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主角叫陈十三[黄河诡变]最新章节完整版阅读

编辑:雨晨的清风 2019-08-23 22:47:02

主角叫陈十三[黄河诡变]最新章节完整版阅读

《黄河诡变》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敏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黄河诡变 即可阅读全文

《黄河诡变》小说简介

《黄河诡变》这书成绩刷得太明显了吧!也有人看?。甜宠新书《黄河诡变》是长耳朵的兔子倾心创作的一本灵异类小说,主角陈十三,内容主要讲述:老烟姓陈,跟我还是家门,有个旧中国最为风靡的名字“卫国”,保家卫国,真名是陈卫国。老烟是东北人,齐齐哈尔那边的,当年响应上山下乡,鬼使神差来到石磨村,成为一名下乡知青。那个年代,正是红色青春飞扬的时候。陈十三是小说《黄河诡变》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长耳朵的兔子,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是:千百年来,黄河浩瀚不息,黄河里的邪乎物件更是数不胜数:黄河尸鬃、鬼磨盘、龙骨神庙、通往阴间的阶梯……黄河老河工,黄河古道上最神秘的职业人,为你讲述滚滚黄沙下面不为人知的惊天秘闻!所有的事情,要从那次恐

精彩章节试读:

老烟姓陈,跟我还是家门,有个旧中国最为风靡的名字“卫国”,保家卫国,真名是陈卫国。

老烟是东北人,齐齐哈尔那边的,当年响应上山下乡,鬼使神差来到石磨村,成为一名下乡知青。那个年代,正是红色青春飞扬的时候,一大批青年男女从城市来到贫瘠的农村。

当年石磨村的村长姓王,有个儿子小时候患过水痘病,那个年代医疗条件比较落后,那小子落下了病根,满脸坑坑洼洼,村里人都叫他王麻子。

王麻子因为面貌丑陋,去学校同学们都嫌弃他,他读着也没劲,早早就辍了学,游手好闲在社会上漂着。因为他爸是村长,所以王麻子在社会上还是混得开,很快就混成了石磨村的一霸,仗着老爹的背景在村里作威作福,十分嚣张。更令人想不到的是,这小子最后竟然还混成了村支书,更是牛气的不得了,村子里的那些知青都不敢招惹他。

当时村里有个女知青,是从江苏那边来的,典型的江南女子,长得非常漂亮,名字也很仙,叫做柳仙。

王麻子因为长得丑,没有谈过恋爱,却又偏偏把这柳仙惦记上了。

一个是地上的癞蛤蟆,一个是天上的天鹅,两个人自然是不可能的,王麻子使出浑身解数追求柳仙,柳仙都不答应。有时候被缠得烦了,柳仙还要奚落王麻子几句。

三番五次下来,王麻子就有些着恼了,这小子心肠也忒毒,假装跟柳仙说,以为再也不缠着她了,但条件是让她跟自己吃顿饭。

柳仙涉世未深,想着吃顿饭就能从此摆脱王麻子的纠缠,当下也就欣然许诺前往。

谁知道,王麻子那**,竟然在酒里掺了**,柳仙两杯酒下肚就不省人事,当晚就被王麻子给玷污了。

王麻子以为生米煮成熟饭,柳仙肯定会从了他,没想到柳仙性子贞烈,当天回家就上吊自杀了。据说死得时候,双目圆睁,舌头伸出老长,模样非常骇人。

闹出了人命,王麻子也着了慌,赶紧请人来收拾残局,有江湖先生就让他打一口大红棺材,说是可以克制冤死的鬼魂。

王麻子把柳仙的尸体装殓在大红棺材里,悄悄运到黄河里沉了,原以为这事儿就揭过去了,谁知道没过几天,王麻子竟然失踪了,家里人到处找都找不到,还以为王麻子跑县城里玩去了。

又过了几天,也就是柳仙头七那天晚上,村长老王正准备睡觉,忽然听见院子里传来敲门声,老王以为是儿子回来了,赶紧去开门。房门打开,老王差点被吓个半死,院子门口竟然直挺挺地立着一口大红棺材,那红艳艳的颜色在夜晚分外夺目。

村长老王赶紧找来几个胆肥的知青,七手八脚就把那口棺材给撬开,想要看个究竟。没想到棺材一打开,在场的所有人全都惊呆了,大红棺材里面竟然躺着王麻子!王麻子双眼外凸,嘴巴大张,身体僵硬,脸上布满尸斑,已然死去了好几天。

“活该!这种畜生简直是罪有应得!”我愤愤地说。

“那个被**的女知青,怎么不去报警呢?可惜一条如花似玉的生命就这样没了!”赵二娃叹息着说。

“报警?!呵呵!”老烟敲了敲旱烟枪,露出轻蔑而又无奈的笑容:“那个年代,每天都有这种事情发生,许多女知青都有这样悲惨的遭遇,管都管不过来,那段黑暗的历史永久地烙印在我们这代人的脑海里!”

老烟也有些喝高了,摇摇晃晃站起来跟我们道别:“你俩伢子当心点,依我看,那口棺材还会回来!”

老烟这话跟之前赵二娃说的如出一辙,看着老烟离开的背影,我的心里仿佛笼罩了一层寒霜。

喝了点酒,脑袋昏昏沉沉的,迷迷糊糊挨到后半夜才勉强睡着。

睡梦中,我隐隐感觉有个女人爬上我的身体,她轻柔地在我身上摸来摸去,我想喊却喊不出声音,有种如同春梦般的愉悦,也有一种莫名的恐惧。

我想推开她,但又无法动弹。

那个女人好像在亲吻我,从脸颊,脖子,胸膛,一路亲吻下去,她长长的头发萦绕在我的胸口上,我能感觉到她的头发湿漉漉的,散发着一股子怪味。

“啊——”

尖叫声如同惊雷般炸响,一下子将我从梦中惊醒。

我猛然睁开眼睛,发现浑身上下都被冷汗浸湿透了,整个人就像从水里打捞出来的一样,湿漉漉的,身体如同被抽空了,虚弱的要死。

我挣扎着爬起来,低头瞥见胸口上有几道怪异的红印子,像是指甲留下的抓痕。

想到昨夜的那个梦境,我感到深邃的寒意,身体不由自主地战栗起来,难道昨夜真的有女人爬上过我的身体?可是采砂船上都是男人,哪里来的女人?

我失魂落魄从床上爬起来,扭头一看,发现睡在对面的赵二娃已经不见了踪影。

忽听砰的一声,舱门被人撞开,赵二娃脸色苍白地出现在舱门口。

“跑哪去了?”我问。

赵二娃没有回答我,而是气喘吁吁地说:“十三!快……快出来看看……棺材……棺材又回来了!”

棺材又回来了?!

我一听这话就炸毛了,触电般从床上跳起来,衣服都来不及穿就跑出舱门。

一口气冲到甲板上,然后我整个人瞬间就石化了:甲板上立着一口大红棺材,表面挂满水珠子,就像从黄河里捞出来的一样,直挺挺地立在那里,在阳光的照耀下,棺盖泛着刺目的红光。即使是在大白天,也能感觉到棺材散发出来的阴冷气息。

邪门!

真他娘的邪门!

我通体生寒,两条腿就像被冻住了,一步都没法挪动。

工人们纷纷聚集在甲板上,围着棺材指指点点,恐慌的情绪在人们的心中蔓延。人们都不敢上前,仿佛那口棺材是一颗定时炸弹,一碰就会爆炸。

我想起昨晚老烟说的话,没想到真的灵验了,棺材真的回来了!

我环头四顾,却发现人群中没有老烟的身影。工人们都来齐了,唯独缺少老烟,难道老烟还在睡觉?

约莫过了有半个钟头,牛大壮来了,一张脸拉得老长,仿佛笼罩着乌云,阴郁得快要拧出水来。

牛大壮站在大红棺材面前,一言不发,额上青筋暴起,满脸都是怒气。

这一次,估计牛大壮也不敢再说这是恶作剧了吧!

牛大壮其实也是恐惧的,他始终不敢靠近那口棺材,毕竟这个孽是他们牛家种下的,棺材三番五次回来,很难说不是冲着牛家来的。

气氛正自凝重的时候,忽然有个工人跌跌撞撞跑过来,由于跑得太急,脚下一绊,摔倒在牛大壮的面前。

牛大壮一肚子火气正没地儿发作,张嘴便骂:“**吓成这样,撞鬼了不成?”

那人哆嗦着嘴唇,牙关打颤,一张脸憋得通红,好不容易才吐出一句:“老烟……老烟死啦……”

老烟死了?!

我浑身一颤,眼前一阵发黑,险些没有摔倒。

昨晚老烟还跟我们一块儿喝酒,怎么一觉起来就死了呢?

“**!”

牛大壮大骂一声,瞪红了眼睛,带着工人们急急忙忙赶过去,老烟死在自己睡觉的船舱里面,上方挂着被子拧成的布条,老烟双脚悬空,脑袋挂在布条里面,双眼圆睁,面泛乌青,早就停止了呼吸。

老烟是上吊死的!

《黄河诡变》 第八章 老知青 免费试读

老烟姓陈,跟我还是家门,有个旧中国最为风靡的名字“卫国”,保家卫国,真名是陈卫国。

老烟是东北人,齐齐哈尔那边的,当年响应上山下乡,鬼使神差来到石磨村,成为一名下乡知青。那个年代,正是红色青春飞扬的时候,一大批青年男女从城市来到贫瘠的农村。

当年石磨村的村长姓王,有个儿子小时候患过水痘病,那个年代医疗条件比较落后,那小子落下了病根,满脸坑坑洼洼,村里人都叫他王麻子。

王麻子因为面貌丑陋,去学校同学们都嫌弃他,他读着也没劲,早早就辍了学,游手好闲在社会上漂着。因为他爸是村长,所以王麻子在社会上还是混得开,很快就混成了石磨村的一霸,仗着老爹的背景在村里作威作福,十分嚣张。更令人想不到的是,这小子最后竟然还混成了村支书,更是牛气的不得了,村子里的那些知青都不敢招惹他。

当时村里有个女知青,是从江苏那边来的,典型的江南女子,长得非常漂亮,名字也很仙,叫做柳仙。

王麻子因为长得丑,没有谈过恋爱,却又偏偏把这柳仙惦记上了。

一个是地上的癞蛤蟆,一个是天上的天鹅,两个人自然是不可能的,王麻子使出浑身解数追求柳仙,柳仙都不答应。有时候被缠得烦了,柳仙还要奚落王麻子几句。

三番五次下来,王麻子就有些着恼了,这小子心肠也忒毒,假装跟柳仙说,以为再也不缠着她了,但条件是让她跟自己吃顿饭。

柳仙涉世未深,想着吃顿饭就能从此摆脱王麻子的纠缠,当下也就欣然许诺前往。

谁知道,王麻子那**,竟然在酒里掺了**,柳仙两杯酒下肚就不省人事,当晚就被王麻子给玷污了。

王麻子以为生米煮成熟饭,柳仙肯定会从了他,没想到柳仙性子贞烈,当天回家就上吊自杀了。据说死得时候,双目圆睁,舌头伸出老长,模样非常骇人。

闹出了人命,王麻子也着了慌,赶紧请人来收拾残局,有江湖先生就让他打一口大红棺材,说是可以克制冤死的鬼魂。

王麻子把柳仙的尸体装殓在大红棺材里,悄悄运到黄河里沉了,原以为这事儿就揭过去了,谁知道没过几天,王麻子竟然失踪了,家里人到处找都找不到,还以为王麻子跑县城里玩去了。

又过了几天,也就是柳仙头七那天晚上,村长老王正准备睡觉,忽然听见院子里传来敲门声,老王以为是儿子回来了,赶紧去开门。房门打开,老王差点被吓个半死,院子门口竟然直挺挺地立着一口大红棺材,那红艳艳的颜色在夜晚分外夺目。

村长老王赶紧找来几个胆肥的知青,七手八脚就把那口棺材给撬开,想要看个究竟。没想到棺材一打开,在场的所有人全都惊呆了,大红棺材里面竟然躺着王麻子!王麻子双眼外凸,嘴巴大张,身体僵硬,脸上布满尸斑,已然死去了好几天。

“活该!这种畜生简直是罪有应得!”我愤愤地说。

“那个被**的女知青,怎么不去报警呢?可惜一条如花似玉的生命就这样没了!”赵二娃叹息着说。

“报警?!呵呵!”老烟敲了敲旱烟枪,露出轻蔑而又无奈的笑容:“那个年代,每天都有这种事情发生,许多女知青都有这样悲惨的遭遇,管都管不过来,那段黑暗的历史永久地烙印在我们这代人的脑海里!”

老烟也有些喝高了,摇摇晃晃站起来跟我们道别:“你俩伢子当心点,依我看,那口棺材还会回来!”

老烟这话跟之前赵二娃说的如出一辙,看着老烟离开的背影,我的心里仿佛笼罩了一层寒霜。

喝了点酒,脑袋昏昏沉沉的,迷迷糊糊挨到后半夜才勉强睡着。

睡梦中,我隐隐感觉有个女人爬上我的身体,她轻柔地在我身上摸来摸去,我想喊却喊不出声音,有种如同春梦般的愉悦,也有一种莫名的恐惧。

我想推开她,但又无法动弹。

那个女人好像在亲吻我,从脸颊,脖子,胸膛,一路亲吻下去,她长长的头发萦绕在我的胸口上,我能感觉到她的头发湿漉漉的,散发着一股子怪味。

“啊——”

尖叫声如同惊雷般炸响,一下子将我从梦中惊醒。

我猛然睁开眼睛,发现浑身上下都被冷汗浸湿透了,整个人就像从水里打捞出来的一样,湿漉漉的,身体如同被抽空了,虚弱的要死。

我挣扎着爬起来,低头瞥见胸口上有几道怪异的红印子,像是指甲留下的抓痕。

想到昨夜的那个梦境,我感到深邃的寒意,身体不由自主地战栗起来,难道昨夜真的有女人爬上过我的身体?可是采砂船上都是男人,哪里来的女人?

我失魂落魄从床上爬起来,扭头一看,发现睡在对面的赵二娃已经不见了踪影。

忽听砰的一声,舱门被人撞开,赵二娃脸色苍白地出现在舱门口。

“跑哪去了?”我问。

赵二娃没有回答我,而是气喘吁吁地说:“十三!快……快出来看看……棺材……棺材又回来了!”

棺材又回来了?!

我一听这话就炸毛了,触电般从床上跳起来,衣服都来不及穿就跑出舱门。

一口气冲到甲板上,然后我整个人瞬间就石化了:甲板上立着一口大红棺材,表面挂满水珠子,就像从黄河里捞出来的一样,直挺挺地立在那里,在阳光的照耀下,棺盖泛着刺目的红光。即使是在大白天,也能感觉到棺材散发出来的阴冷气息。

邪门!

真他娘的邪门!

我通体生寒,两条腿就像被冻住了,一步都没法挪动。

工人们纷纷聚集在甲板上,围着棺材指指点点,恐慌的情绪在人们的心中蔓延。人们都不敢上前,仿佛那口棺材是一颗定时炸弹,一碰就会爆炸。

我想起昨晚老烟说的话,没想到真的灵验了,棺材真的回来了!

我环头四顾,却发现人群中没有老烟的身影。工人们都来齐了,唯独缺少老烟,难道老烟还在睡觉?

约莫过了有半个钟头,牛大壮来了,一张脸拉得老长,仿佛笼罩着乌云,阴郁得快要拧出水来。

牛大壮站在大红棺材面前,一言不发,额上青筋暴起,满脸都是怒气。

这一次,估计牛大壮也不敢再说这是恶作剧了吧!

牛大壮其实也是恐惧的,他始终不敢靠近那口棺材,毕竟这个孽是他们牛家种下的,棺材三番五次回来,很难说不是冲着牛家来的。

气氛正自凝重的时候,忽然有个工人跌跌撞撞跑过来,由于跑得太急,脚下一绊,摔倒在牛大壮的面前。

牛大壮一肚子火气正没地儿发作,张嘴便骂:“**吓成这样,撞鬼了不成?”

那人哆嗦着嘴唇,牙关打颤,一张脸憋得通红,好不容易才吐出一句:“老烟……老烟死啦……”

老烟死了?!

我浑身一颤,眼前一阵发黑,险些没有摔倒。

昨晚老烟还跟我们一块儿喝酒,怎么一觉起来就死了呢?

“**!”

牛大壮大骂一声,瞪红了眼睛,带着工人们急急忙忙赶过去,老烟死在自己睡觉的船舱里面,上方挂着被子拧成的布条,老烟双脚悬空,脑袋挂在布条里面,双眼圆睁,面泛乌青,早就停止了呼吸。

老烟是上吊死的!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