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主角叫唐元芳肖灵敏[寻迹者]最新章节完结版

编辑:追赶山边的风 2019-07-12 07:47:40

主角叫唐元芳肖灵敏[寻迹者]最新章节完结版

《寻迹者》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敏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寻迹者 即可阅读全文

《寻迹者》小说简介

《寻迹者》这书就是一个平凡人靠自己臆想生写出来的,跟一些对军事题材狂热的作者没法比,写的俗套也没有做好主刚方向。介意作者看一些佣兵方面的书,了解多一些。。主角是唐元芳肖灵敏的小说叫《寻迹者》,本小说的作者是贰肆创作的悬疑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师傅,师傅,我,我是不是也能参与进来这个案件啊?!”会议刚刚散去,肖灵敏就急忙站起身追问道。“我刚才的话还没有说清楚吗?!一中队全体成员全都是这次专案组的成员,难不成你不是一中队的?!”“不,不是,。小说主人公是唐元芳肖灵敏的小说叫做《寻迹者》,是作者贰肆写的一本悬疑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城南白骨案,雨夜杀人魔,案件扑朔迷离,但我相信,真想始终只有一个!————唐元芳

精彩章节试读:

“很简单,因为这是尸体检验的结果得出的!还有什么疑问吗?如果没有,还请你离开这里,我还有其他事情要忙。”

孙玉玲扶了扶黑框眼镜,低下头。

“但是从现场看,死者应该是被人性侵致死,从案发到受害人被害,时间不超过十个小时,这里面为什么会有六十个小时以上的偏差?!”

唐元芳皱着眉,疑惑的看着眼前负责尸检的孙玉玲。

“这个就是你们的事情,我只负责检验尸体,把从尸体上得到的结论交到你们手上,如果要是没有什么事,还请你离开这里,检验室里面不允许有外人出没。”

“我……”

唐元芳愣了一下,嘴角抽搐,随即离开了检验室,回去的路上脑海中全是关于这个相差六十个小时的检验报告。

问题到底是出在那里?为什么会有六十个小时的偏差?

“喂,你又在想什么啊?!”

就在唐元芳疑惑不解的时候,肖灵敏刚好走了出来。

“恩?没什么,对了你准备去哪?”

唐元芳摇了摇头,看着穿戴整齐的肖灵敏疑惑的问道。

“当然是外出走访了,不然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肖灵敏皱了皱眉,转身离开警队,坐上了巡逻用的警车。

“我这是招谁惹谁了?!”

唐元芳尴尬的摸了摸鼻尖,讪讪一笑,也离开了警察局。

回到事务所,唐元芳躺在床上,脑海中回忆着今天发生的一切,也不知道李哥那里有没有什么消息啊?!

想到这里,唐元芳掏出手机,拔通了李文的手机。

“喂,是李哥吗?是我,唐元芳,今天上午那个事你有着落了吗?那个绳子的下落你想起什么没!?”

“小唐啊,我还想着再等一下就跟你打过去,我想起来了,差不多有十来年了,那时候我刚出来工作,去过一家叫家昌纯棉绳团厂,不过后来好像因为经营不善,倒闭了。”

“好,那多谢了。”

挂断电话,唐元芳从床上爬起身,打开电脑开始搜寻加长纯棉绳团厂的线索,但是却没有一丝一毫的线索。

难不成是李哥记错了?

唐元芳看着电脑上空空如也的资料,不由皱了皱眉,再想打回去问的时候,李文的手机已经关机。

估计是已经忙着去应酬了也不一定。

看来想要知道这家关于家昌纯棉绳团厂的线索,只能等明天去公安局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了。

为什么被害人被侵害的时间那里写着三天时间?

唐元芳的注意很快就转移到了那个有些说不通的结论,如果按照结论来看,受害人是三天前受到侵害,那为什么死亡的时间只有不到十个小时,这完全说不通。

想着想着,唐元芳躺在床上渐渐睡着,就在他睡得正香的时候,被一阵电话**吵醒。

“喂?唐元芳侦探事务所,有什么需要帮助的?!”

接通电话之后,唐元芳先是按照惯例说了一遍事务所,然后静静等待对方开口。

“我说,唐大侦探,现在都几点了?!您老人家还在睡觉?!有没有搞错?!!!”

恩?!肖灵敏?

听着电话那头熟悉的声音,唐元芳皱了皱眉,抬起头看向墙上的时钟,已经是上午十点。

“来了。”

现在毕竟是那个什么专案组的顾问,要是一整天不出现实在有些说不过去,简单梳洗了一下,唐元芳朝着警察局走去。

等来到警察局的时候,正好是上午十一点整。

“你,来的可真是准时!”

看着慢慢悠悠,不紧不慢的唐元芳,肖灵敏气不打一处来。

她想不通,怎么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这么懒的人。

“小唐,来了。”

“恩,对了陈队,你能不能帮我查一下,一个叫家昌纯棉绳团厂的地方?据说在十几年前就已经倒闭了。”

“哦?你是不是有找到什么线索?”

听到唐元芳的话,陈楠眼前一亮。

“我那个朋友告诉说,这家绳团厂编制手法好像跟案发现场发现的绳子一样,说不准这其中有什么关联也不一定。”

“哦?!那你等一下,我找人去查一下!”

很快,陈楠就得到了关于家昌纯棉绳团工厂的所有资料。

翻看着手上的资料,唐元芳不由暗自咂舌,果然还是警察有门路,这样的资料随随便便就能查到。

“恩?!资料上面说,这绳团厂发生了一场大火,烧死了厂长跟当晚值班的一个工人,然后才倒闭的?!”

看着手中的资料,唐元芳皱了皱眉。

“恩?!怎么了?这有什么问题?”

听着唐元芳小声的嘀咕,肖灵敏好奇的凑了上来。

“没,没什么。”

唐元芳摇了摇头。

“对了陈队,你能不能找到一些这家工厂的绳子?比对一下,看看跟命案现场到底有没有什么是相同的。”

“这个没办法,据我调查的资料所知,这家绳团厂,当年才刚刚成立没多久,产品还不等上市就被大火烧的一干二净了。”

“难不成线索到这里又要断了?!”

肖灵敏露出一丝不甘,紧紧咬着嘴唇。

“那倒未必,至少我们现在知道凶手使用的捆绑绳团的手法跟三年前的家昌纯棉厂的一样,很有可能,他就是这个工厂里面的人。”

“而且当年第一起**案发生的时候,也是十几年前,不排除凶手当年因为工厂受损一夜倒闭遭受打击,想要报复这才一时兴起**杀人!”

“什么?!这怎么可能?!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变态的人?!”

肖灵敏不停的摇着头,对于唐元芳的结论不怎么认同。

“我也只是推论而已,又不是说一定是这样,你这么激动做什么。”

唐元芳无奈的耸了耸肩,:“好了,接下来捉拿凶手的事情就是你们警察的任务了,我的工作已经完成了。”

“喂喂喂,你等一下!”

看着转身想要离开的唐元芳,肖灵敏追了上去,一把拉住他的胳膊。

“干嘛?!”

唐元芳下意识的连忙收回胳膊,生怕眼前这个女人在哪根筋搭错,再把他给抓起来。

《寻迹者》 006章 线索 免费试读

“师傅,师傅,我,我是不是也能参与进来这个案件啊?!”

会议刚刚散去,肖灵敏就急忙站起身追问道。

“我刚才的话还没有说清楚吗?!一中队全体成员全都是这次专案组的成员,难不成你不是一中队的?!”

“不,不是,我,我……”

肖灵敏连忙摆手。

“既然知道那就赶紧行动,难不成还等着我请你?!”

陈楠瞪了肖灵敏一眼,转身快速消失在会议室中。

“你走不走?要是不走的话,那我先出去了?”

唐元芳双手抱胸,依靠在墙边,打趣的看着肖灵敏。

“来了!”

肖灵敏撇了撇嘴,走出会议室。

“我们现在去干什么?!”

肖灵敏跟着唐元芳上车之后,才猛地醒过神,连忙问道。

“还能干什么,当然去寻找凶手。”

“找凶手,不是应该先去查线索吗?比如走访人群,看看附近有没有目击者。”

“发现尸体的地方是一处荒地,目击者?!你觉得有可能吗?”

“这……”

肖灵敏愣了一下,这一点她倒是没有想到。

“那我们现在去干什么?!”

肖灵敏皱起眉,一脸疑惑,按照之前在学校学的那些,在找不到目击证人的情况下,应该去附近继续寻找线索,但是汽车行驶的路线并不是前往发现尸体的地方,而是另外一个方向。

“找一个人,问一点儿事。”

“什么人?!问什么事!?”

肖灵敏疑惑的追问道,不过不管她怎么问,唐元芳不在吭声,只是闭上眼睛,静静的靠在车上,像是睡着了一般。

大约行驶了一个多小时之后,汽车停在了白云县郊区的一家绳团厂。

绳团厂的门口早就有一个人等在那里,皮肤黝黑,个头差不多一米七左右,他叫李文,是这家绳团厂的负责人。

“李哥,这次要麻烦你了!”

“小唐!瞧你这话说的,咱们哥俩这么见外做什么!?有什么用得着的地方直说就是。”

李文笑着拍了拍唐元芳的肩膀,两人之所以相识,还是因为一起案件,从那以后俩人有事没事就会联系一下。

“说吧什么事。”

两人寒暄几句之后,步入正题。

“我来是想要让你看看,这绳子有没有印象?!”

“噢?!”

李文愣了一下,伸手接过唐元芳手中的绳子。

“这绳子……我没见过,准确的说,这绳子整个白云县都不可能有!”

“白云县说大不大,但是也不小,你怎么就知道白云县不可能有这绳子?!”

肖灵敏皱了皱眉,疑惑的看着李文。

“我自己就是做这一行的,白云县大大小小的绳团厂,或多或少都会有联系,但是我从来没有见过一家做这样的型号,不过……”

“不过什么?”

唐元芳皱了皱眉,疑惑的看着李文。

“这绳团从手法上来看,我之前好像是在那里见到过。”

“什么?!李哥,你,你能不能好好想想?!看看,这绳子在那里见过?!”

唐元芳脸色一紧,连忙追问道。

“嘶……你看看我这脑子,怎么就是想不起来了?!这样,等我想起来再跟你打电话,你看怎么样?”

“那好吧,麻烦你了李哥。”

李文闷着头想了一会儿,最终没能想起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两人只能离开。

回去的路上,唐元芳一直皱着眉没有出声,这样肖灵敏有些郁闷,想要询问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陈队,今天我去见了一个朋友,他说之前曾经见到过,你能不能想办法调查一下,看看这绳子之前是不是有那一家绳团厂生产过?!”

回去之后唐元芳直接来到陈楠办公室开口说道。

“哦?是吗?!”

正在整理材料的陈楠猛然抬起头,接过绳子。

“对了小陈,这里是遇害者尸检报告,你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陈楠将旁边一叠刚从检验科送来的报告递到了唐元芳的手中。

死者:田晓丽。

年龄:二十四岁。

身高:一米六七。

体重:六十六公斤。

三天内,有过两性关系,从现场的痕迹来看,不排除为强迫发生。

“三天内?”

看着最后的结论,唐元芳皱了皱眉,按理来说,像是这一类的**杀人案来说,都会直接写上遭受过性侵,为什么这里写着的却是三天内发生过关系?

“陈队,这是怎么回事?”

“什么?我看看?”

陈楠皱了皱眉,伸手接过唐元芳手中的报告。

“咦?怎么会做出这样的结论?”

对于这个结论,陈楠也是很惊讶,这还是他从警几十年以来,第一次看到过这样的情况。

“喂,是检验科吗?我是陈楠,刚才你们送来的那份报告是怎么回事儿?!什么,做检查的人已经出去了?!那好,等下我再让人送过去,你们好好看看,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出了纰漏。”

说完,陈楠挂断电话,脸色依旧有些难看,:“这些人真不知道干什么吃的!人命关天的事情,竟然做得这么马虎!”

“那个小唐啊,等下这个可能要麻烦你帮我送到检验科一趟,负责检验的人刚刚出门了。”

“好,没问题,反正我也正好有些问题想要问问这个人。”

唐元芳咧嘴笑了笑,耸了耸肩。

“当当当……”

唐元芳按照之前约定好的时间,将有问题的检验报告送到了检验室,不过检验室的门却是关着。

“有人吗?!我是陈楠队长派来的。”

“进来吧,门没锁。”

屋子里响起一道女人的声音,唐元芳愣了一下,有些意外,没想到检验科里面竟然还有女人,看来这女人的心里素质倒是不错,至少不是那种见到血就会吓得腿脚发软的那种。

“关于我的报告,有什么问题?”

女人停下手上的工作,抬起头,看向唐元芳。

“问题在这里,我很想知道,为什么这上面写着,死者生前三天内有过性行为,而不是直接写着有过性行为!”

唐元芳指着上面的结论说道。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