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血色禁忌]全本免费阅读 主角叫张伟的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编辑:聚橙为海 2019-08-23 23:06:32

[血色禁忌]全本免费阅读 主角叫张伟的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血色禁忌》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血色禁忌 即可阅读全文

《血色禁忌》小说简介

小说多处设悬,反转都设置得非常精巧。轻松搞笑氛围,适合在忙碌一天后阅读。。《血色禁忌》是作者鹏二少创作的悬疑灵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血色禁忌》精彩章节节选:接到这条短信,我脑子嗡的一下,不管是我包括所有的同学不由的惊呼起来。杀人,而且是限时杀人,只允许我杀掉在场中的某一人,这对于道德还有人性是一件极大的考验。短信上有我,富少韩坤,班花韩雅雯,辣妹冯程程我。主角叫张伟的小说是《血色禁忌》,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鹏二少创作的悬疑灵异小说,内容主要讲述:高三那年,我们班集体上了一堂体育课,在举行了一次撕名牌活动后,我却成了那堂课唯一下课的人...假如你被这个世界遗弃了,没有法律,没有道德,没有束缚,你的世界里只剩下一件事,那就是活着!如果他真的发生了,你是守着心中的那道义还是随之而沉沦?体验极致惊悚的视觉感官,不好看我让你你打我。

《血色禁忌》 第17章 限时杀人 免费试读

接到这条短信,我脑子嗡的一下,不管是我包括所有的同学不由的惊呼起来。

杀人,而且是限时杀人,只允许我杀掉在场中的某一人,这对于道德还有人性是一件极大的考验。

短信上有我,富少韩坤,班花韩雅雯,辣妹冯程程我们四个,这种限时杀人是在完全公开下进行,如果所有同学团结在一起,我们完全是一点机会没有。

“咱们先杀了他们得了,否则我们当中肯定会有人会成为猎物。”人群中有人议论着。

我心里一沉,现在我们四人赤手空拳,而且三人中两个女的,唯一男的还是个公子哥,根本没有任何战斗力可言。

就在这时,由我们班王强带头,所有的男生向我们四人围了过来,王强说:“不要怪我们,我们不杀你,但是先将你们拘禁一天,第二天就会放你出来。”

“放你娘狗屁,第二天我们就死了,王强,老子给你五十万,替我放我出去,帮我杀人!”富少激动的说。

王强表情有些无奈的说:“富少,我也想啊,但是你也看到了,这么多人呢,弟弟能保证你过的舒服就得了,不行我在给你找几个小妹儿陪你睡一宿。”

我们四人这时已经被团团围住,就在王强带头向我们冲过来的时候,教室的门开了。

教导处主任带着几名干事,冲进门就喊:“都给我老实点!放假不好好在家,跑学校干什么,你们是不是要打架!”

我深深的呼了口气,有教导处的人出来,我们算是得救了,随后富少对那几名教导处干事聊得火热,隐约中我看到了富少速度极快递给了主任几百块钱。

教导处主任清了清嗓子说:“刚才,韩坤同学举报你们几人要围殴他们四个,这件事需要调查,学校要杜绝你们这种不良风气,都跟我去教导处!”

接着教导处几人对我们四个说:“你们是无辜的,都回家吧,放假就好好休息,现在国家好不容易给你们减轻负担,还不知道珍惜。”

我们四人连忙谢过了教导处主任,在出了学校大门时,富少让我们几人先在一起商量商量。

班花这时脸色惨白,柔柔弱弱的她根本没有任何战斗力,别说杀人,估计连和人吵架都没有过。

“张伟,撕名牌我看过你,你够猛,这次有你我就放心了。”富少深吸了口气说。

我说:“任务提示咱们四人限时杀掉一人,但不确定是每个人杀死一人,还是大家合力杀死一人就可以。”

“如果不杀会怎么样?”韩雅雯胆怯的说。

看着他那白皙而美丽的脸颊,我心里多少有些不忍,毕竟我从本质上就是一个怜香惜玉的人。

我叹了口气:“记得校园喋血那两天么,任务出错的人都会死于非命,这次应该也不会例外。”

班花韩雅雯,忽然蹲在地上双手抱着膝盖哭泣着,还未等我去安慰的时,富少走过去说:“这样吧,你做我一天女朋友,我帮你怎么样。”

“你什么意思!”辣妹用力推了下富少。

富少冲着辣妹大喊:“你特么都是一旧车了,我还是”处难”,我根别的女的也来一次,这样才公平!”

一句话将辣妹噎没电了,但这时富少居然蹲下身做出一个贴脸的动作,这一下激起了我的怒气。

我一脚踹在富少的脸上,大骂:“你特么还是人么!班花现在都已经快崩溃了,你居然还趁火打劫!”

富少捂着脸说:“别特么装好人,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班花那么漂亮,这好个机会,你肯放过?”

我将韩雅雯从地上拉起,向着富少与辣妹相反的方向走去,随后我说:“别以为每个人都像你那样龌龊,我虽然残忍,但我知道什么是人性!”

走在街道上,班花擦了擦眼泪,说:“张伟,谢谢你,你真是好人。”

我自嘲的笑了下,说:“我都杀人了,还能算好人?对了,你是自己行动还是与我一起行动?”

“跟你一起吧,我害怕。”班花语气很低。

大白天肯定不能干那些杀人的事,现在只能找地方等待天黑,我家就我一个,随后我向班花提出了去我家的建议。

在她同意后,我们两个没多久就到了我家楼下,这也是我第一次带女孩子进家门。

倒了杯水后,班花说:“张伟,看不出来你自己住还这么干净。”

为此我只是笑了笑,我的成长环境在学校来说不是什么秘密,父亲早年死于车祸,母亲离家出走,奶奶病逝时恰巧我已经成年,只能领取一些微薄的救济金过日子。

我到了卧室拿出了一个小铁箱子,还没等班花询问的时候,我告诉她,这是我的“弹药库。”

打开后,里面有着匕首,三菱刀,甩棍,撑子等一系列打架用的东西。

拿出了一柄三菱军刀,我对班花说:“任务已经开始了,逃不过去的,你最讨厌谁,借着个机会也好消灭他。”

谁知班花这时忽然哭了,借着她一把抱住了我,抽泣的说:“我害怕,你帮我好不好,我什么都可以给你。”

这多少让我有些心猿意马的感觉,但理智告诉我现在还不是那种儿女情长的时候,连续追问下,班花告诉我她想杀我们班一个叫周磊的男的,原因是周磊在放学后有一次在胡同堵了班花。

随后班花小声告诉我,那天周磊对她猥亵,虽然没什么实质性的行为,但也让她确实吓了一跳。

锁定了目标后我,我让班花自己回屋先睡一会儿,而当我收拾着面前武器的时候,班花居然从房间折返了出来,随后眸如春水的望着我。

“我害怕,你能陪陪我么。”

班花那精致的面容下在配着软软的声音,让我心里的邪火“噌”的一下直冲天灵盖。

随后她居然动手解开了校服上的扣子,她的动作很轻盈,而就在班花将卧室门推开的时候,我心里那股由于死亡而压抑的情绪彻底爆发了出来。

我宛如饿狼般向笑话扑了过去,在她热烈的迎合下,我有种想要释放心中所有压抑的感觉。

干柴烈火一触即发,而就在这关键时刻,我和班花俩人的手机居然同时响了。

这短信催命的声音让我彻底冷静下来。

和班花分开后,我打开了手机,上面短信上写着两个字:“腰斩。”

“腰斩?”我自语了一句。

班花却从旁震惊的说:“我的怎么是砍头。”

她有些害羞的将衣服整理了下,这条短信已经将刚才的**瞬间浇灭。

我与班花相视一眼,我疑惑的说:“难道这个短信的意思是让我们杀死对方的方式?”

腰斩?砍头?这两样死亡方式以当今的社会来说,很难找到可以行刑的器械。

但这时我们又面临了一个新的问题,两条刑罚代表着两条人命,而现在我们必须要尽快的想办法解决这个难题。

“你的是砍头,但要砍掉周磊的头,你有办法将他约出来么?”我问。

班花沉思了一会儿:“以前可以,现在我们已经曝光,对方躲着还来不及呢。”

看了眼表,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但现任务给出的死法确实是老大难。

“我可以让我以前一个初中同学将周磊引出来!”

班花此时的气质有了些许变化,虽然我形容不出到底哪里变了,但她的那份最初的天真,好像少了许多。

看着班花拨打了电话,那边谈妥后决定晚上七点去将周磊引到,乐派KTV。

就在我俩筹备怎么杀掉周磊的时候,短信再次响了。

“冯程程任务失败,处以车裂。”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