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主角叫周奇奇的小说[阴婚妖娆]结局免费阅读

编辑:玫瑰与鹿 2019-08-19 09:34:13

主角叫周奇奇的小说[阴婚妖娆]结局免费阅读

《阴婚妖娆》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敏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阴婚妖娆 即可阅读全文

《阴婚妖娆》小说简介

作者对于把握文字的控制情感能力非常好,牵发一动全身。全程高糖,牙疼不赔。。主角叫周奇奇的小说叫《阴婚妖娆》,是作者小确幸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本来以为这一次我必死无疑,谁知道白绫刚套上脖子,我便觉得脖子处一松,而后我身体不稳的往石头下坠落。“怎么这么蠢?”略带宠溺和无奈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紧接着我下落的身子便跌入到了一个厚实的怀抱。这怀抱。主角叫周奇奇的小说是《阴婚妖娆》,本小说的作者是小确幸写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扫“福”发生车祸,还稀里糊涂被强上。好吧,我周奇奇自认倒霉!然而,事情远没有想象这么简单,这个叫夜忧的妖孽男鬼,竟然每晚与我缠绵,“吾乃夫人扫出来的敬业夫,就应该夜夜敬业……”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天,天还没亮我就已经在厨房里做好了早点,好在王阿婆和王康也起的早。

吃完之后我们就坐着王康的摩托车匆匆朝着县里的警察局走去,这一走就是一个小时。

却没想到,有人比我们到的更早。

一想到姐姐多多少少是因为他们的疏忽才失踪的,我心里就感觉憋得慌,但再怎么说,他们这么多年虽然不是我的亲叔叔和亲婶子,但对我们姐妹俩也挺好的。

我只好暂时压下心里的不快,上前说道:“叔叔婶子,你们也来了?”

“哎呀,奇奇啊,我的奇奇,你昨天晚上去哪里了?可把我和你叔叔给急坏了。”婶子满脸紧张地看着我,双手有些局促不安,想要抓住我的手,但大约是怕我拒绝又收了回去放在了身后。

想到姐姐的事,我也顾不上照顾她的心情,随便说了两句之后就往警察局里面走。

警局还是没有我姐姐的消息,心急如焚的我差点就袭警了,幸好王阿婆在我耳边悄悄地说道她有办法,我这才罢休,失魂落魄地跟着王阿婆直接回到了村里,然后直奔王阿婆家。

期间,婶子和叔叔也神情紧张地想要跟上来,但却被王阿婆拒绝了,拉着我头也不回地走到了她家里。

可王阿婆到家之后,却是一头扎进自己的屋里不出来了,王康还让我不要打扰,说她妈自有办法。

就这样,一直等到下午的时候,王阿婆才满头大汗地从自己的屋里走出来,身子也轻微地摆了摆。

我慌忙和王康一左一右架住了她。

却见王阿婆什么话都不说,只是一个劲儿地摇着头,最后在我的一再追问下,才说到自己原本是个神婆子,就是因为这样,她才一辈子没有结婚,可多年前的一件事,却让她再也没有通灵的神力,至于是什么事她没有说,却是告诉我,在隔壁的大梨树村有个麻脸婆婆,而那个麻脸婆婆目前是唯一能找到我姐姐的线索。

王阿婆说完,我也顾不得那么多,催促着王康带着我直接往大梨树村赶。

但没想到,大梨树村路口好像半截路都被积雪堵住了,也没人清理,摩托又骑不过去,放着又怕被别人开走。权衡之下,我只好让王康守着,自己去找。

但怎知,我好不容易深一脚浅一脚踩着雪堆走到了村口,却发现村口的大梨树上挂着一个冲天纸,明显一副死了人的样子。

不过谁家要死人的话,那冲天纸都是挂在自家门口的,可现在怎么直接挂到了村口?

恍惚间,天色也有些暗了,我只能加快了脚步,也不管树上挂的什么,就埋头往前走。

却不曾想,进了村里面之后竟然没发现一个人,而且敲门家家户户也都不开,现在大门都砌得高,我也没办法看见人家家里有没有人。

就在我在村里急得转圈的时候,一个跟我差不多大的姑娘拉开了门,手上抬着一盆水。刷的泼到了外面就慌慌张张地想要关门。

我急忙跑了过去,抓住了她的衣服,却听她一声尖叫。

“妈呀,闹鬼了!”

“这位姑娘,我不是鬼,我只是来找人的!”我慌忙捂住了面前姑娘的嘴,她比我个子矮,我捂着也轻松。

见她了然没有再叫,我这才放开了手,有些讪讪地说道,“对不起,刚刚也是一时着急。对了,你知道麻脸婆婆吗?我有点事想要找她。”

“你找麻脸婆婆?”女孩听了我的话之后明显有些慌张,一把将我拉到了玄关处,才小声说道,“麻辣婆婆昨天死了,而且她前天就已经算到自己的死期,还说是她的报应,说等她死后必须将冲天纸挂在村口的大梨树上,不然的话,她就不让我们村里的人安生呢!”姑娘说完又左右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荒芜的街道,“有人说晚上还看见麻脸婆婆四处游荡呢!”

“那你可不可以跟我指一指麻脸婆婆的家?”其实往常我是最胆小的,但现在,大约因为姐姐的事盖过了我的恐惧吧,我竟然一点害怕的意思都没有。

还想着要是能见到麻脸婆婆的鬼魂也好。

女孩见拗不过我,只好将麻脸婆婆家的地址告诉了我,见我要走,又拉着我劝说在她们家先住一晚,明天再去麻脸婆婆家也行。可我心里着急姐姐,还有王康也还在村口等着我。我只能谢过了女孩的好意,朝着麻脸婆婆家里走去。

刚才也忘了问那女孩,麻脸婆婆的尸体是不是还在她家里。所以这会儿走到麻脸婆婆家门前的时候我多少也有点犯怵。

可一想到此刻还不知道在哪里受苦的姐姐,我只能咬着牙迈开脚走了进去。

麻脸婆婆的家里可以说是家徒四壁,甚至连一件像样的家私都没有,而且她的尸体也不在,左右也就那么两间房,我就算将每个角落都找遍了也没有找到麻脸婆婆的尸体,她的鬼魂也没有出现。

但这件事怎么就这么巧,麻脸婆婆早不死晚不死怎么就偏偏在我要找她的前一天死了。而且刚死了一天尸体不知道放哪里了不说,还算出了自己的死亡。

难道说,麻脸婆婆跟我姐姐的失踪有联系?

我越想越觉得有这种可能,埋着头就往村口走,准备等和王康碰头了再说。

可谁知道,我人还没有走到村口,迎面就走来了八个人,抬着一顶大红色的轿子。

我第一反应就是闹鬼了,慌忙转身就往村子里面跑。

然而,等我转过身子的时候,八个人已经站在了我的面前,与此同时,轿帘也被打开。

里面的妖孽鬼物笑得一脸无害。

“夫人,你可是让为夫好找。”

“你……你又来干什么?”我有些后怕地看着面前的妖孽鬼物,突然又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忙问道,“昨天晚上我叫你,你为什么不出来?”

“是为夫的失误。”妖孽鬼物先是挥手让轿子落了下来,一身红衣在白雪和黑夜的衬托下,越发的妖孽。

我不敢去看他,只能左右乱瞟,但等我看见那抬轿子的最前面两个人的时候,却是吓得直接一**坐在了地上。

要……要是我没看错,那分明……分明就是两个纸人。

“夫人昨夜不是还在想为夫吗?怎的现在见到了为夫却露出了一副恐慌的样子?莫不是为夫今日的打扮不好看?”

妖孽鬼物说完,我这才注意到他身上穿的不是那件绣着金莲的红衣服,而是一件绣着暗喜的喜服。及腰的墨发也用红丝带挽在头顶,像极了那传说中生长在黄泉路上的罂粟花,那种不失帅气,又神秘的美,让我有点窒息。

不过我却是想不通,他穿成这样是要干嘛?

大约是猜到了我的想法,妖孽鬼物突然伸手将我从地上强行拉了起来,指尖红色的烟雾一转,这才上下打量着我说道:“夫人莫不是忘了你要个婚礼。不过,夫人这身材穿起喜服来倒是可圈可点,很耐看!”

“喜……喜服?”我跟着妖孽鬼物的眼神看向自己的身体,却发现不知何时,我的羽绒服已经变成了大红色的古装喜服,头上也重重的,摸着形状让我下意识地想到了古代的那些步摇,凤冠什么的。

但此刻的我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倒是难得冷静了下来,看着面前的妖孽鬼物,说道:“你要和我结婚可以,但我有一个条件。”

“夫人请说!”

“帮我找到我姐姐,我就答应嫁给你!而且以后你说一我绝不敢说二,就算你吃了我,我也毫无怨言!”我咬了咬牙,握紧了拳头说出了这些话。

不料,却听面前的妖孽鬼物反问道:“夫人想要找姐姐直接去问你叔叔婶子就可以了,何必如此卑微地在我这儿谈条件!”

“你什么意思?”我愣了愣,不解地看向鬼物,却被他一把揽住了腰飞进了轿子里,等坐定之后还趴在我的耳边吹着冷气,“为夫名叫夜忧,夫人以后可唤为夫夜忧,也可直接唤敬业夫君……”

《阴婚妖娆》 第二十章 为夫想要敬业 免费试读

本来以为这一次我必死无疑,谁知道白绫刚套上脖子,我便觉得脖子处一松,而后我身体不稳的往石头下坠落。

“怎么这么蠢?”略带宠溺和无奈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紧接着我下落的身子便跌入到了一个厚实的怀抱。

这怀抱有些冷,却让我感觉到无比的安全。

而我,竟然在这一刻,不受控制的将自己的手圈在了对方的腰上。

闻着对方身上独有的淡淡冷香,我便已经确定来的是夜忧。抬头,正对上那一双不知含着什么情绪的双眼,我声音小得就像猫儿一样,“人家才不蠢呢!”

“夫人乖,好好抱紧为夫。”

夜忧伸出宽厚的大掌揉了揉我的头发,脸上竟然露出了笑容。

夜忧本来就美得像个妖孽,这一笑,真真是让我回不过神来。我盯着夜忧的那张脸,一只手竟然朝着他的脸颊伸了过去。

不过才伸到一半,便被夜忧给拦下了。

“好了夫人,先解决完这个,回去了为夫随夫人你摸个够。”一听这话,我脸一下子羞红起来,连忙将手缩回来,害羞的低着头。

“你的胆子真够大的,在本君的眼皮子底下放肆,你可知她是何人?”夜忧的声音寒了好几分,我听了都不自觉地在他怀里发抖。

而他似乎是知道我还怕,竟然伸出一只手,紧紧地握住我的小手。我心里一暖,生出了一股莫名的情绪。

“我不知道你是哪个本君,但在我的地盘上抢猎物,就是不行。”那只女鬼阴狠狠地说着,指着我,眼神里面有着无尽的贪婪。

“你说我是你的猎物?那你的意思是你根本就不知道我姐姐在什么地方,刚才的你也是在骗我?”我连珠炮一般的问着,声音因为愤怒而颤抖。

“刚刚不过是小小的迷惑法而已,你内心有所想,我自然是能钻了空子。只可惜,这只不长眼的鬼来了,不然你早就是成了我口中的食物了。不过没关系,现在你也是我囊中之物,这只鬼来了又如何?”

“你……”

我手指着这只女鬼,正要说话,却被夜忧给拦住了,只听到夜忧在我耳边轻轻道,“放心,交给为夫就好。”

盯着夜忧那双让充满了信服力的眸子,我竟然听话的点了点头。

也许是看不惯我跟夜忧对她的忽视,女鬼终于愤怒了,嘶吼一声,一条猩红的长舌竟然化成了攻击我们的武器,朝着我和夜忧直直的击打过来。

腥臭味儿已经到了跟前,看着越来越近的长舌,我的心都跳到了嗓子眼里,再观夜忧,眼睛都没有眨一下,看他的架势,并没有打算躲开。

“不自量力。”

女鬼冷哼着,那条舌头如同灵活的蛇,打了个弯,便要往夜忧的身上缠。夜忧的嘴角微微一斜,我只觉得眼前一花,那条灵活的舌头便已经被夜忧拽在了手中。

“你还真是聒噪得很呐!”

夜忧满是嫌恶的扫了眼手中的舌头,即刻,抓着舌头的手被一只覆盖了奇怪符文的黑爪子所代替。我还没弄清楚这怎么回事,便听到女鬼传来的嗷嗷惨叫。

抬头,看到的便是女鬼捂着自己的嘴巴在地上痛苦得打滚,而她的嘴里,早已经没有了舌头。

不要问我为什么知道,因为地上正躺着一根三米来长,流着血的红舌。

“我、跟你拼了。”女鬼翻白的眼睛一下子变得赤红起来,黑色的手指甲飞快的生长,发出铮亮的光。

看来这女鬼是被惹恼了,这个时候恐怕是打算找夜忧拼命。我抬起头,看了看夜忧,他仍旧和刚才一样,脸上没有一丝表情,被束起来的长发无风自动,红色的衣袍也跟着猎猎作响。

此时的夜忧没有穿铠甲,我却生出了他便是最勇猛的将军的想法。除去他平日的讨厌和难缠,这样看他,似乎还真是完美得无可挑剔。

“死——”

女鬼的狂啸声震得我的耳膜有些发疼,同时也拉回了我的意识。我转过头,正好看到夜忧打出了一道发着光的炙热火球,那火球径直的朝着女鬼而去,女鬼那白色的身影一下子就被火球给淹没了。

夜忧哼了一声,抱着我转身便走。

万万没想到,那只本来会魂飞魄散的女鬼,竟然从火球里面冲了出来,此时的她满脸都糊满了血,眼里带着恨意,朝着夜忧的后背袭来。

“夜忧,小心!”

我伏在夜忧的怀里,从他的肩膀处看过去,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那叫一个心惊肉跳。连忙对着夜忧大喊,只是耗尽最后生命的女鬼力量是不可想象的,那速度更是快得人眼无法捕捉。

在我话音刚落的时候,女鬼的爪子已经到了夜忧的身上。

本来以为夜忧会受伤,谁知道那女鬼只是抓破了夜忧的衣服,并且在他的衣服上留下了几条血色的手印。

夜忧转身的时候,那女鬼的两只手已经断了。我还没看清怎么回事,便听到一声凄厉的哀嚎声,然后那女鬼便化成了齑粉消失在了我的视线里。

夜忧皱着眉头将我放下来,身上的衣服奇迹的被另外一套绣着黑色彼岸花的红袍所代替。这样一来,夜忧的身上充满了两种不一样的气息,一种是死气,另外一种我说不清楚,但在感觉到的时候,莫名的想要靠近。

“谢谢夫人给为夫买的香烛。”夜忧的手上不知何时提上了我扔下的塑料袋,嘴角勾起了一抹魅惑众生的笑容。

“不、不用谢。”

未免尴尬,我连忙低下头,有些僵硬的摆了摆手。突然,我的腰间一紧,我低呼出声,低头,夜忧的手不知道何时揽上了我的腰。

“夫人请闭上眼睛,为夫这就带你回去。”

不知道夜忧是不是故意的,说话的时候,舌尖竟然似有似无的在我的耳根滑过,弄得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小腹处也涌上了一股怪异的暖流。

而夜忧,竟然坏笑着盯着我,看得我脸颊更加发烫了,我连忙闭上眼睛。等我再睁开眼的时候,我已经到了自家的卧室里面。

“夜、夜忧,既然到家了,那就放下吧!”我尴尬的盯着紧紧搂着我腰,还一边在腰上作乱的手,声音有些磕巴的道。

“过河就拆桥,夫人真真是将女子的无理品性发挥到了极致。”

夜忧用无比感慨的语气说着,顺带用那只手继续揩油。要不是这厮对我的生命存在威胁,我早就反抗了。

不过我也不能仍由了他这样做瑟,小手一把按住夜忧的手,干笑着岔开话题,“我都给你把香烛都买回来了,要不你先吃了再说?”

谁知道这厮的脸色竟然一下子变得莫名奇妙起来,搂着我腰的手力道又紧了几分,“夫人是为了为夫而遇险,为夫很感动。”

感动个屁啊,你要是感动就赶紧把你的爪子拿开啊!

我在心里咆哮着,面上却要装出一副小事一件,无需记挂的大气表情。脑子飞快的转动着,试图想出一个摆脱夜忧的方法。

事实证明,我真的是小看了夜忧。

“夫人,为夫想要敬业了。”

夜忧那高大的身躯突然靠在了我的小身板上,漆黑的头颅轻轻的伏在我的肩膀上,用略带撒娇的语气说道。

我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这夜忧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下意识的啊了一声。夜忧抬起头,那双漆黑的眸子紧紧地盯着我的眼睛,“夫人,你一定也很想吧。”

他眼神中带了几分的暧昧,随着我的衣领直往下。我就算是再怎么愚笨也应该懂夜忧这话是什么意思了。还没反应过来,夜忧就已经将我拦腰抱起,走到大床边,轻轻的将我放下。

“那个夜忧啊,你别冲动,你刚刚可是跟女鬼战斗过,身体一定很累了吧,就不要、在……”

我的话全被噎在了喉咙里,盯着眼前这个瞬间就将衣袍变走了的夜忧,完全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为夫知道夫人担心的是什么,不过现在夫人已经看到了,想必是很满意的吧!”

我盯着夜忧小腹往下几寸处正雄赳赳气昂昂挺立着的庞然大物,猛地吞咽着口水。虽然这玩意儿我也在模糊中感觉过几次,没想到真正见到的竟然这么这么的……雄伟!

看到夜忧性感黑森林下的某物,我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看夫人的神情,为夫已经确定夫人是相当的满意了。”

夜忧带着戏谑的话语拉回了我的神智,看着夜忧的凶物,我连忙往墙角缩,“大哥,你放过我吧,这玩意儿这么大,是会死人的。”

谁知道夜忧这厮在听到我这话的时候勾着嘴角,拉出一个令他满意的弧度,慢悠悠的爬到了我的跟前,欺身而下,脸上带着邪气的笑容。

“夜忧,我们打个商量,你放了我,我给你找更多的美女来,如何?”

我真特么的是怕了啊,这么恐怖的东西,我之前是怎么忍过来的?不,应该说我从来没有承受住,哪一次不是被他弄得昏死过去了?

在听我说完之后,夜忧的动作突然滞住,牙齿在我的唇上重重一咬,我吃痛,一股腥甜的味道流入到唇齿间。

“夫人切不可再说这种话,为夫可是你的敬业夫,便要敬业一辈子,怎可能服侍其他的女人。”

夜忧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没有认真,而是带着莫名的威胁,其中竟然还有一些愤怒。虽然不明白这愤怒何来,但我清楚,若是我敢这样做了,夜忧会立马弄死我。

“夫人乖,为夫会轻一点的。”

夜忧说着,冰凉的唇便在我的身上落下一个个或轻或重的吻。本来打算抵抗的我,三两下就被他弄得浑身发软,根本就没有了反抗之力。

而后,只感觉胸口一凉,我的衣服不知道被这厮给弄到了什么地方。但我无暇顾及这些。因为夜忧竟然一口,含住了胸前的珠圆,我再也忍不住了,嘤咛一声,身体微微的往上弓起,蹭着夜忧的肌肤,想要获取更多的东西。

夜忧坏笑着在我身上点火,最后伴随着他压抑着的低吼,那坚挺无比的东西一下子埋入到了最深处……

我第二天下午才被柴小蓉给摇醒,本来以为这个不用上班的周日会很愉快,却没想到听到一个让我胆寒的消息。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