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主角叫任子安封焰的小说[缉拿怨灵:喂饱鬼夫大人]完结版免费阅读

编辑:茉绿 2019-06-27 16:33:44

主角叫任子安封焰的小说[缉拿怨灵:喂饱鬼夫大人]完结版免费阅读

《缉拿怨灵:喂饱鬼夫大人》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缉拿怨灵:喂饱鬼夫大人 即可阅读全文

《缉拿怨灵:喂饱鬼夫大人》小说简介

《缉拿怨灵:喂饱鬼夫大人》书非常好看( ^_^ )不错嘛!!!只是作者不写了我非常想看后面的有趣内容啊!!!。最近有很多小伙伴再找一本叫《缉拿怨灵:喂饱鬼夫大人》的小说,是作者半梨花倾心创作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下面小编为大家带来的是这本世间有你深爱无尽小说的免费阅读章节内容,想要看这本小说的网友不要错过哦。最近京城动静挺大,任家的两个当家人因为一场车祸死的不明不白,那个任家的二老爷可真是烂泥扶不上墙,早早和自己的大哥分了家,如今任家败了,也不想着怎么挽救,反而还想着和自己的小辈争财产,趁着对方悲痛之中,。主角是任子安封焰的小说叫《缉拿怨灵:喂饱鬼夫大人》,本小说的作者是半梨花创作的灵异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家中惊变过后,我在爷爷留下的黑玉里面解封了一只厉鬼。他说他受爷爷恩泽,这一世会护我周全。我丫这是做梦吧?我屏气凝神之后想要逃跑,却发现一切都是枉然。既然如此……你要听我的话,宠我,保护我。还要帮我寻找

精彩章节试读:

刘家怡是当年刘家飞出来的凤凰,整个余楼村就她一个大学生,当年那鞭炮响的,整个村都能听见,村支书还亲自上门慰问。

刘父真是又喜又悲,搓着粗黑的手,蹲在家门口,一蹲就是大半天。最后站起来,从墙缝里掏出个破袜子,袜子里面装着一沓整整齐齐的红钞,递给刘家怡:

“这是你哥娶媳妇的钱,你哥年纪不小了,但还能缓两年,你上大学缓不了,拿去交学费吧。”

刘家怡悲喜交加,本来以为自己这个学是上不成了,却没想到是用自己哥哥的老婆本来换的,内心的煎熬不可名状。

刘家怡哥哥刘家喜也是个像父辈一样老实巴交的农民,红黑的大脸上经常挂着憨憨的傻笑,对于拿自己老婆本去换自己妹妹上大学这件事他是毫无意见,他从小就疼他妹妹,小时候在山上采了什么好吃的,都舍不得吃,装在兜里带回去给妹妹,他一直就觉得自己的妹妹不简单,长得都不像是大山沟里出来的,像是那挂历上的女明星一样水灵。打心眼里为自己妹妹可以出人头地而高兴。

刘家喜高兴,他没过门的媳妇田琴可不高兴,好好的婚事被莫名往后推迟了好几年,亲眼看着自己从小玩到大的姐妹一个个都已经结婚生子,就剩她一个老姑娘还在家守着父母,就算刘家怡在校勤工俭学,并没有真的让哥哥的婚事往后推四年,田琴心里还是记恨着刘家怡。

刘家怡毕业后直接进了国企,又嫁给了自己的同事,就真正的变成了一个城里人,看那每次回家开的小车就知道.结婚不到半年,刘家怡就怀孕了,生了个漂亮女儿。再反观田琴,好不容易嫁到刘家,又一直不怀孕,刘家怡也为自己哥哥着急,找了很多大医院总算是让田琴怀上了,结果嫂嫂生孩子还是生到小姑子后头,本来就不是多大的事,可是经过村里人有时候开玩笑一讲,田琴就记在了心里。她一直认为刘家怡瞧不起她,因为她文化程度低,因为她当时嫁进来时没有给一份嫁妆。

这可就冤枉刘家怡了,当年因为她上学,让自己哥哥的婚事推迟了两年多,所以她对与自己哥哥一家是心含愧疚的,毕业后工作稳定,攒了一些钱就全给了哥哥,每年回家,总会想方设法的给哥哥嫂嫂一家添置东西,对于田琴,她是心怀感激,当年在那种情况下,她还能不离不弃,坚持嫁给自己的哥哥,就算进门时没给嫁妆,那也是情理之中。

可是没想到就是自己这份对哥哥的愧疚,把自己的女儿推入魔爪。

任子安把小女孩带回家中,把行李放下,给王翥打了个电话跟她说一声已经到家,就带着妞妞出门了。‘

转了几次公交车,终于在小女孩模模糊糊的指示下来到了一个中档小区,任子安才发现这个地方离她住院的地方不远,难怪妞妞可以随意的出入医院吸收怨气,自己居然都没有想到这一茬,不禁有些懊恼。

低头看了看一直牵着自己手的妞妞,心里不禁有些触动,这孩子哪怕根本触碰不到自己,还是要坚持抬着手,紧紧的靠在自己身上,身体有一部分都已经和她融为一体了。

低声问道:“妞妞,想不想和妈妈说话。”

小女孩立刻抬起小脸,满脸惊喜,不停地点头。

“想,想,妞妞想和妈妈说话,真的可以吗?”

“当然可以,不过不是真的和妈妈面对面说话喔,你可以把你想说的话告诉姐姐,姐姐再告诉你妈妈。”

“没关系,没关系,只要妈妈知道妞妞想说什么就行了。”小女孩满脸的期待,一蹦一跳的往小区方向跑。

这个小区看起来环境挺好,但是门禁管理却很松,任子安直接进去居然也没个人拦一下,小女孩对自己家的小区很熟悉,三拐两转任子安就跟在她后面上了楼,小女孩直接飘进了屋,她就在外边等着,过了一会小女孩又飘了出来,看起来有些沮丧。

“就妈妈一人在家,妈妈看起来好像生病了。”

任子安蹲下来,看着她,温身细语安抚道:

“妈妈和妞妞说过话就会好了,要进去喽。”站起身,敲了敲门。

门从里边打开,但是还有一层防盗门,刘家怡就从防盗门缝中看着任子安,一脸狐疑和戒备。

“请问你找谁。”

“我找刘家怡女士,也就是妞妞的妈妈。”

“我就是,请问找我有什么事吗。”刘家怡脸上是闪过一丝悲伤,但却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

“是您的女儿让我还找你的,她想和你说几句话。”

刘家怡听了这话,瞪大了眼睛,满脸的诧异,像做梦一样似乎没听清,任子安又重复了一遍。刘家怡这回听清了,顿时崩溃大哭,一边手忙脚乱的把防盗门打开,一边嘴里哭诉:

“我找了好久啊,我家的妞妞,你千万别骗我啊,你可千万别骗我啊。”

任子安看她这个样子,顿时心头一搅,鼻头一酸,有些犹豫要不要把接下来的事告诉她,转头看了看一直喊着妈妈却得不到回应的妞妞,想了想还是走进屋,环顾四周,屋内窗帘遮得紧紧的,一丝光线也透不进来,空气中带着一股浑浊的味道,但是仔细看,还是可以看出屋内装饰的用心和温馨。

刘家怡转身看着站在屋里的任子安,脸上的泪痕也来不及擦,满脸的期待和欣喜。

“我家妞妞呢,你在哪找到她的,她现在人呢。”

任子安蠕动了一下嘴唇,微微低下头,慢慢伸出一只手指向她身侧。

“她在那,在你旁边,正牵着你的手。”

刘家怡茫然的低头看了看自己垂在身侧的手,又一脸迷茫的看向任子安。

“在哪,小姐,你开玩笑吧。”

“就在你的旁边,你看不见她,可她看得见你,因为她现在就是一片冤魂。”任子安已经分不清刘家怡脸上到底是什么表情了,她看着任子安好像在看一个十恶不赦之人。

“你在任说什么,小姐,妞妞她还是个孩子,你骗我说找到她也就算了,你为什么还要咒她死。”刘家怡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语气冷冰冰的,刚刚的欣喜若狂和崩溃一丝不剩。满身的戒备,好像只要任子安再说出什么对她孩子不利的话,她会毫不犹豫的冲上去。

任子安没说话,径直走到电视墙旁,指着电视上方。

“这原来不是有一幅画吗,是妞妞在你生日的时候送给你的,她缠着你一定要把它挂在最显眼的地方,你就挂在这了,说只要一看电视就可以看到妞妞对妈妈的爱。”

刘家怡捂着嘴不敢置信的看着任子安,那个地方原来有一幅画,她还给它框了起来,最后妞妞失踪后,刘家怡的丈夫李志伟不想让妻子睹物思人,就收了起来。

“妞妞……妞妞告诉你的。”她拼命的克制住自己的情绪。可还是不住的哽咽。

任子安有些诧异刘家怡这么轻易就相信了,连忙点点头。

其实那幅画,是妞妞在刘家怡生日前几天熬夜完成的,那天过生日,李志伟被公事绊着了就没回来,家里就剩她们母女俩个,把画挂在电视墙上还是她们俩嘀嘀咕咕商量好久才想出来的,把画挂上去后,妞妞还抱着刘家怡,蹭着她的脸,撒娇道:“这样妈妈看电视就可以看见妞妞的爱了。”

这一切连她的丈夫都不知道,更别说任子安这个外人了。

刘家怡一下跪倒在地,失去理智的四处看,四处找。

“妞妞,我的妞妞啊,你在哪啊,到妈妈这来。”

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妞妞一直紧紧贴着她,脸上的表情让人心疼,不停地伸手想擦去刘

家怡脸上的泪。

“她就在你身上,她还帮你擦眼泪呢。”任子安看向一直站在旁边没出声的封焰,他会意点了点头,站在小鬼面前,指尖在她额头轻轻一点,她的身体顿时就凝实不少。

刘家怡呆坐在地上,忽然感觉脸上传来一阵凉意,好像真的有只小手在轻拭她眼角的泪水。

“妞妞,是你吗?”刘家怡眼睛一动不敢动,害怕着吓走着不太明显的触感。顿时她就感觉到一阵凉气撞进她怀中。她欣喜若狂,虚抱着自己,她真的感觉到自己女儿小小的身体趴在自己身上,撒娇,任性。

屋里一片安静,却带着点诡异,一个女人跪坐在地上,环抱着自己,一脸的满足,好像怀中是稀世珍宝,一旁的任子安就那么静静的看着。时不时传达一下妞妞的话。

终于,刘家怡环抱着妞妞站了起来,长时间的蹲坐腿脚有些不听使唤,让她踉跄了一下,可是手仍保持着那个姿势,不肯动弹。

走到任子安面前,红肿的眼皮也隐藏不了她眼中的戾气,面上一片死寂。

“告诉我,妞妞怎么死的。”

《缉拿怨灵:喂饱鬼夫大人》 第一章 惊变 免费试读

最近京城动静挺大,任家的两个当家人因为一场车祸死的不明不白,那个任家的二老爷可真是烂泥扶不上墙,早早和自己的大哥分了家,如今任家败了,也不想着怎么挽救,反而还想着和自己的小辈争财产,趁着对方悲痛之中,家中的主心骨又没了,连哄带骗的把家产夺了过来,他的名声也就此坏了,京城那些受过任家恩惠的,每个人出点力,才让他从牙缝中吐点东西,一些老人一听他的名号,连连摆手,这人做事可不地道。

任家历代最擅长占卜和相术,特别是任老爷子,看人的面相能知人善恶,摸骨知其体虚实,任家时也就是任老爷子的大儿子,任子安的父亲,一手占卜之术可以算出身边所有人的命运,唯独算不出自己和父亲会死于非命,算不出自己唯一的女儿对相术和占卜毫无天赋,再简单的手相任子安也看不出个所以然。任老爷子和仁家时对此毫无办法,两人都想着在有生之年,让任子安能够安稳的活在他们的庇护下,却没想到两人的生命截止在一场车祸,独留任子安一人,当年任老爷子为在这京城中闯下一片天地,手段也都不清不楚的,为他人改命,延寿不惜伤他人性命,最后闹得家破人亡的事也做过一些。而任家时生在京城红旗下,可谓是根正苗红,为人正派,结交了不少了挚友,若不是如此,在这两位死后,任子安别说任家财产,就连这两人的骨灰都落不到。

任子安坐在地毯上发呆。

她以后的路该怎么走,难道真的就让任家就此败落吗?可是当初祖父和父亲失望的眼神任子安不是没看过,她是真的走了不了他们的路子。

还有那个任望继,想到这,任子安古怪一笑,她绝不相信这场车祸与他没关系,任家这两位死后,最得意的是谁,任家那么大的产业他一人独吞也不怕撑死,一张空白支票就想撇清关系,他想的未免也太简单了。

她面无表情的分别把两罐骨灰从小箱子里拿了出来,小心翼翼放在卧室里提前做好的的供台上,闭眼,双手合十,各拜三拜。

她是祖父和父亲血脉唯一的延续,任家不能就这样败落在一个小人手里。

转身回到客厅,跪坐在木箱面前,低头一看,木箱里根本没剩多少东西,只有一封信和一块黑玉,任子安心中一阵怨恨与委屈,难道祖父父亲辛辛苦苦大半辈子,就剩下这点?任子安深吸两口气,压下鼻中的酸涩,颤抖着手从木箱中拿出信,信封上竖写着:任子安亲启。任子安眨了眨眼睛,拆开信封,上面笔迹苍劲有力,刚健而又不失风骨:

吾孙:

世间轮回,终归于尘土,任家风光几世,终要承受这因果报应,可怜吾孙,是任家连累你了。命难改,你莫强求,也莫抱怨,祖父定当护你周全。这黑石,你且收好,以指心血喂石。接下来,就看你造化了。

任子安拿着信纸从上到下看了好几遍,终究没有理解信上的内容,难不成,祖父和父亲的死是他们自己早就预料到的?难道这场车祸另有隐情?任子安从来没有如此憎恨自己从不插手任家之事,否则,也不至于落的现在两眼一抹黑的地步。

任子安翻过信纸,只见背面一行潦草大字,像是在仓促之中匆忙添上去的:

女儿爸爸爱你照你祖父的话做

任子安心中一搅,死死咬住下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标点符号都来不及加,当时的情况是如何凶险,祖父和父亲是不是就命丧于此劫。

任子安拿着信纸翻来覆去的浏览了好几遍,也找不到多余的信息,深吸几口气,压下心中的苦痛,从木盒中取出黑玉,玉石放在手中温润无比,未经雕琢,形如卵石,拿近看,这黑玉看似通透,却黑的深邃,石心仿若藏了大千世界,莹莹点点,若隐若现。

任子安把黑石放在手心细细研究一番,犹豫半晌,还是把右手中指递往口中,轻皱眉,狠下心,咬了下去。取指心血不得借助外物,否则血不纯粹,相术预测将大打折扣。

任子安伸手把血抹在黑玉上,眼见着那抹深红隐入玉中,任子安忽地脑中一阵嗡鸣,眼前一黑倒在地上,她奋力睁着眼睛,可始终摆脱不掉眼前的黑暗,身体动弹动弹不得,只有手指能徒劳的抽动两下。

任子安此时感觉自己已经仿佛站在垂死的边缘,耳边嘈杂声不断,有狗吠声,婴孩的哭啼,女人的娇笑声,再往后,有汽车的轰鸣声,铁铲铲土声,还有各种窃窃私语声。任子安根本分不出自己是在现实中还是梦中。

不知过了多久,那些声音消失了,任子安终于清醒过来,尝试着爬起来,仍是头重脚轻,周围的事物都在不断地摇晃,皱着眉,重新躺在地上想再缓会。

“我已帮你开启天眼。”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任子安猛地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但眼前还是在不停地摇晃,头越来越重,眼皮酸涩不堪,不停地往下耷拉,任子安在闭眼前只看见一只白色的衣袖。

“好宽的袖口,也不怕看见腋窝。”任子安意识消失前喃喃道。

那人身体一顿,收回迈出的步子,静静的在任子安面前站了半晌,嘴角勾起,“这个丫头倒是有意思。”

伸手抚上任子安的脸颊,轻轻摩挲,“相貌寻常无奇,不会招揽桃花运,应该好保护吧?”

没想到,话音落,任子安竟然将手附在了他的手背上,“老公,你可要保护我一辈子啊……”

“老公?……”那人的手一哆嗦,随即抽离出来,白皙的脸颊微微泛红,随即转身化为一道白光,隐在任子安掉落在手边的黑玉中。

很快听到了任子安的下一句:“这个台词太俗了,男主怎么能忍受……”

原来她在惦念着昨天看的电视剧。黑玉里的人发出哼的一声,气恼自己方才信以为真。可是,很快反应过来,自己怎么被这么点儿事情左右了心情?

不由得望向任子安,这女孩子明明很普通啊,貌似也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吧?

任子安睁开眼,脑中还是懵的,看看四周,发现自己竟睡在地上,猛地坐起来,瞪大眼睛空洞洞的四处看了看,伸手把头发往后一捋,使劲挠了挠,坐在地上慢慢回想起昨天发生的事,眼中一片迷惑。

低头摸出被自己压在身下黑玉,放在眼前,睁着一只眼往里面看。还是莹莹点点,没什么变化,脑中忽然浮现出昨晚在意识消失前的白色袖子,眼中闪过一丝疑惑,难道是做梦?

正想着,一阵冷风飘过,任子安莫名打了个寒噤,正琢磨着室内怎么会有风,又感到一丝寒气萦萦绕绕,终不散去,任子安上下摸摸胳膊上的鸡皮疙瘩,警惕的看向四周,这风绝对不对劲,任子安作为任家后代,从来都不是无鬼神论者。

半晌,那丝寒气渐渐消失,室内渐渐回温,与此同时一个“人”出现在她面前。

那人做古装打扮,一身白色长袍,似于古时汉服,宽大的水袖正是昨晚所见,长长的衣摆盖住脚面。那衣物一晃,便暗纹流动,低调奢华,绝不是凡物。

任子安第一眼注意到对方的衣服,随即又被对方的脸吸引了注意力,任子安在京城中混了那么久,看过的俊男美女绝对不少,再加上现代化妆技术,说是有绝世容颜也不为过。但是再看到对方的容貌,任子安还是忍不住有些晃神。

与她曾经在电视中看到的雌雄莫辨的美男子不同,这人一头黑发散在腰间,却不显丝毫女气,眉黑如墨,眼中像是那黑玉石心一般,黑的深邃却又星星点点镶嵌其中,肤色像是常年不见阳光的那种苍白。任子安脑中只浮现八个字:眉眼如画,温润如玉。

男子面无表情的让任子安上下打量,任子安回过神来,眼中满是警惕。

“你是谁。”任子安问道。

“我叫封焰”,那男子踮起脚尖,飘了起来,他怡然自得的站在半空中,似乎地心引力对他毫无作用。任子安这才看清这男子根本没有脚,衣服下摆里只是一道白色的虚影,像是一道没有实体的浓雾,仿若即将消散。

这一切十分玄幻,任子安却没有太过于惊奇,她从小生活在祖父身边,什么奇异之事没见过。

“你是鬼。”任子安斩钉截铁地说。鬼无脚,其体飘飘然。

“是。”

任子安皱了皱眉,这人真是惜字如金。

“昨晚的那个人是你?”

封焰沉默了一会,慢慢道来。

“你祖父把你托付于我,从今以后我会藏身于这块黑玉之中,适时保护你,你定要随身携带,昨晚我已帮你开天眼,你眼中如今已是另一番场景。”封焰居高临下的看着任子安,眼睛眨都不眨,当然,鬼也没有眨眼的必要。

“为什么?”任子安也不知道自己问的是什么,封焰所表达的信息太多,她一时消化不了,什么叫托付于他,为什么要开天眼,她又为什么需要保护。任子安想知道得太多太多,却又不知从何问起,眼中满是迷茫。

任子安迷惑的抬起头,就见封焰委身飘下,宽大的水袖轻易的穿过她的身体,,任子安才发现这人竟是虚体,封焰虚坐在她面前,伸出纤长白皙的手覆在她眼睛上方,任子安闭上眼睛,只感到眼皮一阵凉意。

只听封焰淡淡道:“天眼随你控制,我修行千年,保护你已足够,条件是帮我收集人间怨气,助我成形。”

任子安感到眼睛上方的寒意消失,慢慢睁开眼,封焰正把慢慢手收回。修行千年?这可真够老的,她偷偷瞄了一眼封焰俊秀的脸庞,心中疑惑万千。

“为什么是我?”

任家子孙并不止她一位,那个所谓的二爷现在更是子孙满堂,并且她样貌才智皆不出挑,天赋更是为所剩无几,却偏偏选中她,若是真的为祖父所托,又为何替她开启天眼,任子安最近遭受的实在是太多太多,她不得不多想一下。

“天眼开启需要必要的先天条件,你有。”封焰深深的看她一眼。

“那又为何要保护我,现在也应该没人想要害我了。”祖父和父亲死后,甚至连财产都所剩无几,她又没有任何天赋,对任何人都造成不了威胁,还有谁会把心思花费在她身上。

任子安脑中一闪,追问道:“是不是和父亲和祖父的死有关?”

封焰没说话,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任子安顿时就知道他这是默认了,不觉沉默了良久,好像自己也没什么多余的选择。闷闷的问道:“我该怎么做?”

“这世间冤魂厉鬼何其多,你只需让他们自愿把怨气交给我。”

“自愿?”让冤魂厉鬼自愿把身上的怨气交出去谈何容易。

“……有冤报冤,有仇报仇!”

任子安似懂非懂,“封焰,我想知道你有什么本事保护我?”

“你这是在怀疑我的能力了?”封焰有所不满,忽然伸手施展法力,只见放在茶几上的茶壶飞了起来。

这本是最简单的法术,任子安却是第一次见,“鬼啊!”吓得花容失色,匆忙起身想要躲在封焰的身后,没想到手抓住封焰胳膊时,竟然抓了个空,她双腿一软,直接向前摔去。

刚见面就让她受伤,十分不妥当。封焰反应很快,伸手去拉她。任子安只觉得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扶自己起来,可是她腿软根本站不住,跌到封焰的怀里。而她的嘴唇恰巧停在对方的水润薄唇上。

任子安倒是没有什么感觉,毕竟封焰是个虚体。可是封焰能够切切实实感受到任子安唇畔传来的湿润,那白皙的脸颊两朵红云飞上,该死,他暗暗骂了一句,将任子安扶好,化成虚影,进入黑玉中,不肯再出来……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