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地府业务员升职记]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主角叫王健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编辑:清风与鹿 2019-08-23 22:41:31

[地府业务员升职记]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主角叫王健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地府业务员升职记》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地府业务员升职记 即可阅读全文

《地府业务员升职记》小说简介

《地府业务员升职记》写的很好,人物,场景都写的很有代入感,语言言简意赅,故事情节很新颖,有吸引力,追更好多年了,就是有点贵,能便宜点么?。甜宠新书《地府业务员升职记》是落底成盒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王健,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毫无疑问首先要做的就是问询旅映翠班上的人。旅映翠的死亡时间不用法医鉴定也能推测出是在第三节课上课到下课这45分钟,而第三节课是旅映翠那个班的机房课。据旅映翠旁边的那个同学说,第三节课就没有看到旅映翠的。精品小说《地府业务员升职记》由落底成盒倾心创作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王健,内容主要讲述:找工作其实是件困难而又危险的事情,尤其对于身体有异于他人的人来说王健就是因为灵眼,找了一份不同寻常的工作。这里,是地府驻人间的办事处,不知情的王健稀里糊涂的通过了测试,从此走上了一条出名,装比的不归路

精彩章节试读:

几天时间过去了。

很遗憾的是,王娜娜并没有答应王健的提议,也可能是她就是不信邪吧……

没办法,王健只能骑驴找马——走着瞧了,卧底在东城大学学校里面慢慢寻找破局的办法了。

……

王健努力撑着头、握着笔,不让自己睡过去,王健深切的体会到在畅飞鸿的课上能够挺直腰板努力听课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件事。

人们都说老师的作用就是把课本上的知识形象化,可王健怎么看都觉得畅飞鸿把它抽象化了。

东城大学是临屏市一所非常有名的重点大学,据说它排在临屏市的公立大学之首,是那些成绩进不了华夏名校的孩子们削尖脑袋都想进的地方,于是王健就想当然的这么进来了。

“王健,你来说说这个数字是怎么得出来的?”王健猛然惊醒,尽管那么努力的让自己不睡过去,最后还是神游天外了。

下面隐隐的嗤笑响起,就如前几天王健上台自我介绍,听到王健名字的笑声,充满了讽刺。

当然,王健理所当然的被领入教管科口头教育了一番。

畅飞鸿向来把训人当成一种特权和引以为傲的资本,不过带有哲理的话语,却被他的结巴和口齿不清弄的威严全无,王健忍了很久才没有笑出来。

畅飞鸿是东城大学的教管科科长,也就是说他在东城大学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越是想要炫耀自己的权利,就越想在学生面前表现,结果越出丑。

相比之下,王健用余光扫了眼对面。蒲如柳正面无表情的训斥一个学生,大概是学生会的某位早上执勤的时候迟到了几分钟吧。

而那位同学正满面羞愧的站在那里,接收“教导”。

王健叹了口气,反差是如此之大啊!蒲如柳同属教管科,主要管理学生会,相比畅飞鸿来说可谓风头出尽,不用说听她训斥,光是看她那张脸,势头就先压下三分了。

听这名字,大家怕是以为她是个美女主任吧。

其实不然,她只不过是个年逾中年的大妈了。

而且,还是个微秃、不近人情的大妈。

可能是已经猜到对面的人在暗中嚼她舌头,她抬眼憋了王健一下,满是不屑。

也是,能站在教管科被训话的人,肯定不会是什么好学生。

王健赶紧低下头,停止了胡思乱想。

“好了,下次上课给我认真点,回去吧。”

畅飞鸿摆摆手,大概口干了,懒得再继续教育王健了。

王健一边庆幸一边在想这次的作业该怎么办,王健对这门不知所云的课一点也不感冒啊!

交作业已经是第二天的事情了。

王健把胡诌的作业本随手扔给组长,然后下去做操。

说真的,王健完全弄不懂,为什么王健作为大学生,已经脱离了未成年人的脚步的大学生,为什么非要硬着头皮顶着寒风在七点三十前来学校。

然后再在早自习后像那些小学生似的下去做操,王健怎么算年龄也应该到上大学的年龄了吧!

王健把冻得快成冰块的手搓搓,放在口袋里,缩着脖子扫视整个操场。

一个穿着黑皮夹克,带着眼镜,又有那么点地中海的矮小男人站在楼梯口,虽然其貌不扬,但是眼镜后的那双眼睛,显得非常犀利,他正严肃的扫视着看似散沙一般的队伍。

这个人正是导致王健他们在这大冷天,起早摸黑的赶着来这学校,又要做着破操的人——校长。

东城大学校长荣建同,他的“丰功伟绩”,要真的让王健说的话,王健可以不带喘气的说上2天,他让王健身在大学也缺觉。

王健怀疑了不止一次,这个东城大学里面的任务事件,是不是有这个校长的身影或者是戏份?

有时候清晨起来的一霎那怀疑,我是不是又回到初中了,每天早上敢死似得没命的奔,然后趴在桌子上度过那些老师一边训话一边上课的日子。

对于这点王健和王健的校友们都深有感触,王健实在不懂为什么要这样的人来当校长,难道是教育局的领导们看不惯重点大学的嚣张和放纵,特意派了个人从所谓的高校之首开始整起。

就这么一天天的熬到下课,王健期待着脱离苦海的日子。

好不容易熬过两节课,王健伸了个懒腰,外面星点的飘起了小雪,王健下意识的拽拽了领子,站在楼梯口眺望飘然而下的雪花。

一个熟悉的身影引入眼帘,王健急忙向楼下奔去。

一身警服的剑立诚警官惊诧的看着喘着粗气的王健,和王健头上与季节不符合的汗。

“你怎么来了?”说起这个剑立诚,也不算是多熟,只是打过几次交道。

剑立诚愣了一下,笑着说:“你不是读过很多推理小说吗,你能推理出来吗?”

王健顿时觉得脸**辣的,亏王健还读过那么多推理小说,连这种分析能力都没有。

可是仔细那么一想,王健差点没跳起来:“你不会是来说服校方加强管制吧!”

“那是必然的!你们学校的学生可是够安分的,太能折腾了,都有人投诉到派出所来了,说你们学校学生在校外闹事。”

“那怎么行!别拿个别人来定义整个学校吧!这也太不公平了!”

“好了,好了!这些话你留着跟你们的校长说吧,又不是我决定的,赶紧去上课吧!”

剑立诚一点发牢骚的机会也没有给王健,撇下王健独自往教管科的方向走了。

王健只能无趣的耸了耸肩膀,看着剑立诚轻车熟路的走向3楼就知道他已经来了不止一次了,看来以后的日子只会越来越不好过了。

说到剑立诚,不过是个普通的派出所警察,跟他精明的样子是一点都不配,他最佩服的人是自己正在刑侦大队工作的老同学——殷锐意。

回去的时候,第三节课已经开始了,还好是盛灵松的课,王健松了口气,不会挨骂的。

说起盛灵松。她长得很富态,很可爱,脸上总是带着笑容,又很会开玩笑,所以被学生喜爱,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她的课可真的跟畅飞鸿是完全相反,让人提神振奋的课。

即便是严肃的学术大课气氛也很轻松活跃。

不过是一堂课的时间,刚才的不开心早就被抛到了九霄云外去了。

《地府业务员升职记》 第十八章:是灭口 免费试读

毫无疑问首先要做的就是问询旅映翠班上的人。

旅映翠的死亡时间不用法医鉴定也能推测出是在第三节课上课到下课这45分钟,而第三节课是旅映翠那个班的机房课。

据旅映翠旁边的那个同学说,第三节课就没有看到旅映翠的身影。

不过由于旅映翠是学生会的成员常不在也是正常的,所以没有太在意。

旅映翠也并非最后离开教室去机房的,出去的时候好像也拿着书,说明她是有准备去上课的。

“又是10分钟,关键的那10分钟旅映翠到底去哪里了?”

“凶手是怎么避过其他人的目光将她杀死吊在电风扇上呢?在学校人那么嘈杂的情况下是很困难的吧!”

警察已经开始你一言王健一语的推测起来,的确,这实在时间很困难的事情,一般来说下课的时候是不可能明目张胆的在一个处在走廊中间的班级轻松的将一具尸体吊起来的。

“王健,说说你的看法吧。”老同学见王健迟迟不发表看法,推了王健一下。

“我觉得旅映翠一定是先跟别人约好了,等到班上没有人的时候谈谈,旅映翠一定是先假装去上课的样子,然后再折回,通过翻窗户打开门,与犯人谈判。然后等到上课的时候,所有的师生全部就位之后犯人再将旅映翠迷晕,将她吊在电风扇上,然后再离去。”王健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不太可能吧!旅映翠的班级怎么说也是处在走廊的中间位置,凶手如果是在上课的时候勒死旅映翠,那么离开的时候必然要经过班级,难免会被正在上课的老师看到,这不就麻烦了吗!”旁

边的一个小警员急忙反驳王健的看法。

“也对,那是不是,凶手躲在一个角落里一直等到下课尸体被发现后再混进人群里面呢?”另一个小警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都不要胡猜了,我们到达现场的时候,所有人都站在门外,门是我们一起进去的,如果躲着人的话我们会看不见吗?凶手再**也不会冒这种险,靠近被害人班级的两个班旁边都有楼梯口,谁也拿不准任课老师会从哪个方向过来,而且这个学校还有查岗的老师,不过有一种可能都不矛盾。”

老同学打断了所有人的猜测。

“啊?哪种可能?”我们几乎同时望向他。

“就是凶手并非是学生,凶手应该是个心思非常缜密的人,如果是学生绝不会冒这么大的险选在下课或者上课时间杀害旅映翠,应该会选中午的时间。

所以那个人一定能在众目睽睽下在走廊上来回走不被人怀疑,如果是上课的时间话,就只有三种人可能,老师、巡岗老师、清洁工。”

老同学自信满满。

“啊?不是吧!”又是一阵异口同声。

“好了,你们不要在这杵着了,赶紧帮助鉴证科取证,王健,留下来,我有件事情想问你。”老同学挥挥手打发走了其他的警员。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王健心怀忐忑的坐了下来。

“去找旅映翠之前,你还见过谁?”老同学严肃的看着王健。

“那见得人老多了,一大堆老师学生、还有你,路上还遇到三个清洁工……”

“说重点,我问的是有没有跟其他人讨论过关于这件事情,”老同学打断了王健的长篇大论。

“没有,但是……我之前去了……办公室……又确认了一下。”王健意识到了什么。

“确认什么,跟谁确认的?”老同学不依不挠。

“跟景念莲老师,不过很多老师都在办公室呢。”

“是吗!我们马上继续开始问询,确认你说的那么多老师有没有不在场证明,特别是景念莲。”

老同学一把抓着王健向办公室走去。

“不会的,我没有明确说旅映翠,我只是确认了当时的情况,景念莲她们不会是凶手的。”王健一边奋力挣脱一边解释着。

不过尽管王健的力量绝对不算小,但是绝不可能挣脱过在警校体能向来考前三的老同学,就这么连拽带拉的被老同学从一楼一路拉扯到三楼。

老同学一把将王健拽到办公室门口,一推门将王健扭了进去,然后也随后进去了。

“不好意思,各位老师,我想确认一下你们上午第三节课的是否有课,请配合我一下。”老同学绅士的站在门口。

当然老同学毫不费力的得到了答复,景念莲、扈晓青、冯采芜、盛灵松上午第三节均没有课,而恰巧的是她们在第三课的时候没有人注意对方有没有出去过。

那么很自然这些人是毫无疑问的嫌疑人,同为嫌疑人的还有2个清洁工大婶和畅飞鸿(因为是巡岗老师)。

然后按照王健的说法,第二节课王健进办公室向景念莲老师确认情况的时候,扈晓青、盛灵松当时也在场,所以这三个人是最有可能的嫌疑人,老同学认为一定是王健确认案情的时候让当中的某位凶手觉察出了什么,于是杀死旅映翠灭口。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