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尸妹]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主角叫丁凡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编辑:久夏青 2019-08-23 23:41:24

[尸妹]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主角叫丁凡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尸妹》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尸妹 即可阅读全文

《尸妹》小说简介

《尸妹》作者在目前的章节中,对于男主的形象塑造特点鲜明、形象生动,在小说里,无论是正面和侧面,作者都在小说中对男主进行了描写。。主人公叫丁凡的小说是《尸妹》,是作者夜无声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这莫老太忽然笑着开口,让我直接就懵了。脑子里忽然想了起来,昨晚来送米的讨要供香的,好似就是这个声音。如果我没猜错,昨晚站在门外的,十有八九就是她,看来她并不是一只过路鬼,与我那鬼媳妇应该有点渊源。但是。主角叫丁凡的小说是《尸妹》,本小说的作者是夜无声所编写的悬疑灵异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人,从生到死就是一个过程,看开了也就一口气。但是,这世上总有不愿意咽气的人,不愿意进棺材的尸,不愿意去阴间的鬼。干我们这行,说白了就是去掐断死人没咽下去的那口气儿。不过,谁掐谁的脖子,得看你有没有那个

精彩章节试读:

师傅忽然开口,我哪敢怠慢?

急忙来到桌案之前,“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师傅见我跪下,迅速用几根稻草扎了一个人形的稻草人,将其摆放在了作案上。

手中结印,嘴里还念道了几句,然后连烧了三道黄符。

此时,阴风变得更大了,周围也变得更冷了。

之前洒在周围的纸钱,更是因为这阵阴风,飞得满天都是,看上去极其瘆人。

不仅如此,就在这个时候。

桌案上躺下的稻草人,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猛的就立起来。

我见这稻草人自动的就立了起来,不免一阵心惊。

而一侧的师傅和老秦爷,也是紧皱眉头,一脸紧张。

师傅更是拉长了嗓子,大声的开口道:“冥礼开始……一叩首……”

“哦”了一声,便磕了一个头,可是等我抬头的一瞬间,却意外的发现。

桌案上的稻草人,好似也动了一下。

开始我还以为自己看错了,便多看了几眼,结果师傅又喊了一声“二叩首”。

直到此时,我才发现。

那稻草人真的也跟着倾斜了一下,而且这次是朝着我这个方向,好似也和我一般,在叩首。

师傅见我还望着稻草人发愣,显然有些生气,当即便呵斥了我一声:“还愣着干嘛!”

心里一颤,这才反应过来。

然后便磕了第二个,随后师傅又喊了一声“三叩首”,我继续照做了。

而桌案上的那稻草人,明显也做了。

看上不挺玄乎的,但没有开口。

三拜之后,师傅又拉长了嗓音:“上酒!”

话音刚落,迅速的在桌案上的一口白瓷碗内倒了白酒。

不过这还没完,师傅更是一把提起旁边躁动无比的大黄鸡。

不由分说,直接就抹了它的脖子。

滚烫的鲜血顺着大黄鸡的脖子就冒了出来,最后“嘀嗒嘀嗒”的流入了酒碗之内。

等鲜血染红白酒之后,师傅还我在血碗之中滴入自己的鲜血。

等做完这些,师傅又舞动了几下桃木剑,拧起一道黄符便低喝了一声:“有子丁凡结连理,以血为书化正清。急急如律令,敕!”

说完,师傅手中的符咒“轰”的就是一声,直接绕烧了起来。

可是这绕烧的火焰,却是墨绿色的。

随着黄符的燃烧,师傅将符咒灰全都洒到了血酒之中。

等做完这些,还用还用手指搅拌了几下,直接端来我面前道:“喝一半!”

我接过血酒碗,看着里面掺杂有符咒灰的鸡血酒,实在是有些喝不下,只能掖着鼻子往嘴里灌。

带着余温的鸡血酒,又腥又瑟,喝完之后连续干呕了好几次。

至于剩下半碗血酒,师傅直接将其洒在了稻草人身上,然后便将其丢入火盆之中给烧了。

等做完这些,我只感觉自己身边凉飕飕的,总感觉周围有人在盯着我一般。

但没一会儿,周围那阵冰冷的阴风,也在此时渐渐散去。

师傅的表情也缓和了不少,且明显松了口气儿:“小凡啊!你现在可以起来了。”

见师傅如此,我带着一丝疑问:“师傅,这就完了吗?”

师傅微微点头:“成了。”

听到这里,我却有些懵。

不是说结阴魂吗?我除了见到一个会弯腰的稻草人,那见到什么女鬼?

所有我便将心中的疑问说了出来,师傅听我这般开口,竟露出一丝苦笑。

说不仅是我,就算是他也都没见着。

而且还说,最好我能一辈子见不着。

说完,便让我收拾东西回去。

我见师傅不想说,也就没问。

不一会儿,我们便收拾好东西。

看了一眼四周的荒坟,只感觉全身凉飕飕的。

不想在这里继续久留,便和师傅以及老秦爷,迅速的离开了这里。

在路上,大家都显得比较沉默,都没有说话。

我也显得疑神疑鬼的,总感觉除了我们仨还有其她人在。

而师傅,路上只叮嘱了我几句。

让我近期别看一些不良的视频和图片,还要与年轻女性保持距离。

说如果我触犯了这些,可能会惹那位不高兴。

师傅没明说,但显然指的是我那见都没见过的鬼媳妇儿。

不过这事儿玄乎,即使现在我都不敢相信。

等回到铺子,已经凌晨一点多了。

师傅让我早些休息,说养足了精神,明晚还得继续对付那打鱼夫妇。

说完,师傅便要回自己的屋子。

可就在此时,屋里却阴冷了几分,屋外更是传来阵阵敲门声“咚、咚咚咚”……

一听敲门声,我和师傅都是一愣,随即望向了房门处。

寻思着,这都这么晚了?谁啊?

师傅便对着门口喊了一句:“谁啊!”

可话音刚落,屋外便想起一声沙哑老妪声:“送米嘞!”

我听这话,当场就有些懵。

我家根本就没定米啊?在说,这大晚上的,又刚从乱葬岗回来,就来一个送米的?

怎么想都感觉不对劲,所以本能的就回了一句:“我家没要米,你送错了!”

此言一出,屋外又响起了一阵老妪的声音:“没错,老婆子跟了一路,这米就是送这儿!只想讨炷香吃。”

一听这话,我脸色“唰”的一声就变了。

我们可是从乱葬岗回来的,她跟了一路,而讨香吃?

这、这不摆明了,外面站着的不是活人吗?

只感觉心惊肉跳,脸色煞白煞白的,就要开口把外面这家伙给骂走,要不人多晦气?

可师傅却抬手制止了我:“人家既然是来道喜的,自然不能怠慢。小凡,拿香去!”

我咽了口唾沫,迅速去拿了香。

师傅点上,将其插在门前。

然后对着屋外的老妪说了一句:“多谢老太的米了,赎不能开门相迎,请搁门口吧!这香供你了。”

话音刚落屋外便传开“咯咯咯”的笑声,随即便见到那升腾的青烟,顺着门缝就飘了出去,而那供香,也以飞快的速度烧没了。

过了有一会儿,见屋外没了动静,我便通过门缝往外看了一眼。

发现屋外一个人也没有,可门口却多了一小撵白米。

本是想打开们门看看的,却被师傅给制止了。

说可能就一路过的,逢喜就被勾了过来,让我在意去屋里睡觉,别多想。

听到这里,我只感觉一头的黑线。这鬼媳妇来没见着,就先来了个也野鬼老太。

这日后的日子,恐怕不那么好过了。

随即,师傅叹了口气儿,便转身离开了。

师傅走后,我这才提心吊胆的回屋里睡觉。

不过等我睡着之后,却做了一个梦。

梦见个女的,那女的穿着很是时尚,就站在我床头,拿着我的手机正在翻看什么。

隐隐的听到;哼!这么多女人,死渣男、死渣男,删掉删掉……

等我梦醒后,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我忍不住的看了床头一眼,发现自己做了个梦,可是这个梦太过真实,让我有些惶恐。

见自己的手机就在床头,便一把将其拿了过来,习惯性的打开了自己微信。

结果就在我打开微信的一瞬间,整个人都傻眼了。

发现里面很多信息记录都被删除,我几百个好友,现在就剩下了百十来个,而且还是清一色的男性,就连镇上送盒饭的刘大妈都给删了。

不仅如此,我那“绝命书生”的网名,更是被人改了,变成“绝命死渣男”。

见到这些,我脑子里“嗡”的就是一声爆响,整个人都傻了。

昨晚我梦见的,那、那不是梦。

她来了,又走了……

《尸妹》 第十一章 女暴龙 免费试读

这莫老太忽然笑着开口,让我直接就懵了。

脑子里忽然想了起来,昨晚来送米的讨要供香的,好似就是这个声音。

如果我没猜错,昨晚站在门外的,十有八九就是她,看来她并不是一只过路鬼,与我那鬼媳妇应该有点渊源。

但是,更重要的却是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因为我那鬼媳妇,不是这个老女鬼!

要不然我这辈子,就跟着这么一个老女鬼过,我怎么受得了?

而师傅和老王头二人,也是疑惑的打量着莫姥姥,但没开口。

此时,只见我对着这个自称莫姥姥的女鬼行了一礼。

同时开口道:“莫姥姥,不知道你家小姐在哪儿?我能和她见上一面吗?”

莫姥姥“呵呵”一笑:“我家小姐已经见过姑爷了,如果哪天小姐想见你,便会主动现身的!”

听到老女鬼如此开口,心里还是有些失望。

可不等我再次说话,这个老女鬼却再次对着我开口道:“姑爷,那水鬼夫妇凶恶,老身救了你一时,但救不了一时。今夜过后,你可得小心提防才是啊!”

听这老女鬼又提到水鬼夫妇,我又皱起了眉。

这不都被你打跑了吗?他们还敢来找我?

而且你这么厉害,为何不直接灭了那两只女鬼,这样我不就安全了?

我心里这么想着,就准备开口。

但师傅却抢先开口道:“莫姐姐,贫道与小徒修为甚低。所以能不能请莫姐姐直接出手,消灭那两只恶鬼?”

老女鬼却是叹了口气儿,然后继续用着沙哑的声音开口:“不是老身不帮,而是小姐不允。所以这一切,还得姑爷自救啊!”

什么?我那鬼媳妇不允?

我师傅以及老秦爷都露出一丝惊愕之色,这活人阴婚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只要结成,一辈子都别想解开,几乎可以说是同气连枝,同生共存。

任何一方出现意外,另外一方都会遭受到毁灭性的打击。

这也是为何,师傅说结了活人阴婚,便会有鬼给我挡灾的原因。

要是冥配不想受到牵连,就必须帮我挡灾。

可我这冥配到好,不仅不出手帮我搞定,还让我自救,还真是有个性。

我露出一脸尴尬,一时间不知道该说啥。

老女鬼见我语塞,便继续开口道:“姑爷,这老身虽然不能出手助你。但老身这里有一法,可消灭此二鬼!”

脸色一喜,急忙追问:“真真的,请莫姥姥指点!”

我惊喜的开口,可是莫姥姥却忽然停顿了,而是略有生意的望着不远处给城隍爷上贡的供香。

那会儿年纪轻,不明事理,还疑惑莫姥姥盯着那供香看干嘛?

但一旁的师傅和老秦爷却猛的明白了过来,只见师傅迅速从一旁的百宝囊里拿出三炷香。

老秦爷拿出打火机火折子,迅速将其点着。

随着青烟的升腾,那老女鬼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看着三炷香饥肠辘辘的。

那喉咙就和活人一般,不断吞咽。

而师傅拿着香,直接来到老女鬼面前,同时客气的开口道:“莫姐姐,还请你指点迷津!”

说完,师傅直接将其插在了老女鬼跟前:“莫姐姐,请!”

而那老女鬼“嘿嘿”一笑,也不客气,对准了三炷香就猛吸了一口。

三炷香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燃烧,而那升腾的青烟,化作一股气儿,直接就没入了老女鬼的鼻孔之中……

以前就听说过鬼吸香,但也只是听说。

却从来都没见过,今晚算是涨了见识,第一次见到这种奇异的场景。

那青烟要是活人吸了,保准呛得半死。

可是这老女鬼吸了,却是一脸舒爽的样子,非常的享受。

我一脸惊愕的站在旁边,就这么看着老女鬼吸了一般。

她缓了口气儿,带着笑容,沙哑的说道:“真舒服。既然受了姑爷的香,老身也就不在卖关子了。”

我们都绷紧了神经,盯着老女鬼。

老女鬼说到这儿,扫了我们一眼,然后又道:“这两只水鬼平日都潜在水潭里,所以近期别靠近水库。”

“同时,为了以防万一,明天你们去这两个家伙的坟地,把它们的骨灰坛给挖出来,用稻草符代替……”

老女鬼一字一句的说着,传授着我们对付这水鬼夫妇的办法。

在这期间,也会不时会吸上一口供香,一脸享受。

老女鬼说,等挖出了骨灰坛,就带回家供着。

如果过了三个月都没事儿,那就说明这两个家伙已经管事儿的带走了,或者消停了。

但要是上门找你们麻烦,就让我们往那骨灰坛里洒上一把黑胡椒。

然后在和他们的骨灰搅和在一起,这样做后,他们必然会感觉难受无比,疼苦不堪。

如此以来,我们就有机会将这二鬼铲除!

听完这些,我和师傅都是一阵惊喜,连连感谢老女鬼。

而这老女鬼已经吸完供香,此时“呵呵”一笑:“姑爷,老身就不久留了。”

说完,一转手,惦着脚,杵着龙头拐杖便走出了城隍庙。

但出去没一会儿,老女鬼便消失得没影儿了。

师傅和老秦爷也是松了口气儿,而我,对我那鬼媳妇就更是好奇了。

删我好友,给我改名绝命死渣男就算了,还特么不肯出来见我,是长得丑无法见人?

更加重要的是,我都差点被打渔夫妇给害死,都不出来帮我,还命令莫姥姥不出手,实在是可恶。

可这事儿还没完,所以休息了一会儿,便回了铺子。

师傅睡觉前,让我给鬼媳妇上香,说别忘了。

我心里闷得慌,要是删我好友,改我名字,还不让莫姥姥出手。

所以我上香的时候,我有些心不在焉,嘴里更是念道了一句;肯定是丑得不敢出来见人。

其实就是很随意的一句话,直接就嘣出来的那种。

我也没当个事儿,可我那知道。

等我回到房间睡着之后,我迷迷糊糊的感觉有东西在我脸上蹭,隐约之间还听到“呵呵”女孩的笑声。

实在是太困,感觉就是个梦,就没在意。

可是等我第二天起床上厕所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傻眼了。

因为在我的脸上,额头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涂了个,黑眼圈、红嘴唇。

脸上更是被写了两个“丑”字,更加恐怖的是,厕所的镜子前,更是被悬着一把剪刀。

见到这些,我差点没给吓死。

一时间只感觉瘆得慌,急忙扯下剪刀,用水把脸给洗了。

等再次出门,见到那鬼媳妇儿的无字排位时,我全身都是一哆嗦。

昨晚说的话,肯定是被这女鬼给听见了,而且这鬼娘们很记仇。

脸色的涂鸦就算了,可是那把悬着的剪刀,肯定是在威胁我。

现在光是想想便感觉下面一阵发寒,这那里是娶了媳妇儿?

分明就是娶了一只脾气暴躁,还小心眼的女暴龙啊……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