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82842]免费阅读 主角叫刘阳的小说免费阅读

编辑:蓝天白裙少女 2019-08-19 09:26:38

[82842]免费阅读 主角叫刘阳的小说免费阅读

《82842》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82842 即可阅读全文

《82842》小说简介

无尽的等待和漫长的夜晚断不了有情人的缘分,一段成熟的感情到最后是双赢!。主角是刘阳的小说叫《82842》,本小说的作者是纳兰坤写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不是,这肯定不是真的,我强迫着自己不去承认,但姓名一栏中写着的李思思却击碎了我的自欺欺人。我在旁边坐下,有些哆嗦的拿过黄叔的烟给自己点上一根。“咳咳!”烟很呛,以至于我连眼泪都咳出来了。“刘阳,你没事。

精彩章节试读:

我带着满心的不解来到山上,一路上齐燕反倒像个真正的小燕子,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手机里更是存了不知道多少张照片。

山不算高,一路上只用了半个小时,来到山顶,顿时感觉心胸开阔了不少,没有城市的各种污染尾气,空气格外的清新,绝对是修身养性的好地方。

道观依旧那么破,去年的时候我打算出点钱帮老道修葺一下,不过被拒绝了,按照老道的话说,道观太新他住的不舒服。

在道观的前面开垦着一块菜地,此时白菜跟菜花正长得茂盛,而老道就坐在地头的椅子上,懒洋洋的晒着太阳。

“老道,我来看你了。”还没等我到前,老道已经睁开眼睛了,看着我手里拎着的酒更是直接抢了过去,撕开包装,拧开就往嘴里灌了一口。

“你小子也不知道早点上来,中午我刚打了只野兔,可惜了。”老道嘟囔了一句,也不知道可惜了酒还是可惜了那只兔子。

齐燕跟在我后面,好奇的打量着看上去很是邋遢的老道,一身道袍也不知道补了多少补丁,头发像鸡窝一般,脸上也不知道多久没洗过了。

“这是你婆娘?嗯,还可以,有旺夫相。”老道一脸舒爽的表情,抽空瞅了齐燕一眼,不痛不痒的说道。

“还可以?”齐燕眼睛瞪得更大了,心里像是憋了好几个炮仗。

“人可以掐死自己吗?”我没有理会愤怒快要满值的齐燕,径直问着老道。

“可以。”老道肯定的点了点头。

“人怎么可能自己掐死自己?”或许因为不是我的家人,或许是因为老道刚刚那句还可以,齐燕直接质问出声。

老道摇了摇头,不再言语,后来更是直接闭上眼睛,看的齐燕两只拳头捏在了一起。

“这山上的景色不错,你自己到处逛逛吧,等会走的时候我再叫你。”我看到老道的模样就知道他的打算,只能无奈的把齐燕支开。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齐燕冷哼一声,气冲冲的朝另一侧走去。

“你最近碰到不干净的东西了。”齐燕离开后,老道睁开眼睛,炯炯有神的盯着我。

听到老道的话我心里一震,如果真的是那种东西的话,应该就是昨晚了。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吗?”我深深吸了口气问道。

“你觉得鬼是什么?”老道没有回答,反问了我一句。

“鬼···”我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无法具体的形容,如果鬼看不见摸不着,那我小时候看到的是什么?昨天晚上摸到的又是什么?

鬼是虚幻的魂魄?还是真实的存在?

“佛家说鬼有千相,道家言鬼就是人,这么说起来,鬼既是虚幻的,亦是真实的。”老道一边喝着酒,一边慢慢说道。

原本我就不懂,现在更是一头雾水,“那鬼到底是什么样的?”

“不要迷恋于你眼睛所看到的,有时候眼睛是会骗人的。”

眼睛会骗人吗?那我昨晚是被眼睛欺骗了?可那一切明明是那么的真实。

“好了,你小子就别纠结鬼长什么样了,等你见到了,自然就明白了。”老道看着我有些魔障的样子忍不住摇了摇头。

“那人怎么才能将自己掐死?”我再次问出今天来这里的主要目的。

“说到这个,就不得不提一下道家五术跟阴阳四奇了。”老道仿佛突然来了兴致,一本正经的对着我说教起来。

“道家五术分为:山,医,命,相,卜,这所谓的山呢···”

“我时间很紧张。”眼看着老道就要开始长篇大论,我不得不打断。

“哼,年轻人连这么点耐性都没有,好吧,我就简单的说一说。”老道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然后说道:“阴阳四奇是:鬼,蛊,尸,傀,这个单从字面上就可以理解,其中的傀又叫做傀儡,收集一个人的生辰八字,以及精血之后,以精血为墨,将生辰八字书写在鬼槐做的木偶之上,然后放在那个人的身边一段时间,吸收这个人的气息后,便可用秘术将其控制,别说是自己掐死自己了,就算把自己的手吃下去都没问题。”

“生辰八字比较好了解,可是这个精血怎么取?”我忍不住问出自己的疑问。

“精血又叫做心头血,而十指连心,你说怎么取?”老道一副朽木不可雕也的样子看着我。

“那鬼槐呢?”我不耻下问。

“屋前阳,屋后阴,生长在屋子后面的槐树就叫做鬼槐。”

有了这些线索,我心里顿时了然,也有了调查的方向,不过想起昨晚的事情,我仍旧继续问道:“怎么可以让鬼变的跟真人一样?”

“鬼就是鬼,再怎么也跟人不同,不过有一个办法可以让鬼看上去跟人无恙。”老道想了想说道。

“什么办法?”我焦急的问道,甚至我心里有种预感,昨晚我见到的李思思一定是因为这个原因。

“纸人!”

“纸人?”我不解的问道。

“就是扎一个纸人,让鬼暂时寄居在上面,然后通过变化之术,看上去就跟真人没什么两样了,以前我道家真人随手折一纸鹤,然后乘坐骑上,游遍三山五岳。”

我看着老道的表情心想人家厉害是人家的,跟你有什么关系。

至此,我来这里的目的也算是全都完成,就在我打算告辞的时候,突然想起爷爷让我转告的那句话。

“我来之前,爷爷让我告诉你,当年那件事情他答应你了。”

老道听了之后整个一愣,然后收敛起脸上的玩世不恭,严肃的看着我问道:“你爷爷真的这么说的?”

“是的。”我点了点头,有些不明白两人究竟在打什么诳语。

“呵,那个倔老头,我还以为他到死都不准备答应呢。”老道摇摇头,轻笑一声,然后看着我说:“当年送你的那块玉佩还在不在?”

“在。”我说着就将挂在脖子上的那块圆形玉佩提了出来,这枚玉佩就是我七岁那年跟着爷爷上山老道送给我的,并且叮嘱我必须贴身戴着,最好不要随便摘下来。

这一晃就是十八年,原本材质普通的玉佩这些年居然变得晶莹剔透,现在看上去里面似乎隐隐有雾气在飘动,哪怕再不懂,我也知道这枚玉佩是件宝贝。

“咦,比我预计的居然还早上两年,看来这一切都是注定的,即便你爷爷不答应,最多半年,你也会自己来找我的。”老道接过玉佩,神情有些恍惚,也有些怀念。

“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先准备点东西。”老道将玉佩还给我,就转身朝他那破庙走去。

我看老道不像开玩笑的样子,不禁有些好奇,从小我就知道老道神神叨叨的,曾经有一段时间我觉得他是个骗子,可随着年龄增长,我越发的感觉到老道的不凡。

等了十来分钟,我就看到老道从破庙里走了出来。

“老道,你这是闹哪样?”

老道换上崭新的道袍,头发也被梳理了一下,一缕一缕的,发梢甚至还沾着水珠。

“当然是收徒了,你小子还不赶紧给我跪下?”老道眼睛一瞪,“要不是你爷爷当年死活不同意,你七岁那年就该成为我的徒弟了。”

“老道,你不是开玩笑吧?”我有些傻眼。

“你觉得呢?好了,跪下吧。”老道面色一整,然后我就不受控制的跪了下去,同时我心里更加骇然。

“无量天尊,今道家第七分支三十二代护道人择选三十三代护道传人,以免我道家传承凋零之祸,望天尊佑之。”

就在我以为老道要说出什么惊天动地的身份时,谁知道就这么不轻不淡的几句,既没有门派的名字,也没有什么威风的道号,跟什么龙虎山,正一派可差远了。

似乎随着老道的话,我手里的玉佩突然咔嚓一声,瞬间布满了裂痕,然后我就感觉一道气流从玉佩传入我的手心,接着,我的身体里面像是有火炉燃烧起来,浑身像煮熟的螃蟹。

“凝心,静气。”

老道低声一喝,声音像是直接在我脑海里想起,如打雷一般,我甚至都没反应过来,老道就已经一指点在我的眉心。

“嗡!”

这一刻,我感觉脑袋好像要炸掉,身体的热流全都快速往脑袋冲去,然后我的脑袋越来越胀,最后眼前一黑,我很干脆的晕了过去。

《82842》 第三章 被自己掐死 免费试读

不是,这肯定不是真的,我强迫着自己不去承认,但姓名一栏中写着的李思思却击碎了我的自欺欺人。

我在旁边坐下,有些哆嗦的拿过黄叔的烟给自己点上一根。

“咳咳!”

烟很呛,以至于我连眼泪都咳出来了。

“刘阳,你没事吧?”黄叔被我的反应吓了一跳,急忙拍着我的后背。

“这个女孩你认识?”以黄叔的眼力自然能看出我的失态,而这一切都源于桌子上的那张照片,一个挺漂亮的女孩,至少他是这么看的。

“黄叔,如果我说我昨晚见过她你信不信?”又抽了几口烟后,我闷声说道。

黄叔没有说话,这份材料他之前大体看了一下,对方的死亡时间是前天晚上十二点左右,而我说的是昨天晚上,只要没有犯神经,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但黄叔却没有在第一时间反驳我,而是静静的抽完手里的烟才轻声说道:“这件案子我来负责,你去请两天假,回家好好休息一下。”

黄叔声音很轻,但我却听出他语气中的坚决,这一刻,我心里全都被浓浓的感动所填满。

但是无论从感情,还是我想要揭开这一切的角度来说,我都不允许自己后退,因此我摇了摇头,同样坚定的说:“黄叔,我来!”

“你小子,既然叫我叔,这件事情就要听我的。”黄叔眼睛一瞪,语气有些严厉。

“黄叔,我的性格您也了解,您觉得我能心安理得的回家休息?”我吸了口气,直直的看着他。

“好吧,案子交给你,不过你得答应我,无论如何都不要逞能,还有,有事记得给我打电话。”对视了一会后,黄叔没有继续坚持,松开了压着文件的手。

“好。”我点了点头,把烟狠狠的掐灭在烟灰缸里,然后抓着文件大步离开。

我看不到的是,黄叔看着我的眼神充满了复杂,还有一张慢慢陷入沉思的脸庞。

“老大,又有什么案子了?”张伟看着我手里拿着文件,眼睛一亮,急忙的凑了上来。

这小子比我小一岁,不过体格却比我魁梧的多,大概是遗传问题,我只有一米七八,不算胖,样子也只能算普通,不过有女生说过我的单眼皮很迷人。

“自杀,叫上齐燕,我们走。”我说着将文件一起拍在张伟的怀里,然后头也不回的大步往外走去。

“哦,哦,好的。”张伟手忙脚乱的接过文件,然后叫了一声燕子,来活了,便往外追去。

齐燕二十二岁,今年刚刚分配过来的,跟我念的是同一所警校,也算是师兄妹,而且一来就分到了我这一组,她不仅人长得漂亮,嘴巴也甜,不说刑警队里都喜欢她,但绝对没有恶感。

张伟开车,齐燕坐在副驾驶尽快的熟悉案情,而我则盯着手里的红绳发呆,昨夜的一切如幻灯片,一幕幕清晰的在眼前闪过。

原本被我忽略的东西也被慢慢解开,小王家里来亲戚住不开可以住宾馆,也可以让他表妹跟他媳妇睡一屋,而他跟表弟睡客厅,或者应该是他来我家里借住,而不应该将一个漂亮女孩子送到一个单身男人家里。

哪怕我是警察,这也不符合常理。

再一个,当时已经差不多一点,正常哪有人这么晚了才做打算?

这本身就是疑点,对我这个刑警来说是更不应该犯的错误,但我当时因为她长得漂亮下意识的忽略了这些,或许在我内心深处未尝没有一点龌龊的心思。

还有,她的脸色很白,原本我以为只是皮肤白,现在想想却也未必,在我递水杯给她的时候,她的手指凉凉的,不过当时我并未多想。

最后就是她跟我说我是好人那句话,难道仅仅是因为我没有侵犯她?

她离开后,又为什么留下这根红绳?

如果没有小时候的经历,我一定不会往这方面去想,但···

“师兄,到了。”

齐燕下车的时候看到我还在发呆,叫了一声。

“哦。”我恍然,将红绳装进口袋,然后下车。

这是一个刚刚建成没多久的高档小区,能住这里的,都不是缺钱的主。

按照资料上的地址,我们来到三楼,按响门铃。

“你们是?”

开门的是一个富态的中年男子,不过此时他的脸上却写满了疲倦跟悲痛,看到我们后,他疑惑的问了一句。

“你好,我们是安城区分局刑警队的,来调查李思思自杀一案。”自从齐燕来了后,这种跟人打交道的事情自然而然的成了她的分内事。

“你们昨天不是都调查过了吗?”中年男子皱着眉头问道。

“你相信你女儿是自杀的吗?”我看着他直接说道。

对方一愣,然后打开门让我们进去,虽然话未说一句,不过我知道他同样不相信这个结论。

“李先生家里有几口人?”我进屋后,率先问道。

“四口。”

“就李先生自己在家吗?”

“我妻子昨晚哭了一夜,现在刚刚睡着。”

“哦,李思思还有一个弟弟?”我继续问道。

“是的,暂时送到亲戚家了。”对方点头,并未怀疑什么,这个之前就已经调查过了,所以他以为我看到过调查资料,但实际上,我并未看关于李思思的家庭调查情况。

“李先生可不可以说一下李思思的性格是怎样的?”我一边打量着客厅,一边问道。

“思思很乖巧,也很懂事,我相信她肯定不会自杀。”

“她有男朋友吗?”我突然问道。

“没有。”对方摇了摇头,然后又补充道:“思思从小就很听话,她读高中的时候有人给她写情书她都会跟她妈说,如果是交男朋友这么大的事,肯定会跟她妈说的,而且我们也不是那种不开明的家长。”

我转头看向齐燕,见到齐燕点了点头,“根据南柳派出所到李思思学校调查的情况来看,她的确没有男朋友,而且为人和善,也没有跟寝室的同学发生过矛盾。并且她的家庭环境良好,平时也挺乐观,暂时找不出她有自杀的理由。”

“可以带我们看一下李思思的房间吗?”我看着李思思的爸爸说道。

“可以。”

来到李思思的房间,是那种很温馨的少女风格,我打量了一下,看上去有些凌乱,被翻整过的痕迹,我看了一眼地上遗漏的一点粉末问道:“鞋印提取有什么发现?”

“没有外人的脚印。”齐燕早就已经将所有的资料记在脑海里。

我点了点头,径直来到窗口,窗子外加了防盗窗,没有被撬过的痕迹,窗子也都紧紧的关着。

“对了,李思思的死因是什么?”我浏览了一圈,没有别的发现,然后才想起没有看过李思思具体的死亡原因。

“是,是被自己掐死的。”齐燕有些迟疑的说道。

“你说什么?”我愣了一下,不确定的问道。

就连张伟看着齐燕的目光也充满了怪异,一路上他都在开车,同样没有看过资料。

“根据指印的痕迹对比,以及DNA的检测,法医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她是被自己给掐死的。”齐燕说着将几张照片递给我。

照片上,李思思就躺在这间卧室的床上,脖子间有两道清晰的手印,我看到照片差点再次失态,如果说我之前还抱着几分侥幸,那么当看到李思思身上的衣服时,所有的侥幸都荡然无存。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