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主角叫宫司屿纪由乃的小说[豪门通灵萌妻:宫总,有鬼!]全本免费阅读

编辑:玫瑰与鹿 2019-08-19 09:12:12

主角叫宫司屿纪由乃的小说[豪门通灵萌妻:宫总,有鬼!]全本免费阅读

《豪门通灵萌妻:宫总,有鬼!》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豪门通灵萌妻:宫总,有鬼! 即可阅读全文

《豪门通灵萌妻:宫总,有鬼!》小说简介

这本虐心爱情故事在这里,等待有心人静静翻开。。最近有很多小伙伴再找一本叫《豪门通灵萌妻:宫总,有鬼!》的小说,是作者叶奈凉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炸响震耳欲聋!车被淹没在火海中。巨大的烟浪几乎吞没了那抹朝着他风一般狂奔而来的白色倩影。当宫司屿一度以为那个救了他,却又被他害死的少女葬身火海之际——“啪嗒”一声,一只屏幕碎裂,亮着暗光的手机掉落在他。《豪门通灵萌妻:宫总,有鬼!》是叶奈凉所编写的悬疑灵异类小说,主角宫司屿纪由乃,内容主要讲述:【超甜,身心干净】顶级豪门宫家继承人宫司屿权势滔天,为人阴狠毒辣。唯独疼老婆到了不可理喻的地步,霸道占有欲到了病态阶段。某日,他醉酒回家,一把血淋漓的匕首架在自己脖子上,“我把命给了你,人也是你的!你要还是不要!”她拼命点头:“要要要!”“那你会不会跟野男人跑?”“不敢不敢!”“不敢?”匕首下压,血珠渗出,“那群狗男人连你一根指头都比不上!只爱你!”老公妻奴忠犬太粘人怎么办?在线等,急!这是一个豪门邪魅贵公子被死而复生通灵少女迷得神魂颠倒六亲不认的故事。【通灵风豪门超甜宠文,不恐怖,1v1,双c,女主前期绵柔小奶猫,后期妖姬段位,包含鬼怪通灵术法,不虐】

《豪门通灵萌妻:宫总,有鬼!》 第2章 抱着你会不会好一点? 免费试读

炸响震耳欲聋!

车被淹没在火海中。

巨大的烟浪几乎吞没了那抹朝着他风一般狂奔而来的白色倩影。

当宫司屿一度以为那个救了他,却又被他害死的少女葬身火海之际——

“啪嗒”一声,一只屏幕碎裂,亮着暗光的手机掉落在他跟前。

紧接着,凤眸扬起,一张被熏得乌黑的精致小脸出现在眼前。

极为好看的杏眸水汪汪的包着一泡泪,可怜巴巴似立马就会哭出声似的,受了极大惊吓,她止不住的哆嗦,可却还是指指手机。

“我找到手机了!”

或许因那巨大的火光,折回来的车在不远处停了片刻,便又掉头离开。

三月初,刚入春,半夜寒气依旧,很冷。

车在持续燃烧,熊熊火光将周围烘的暖洋洋的。

因为冷,纪由乃不得不将男人挪了个位置,在路边距离燃火点最近的一棵树下,让他靠着,自己则缩在一边儿,瑟瑟发抖的试着手机信号。

望着身边缩在那取暖的小背影,宫司屿牵强的笑了笑,似想以示友好。

他虚弱的开口:“冷的话,可以把我外套褪下来披身上……”

闻言,纪由乃回眸。

被烟熏黑的小脸上,一双眼角点有泪痣的杏眸中,流露出太多。

惊魂稍定,焦急紧张、担忧害怕……以及对他的话,抱有的绝对质疑。

“不可以的,天气冷,你还受伤,你比我更需要保暖。”

为了保持清醒,宫司屿选择不断和少女搭话。

“只有你一个人?”

“嗯,一个人。”纪由乃压低声回。

她很怕男人会支撑不住,时不时的便会回头确认他是否还活着。

三处伤,都不致命。

可纪由乃明白,不止血,他就会休克,就会死……

她自己也是这么死的。

余光瞥见了自己左手腕的割伤。

纪由乃瞳仁一阵紧缩,伤口呢?伤口去哪了?

手腕还残留着干涸的血迹,伤口却只剩下丑陋的疤痕,竟然愈合了!

脑中再次浮现出自己在停尸间醒来的情景。

纪由乃冷不丁的打颤。

恐惧惊慌再次浸满心扉。

没有察觉到受伤的男人正拧眉深思看着自己。

纪由乃只是突然发现自己脚腕处挂着什么东西。

顾不上疼,一边将脚底玻璃渣拔出,一边悄悄取下脚腕处的挂牌。

熊熊火光下,她看清楚了上面的字。

【姓名】:纪由乃

【编号】:三号停尸间09

【死因】:割腕,失血过多

【注明】:无人认领。

“你在看什么?”

猛的一怔,纪由乃倏地就将手中的挂牌扔了出去。

生怕被身后男人看见似的。

泪目摇头,擦去眼泪。

睨了眼被眼前少女扔远的“不明物体”,宫司屿又一次打量起了少女怪异的打扮。

大寒天,她身上仅有一块白布遮体。

她的衣服去哪了?

为什么这么晚会一个人在这么偏僻无人的地方出现?

“你父母呢?”任何有点责任心的父母都不会任由自己的女儿在如此阴森寒冷的荒郊野外独自停留的。

问话间,少女已经回到他身边。

但提及父母的刹那,她眼底里流露出的哀伤和痛苦尽收宫司屿眼底。

“死了,都没了。”

“那你……怎么会一个人在这?”

瞥了眼依旧没有信号的手机,宫司屿将注意力尽数放到了少女完美的侧颜上。

垂眸,握着手机的小手,骨节泛白。

宫司屿听到低低的抽泣声,强忍着大哭的冲动,她只是细细弱弱的发出呜咽,很令人心疼。

“我不知道……我醒过来就躺在那个可怕的地方,周围很多死人……黑漆漆的,没人来救我,没人来帮我,我只能发疯似的跑!”

害怕的抱住自己的身体,心惊胆战的四处张望。

似想到什么,纪由乃泪眼模糊看向身旁男人:“你不可以死知道吗?一定要坚持到有人来救你!”

在她害怕近乎崩溃的时候,有一个活着的人能陪着自己,不是冰冷的尸体,而是有心跳会说话的活人,这让纪由乃感觉到一丝藉慰。

凤眸映着火光,少了几分冷锐阴戾,多了一丝难以言说的虚弱。

少女的话仿佛给予了他活下去的信念。

“好……我答应你,不会死。”

语气不自觉的放柔,带着点哄人的上挑尾音。

纪由乃的身子始终止不住哆嗦发抖。

她心知如此偏僻的地方绝对不会有车路过。

“不能这么坐以待毙下去,你在这呆一会儿,我要去有信号的地方打你给我的求救电话,等我!”

说完,纪由乃跑走了。

-

宫司屿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钻心的痛早已麻木,极度虚弱,有些睁不开眼,坚信少女不会丢下他逃跑,耳边听到了一个焦急的呼喊。

“别睡啊!醒醒!我回来了!电话打通了,你朋友说很快就到,你不要睡!”

吃力睁眸,虚弱低沉的呢喃了一声:

“冷……”

下一瞬,倒地的宫司屿感觉自己被人扶起,拥在了怀里。

他看到抱着自己的少女抽抽噎噎在抹眼泪。

“对不起,我身上也很冷,但是抱着你会不会好一点?”

火势已经黯淡下去,渐渐有熄灭的迹象,温度也不似之前那么温暖。

“紧……紧一点……”

“这样?”纤细的手臂更收紧了些。

“嗯……”不经意的勾勾唇角,宫司屿轻声弱问,“去哪了?这么久……”

泪眼朦胧,纪由乃极为耐心,绵柔的说道:“这附近信号很差,但不远有个殡仪馆,那里通电,必有信号覆盖,我跑那去了。”

一听殡仪馆,宫司屿惊了惊。

心底某处似被深深撼动,感觉拥着自己的人在发抖。

努力保持清醒,他有些心疼。

“怕……么?”

阴风阵阵,透着寒,很冷。

一哆嗦,纪由乃吸吸鼻子,又红了眼。

鼻音浓重,说话发抖,“怕……但是只有那会有信号……”她是从那逃出来的,能不怕吗?

“我姓宫……宫司屿,你呢?”

“纪由乃,风纪委的纪,自由的由,有容乃大的乃!”

纪由乃吗?

“很好听……”

宫司屿苍白的笑了,凤眸幽邃,泛着迷人的暗芒。

“我问你……”

“嗯?”

“你救了我……作为报答,你想要什么?”

这一条命,因她得救。

宫司屿想过,无论她要什么,他必定会满足,又或许,会让她拥有更多……

可是。

泪目低眸与之对望,纪由乃笑的哀伤悲凉。

她眼底,是一片黯然死灰。

“我什么都不要。”因为一无所有,也不奢望再拥有。

不知不觉,宫司屿陷入了深度昏迷。

纪由乃也因低温开始昏昏沉沉。

可依稀间,她感觉到有人来了,还很多!

黑压压的西装保镖将他们围拢。

不远处,浩浩荡荡的豪车队停在那,车灯大开,照亮了整条荒无人烟的僻静山路,感觉到自己也被人抱起,纪由乃明白,救宫司屿的人来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