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夜不封门]免费阅读 主角叫老张老白的小说免费阅读

编辑:干净的像风 2019-08-14 07:40:40

[夜不封门]免费阅读 主角叫老张老白的小说免费阅读

《夜不封门》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敏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夜不封门 即可阅读全文

《夜不封门》小说简介

本书写得很好!内容十分吸引人!我看了这么多小说,这是我觉得最好看的一本!。火爆新书《夜不封门》是几度春秋倾心创作的一本灵异惊悚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老张老白,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想到这,我喘了口气,双手撑着地面,一点点的用力,勉强让自己坐了起来。等我坐起来,额头上,都是豆大的冷汗,汗水混合着那些怪虫的粘液散发出的味道,别提有多恶心。一旁的老张看着我,不停地问我是不是受伤了,让。《夜不封门》是一本非常好看的灵异惊悚小说,这本书的作者是几度春秋,小说主人公是老张老白,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一次离奇的迁坟,一段传奇的人生,80年代的老兵,讲述一段尘封的历史

精彩章节试读:

我和老张拼了命的跑,谁也不想落下,天知道这些怪虫吃不吃人,不过就算不吃人,我也不敢让它们碰一下。

或许人在受到生命威胁的时候,真的能爆发出更深的潜力,我和老张几乎就是脚不沾地的一路冲到了分叉口,沿着那条又滑又潮湿的路,一路狂奔,竟然连一次滑倒都没有。

倒是那些长着女人脸的怪虫,在分叉口的这条路上,有很多都掉进下面塌陷的无底洞里,大大缓解了我和老张的压力。

不过饶是如此,还是有很多怪虫冲了过来,甚至还有的,竟然倒在石壁上爬行。

等我们冲出分叉口以后,我想了想,对老张说,这样不行!那些怪虫太多,咱们体力不是无穷无尽的,再往前跑,肯定是行不通的。

当然,还有个原因就是,前面还有其他的老兵,我们要是往前跑,那些不知道女人脸怪虫的老兵,估计凶多吉少。

老张回头问我想怎么干!

我咬咬牙,指着分叉口左边那条更狭窄的路说,“去哪里!那条路虽然更窄,但是对怪虫也是一样,我们要想活着出去,就只有赌一把,而且三班长,可能也在那条路后面!”

说完,我也不等老张,直接就往左边的路上冲了过去,而老张愣了一两秒以后,挣扎着也跟着我冲了过去。

分叉口的这两条路,左边的一条,是比较狭窄的,我和老张走在上面,没办法像之前那样一路冲,必须得用双手抓住石壁,防止身体因为重心原因,而落下塌陷的无底洞里。

也因为这样,我们的速度,不可避免的慢了下来。而我们的速度慢,那些怪虫的速度更慢,就这样,我们跟怪虫始终保持着三米到四米的距离。

这让我心里微微安定,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和老张应该能在前方找到三班长,即使找不到,我们逃出去的希望,也很大。

只是,等我和老张跑到这条路一半的距离的时候,却发生了超出意料之中的事情。

这条本来就很狭窄的路,居然从中间直接塌陷了下去,这段距离,差不多有五六米的样子,只会多不会少。

而我和老张,虽然是老兵,身体素质都很好,但想越过这么长的距离,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前方没有路,后面又有不知道多少怪虫在往这里爬,也就是说,我和老张,已经是无路可走,甚至可以说,必死无疑。

我站在边上,看着脚下漆黑不见底的空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至于老张,他先是不敢相信,然后又是苦笑,一个劲的说都是命。接着,他就靠在石壁上,止不住的叹气。

我听他叹气,也是很无奈,这事并不能怪我,要是早知道路会塌陷,我怎么也不会带着老张往这里走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要是我不带着老张来这里,说不定这会儿功夫,我们已经被怪虫给追上,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这样想来,也没什么好抱怨的。

于是我就转身拍了拍老张的肩膀,跟他说别放弃,说不定还有转机。

老张听我这么说,又叹了口气,低头看向脚下的无底洞,不知道在想什么。而我也不管他,开始在周围用工兵铲敲敲打打,

试图找出一条生路出来。

按照我的想法,就是这防空洞那么古怪,说不定仔细找找,能发现什么别的路,比如说之前我在黑暗中,遇到的那条裂缝,虽然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但是好歹也是一条生路。

只不过,我有点想当然了,就算我找遍了周围,也始终没有任何发现。

周围依旧是冰冷的石壁,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别的东西。

这会儿,后面的那些怪虫,也慢慢爬了过来,到处都是悉悉索索的声音,咋一看,成千上万个女人脸,都在往我们这里贴。

这让我心里,开始有了绝望的感觉,一旁的老张,更是幽幽来了句,“算了吧!这都他娘的是命啊!”

他这句话说完,我立马就火了,上去就是开骂,“mlgb的,劳资给你救出来,不是让你算命的!现在都改革开放快二十年了,什么命啊的,都是封建迷信,你能整这一套?”

老张被我三句话给堵的没声了,他苦笑着摇头,和我换了个位置,由我站在他后面面对那些怪虫,因为只有我有工兵铲,就算是死,我也能弄死几个垫背的。

这样想着,我把已经烧了大半的煤油灯从腰上解开,递给老张,让他在周围继续找生路,而我则提着工兵铲往前走了几步,等着怪虫爬过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或许只有一两分钟吧!

那些怪虫终于还是爬了过来,悉悉索索的抖着那些坚硬的触须,在黑暗中若隐若现。

虽然说,我是想着能拉几个垫背的,但是真对上了,还是忍不住发怂,手心里都是冷汗。

而就在我打算拼命的时候,身后老张突然一声惊呼,却让我感觉喜从天降。

老张喊了句,“快看,这里好像能下去!”

我连忙跑到他旁边,问他发现什么了,老张指着下方漆黑不见底的空间,说你往哪里看,那是不是有颗树什么的。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往下仔细看了看,黑暗中,隐隐约约的确有个东西,四散开来,不注意还真看不到。

我心里大喜,拍着老张的肩膀,说你特娘的这次终于干了个大的,咱们赶紧下去,顺着石壁,如果能跳到那颗树上,估计就能爬到对面。

老张自然不会反对我。

……

所谓事不宜迟,而且现在的情况也容不得我们两个磨叽,于是我和老张二话不说,直接就找了个位置,顺着断裂的石壁,爬了下去。

这就在我和老张刚爬下去的一瞬间,头顶上就变得黑压压的。

我抬起头看了下,发现那些怪虫已经跑到了我们头上,要是我和老张再慢一点,估计现在已经成了个骷髅茬子了。

想到这,我往下爬的更快了,没多久就爬到了一块岩石的凸起处,站在这块石头上,再拼一把,就能跳到那颗树上。

而等我跳到那颗树上以后,却发现,我们想要顺着这颗树爬上去,几乎是不可能的。

因为这里的石壁,上面宽,下面窄,石壁上还有一层水气,又湿又滑,能攀爬的地方也少的可怜。

这颗“树”,也根本就不是树,而是类似藤蔓一样的植物。

姑且就称之为藤蔓吧。

这颗藤蔓,差不多有十好几条,从石壁的一条裂缝里长出来,有我三根手指那么粗。

我用手抻了抻藤蔓,发现还是挺结实的,支撑我是绝对没有问题。

我把藤蔓绑在身上,固定住自己,然后就回头对站在对面的老张挥了挥手,示意他没事,赶紧过来。

老张没说话,纵身一跃,跳了过来。

只是,就在他跳过来的时候,意想不到的事情却发生了,本来老张在防空洞里就受了不小的伤,再加上快一天没有进食,他能坚持到跟我来到这里,已经是在透支体力。

从他那里,到我这里,虽然不是很远,但是也有两米多的距离。

我几乎是眼睁睁的看着,老张在离我只有两个巴掌那么远的地方,掉了下去。

我脑袋轰的一声,就像第一次开枪的感觉,整个人都蒙了,等我回过神,老张已经不见了踪影。

这让我心里空落落的,傻愣愣的看着前方,喘着粗气,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啥,想喊又喊不出来。

当兵这么多年,唯一收获的,就是这珍贵的兄弟情义,但是现在这一幕,却如同当头棒喝一般,我究竟做了啥!

把老张弄了出来,带着他跑到这里,眼看着就能走出去,结果却发生了这种事。

这他妈的都是我的疏忽!

《夜不封门》 第009章 免费试读

想到这,我喘了口气,双手撑着地面,一点点的用力,勉强让自己坐了起来。

等我坐起来,额头上,都是豆大的冷汗,汗水混合着那些怪虫的粘液散发出的味道,别提有多恶心。

一旁的老张看着我,不停地问我是不是受伤了,让我别勉强。

我倒是想回他,但是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一个劲的喘气,心脏炸了似的跳个不停。

过了好一会儿,我才缓过劲来,哇哇吐了口淤血,好受了许多。

我站起身,慢慢的走到老张身边,说我没事别担心!

话一说出口,我自己都不信,因为我的声音,非常的沙哑,给人的感觉就很虚弱。

老张更是苦笑一声,挣扎着,单手扶住石壁,站了起来。

我连忙想按住他,说你特娘的不想要腿啦?这情况,你再走几步,估计腿就废了,等出去,最好的结果也得截肢了。

老张拨开我的手,很认真的看着我,“啥也别说,咱们在部队里待了这么多年,做了这么多年的兄弟,我还不知道你?

你是在想,等会背着我继续走对吧!但是我要告诉你,这事儿,别说门里,窗户都没有。你现在摔成这个熊样子,我能让你背着,我老张还看不上你咧!”

说着,老张就从我手里抢过工兵铲,用手打开工兵铲把上的销子,把隐藏在里面的一节给抽了出来。

然后他就驻着加长的工兵铲,当成拐杖用,率先往前面继续走。

我站在原地,看着老张!良久,我往嘴里塞了根大白条,边抽,边一瘸一拐的往前走。

可我还没走几步,前方的老张却突然手一松工兵铲,倒在了地上。

我以为他是出了什么事,连忙忍着痛跑过去问他咋了,结果老张却目瞪口呆的指着前方,说你看,那他妈的是什么鬼东西!

我顺着他的目光回头一看,结果这一看,却看到个不得了的东西。

我看到了一扇铁门,一扇上面都是氧化的铁锈的铁门,红通通的,看起来跟血似的,大概两米宽,三米高的样子。

这铁门和我之前在拐角处看到的那七扇一模一样,几乎就是同个模子刻出来的,如果硬要说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就是这扇铁门,在外面有着钥匙孔,是可以打开的,而那七扇铁门,则没有钥匙孔,也没有门把手,无法从外面打开。

更关键的是,这扇铁门,处于半开着的状态,露出差不多刚好能够让人通过的缝隙。

而这,也让我更加疑惑了,这鬼地方,怎么会有扇铁门存在呢?难不成,我和老张真来到了小鬼子的秘密研究基地不成?

这样想着,我就把之前在拐角处的发现和老张说了下。

老张听完,和我当时看到铁门的表现差不多,很是惊异,过了好一会儿,才跟我商议是进去查看,还是掉头往另一边走。

但是还不等我们俩下决定,那些一直在往下落的怪虫,就替我们做了决定。

那些怪虫,一直悍不畏死的追杀着我和老张,到了现在,虽然有很多死伤,但是却根本不见少,反而越来越多,这会儿功夫,地上已经有了好多具怪虫尸体,而这些尸体变多以后,冲当了缓冲的作用,很多怪虫砸到尸体上,也就没有摔死。

我和老张回头一看,差不多身后差不多有四五个怪虫能动弹,挣扎着试图往我这里爬。

我回头看着老张,说你看这情况,咱们还能掉头么?

老张苦笑,说行吧!那就进去看看。

于是,我们两个伤号,就一瘸一拐的走进了这扇铁门里。

只是,刚进铁门里,眼前的情况就吓了我们一大跳。

铁门里面是很大的空间,被分割成了很多个区域,我个老张所在的区域,被人为的修建成仓库,周围都是一个个的箱子,还有两辆都是灰尘的军用皮卡。

再往里看,就是个类似作战会议室的地方,一面地图挂在墙上,地图前面放着很多的凳子,而吓到我和老张的,也就是那些凳子上的东西。

凳子上,坐着一个人,背靠着对着我和老张。

这个人穿着黄色的军服,就跟抗日片里的鬼子的军服一模一样,应该是个鬼子里的军官。因为虽说电视剧是电视剧,但是抗日时期,小鬼子的军服,的确是黄色的,样式和这个差不太多。更何况,他腰上还挎着一把刀,这把刀叫士官刀,小鬼子奉行武士道精神,所以这把刀也做指挥用,老张的家里,就有这么一把刀,据说是他爷爷在战场上缴获的。

令我感觉毛骨悚然的是,这个人竟然,低着头,微微起伏,一直不停的在喘气,像是个大活人。

只是,活着的小鬼子,可能么?

小鬼子发动侵华战争,是一九三七年,但是真正意义上侵略中国的时间,是一九三一年,当年东三省就是小鬼子最先占领的地方。

算起来从小鬼子侵略中国,到现在有51年了,也就是说,这个人要是还活着,起码起码活了70到80年,而在这个鬼地方,人根本就活不下来。

可不是人,难不成真是鬼?

我和老张对视一眼,试着问了他一句,“要不,咱们走向前看看?”

老张很勉强的点头同意,满头都是冷汗。

我没有让老张跟着,就自己小心的往小鬼子军官走了过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感觉,这个小鬼子军官在盯着我看,这种感觉莫名其妙,但是却非常真实。

只不过,我刚有这个念头,就把它打消了,小鬼子军官是背对着我的,就算他还活着,也不可能盯着我看,除非他眼睛长在后脑勺上面。

正常人,怎么可能眼睛长在后脑勺上。

我这样想着,深吸一口气给自己壮胆,然后快步走到小鬼子军官面前,伸手就往他肩膀上拍。

结果这一拍,却什么都没有拍着,只拍到个滑不溜秋的东西。

这衣服下面,竟然是空的。

这让我心里猛一咯嘣,下意识的就要后退,只是我刚这么想着,还没行动,小鬼子军官的衣服就是一阵抖动,像是抖筛糠似得,而从他的脑袋里,钻出来个绿油油的东西。

那是一条蛇!蛇头绿油油的,呈三角形,黑紫色的信子不停喷涂,一双阴毒的眼睛死死盯着我。

在四川一代生活的人应该都知道,蛇这种东西很可怕,但是也分有毒没毒之分,没毒的蛇,大多数都是椭圆形的头,而有毒的蛇,特别是剧毒的那种蛇,蛇头都是三角形的。

这毒蛇从小鬼子军官的脑袋里钻出来的瞬间,吓的我寒毛都竖了起来,站在原地不敢动弹。蛇是冷血动物,生性谨慎,我要是回头,估计它会好不犹豫的发动攻击。

而看这蛇的情况,估计属于剧毒的那种,咬我一口,在这防空洞下面,我绝对会没命,因为根本就没有血清。

因为东三省这地方太冷,而蛇虽然属于冷血动物,却并不代表喜欢冷的地方,它们更喜欢的是南方,一年四季如春。

所以在东三省,基本你就看不到毒蛇,血清这玩意,也就基本没有。

可,在这种地方,还能见到的毒蛇,该是能有多毒?

我想不到,更不敢想,只能死死盯着这条突然从鬼子脑袋里钻出来的毒蛇,脑海里不停的思考对策。

但是我想了好几个办法,都被自己给推fan了,因为根本行不通。

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却动都不敢动,生怕惊到这绿头三角蛇。

这时候,站在门边上的老张也去感觉不对劲了,他大声喊了句,“咋回事,这小鬼子军官还真有什么邪门的么,怎么你他娘的动都不动一下。”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