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主角叫厉飒飒陶渊的小说[怨灵鬼嫁]全本免费阅读

编辑:手心的蔷薇 2019-08-23 23:33:53

主角叫厉飒飒陶渊的小说[怨灵鬼嫁]全本免费阅读

《怨灵鬼嫁》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怨灵鬼嫁 即可阅读全文

《怨灵鬼嫁》小说简介

《怨灵鬼嫁》没有经历过,就不会懂当时那个年代的我们。90,00后的你们,没有70,80那个年代我们的感觉。个人感觉挺不错。。新书推荐,《怨灵鬼嫁》由飒朗所编写的悬疑灵异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厉飒飒陶渊,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张瞎子的鬼魂还保持着死时的模样,面部狰狞,两只眼窝空洞洞的,往外流着血水。陶渊声色俱厉的对张瞎子说道:“立刻算出厉奶奶在什么地方!”张瞎子虽说是个混账,但也略懂五行之术,寻人辩位的本事还是有的。“是是。小说主人公是厉飒飒陶渊的书名叫《怨灵鬼嫁》,本小说的作者是飒朗创作的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是千年难遇的纯阳女,也是人人鄙夷的灾星。二十岁那天晚上,奶奶为了给我续命,让我躺在一口朱红色的棺材里,不曾想却引来一个千年怨鬼。从此以后,我的命运便彻底改变了....

精彩章节试读:

我的身体僵直在炕沿边,缓缓的回过头,看见了一张极为恐怖的鬼脸!

鬼翻着两只没有黑色瞳孔的白色双眼,一张脸上满是触目惊心的刀疤,一头像是被烧焦的头发揪揪巴巴的团在头顶。

他身上的衣服也破破烂烂,要不是他身上的味道跟昨晚救了我的书生身上的清冽味道一样,我真的要被吓死了。

我害怕的向后退着,身体紧贴着墙壁,抱着膝盖颤声问道:“你、你是昨晚的书生吗?”

鬼阴森森的裂开猩红的嘴,露出一口尖锐的牙齿,他的嘴没动,却发出了声音:“跟我走!”

我不敢再去直视鬼的脸,颤抖的直结巴:“跟、跟你走?”

鬼伸出焦黑的手指,指着窗外,声音森然沙哑:“你看到那些人了吗?你如果不跟我走,就会落到他们手里。你会怎么选?”

窗外的门外的嘈杂叫骂声令我感到毛骨悚然,比跟这个鬼待在一起还让我感到可怕。

“我跟你走!”

我不再犹豫,甚至觉得这个鬼好像除了长得丑些,也没有那么可怕了。

“好!”

鬼冷冷的咧着嘴角,伸出焦黑枯干的鬼手就钳住了我的手腕。

我来不及反应,就感到浑身冷得像掉进了冰窖中,随后就失去了知觉。

“喂,该醒了!”

一个冰冷的声音蓦地在我耳边响起。

我紧皱了下眉,才睁开眼睛:“这是哪里?”

我发现自己躺在草地上,身处一片十分荒凉的山坳中,周围全是阴寒气。

天已经完全黑了,朦胧的毛月亮悬在空中,好像一只狡黠的鬼眼在窥探着人间。

“起来吧!”

那个声音再次响起,我连忙看着周围,一抹白色的身影忽然从我面前一晃而过,我周围的温度瞬间低了不少。

我壮着胆子问道:“这是哪里?你是昨晚的书生吗?”

“这是北山坳。一会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不许出声!”

随着这句命令,那抹白色终于在我面前停住了。

真的是昨晚的鬼书生!

只是他现在背对着我,两只脚悬浮在地面之上,鬼气充盈。

我忍不住问:“你要带我去哪?”

“跟我走就是!记住我的话!”

书生没有回过头,轻轻的飘了起来。

我立刻乖乖的闭上嘴,紧跟在他身后。

周围的阴寒之气越来越重,我抱着肩膀,止不住的打着哆嗦。

我怀疑奶奶是不是搞错了,像我这样阳火旺盛的人,怎么会对鬼物的阴寒气这么敏感,而且还能不分白天黑夜的见鬼?

难道我真的改变了命格?

忽然,一声阴森的笑声在我身边响起:“嘻嘻......”

我被吓得打了个激灵,紧接着一声鬼语又泛着腐烂的恶臭在我耳边“纯阳之体呀,占了你的身子,我就能还阳了!”

我全身的汗毛都吓得竖起来了,连忙用手捂住嘴巴,防止惊叫出声。

这还不算完,一只冷得像冰的青白色鬼手猛地搭在了我右肩头,吓得我差点把心从嗓子眼吐出来。

我抬起头想向书生求救,可是他现在虽然离我不远,我伸出手也碰不到他。

我马上快走了几步,书生与我的距离却依然没有变,我还是碰不到他。

我只好硬着头皮忍受着搭在肩头的鬼手,希望他不要再动就好了。

走了一会后,鬼手真的没有再动,可是我的后背却感到越来越沉重,好像背着一个人似的。

我马上低下头去左肩,我的左肩上竟然也搭上了一直青白色的鬼手!

原来我真的在背着一个鬼!

鬼在我脖子后面吹着凉气,我瞬间僵硬在原地,不敢再多走一步!

可书生还在向前飘着,根本没有察觉我的异常。

我实在忍受不住,喊了出来:“救命啊,我被鬼缠上了!”

我喊完,书生终于停住了。

就在我以为我要得救的时候,我的前后左右突然出现了很多幽绿的光点,炎热的夜晚,我竟然呼出了一口哈气!

那些幽绿的光点在一片令气温骤降的阴寒之气中逐渐显现出来,我终于看清了他们是什么东西!

他们全都是鬼!

各种各样身体残缺腐烂、吐着长舌、披头散发、狰狞可怖的鬼将我重重包围,不停的鬼叫着:“纯阳之身,纯阳之身......”

那个压在我后背的鬼又发出了一声“嘻嘻”的狞笑,我的四肢立刻被伸开了,在半空中摆成了一个“大”字。

我拼命的向鬼书生求救着:“救命!救救我啊!”

哪知鬼书生却还冷漠的背对着我,冷冷说道:“谁让你不听我的话?你这是自作自受!”

《怨灵鬼嫁》 第12章 与鬼为契 免费试读

张瞎子的鬼魂还保持着死时的模样,面部狰狞,两只眼窝空洞洞的,往外流着血水。

陶渊声色俱厉的对张瞎子说道:“立刻算出厉奶奶在什么地方!”

张瞎子虽说是个混账,但也略懂五行之术,寻人辩位的本事还是有的。

“是是!”

张瞎子这种刚死没多久的死鬼,自然被陶渊这种法力高深的“老鬼”吓住了,不敢有丝毫怠慢,匍匐在地就开始掐算。

很快,张瞎子就激动的大叫着:“有了,有了!她在东南方向!那里正对着文曲星……”

“滚!”

陶渊一挥手,张瞎子便立刻消失了。

“你奶奶就在你读书的地方,正巧,我要去的地方也在那里。”

我质疑眨着眼睛:“怎么会这么巧?你不会是跟张瞎子合伙来骗我吧?”

陶渊面色微冷,傲然说道:“陶某做事一向光明磊落,你若是不信,我也没有办法。”

我太想尽快找到奶奶了,不得不相信他的话。

就在我已经认命要与鬼合作的时候,陶渊又说出了一件令我震惊的事情。

“还有一件事,我要对你说清楚。”陶渊的眼睛紧盯着我,看得我心里直发毛。

“还有什么事?”我手脚冰冷,心里涌上一股不好的预感。

“其实在棺内的时候,我不是想对你无礼。你的血吸引了我,所以我才忍不住吸了你的舌尖血,后来又咬了你的脖子。”

陶渊说的很坦然,从他的眼中看不到任何猥琐的神态。而我却听得头皮发麻,心里直冒凉气。

我惊恐的捂着脖子,立刻后悔了与他的交易。

陶渊大概是看出了我的恐惧,苍白的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你不用怕我,我不会吸干你的血。”

我害怕的连连摇头:“我、我才不信!咱们的交易取消吧!”

陶渊的眼神格外坚定:“我是个守信之人,定会帮你找到奶奶,也不会吸干你的血。口说无凭,我给你立个字据!”

陶渊说罢,从袖子中拿出一张光滑的白色锦帕,又变出一根毛笔,将锦帕摊在手上,洋洋洒洒的写了几行字。

“这回你可以相信我了吗?”陶渊把锦帕递给我,一股沁人心脾的清香立刻扑鼻而来。

陶渊的字苍劲有力又透着清秀,看上去赏心悦目。

上面写着:“兹今日起,陶渊与厉飒飒结成契约,厉飒飒将陶某带至读书处,陶某即离开厉小姐另谋他处,绝不反悔,亦不会吸干厉小姐之血。”

我指着锦帕将信将疑:“这个真的算数?”

陶渊信誓旦旦的说道:“陶某一言九鼎,决不食言!”

我虽然不太相信他,但还是将锦帕小心的收好,“暂时相信你一次。对了,你生前到底是个什么人?我看你一副书生打扮却身手不凡,气质超群,你难道是个达官贵人?”

我问完,陶渊竟然傲娇起来了:“我的身份你不必知道,就算是与你说了,也跟你毫无干系。”

他傲娇,我也不再问,毕竟我不想与他深交。

但是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要问,以前也见过奶奶做法事,从来没有像这次一样,一下子出现了那么多死尸。

陶渊沉默了一会儿,“那些死尸是守护墓穴法阵的,我冲破封印惊动了他们,他们要抓我回去。只是封印的年代太过久远,他们的法力流失了,没有能力抓我了。”

陶渊说完,忽然问我:“你奶奶之前可与什么人有过节吗?”

我想了一下,摇了摇头,“没有了,只有村里的张瞎子一直把我奶奶当成死对头……”

话说到一半,我猛地一拍脑门,想起了另一个人,“对了,我奶奶说三十年前有个神秘人求她到北山坳做法事,被她拒绝了。奶奶说那个人身上有死气,很不正常!”

陶渊神色一变,脸上一片凝重,冷冷的吐出两个字,“是他!”

我不知道他说的是谁,正想问,墓穴外面隐约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