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死坟画室—血雨]免费试读 主角叫白灵翌风凌雪的小说免费试读

编辑:蝉鸣半夏 2019-08-14 07:26:53

[死坟画室—血雨]免费试读 主角叫白灵翌风凌雪的小说免费试读

《死坟画室—血雨》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死坟画室—血雨 即可阅读全文

《死坟画室—血雨》小说简介

《死坟画室—血雨》写得真的好!作者悬念设置得恰到好处,引人入胜。我是看书很挑剔的一个人,但是作者写的这本书,我五天看到最新,实在值得看。给作者好评。。主角叫白灵翌风凌雪的小说叫《死坟画室—血雨》,是作者若梦淋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薛霖寞回过头去:“你们在外面等着就行了,我一个人进去。”不知为何,他总是对这个房间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心悸,仿佛是恐惧,仿佛是要有什么未知的恐怖事情要发生一般。刚走进这间房间的薛霖寞,就被关门的声音吓了一。小说主人公是白灵翌风凌雪的小说是《死坟画室—血雨》,是作者若梦淋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因为几年前的一次事件,却遭来了几乎是无法摆脱的噩梦般的命运······这一切,他又该怎样去摆脱?一次次的与死神擦肩而过,拥有着不一般的“眼睛”的白灵翌又怎样才能逃过他被鬼所追杀的命运?也许,方法很简单

精彩章节试读:

当凡雨静到达和凌洁月预定的地点时,已经是周日的下午了

“查到了吗?”某个房间,一位阳光潇洒的少年漫不经心的问道。面无表情的脸上,正用一双仿佛能看穿世界般的紫褐色的眼睛看着窗外。

“哦!少爷,目前为止,我们只查到银冰是个孤儿,从小到大一直在孤儿院长大,但在四年前,那所孤儿院的人全部离奇失踪了,至今没有下落。只有两个人幸免,其中,就有银冰一个。其他关于银冰的资料,我们还在调查中。”

少年皱了皱眉,伸出修长的手指轻轻拨弄着花叶。

果然查不到吗?!虽然知道一定查不到,但当真的没有查到时,心中还是不免有些失望,银冰,绝对不是一个和正常人一样的人,甚至,都不一定是人

他叹了口气,摆了摆手,说道:“我知道了,下去吧,继续查,有什么消息告诉我。”

等那人退出了房间,他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不可能的,如果他真的是,我应该看到才对”

此时的少年,心中满是关于银冰的回忆。那个即使在快放学的上课期间,居然在不到半节课的时间传遍了整个校园的名字。

“银,冰。”他很清楚,这是个震撼了整个学校,然而,却没有姓氏的名字。

他,名叫白灵翌。

出生在一个居世界第二企业世家的白灵翌,并不像其他企业家族的少爷般,是游手好闲的花花公子。或许是因为白灵翌从小就有着不同于常人的经历和地方,造就了寻常人所没有的冷静和沉着,他从小到大的经历,没有一个人可以相信,但那却是一个个不堪入目的事实。

昨天放学后的楼梯间,是他,和银冰的,初次相遇

那天放学,刚走出校门的白灵翌,突然想起有重要的东西落在了班级,便急忙跑回教学楼。而银冰则是有重要的事情向楼下奔去。

两人一个上楼、一个下楼,一个狂跑、一狂奔,又一个不小心,两人在楼梯转角处相遇,可没想到,初次相遇就是这么的亲热。

等白灵翌和银冰反应过来时,已经来不及了,由于惯性,两人同时向对方的身上撞去。

只听“乓”的一声,两人的屁股就遭殃了。银冰被撞倒后,急忙站起来,从白灵翌身边跑过。

白灵翌呆住了,长这么大,第一次被人无视,而且,还是这样的被人无视

其实,白灵翌呆住还有一个原因,那是因为和银冰同在一个空间内的白灵翌,感到了一股强大了冷意,不是他长得太冷,而是从他身体某处散发出来的冷,而且,并不是像冬天的那种冷,如果是冬天一样的冷,白灵翌也许不会太在意,而从银冰身体某处散发出来的,是一种阴冷,仿佛是从阴曹地府走出来的一样。

白灵翌走出房间,来到隔壁的一个房间。

这个房间很奇特,首先,是这个房间大得出奇,却只有一个书架、一个桌子、一个笔记本电脑和一支笔,所有的东西都摆在房间的正中央。书架上摆满了书,可仔细一看会发现,那些书都是关于灵异一类的,无一例外。

房间总共有四扇门和四扇窗户

这个房间,他从来不允许任何人进入。

此时,在这个只有他一人的房间内,虽然光线非常的充足,但不知为何,总是让人感觉很阴森。

白灵翌打开电脑,然而,他刚打上了一个“G”的字母,就突然猛地抬起头来,瞪着那双紫褐色的眼睛、大张着嘴看着前方。

下一秒,他以最快的速度冲出了房间。

它,又来了

《死坟画室—血雨》 第15章:进入(一) 免费试读

薛霖寞回过头去:“你们在外面等着就行了,我一个人进去。”不知为何,他总是对这个房间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心悸,仿佛是恐惧,仿佛是要有什么未知的恐怖事情要发生一般。

刚走进这间房间的薛霖寞,就被关门的声音吓了一跳,他本来就有些胆怯,胆怯未知的事情

回过头去,什么东西也没有。只是这时的他才发现,门的背面,有一面镜子。

“是外面的人关上的吧。”他自己这样安慰着,开始搜索着这个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一种被窥视的感觉迅速涌遍了全身,他抬起头,四处环视着,发现有一扇窗子大开着,于是他走了过去。

他的直觉告诉他,这种被窥视般的感觉,来源于窗外没错。

显然,他信任了他的直觉,伸出手,将那扇大开的窗子关上了,并且把每一个窗帘都拉上了。一个封闭的空间,形成了。

“我这是在做些什么呀?”他做完这一切后,开始自嘲起来。

可是,他真的,他惧怕这种感觉了,从进入这间房间的那一刻,他开始惧怕了起来,惧怕一切,甚至有点想逃跑的感觉。但最终,理智控制了冲动,他没有逃跑,相反,自己安慰着自己,再次搜索了起来。

可是,他再次愣住了。

一种新的感觉,从脚尖爬上心头

与一开始的窥视相反,这种封闭的空间,让人有太多的不自然。

怎么办?打开窗户吗?在反复思索之后,他决定打开门。

走到门边,想一下拉开,一下子结束这太多的不自然,可是,用力拉着门,门却是丝毫未动,怎么可能?刚刚撞开门的时候,不是还说锁已经坏了吗,怎么会被锁上的?

他的手向门锁移去,可是惊奇的发现,里面的锁居然不见了

恐惧的感觉迅速涌遍了全身,再也控制不住理智的他,用力的不断拉着、撞着、用脚踹着,并且大叫着,可一切都是徒劳的,门还是丝毫未动,而且,没有人会给他开门了

他的头正对着门后的那面镜子,镜子中,一个黑影,在他的身后快速闪过,速度,竟然快得惊人

某座中学中:

“真是的,第一天去画室居然就迟到了,这让我还怎么给老师留个好印象呀?!”一个扎着长长地马尾辫的女生气呼呼的说道。

“没办法啊!谁让老师每次都这么晚放学?!”一个短发的女孩说道。

这个短发的小女孩名叫赵灵灵,扎着长马尾的女生名叫潘可欣。两人是同一个班级——三年三班的同学,三年三班的老师名叫王恬美,是一个教学非常有经验的老师,但她有一个缺点,就是放学有些晚,比其他的班级都晚些,好像这样,就能把学生的成绩提起来一样。

赵灵灵和潘可欣两人参加学校的画画班,并不是因为她们喜欢画画,而是因为有一个跟她们同一个年级不同班的朋友要来学画,所以才决定一起的。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