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盗灵空间:诡杀凶案]免费阅读 主角叫梁鸿的小说免费阅读

编辑:倾城花音 2019-06-27 15:40:46

[盗灵空间:诡杀凶案]免费阅读 主角叫梁鸿的小说免费阅读

《盗灵空间:诡杀凶案》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敏轩文学,关注后回复:盗灵空间:诡杀凶案 即可阅读全文

《盗灵空间:诡杀凶案》小说简介

故事虽短,但里面的人物、情节链接的很好,很虐人也很煽情,看完久久不能抽离。。主角叫梁鸿的小说叫做《盗灵空间:诡杀凶案》,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龙竹写的一本灵异推理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第二天早晨,我去了一趟省厅警局,重案组各科室都聚在一起,开了一个专案分析会,因为这件事的死亡人数太多,虽然市局一再控制媒体,但是现在网络太发达了,消息不径而飞,在当地引起惊慌。就连市长、省委领导都亲自。热门小说《盗灵空间:诡杀凶案》由龙竹倾心创作的一本灵异推理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梁鸿,内容主要讲述:“万劫不复有诡手,太平间中盗灵忆。潜入意识寻动机,还原真相破迷案。”挑战心理极限的重口味案发现场,公安厅从未公开的禁忌档案。残忍、变态,惊悚、刺激、真实、震撼……山村别墅发生灭门案,只在别墅内发现两具

精彩章节试读:

我们三人把钵盂、木匣、瓷坛拿起来,人手一个,掉头往回走去,但是没走出几步,却发现前面的路竟然消失了。

一团黑雾弥漫,看不清回头的路,仿佛身处一片黑暗之中。

“遭了,鬼打墙!”孟胖子的脸色一下子严峻起来,把手中的坛子放在了我的手里,一个人站在我们身前,左手掏出八卦镜,右手捏着一张道符,一副要降魔捉鬼的姿态。

所谓鬼打墙,多是指在夜晚或郊外,分不清方向,自我感知模糊,不知道要往何处走,会在一个圈子里走不出去,这种现象是真实存在的,有很多人经历过。

在运动学上讲,闭眼或在夜晚或郊外时,两脚迈出的长度不知不觉中就会有微小的差异,之后人们就会陷入一个方圆不大的怪圈中,往往醉酒的人,在半夜回家的途中,会常遇到这种情况。

可现在并不是运动学这么简单,头脑清醒的我们看不到回去的路,却被一股黑色的雾气笼罩。

“阴阳隔,通天响,山有山道,人有人途,群星照我借路归……”孟警官嘴里念念有词。

“他在做什么?”

“这是唇典,道士的行话,就像绿林黑话一样,他似乎在请对方让路,能不冲突,就不冲突。”老刘见多识广,低声告诉我。

半晌之后,似乎并没有什么改变,黑雾还是很浓,挡住了回去的路,好在我们几个都是警察出身,胆子出奇的大,如果换成普通人,早就吓个半死了。

“咔嚓、咔嚓……”似乎有尸骨摩擦的响声,在这幽静的甬道中,格外清晰。

我们三人听到动静,脸色都是一变,那些横躺在石洞内的死尸骨骸,不会要诈尸了吧?

“早知道会有粽子,我就带黑驴蹄子来了。”孟警官有些懊恼地嘀咕着,神色仍保持镇定,一时场面僵持住了。

气氛有些诡异,盯着前方的黑暗,隐隐有一些叹息、哀怨的声音响起,让人涌起一种大世凋零,人如草芥的绝望悲戚之感。

“能走了吗?”刘憬铮用胳膊碰了碰孟警官,试探地问。

孟昭辉叹了一口气:“我也不清楚,这股黑气很浓,完全隔绝了视线,看不到尽头,如果冒然走过去,担心有什么不测!”

“让我试试吧!”

“你?”刘、孟二人有些诧异地瞅了我一眼:“你也懂降妖捉鬼?”

我摇头苦笑着说:“我哪会啊!不过,我曾在‘意合门’学艺,控制自己意念的能力非常强,这种迷雾,也许与这里特殊环境有关!再说鬼打墙,并非真的鬼魂作祟,即使有,也只会影响人的脑部神经,只要意志强大,能看破虚妄,就不会被迷惑。”

按我宗门的解释,人死之后,的确有一些看不见的能量物质,并没有马上随着身体机能终止而消失,大脑里的原始记忆会存留几天,然后或消散于天地间,或被某个特殊的环境吸附而存在,在迷信说法中,前者叫做坠入轮回、投胎转世;后者叫做阴魂不散、化为冤鬼。

而宗教的存在,就是首先肯定人有灵魂,并且有一定的生死循环的理论,倡导前世、今生、来世的因果报应,世世代代被底层民众接受,成为虔诚的信徒,信仰之力越多,才会越传越兴旺。

我站在石洞甬道内,一步步跨前,默念心法口诀,精神高度集中,双眸闪烁精光,仔细盯着那团黑雾,似乎能捕捉到,一丝丝隐晦的无形能量体,在雾气中飘来飘去。

这种能量体肉眼几乎看不见,它能借助一定的环境,对人的脑海产生干扰,然后你会根基自己的人生经历,衍生种种幻觉,世俗迷信中,会把它当成鬼魂。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以意合门特殊的气功运息法,猛然向前大吼了一声:“咤!”,调动了浑身的精气神,阳气充足,精血旺盛,这一吼声,仿佛含有一定冲击力,那黑雾中的一缕缕淡影,有的直接被吼散了,有的则再次依附进了石洞的墙壁内。

黑雾逐渐消散,石洞又逐渐清晰,手电光一照,甬道的墙壁和地面都能看到了。

孟胖和老刘显然没料到,我这一吼,还真有效果,不过眼下不是问话的时候,我们三个立即沿着石洞往回走,踩在那些骨骸之上,饶过腐烂的尸体,强忍着害怕的情绪,都担心自己气息一弱,就会出现麻烦。

我把王岳超的尸体绑在绳子上,然后我们三人先攀爬上去,再把尸身给拉出井外。

“终于出来了。”无论是我,还是孟胖、老刘,都感到身心一松,刚才在井里的感觉,实在太可怕了,甚至在刚才攀爬的过程中,都感到背后像是驮着个人一样费劲,不过谁也不敢回头去看自己的后背。

晌午的阳光,有些毒辣,但是照射在我们身上,感觉到无比温暖,久违的亲切,恍如隔世。

“这个男性也是受害者?”连科长他们看到最后拉出一个死尸,脸色一变,疑惑地问。

“对,就是那个……失踪的四个人之一。”刘警官坐在地上,有气无力地回答。

苏瑶则捧起一个黑木匣,朝我问道:“宇哥,这是什么古董?”

“这是从古井下面一条横洞里发现的,属于一位古代书生的遗物,我们还没来得及打开,带回所里再研究吧。”

科长连彦明点了点头,对这次出警还算满意,虽然没有有突破性进展,但却有新的发现,找到了那四位失踪者其中之一,他猜想这口井,或许也与案件有关,诡案科一出动,比重案组刑侦科那些警员更有收获,没有白来一趟,这是做为科室领导,彼此暗中较劲儿的小心思儿。

我们没有再待下去,直接返回了市区,还没到警局之前,我提前下了车,去了一趟市图书馆,专门保管古籍的储藏室。

这里的管理员是我的一位高中同学,高中毕业后,我报考了警官学校,他在江州一所大学读历史系档案学,后来家里托关系,进入了市图书馆工作,因为他主修专业偏向中国古史方向,所以被馆长安排在古籍资料室工作。

韩金辉看到我的突然到访,有些诧异,离开办公桌,迎向了我,笑着说:“楚大警官,今日到我这,是看书啊,还是破案?!”

“来看老同学!”我微微一笑,跟他寒暄了几句后,把自己的来意说了出来。

“你要找关于邙华山的史书记载?”

“不错,不论是官方印刷的书,还是私人著作,只要涉及邙华山过去的历史,我都想翻阅一下。”

“这个不难,我们图书馆上半年安装完了电脑检索功能,可以查出那些古籍书中涵盖这个词汇,然后我根据书号,都给你找来。”

“那太感谢了。”我非常高兴,这样一来,就省去大海捞针一样去逐本翻阅了。

这里的古籍,多是明末、清朝至民国时期印刷的善本或刻本,很有收藏价值,也有极少的孤本,被当成馆宝一样密封冷藏保存了,不会存放在这里。

这些古籍书都属于内部阅览室,不对外开放的,如果没有一定关系,是很难进来阅读。

半个小时过后,韩金辉用小车推来了数十本书籍,多是线装版本,繁体竖版字体,看得我头有些大,好在韩金辉是历史系毕业,古文功底扎实,在旁帮我查找有用的信息。

“这部浙东地方志中,倒是稍多记载了邙华山的一段历史,此山因为并不如何雄奇壮丽,在明朝以前,没有什么名气,很少被提及,只是在明末嘉靖年间,提到这里建立了一座镇宁寺……”

“镇宁寺?”我默默念着它的寺名,再想到书生藤箧里的钵盂,以及古井下的封印,好像抓到了什么线索。

“那有没有关于江州邙华山镇宁寺的具体记载?明朝时候为何突然要建这座寺?”

“这需要再找找,正史里面如果没有,多半会从野史中搜查到。”韩金辉回到办公桌的电脑前,继续通过查书系统引擎来搜索。

十几分钟过后,韩金辉捧来几本封面纸皮蜡黄的古籍书,说道:“官方记载微乎其微,只有这几部野史杂记里略有记载,有的是怪谈异志小说,你看看吧,能否用上,不过真实度有待考证。”

我接过这些书籍,随手打开一部名为《西村辍耕录》民间私修野史,找到了关于镇宁寺的一段来历和秘闻:

明朝嘉靖丁酉年,浙东一带,倭寇成灾,来攻打江州之地的旧古城未果后,发泄怒气,洗劫了方圆数十里村落,邙华山脚下的小镇和周围数个村落,遭到倭寇冷血屠杀。等倭寇退走之后,城内的守卒才出来,把这近万名受害者尸骨,统一埋葬在了邙华山乱坟岗;可是一连几年过去,这里怨念太重,常发生离奇事件,使新搬来山下居住的村民不得安宁。后来村民请来了高僧,在此合力修建了一座镇宁寺,镇压当地的怨恨邪气,这才安定下来。

《盗灵空间:诡杀凶案》 第五章 迷局 免费试读

第二天早晨,我去了一趟省厅警局,重案组各科室都聚在一起,开了一个专案分析会,因为这件事的死亡人数太多,虽然市局一再控制媒体,但是现在网络太发达了,消息不径而飞,在当地引起惊慌。

就连市长、省委领导都亲自打电话给警局,过问此事,必须尽快破案,给民众一个交待,打破各种谣言,稳定民心。

整个会场气氛严肃,彭处长率先发言,把外面的舆论压力和上层领导的指示都说了出来,最后强调:“这件特大凶杀案件,成为我部门的重中之重,所有警务人员,这段期间必须随叫随到,为此案让路。一周之内务必查到凶犯线索和确凿证据,公开通缉凶手,无论如何,都要给媒体和当地民众一个说法!”

参加会议有二十多人,除了局长、处长、科长等领导外,还有各部门的精英骨干,都纷纷点头。

“王宇飞,你来介绍一下案情和疑点!”

“好的,彭处长!”刑侦队长王宇飞站起身来,走到会议桌旁的投影仪前,开始讲述案情的大致轮廓。

“死者基本都是属于江虹公司的员工,这次野外露营活动,一共参加了二十六人,经理李俊生提议并督办,据说是他亲自选的地点,其余二十五人,有两名部门主管,二十名正式员工,还有三人是职工带来的朋友,现在除四人失踪,六人重伤昏迷在急救外,其余人,都已被确认死亡!”

屋内不论是领导还是警员,脸色都有些沉重,二十多条人命,就这样一夜之间被屠杀,残忍血腥,令人发指,无视法律的裁决,显然是在挑战警方和道德的极限。

“有哪些线索了?”局长赵铭蹙起眉头,他刚从外地出差回来,虽然对这件凶杀案件有所耳闻了,但是亲自听部下说出口,也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忍不住发问。

“首先,我们警员检查了大巴车的制动系统,遭到了人为的破坏,是故意让他们滞留山中,可推断是一起谋杀案。”

“其次,我们搜山时,在山麓的北侧,发现了一个土坑,里面埋着数十个头颅,遇害时间不一,经过DNA技术的还原,可以确定一些人,就是这几年在邙华山失踪的遇害者,可推断出这是一起性质恶劣的连环谋杀案,只要进入那片山脉,滞留一个晚上,大多会遭遇不测。”

“第三,我们在别墅搜查时候,并没有发现行凶者的指纹,甚至没有他的脚印,虽然我不想承认,但是这次案件的确与以往常规凶杀案不同,处处透着诡异,警队的猎犬在那里,都浑身在打颤,一副受惊的样子,不能正常开展搜寻工作,让人费解。”

会场内的人听完王队长的第三条后,都有些神经绷紧,警察不惧罪犯,但是,当案件超出常规之后,人本能的恐惧情绪就会蔓延,仿佛整个会议室的温度都骤然下降,带着一股寒气般。

“失踪的那几人,也没有线索了吗?不可能凭空消失啊?”赵局长蹙眉询问。

王宇飞按了一下手中的遥控器,在投影屏幕上显示出四个人的面孔,解说道:“失踪的四个人,一男三女,男的叫王岳超,这个人有犯罪前科,练过两年散打,四年前,因为酒后闹事,与人发生冲突,把人打成重伤,被判了三年,去年才出狱,这次是跟着他女朋友柳玉梅来的,另外两个女性,分别叫李小媛和季影。”

“这个王岳超,有没有可能就是行凶者,毕竟有前科,身手不俗,如今又下落不明了。”一位科长提出疑问。

“从理论上分析,有这个可能性,但是不高!因为实在想不出他有什么作案动机,或跟谁有仇,能下这么歹毒的狠手,杀了那么多人!”王队长当场解释出来。

会议室再次陷入一阵沉默,因为线索实在太少了,而且透着几分诡异莫测,这样离奇的大案件,还是首次遇到,有人不自觉地把目光看向了诡案科的科长连彦明,以及我和组员刘憬铮。

“楚宇,你也去过了现场,发现有没有什么突破性线索?”彭康打破僵局,向我问了一声。

他的一发言,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在这一瞬间,聚集在我的身上,虽然我坐在会议桌后面一排靠墙的的椅子上,但也有种聚焦的感觉。

我轻咳一下,镇定情绪,回答说:“暂时还没有发现有价值的线索,不过,通过现场,发现了几个疑点,一是别墅外,没有发现奔逃的脚印和痕迹,这说明此凶手,很可能就隐藏在别墅的附近,那里有他徙居或逃走的暗门或甬道,这样才能神出鬼没,建议加强地下室、暗格或周围洞穴的搜查。”

“二是这件案子,与八年前的案子,是否系同一凶手所为,也有待商榷,我个人有一种感觉,这个地方,似乎有什么特殊的秘密,所以,打算在本市古籍图书馆查阅一下,邙华山以前的历史,看看是否有些帮助。”

“三是那里的地形很奇特,磁场干扰性很强,雷雨天有可能会产生一些电磁波,排除灵异事件,那么是否会被一种电磁波干扰了受害者们的脑部神经,产生了幻觉,这也是一个需要检验的疑点,还需要进一步通灵之后,才有论断。”

众人听得微微点头,尽管我的话,仍没有什么直接突破,但总算还有一点方向可追寻,要比毫无头绪要强些。

彭康的脸色好转许多,总算听了几句有建设性的意见,而且这次案件不同寻常,诡案科自然也成了破案的主力部门,因此对我们‘寄予厚望’了。

“事不宜迟,会后你们诡案科室,再去一趟案发的别墅,仔细检查一番,如果有新的发现,咱们局再重新召开分析会,其它部门还有没有补充意见了?”赵局长总结性发言,环顾一周,见大家都摇头后,摆了摆手:“那就散会吧,刚才交待各部门的任务,尽快落实,明天一早,我们召开碰头会,核查进展情况!”

专案分析会议一结束,连科长直接叫上了我们科室的六七个人,开了两辆警车,来到邙华山那座凶宅别墅,人多壮壮胆,有个照应,以防不测发生。

为了确保安全,大家都带了配枪,爬上山麓的半山腰位置,十分警惕地步入了别墅的大门。

整座别墅空荡荡的,尸体都被清走了,外围仍被警戒线围住,事实上,荒郊野外,没有人敢到这里来破坏,警局本来打算派两名干事留守,看护现场,但后来也不了了之,毕竟这等凶地,留下警员在这,危险性太大了。

这里的天空总是灰蒙蒙的,仿佛一层挥之不去的邪气在笼罩,当我走入别墅,总觉得弥漫着一股特别的味道,似乎此地隐藏了什么不为人知的东西。

别墅静悄悄的,静谧的有些幽冷,我们七个人在院子里停留了几分钟,不约而同地相互点了点头,示意一起进去,别落单了,谁也猜测不准,那个凶手是否就躲藏在附近。

苏瑶特意跟在我的身边,一脸的戒备和紧张。

“你非跟来干嘛?”

“这么诡异的案件,我能不来吗?再说,有你在,我什么也不怕!”苏瑶有些俏皮地说。

我轻叹一口气,还真拿她没什么办法。

这时孟昭辉手中拿着一个罗盘,对着别墅和背后的山峦不断探测着,引起大家的好奇。

“孟警官,有什么发现没?”

孟昭辉捋着下颌短须,沉吟地说:“邙华山脚有河流蜿蜒,山脉峰峦连贯,紫气如盖,苍烟若浮,根据《撼龙经》载:‘气乘风散,脉遇水止,藏隐蜿蜒,富贵之地也!’,这座山脉很有讲究,适合埋下大型的墓葬。”

“你说这个地方,适合做阴宅墓穴?”

“嗯,不过现在山脉的风水早坏了,即使里面真有古代墓穴,也成为了凶穴,这座山的煞气不是一般的重!”孟昭辉边说边皱起了眉头。

“行了,我们来破案的,不是来盗墓的,进去瞧瞧!”科长连彦明听他说的与案情无关,一摆手,让大伙进入别墅大厅。

“再仔细查查,有没有什么发现,不要落单,两三人一组。”

“好的,科长!”大家自动组队,分开行动。

苏瑶很自觉地站在我身边,并婉拒了其他人的邀请,其实她的小心思,科组里的同事们早就知晓了,大伙会心地笑了笑,各自分头寻找蛛丝马迹。

别墅内的气味有些难闻,尸体在这存放过两天,血迹斑斑,即便抬走了,但仍留下一股阴郁难闻的味道,加上这里的潮湿发霉的气味,混杂在一起,闻之刺鼻。

我闭上了眼,站在大厅中央,默默体会这里给我的神经触动。

渐渐的,我似乎听到了一股声音,是嘈杂、哀怨、绝望、啼哭的声音,混在一起,仿佛一股浓烈的怨念一样。

忽然间,我睁开了眼,有些惊疑不定,我以为在闭上眼的一刻,通过自己敏锐的神经,会体会到一丝前晚凶杀夜那种恐惧的气息,想不到,有一股更大的怨念,掩盖了这场凶杀案的气息,这里究竟有什么秘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