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主角叫高飞老严晓雪的小说[绝密诡案]完结版免费阅读

编辑:夏末的晨曦 2019-07-12 07:33:28

主角叫高飞老严晓雪的小说[绝密诡案]完结版免费阅读

《绝密诡案》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毛文学,关注后回复:绝密诡案 即可阅读全文

《绝密诡案》小说简介

感觉还不错,我不喜欢虐主的,《绝密诡案》其实直接一路横推给路敌手才让人热血沸腾。小说主人公是高飞老严晓雪的小说叫《绝密诡案》,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幻海半仙创作的悬疑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第六章惊魂夜对于今天发生的几次不愉快,在路上,方叔一直和我道歉着。这其实也怪老严,临时换了我过来,也没提前和警员交代,留给大家缓冲时间实在太少了。又一个受害者出现了,大家心里肯定都不好受,方叔让我别介。独家完整版小说《绝密诡案》由幻海半仙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类小说,主角高飞老严晓雪,书中主要讲述了:近段时间,G省黑金市接连发生了几起女人被害案,死者全都身穿红衣,死状悲惨。 机缘巧合之下,我介入了这起案子,然而,案情远非想象的那么简单…… “红衣女案”“人体自燃“”猫脸老太”……每一起

精彩章节试读:

第六章惊魂夜

对于今天发生的几次不愉快,在路上,方叔一直和我道歉着。

这其实也怪老严,临时换了我过来,也没提前和警员交代,留给大家缓冲时间实在太少了。

又一个受害者出现了,大家心里肯定都不好受,方叔让我别介意,等过两天,关系或许就不会那么僵了。

我掏出根香烟,递给方叔,趁着点火的功夫,和他说出了想见季颜的想法。

不料,季颜二字刚说出口,方叔拿烟的右手明显哆嗦了一下,刚点好的香烟顷刻跌落至地上,翻转了两下,熄火了。

“你...认识季队?”

“嗯!实话说吧,就算你不安排,我也会自己找他的。大学时我来黑金市办过案子,当时一起合作的就是季队!”

方叔瞪大了眼睛盯着我,估计没想我和季颜是旧相识了。

他将香烟重新点燃,重重的吸了一口,满脸尽是疲容:“高飞同志,既然严老师推荐你来这里,协助调查这起案子,就足够说明,你在刑侦方面,的确有着过人之处。

可是,这起黑金案,或许已经超出了常规逻辑的思考范围。你有没有想过,这一系列案件,或许根本没有凶手?这世界上有很多悬案,不都是那么无疾而终了吗?”

没有凶手?怎么可能,如果这样,那些无辜的女人是怎么丧命的。我不能明白他究竟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然而,方叔年迈的眼神中,却充满了摇摆与迟疑,究竟是什么东西,能让一个经历了大风大浪的老警员,变成了这幅样子。

“我敢肯定,黑金案一定是活人犯下的,而且,他还会继续杀人。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在凶手下次动手前,把他抓住!我们的职责,不正是如此吗?相信我,一定会把凶手抓住!”

若是让凶手这样肆意妄为下去,且不说无法给那些死去的女人一个交代,关键是我未婚妻的下落,还得靠老严去找。

这要是案子没破,我肯定也不好意思再追问老严我未婚妻的下落了。

半晌,方叔吐出了最后一口眼圈,终于妥协了,答应抽空联系季颜,看看能不能见上一面。

和他道谢之后,便转身走向了公寓里,临别前,方叔又突然把我给叫住了,神经兮兮的说了一席话

“高飞,实话给你说吧,这起黑金案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很多介入案件的人,都遭遇到了一些可怕的事情,具体的我也.....总之,注意安全吧。”

注意安全?还有,他口中可怕的事情是指什么?然而,这些还没来得及问出口,方叔却已经开车离开了。

忙碌了一整天,累得不行,回到了宾馆之后,稍加洗漱,就准备休息了。令我诧异的是,林晓雪也是暂时住在这间宾馆里面,而她的房间恰好就被安排在了我隔壁。

这丫头估计也没想到我住在这里,穿着短裤背心就这么呆在我房间里聊了好久,言语中全是关于黑金案的猜想,弄得我睡意全无了。

林晓雪告诉我,虽说王丽的尸体不见了,可当时现场取证的照片还是保留了不少。其中不乏王丽背部的特写,那个可怖的咬痕,倒是让她十分在意。

人类因为下颚结构的缘故,咬合力有限,就算力道再怎么大,也很难咬成那种程度,换句话来说,凶手是如何造成那种程度的撕咬伤,极其关键。

所以她决定从这个咬痕出发,进行调查,若是运气好,说不定能锁定犯罪嫌疑人的体貌特征。

看得出,林晓雪是警局中为数不多的,全身心参与调查的人,她是真的想要抓住凶手的,或许,同样身为女人的她,能和那些可怜的死者感同身受。

她虽然外表冷艳,可内心却是善良单纯的,有这么一个漂亮的女法医鼎力协助,原本心里的阴霾,也一扫而空。

又聊了几句,便敦促她早些回去休息了,不然,就凭那双大长腿以及吊带背心,真怕自己大晚上把持不住。

夜晚的黑金市,倒显得十分宁静,我蜷缩在被窝里,想着白天经历的种种,一慕慕诡谲的画面,幻灯片一般在我眼前重现着。

密闭的空间,无头女尸,红衣女人,消失的尸体.....

长期的监狱生活,让我对身下的软床倒有些不适应了。闭上眼睛,控制呼吸,尽力使得自己不要胡思乱想,待我将要睡着之时,一声尖锐的电话**,却又突然响起。

妈的,这大晚上谁会打电话来房间,莫非这宾馆里还有什么客房服务之类的?

昏沉中,下意识拉起话筒,放到耳边,询问对方是谁。

“啊!”突然一阵女人的惨叫,从电话里面传出,划破宁静的深夜。

出于黑金案的关系,我下意识觉得出事了,或许某个人可怜的女人在行将遭到凶手的魔爪时,将电话打到了这里。

连忙开口,询问另一头是什么情况。

寂静,死一般的安静,话筒里面,却只能听见我自己的呼吸声。

“咯咯...咯咯...高飞”一种诡异的怪笑声,从电话的另一头不断传来,像是个女人的狞笑声。

那种宛若鬼魅的怪笑声,持续不断,一直朝着我脑窝里钻着,越到了后面,听着越瘆人。

“试试看,能不能抓到我?桀桀!”

冷汗不断从后脖颈冒出,是哪个无聊之人的恶作剧吗?我索性直接挂了电话,不再理会。

然而,就在我压下听筒的瞬间,却发现话机的屏幕,竟然是没有任何显示。

下意识觉得不对劲,俯下身子细看,才发现壁柜后的电话线早就因为老化而折断的,突兀的电线头,暴露在空气中,某些部分已经有了氧化的趋势。

换句话来说,这台电话机,压根不可能工作的!那么刚才,那通电话是怎么打进来的?

使劲打了自己一巴掌,确保是处在清醒状态下的,疼痛感让我有些冷静下来。

强忍着心中的恐惧,将话机听筒重新拿起,放置到耳边。这一次,听筒里面毫无动静,证明了这个话机确实是没法通话的。

怎么回事,这个屋子里除了我之外,肯定没有第二个人存在,刚才那种恐怖的女人笑声,究竟是从哪里传出的?

百思不得其解之时,又一阵女人的尖叫声,突然响了起来。这次,听得格外清楚,声音不是来自屋内,而是从隔壁房间传来的。

遭了,是林晓雪!她不会出事了吧?

来不及多想了,我直接跑向了窗户,因为这间宾馆里隔壁房屋的阳台都是相通的,而且没有铁栏保护,我害怕她遭到不测,索性直接从窗户翻了过去。

两扇窗户之间,间隔的缝隙并不太大,突兀出的两架空调,正好作为落脚点,顺势一鼓作气,翻越了过去。

好在林晓雪夜里没有锁窗户的习惯,不然大晚上的被锁在这种高楼外边,不被吓死,也得被冻死。

利落的钻进隔壁窗户中,很快就闪身进了屋内。房间里光线暗的厉害,勉强能借着月色,看清周围的情况。

前方的床铺上,正蜷缩着正一个娇小的身影,披着长发,躲在棉被里瑟瑟发抖。摸了过去,发现这个人,正是林晓雪。

“晓雪,怎么了?”

隔了五秒钟,才反应到是我,猛地一下扑了过来,紧紧抱住我:“厕所....厕所里有东西。”

她被吓坏了,面无血色,浑身冰冷,嘴唇不住的颤抖着。林晓雪可是法医,长年和尸体打的交道,究竟是什么样恐怖的东西,能把她吓成这个样子。

《绝密诡案》 第六章 惊魂夜 免费试读

第六章惊魂夜

对于今天发生的几次不愉快,在路上,方叔一直和我道歉着。

这其实也怪老严,临时换了我过来,也没提前和警员交代,留给大家缓冲时间实在太少了。

又一个受害者出现了,大家心里肯定都不好受,方叔让我别介意,等过两天,关系或许就不会那么僵了。

我掏出根香烟,递给方叔,趁着点火的功夫,和他说出了想见季颜的想法。

不料,季颜二字刚说出口,方叔拿烟的右手明显哆嗦了一下,刚点好的香烟顷刻跌落至地上,翻转了两下,熄火了。

“你...认识季队?”

“嗯!实话说吧,就算你不安排,我也会自己找他的。大学时我来黑金市办过案子,当时一起合作的就是季队!”

方叔瞪大了眼睛盯着我,估计没想我和季颜是旧相识了。

他将香烟重新点燃,重重的吸了一口,满脸尽是疲容:“高飞同志,既然严老师推荐你来这里,协助调查这起案子,就足够说明,你在刑侦方面,的确有着过人之处。

可是,这起黑金案,或许已经超出了常规逻辑的思考范围。你有没有想过,这一系列案件,或许根本没有凶手?这世界上有很多悬案,不都是那么无疾而终了吗?”

没有凶手?怎么可能,如果这样,那些无辜的女人是怎么丧命的。我不能明白他究竟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然而,方叔年迈的眼神中,却充满了摇摆与迟疑,究竟是什么东西,能让一个经历了大风大浪的老警员,变成了这幅样子。

“我敢肯定,黑金案一定是活人犯下的,而且,他还会继续杀人。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在凶手下次动手前,把他抓住!我们的职责,不正是如此吗?相信我,一定会把凶手抓住!”

若是让凶手这样肆意妄为下去,且不说无法给那些死去的女人一个交代,关键是我未婚妻的下落,还得靠老严去找。

这要是案子没破,我肯定也不好意思再追问老严我未婚妻的下落了。

半晌,方叔吐出了最后一口眼圈,终于妥协了,答应抽空联系季颜,看看能不能见上一面。

和他道谢之后,便转身走向了公寓里,临别前,方叔又突然把我给叫住了,神经兮兮的说了一席话

“高飞,实话给你说吧,这起黑金案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很多介入案件的人,都遭遇到了一些可怕的事情,具体的我也.....总之,注意安全吧。”

注意安全?还有,他口中可怕的事情是指什么?然而,这些还没来得及问出口,方叔却已经开车离开了。

忙碌了一整天,累得不行,回到了宾馆之后,稍加洗漱,就准备休息了。令我诧异的是,林晓雪也是暂时住在这间宾馆里面,而她的房间恰好就被安排在了我隔壁。

这丫头估计也没想到我住在这里,穿着短裤背心就这么呆在我房间里聊了好久,言语中全是关于黑金案的猜想,弄得我睡意全无了。

林晓雪告诉我,虽说王丽的尸体不见了,可当时现场取证的照片还是保留了不少。其中不乏王丽背部的特写,那个可怖的咬痕,倒是让她十分在意。

人类因为下颚结构的缘故,咬合力有限,就算力道再怎么大,也很难咬成那种程度,换句话来说,凶手是如何造成那种程度的撕咬伤,极其关键。

所以她决定从这个咬痕出发,进行调查,若是运气好,说不定能锁定犯罪嫌疑人的体貌特征。

看得出,林晓雪是警局中为数不多的,全身心参与调查的人,她是真的想要抓住凶手的,或许,同样身为女人的她,能和那些可怜的死者感同身受。

她虽然外表冷艳,可内心却是善良单纯的,有这么一个漂亮的女法医鼎力协助,原本心里的阴霾,也一扫而空。

又聊了几句,便敦促她早些回去休息了,不然,就凭那双大长腿以及吊带背心,真怕自己大晚上把持不住。

夜晚的黑金市,倒显得十分宁静,我蜷缩在被窝里,想着白天经历的种种,一慕慕诡谲的画面,幻灯片一般在我眼前重现着。

密闭的空间,无头女尸,红衣女人,消失的尸体.....

长期的监狱生活,让我对身下的软床倒有些不适应了。闭上眼睛,控制呼吸,尽力使得自己不要胡思乱想,待我将要睡着之时,一声尖锐的电话**,却又突然响起。

妈的,这大晚上谁会打电话来房间,莫非这宾馆里还有什么客房服务之类的?

昏沉中,下意识拉起话筒,放到耳边,询问对方是谁。

“啊!”突然一阵女人的惨叫,从电话里面传出,划破宁静的深夜。

出于黑金案的关系,我下意识觉得出事了,或许某个人可怜的女人在行将遭到凶手的魔爪时,将电话打到了这里。

连忙开口,询问另一头是什么情况。

寂静,死一般的安静,话筒里面,却只能听见我自己的呼吸声。

“咯咯...咯咯...高飞”一种诡异的怪笑声,从电话的另一头不断传来,像是个女人的狞笑声。

那种宛若鬼魅的怪笑声,持续不断,一直朝着我脑窝里钻着,越到了后面,听着越瘆人。

“试试看,能不能抓到我?桀桀!”

冷汗不断从后脖颈冒出,是哪个无聊之人的恶作剧吗?我索性直接挂了电话,不再理会。

然而,就在我压下听筒的瞬间,却发现话机的屏幕,竟然是没有任何显示。

下意识觉得不对劲,俯下身子细看,才发现壁柜后的电话线早就因为老化而折断的,突兀的电线头,暴露在空气中,某些部分已经有了氧化的趋势。

换句话来说,这台电话机,压根不可能工作的!那么刚才,那通电话是怎么打进来的?

使劲打了自己一巴掌,确保是处在清醒状态下的,疼痛感让我有些冷静下来。

强忍着心中的恐惧,将话机听筒重新拿起,放置到耳边。这一次,听筒里面毫无动静,证明了这个话机确实是没法通话的。

怎么回事,这个屋子里除了我之外,肯定没有第二个人存在,刚才那种恐怖的女人笑声,究竟是从哪里传出的?

百思不得其解之时,又一阵女人的尖叫声,突然响了起来。这次,听得格外清楚,声音不是来自屋内,而是从隔壁房间传来的。

遭了,是林晓雪!她不会出事了吧?

来不及多想了,我直接跑向了窗户,因为这间宾馆里隔壁房屋的阳台都是相通的,而且没有铁栏保护,我害怕她遭到不测,索性直接从窗户翻了过去。

两扇窗户之间,间隔的缝隙并不太大,突兀出的两架空调,正好作为落脚点,顺势一鼓作气,翻越了过去。

好在林晓雪夜里没有锁窗户的习惯,不然大晚上的被锁在这种高楼外边,不被吓死,也得被冻死。

利落的钻进隔壁窗户中,很快就闪身进了屋内。房间里光线暗的厉害,勉强能借着月色,看清周围的情况。

前方的床铺上,正蜷缩着正一个娇小的身影,披着长发,躲在棉被里瑟瑟发抖。摸了过去,发现这个人,正是林晓雪。

“晓雪,怎么了?”

隔了五秒钟,才反应到是我,猛地一下扑了过来,紧紧抱住我:“厕所....厕所里有东西。”

她被吓坏了,面无血色,浑身冰冷,嘴唇不住的颤抖着。林晓雪可是法医,长年和尸体打的交道,究竟是什么样恐怖的东西,能把她吓成这个样子。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