是在怀疑她的画画天赋。

我最终看向叶绾贞,朝着她说:“原来你说的是真的。”

叶绾贞一直点头,证明她说的是真的。

就这样,叶绾贞是巫师一族的事情澄清了,我也做出欣然接受的样子,叶绾贞这事才算过去。

至于韩薇薇和李老师的事情,很快便被学校知道了,原因是李老师太喜欢韩薇薇,竟然在医院里面做出了那种事情,结果被学校的一个老师撞破,这件事情便不胫而走。

很快,学校里面便传的沸沸扬扬。

但对这件事情,宋玲始终是什么都想不起来,就是那天寝室里面看到的事情,她也是一无所知。

这事,也实在是叫人匪夷所思。

因为李老师和韩薇薇的事情,最终,学校把李老师开除,而韩薇薇被家人接了回去。

韩薇薇被接走的那天,我们一个寝室的人都去送了韩薇薇。韩薇薇的脸色雪白雪白的,一点血色都看不到,人也没精神,双眼发直。

叶绾贞和我说,这是给鬼把精气都吸走了,以后就是不死,也只剩下一个空壳了。

听到叶绾贞这话我便想,他果然是没安好心。

送走了韩薇薇我和叶绾贞才回去学校那边,下午正好有一堂主修课,我和叶绾贞便一块去了陈列室。

接到通知,说是今天的课要在陈列室上。

一路走着,叶绾贞和我说起,后山上面有不干净的东西,要我一个人的时候不要过去。

我细问才知道,学校的后山,以前竟是一个古墓禁地,满清的时候曾被官府征用,至今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了。

听叶绾贞一说,我忙着打了个哆嗦,莫不是他……是个满清王爷?

想想又不像,他穿的就是再华丽,我也看的出来,他穿的不是满清的服装,何况他头发也不秃,没有满清的大辫子,怎么会是个满清王爷?

但他要不是,那他总不会是满清之前就已经死了!

到了陈列室我还在想这件事情,叶绾贞推了我一下,我再看,已经站在陈列室的外面了,这才收回胡思乱想的心。

因为去看韩薇薇的事情,这堂课我和叶绾贞来的晚了,宋玲她们虽然和我与叶绾贞是一个寝室,但我们不是一个系。

我和叶绾贞主修考古学,宋玲她们却是古建筑学,虽然都是古,但却是八竿子打不着的科系。

敲了门老师让我们进去,看我们来晚了便叫我们到后面去站着。在我看来,老师是不喜欢我们这种连下午课都迟到的学生的。

今天老师讲的课是关于那天我们看见的那口悬棺的事情,因此我也有机会去前面看了。

我们这个班一共六十多个人,没来的就四十多人。

绝大部分都去看体操表演了,听说学校新组了一个体操队,都是些漂亮女同学,那四十人就是去看女同学的。

去掉几个胆子小的,几个觉得晦气的,剩下的也只有五六个人敢上前去看悬棺,而其中便包括我和叶绾贞。

“像是这种悬棺,看材质,和木纹都能看出是什么年代,据悉这种悬棺,已经有上千年的历史了。”老师在对面夸夸其谈,我站在老师对面听。

其实我对老师的讲解并不感兴趣,我只是想知道,这种棺材值多少钱。既然有上千年的历史了,也算是老古董,不知道弄下来一块,能卖多少钱?

正看着,我忍不住去摸了摸悬棺的边缘。

这在好多同学看来,都是脑子进水的表现,老师反倒十分欣赏的对我说:“看来温小宁是做了功课的,你们应该学习她。”

我顿觉意外,我只是摸了一下,老师便这么看重我。

我抬头看老师,老师解释:“这种悬棺如果单一靠看是看不出什么的,还要靠闻和摸,这样就能知道具体的年代。”

“这是什么年代的?”一个同学在后面小声问,老师便说:“汉代。”

汉代?

我瞪圆了眼睛,两千多年了?那不是比金子还要值钱!

我低下头朝着玄关里面看去,仿佛是看见了一块棺木大小的金子。要是能掰下来一块就好了。

我突然发现,悬棺里面竟隐约睡着一个黑色的东西,难道说这里面有什么东西?还是我开始出现幻觉了。

正当我看着悬棺里面发呆,身后一道劲风呼啸而来,我眼前一黑,一头栽倒过去。

睡梦中我感觉有个东西压在我身上,熟悉又怪异的感觉陡然袭来。

每次这样的时候,我就会忍不住嘤咛,身子想要卷缩起来。

那种愉悦让我不自觉的颤抖起来。

“呵呵,看来宁儿很喜欢。”正当我紧张又兴奋时候,他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我本想把眼睛睁开。

奈何我始终控制不住自己,根本无法停下来。最后只得在他的玩弄中醒来。

看着他我就来气,又是这样欺负我。

貌似,这样的欺负让他也全身疲倦,但他仍旧将我托抱在怀里,轻轻的抚弄着我的嘴唇,对着我笑得千娇百媚。

一见他笑,我便浑身酥麻。

浓密的睫毛轻微的颤动,眼眸里仿若内蕴星辰,璀璨夺目。薄唇轻启,鼻尖的汗珠顺着洁白如玉的面颊滑落下来,配上那一袭红装更是夺人心魄。

此刻,他简直就是个妖孽转世。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