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主角叫云啸[狼女魂踪]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编辑:夏风不燥 2019-08-23 23:47:31

主角叫云啸[狼女魂踪]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狼女魂踪》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狼女魂踪 即可阅读全文

《狼女魂踪》小说简介

《狼女魂踪》可以,凑合着看,无聊打发一下时间。推荐一个更爽的:[全-球-废-品-王],大家搜下就可以看,要是不好看给你一百块!。主角叫云啸的书名叫《狼女魂踪》,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珠玉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月明云静,树鸦惊!似有凉风,竹影未动!晦暗处一个身披黑袍的男人提着一盏冥黄的纸灯笼疾步朝一废弃的古塔走去!蛛网载尘,直悬于门,应是无人问津!忽然,一阵诡异缥缈的笑声从幽深冷寂的古塔中悠悠传了出来•••。小说主人公是云啸的小说叫做《狼女魂踪》,它的作者是珠玉写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是一世清贫的农家女却在出格论婚之际连续引发多场血案,她身不由己的嗜血杀生只为解去口中难耐的饥渴!从此她被村里人称为妖女不详之人!游魂的召唤,狼灵的觉醒,诡异之人接连出现······生命里谁是谁的猎物

精彩章节试读:

锦妃房间内二人各怀心思的紧盯着对方!

“狼青,你说你是路过?何以证明?”锦妃忽然警醒,为了区区小事,殿下为什么会派一个天垠城的俘虏来告知?太奇怪了,“你不是专程来找我的?”

“呵呵呵,娘娘终于清醒了!你以为自己跟韩素的事有多重要?我此去是为了映雪姑娘复活的事!但是因为我知道你的秘密,所以如今我也有一个小小要求!”

“什么要求?”

见锦妃答应得如此痛快,狼青便知五年前寒地的那场意外的染血事件绝非偶然,时下他笑得更加奸猾了,“呵呵呵,你的某些事,我可以不告诉殿下!条件就是释放我的另一半狼灵!”

锦妃嘴角抽笑一声,“你想要自由?呵呵,别想了,我爹是不会同意的!”

“谁说要你爹同意了!你可以悄悄的做啊!”

“凭你一介俘虏还敢威胁我?”

“不敢,不敢!不过如今我可是殿下的人!再说一旦殿下找到了灵媒,复活了那女人,你觉得她会放过你吗?”

“复活?”锦妃眸色不仅又闪过一丝慌张,“怎么复活?难道血灵石铸成找到灵媒了?她是谁?”

狼青眼眸一沉更加确定了锦妃与这件事潜在的联系,“娘娘,你怎么对这件事这么关心?难道我说中了?”

锦妃勾起朱红的双唇盈盈一笑,用略带讨好的口气柔声道:“狼青大哥!锦儿我素来跟你无冤无仇,我知道在漓国这么多年你受了不少苦!灵印亦被殿下摧毁剩半,另一半还被铸灵石所牵制。铸灵石乃锁灵神物,但是亦有其缺点••••••”锦妃一边说一边侧目查看狼青的颜色,一说到缺点的时候狼青的眼眸整个都亮了,她知道这就是他最感兴趣的事情!

“你知道它的缺点?怎么破?”狼青急切的追问一句!

“当然,作为漓国殿下的心腹杀手,巫主之女,连这点东西不知道行吗?”锦妃继续诱惑道!

如果剩下的这半灵印能挣脱铸灵石的束缚,他就能毫无牵制自由的回归天垠城了!狼青依然还是当初的狼青,而天垠城的人也不会再惧怕武王的捕灵锁和巫主的铸灵石了,太好了,“你可知道方法?”

“当然!”

狼青半信半疑的紧盯着她的美眸,狐疑道:“莫不是我刚才言中了你的过去,想收买于我?”

“这不是收买。这是交易!你说的不错,我的确是习惯了这里的生活,也爱上了韩素。至于殿下,现在只是一个心外之人罢了!”锦妃嘴角微扬异常坦诚的继续道:“我确实不想何映雪复活,只要你不在殿下面前将今天的这番话说出来,我便助你脱离铸灵石之困境!可好?”

“此话当真?”

“当然!明日之末漓山之巅,我将告知你脱困之法!”

“好!”

就此二人秘密达成协议!

王宫内殿,檀香袅袅。韩素身穿一身银色龙纹衣,神色慵懒坦胸斜靠于床榻之上,一张精致的脸棱角分明极是俊美。冷眉之下狭长的凤眼微微眯起,不禁透出一股天然的销魂之色。旁侧亦有美女为之捏肩捶背。乌黑的发丝被高高束起散乱垂落于胸前。若不是身着龙衣躺在那龙塌之上,任谁都不会把他跟皇帝扯在一起!

“启禀皇上,锦妃跟一名男子进了内宫。他们的谈话中似乎提到了雪妃!”

“映雪?”韩素一惊,猝然起身眸色犀利道:“还说了什么?”

“皇上恕罪,那个男人的警觉很高最初他好像发现了我,可是并未拆穿,只是任由我听,可是到后来,锦妃宫内的侍卫巡游发现了我,所以••••••”

韩素嘴角不自主的抽动两下,接着冷呵一声,“没用的东西!滚!”

“回来!”

“皇上?”殿下的那个奴才接着又滚了回来!

“给朕继续盯着!随时来报!”

“是!”

哼,谭介风想不到你害死我的雪妃不算,如今还派送了锦妃这枚棋子,你到底是要干什么?

“启禀皇上,锦妃求见!”

真是说谁,谁就到啊,韩素面色阴沉思量片刻,“让她进来!”

“是!传锦妃!”

顷刻,锦妃便神采奕奕从殿外走了进来,“参见皇上!”

“免了!锦妃来见所为何事?”

锦妃魅色荡然的柔柔一笑,“皇上,前些日子我向天佛祈愿,今日正好还愿。所以还请皇上准我今日出宫!”

“哦?向天佛祈愿那可是大事!今日是显仓促了,这样吧,朕也正想出去转转,一起吧!”

“呃?皇上!”锦妃顿时愕然,她没有想过韩素会答应得如此痛快,而且还要随自己一起去,在这之前可是前所未有的,“呵呵,皇上,还是臣妾自己去吧!皇上日理万机处理国家大事,不好耽误的!”

韩素眼眉一挑,略有所疑的看了她一眼,“嗯,也好!朕这几日确实还有很多事要做!那锦妃一路小心!朕给你多派些侍卫好了!”

“多谢皇上!”

说罢,锦妃恭敬的朝韩素礼了一礼,便起身上前伺候去了!

日末,漓山之巅!

“••••••你不信我?”锦妃动气的反问一句!

“狼灵之间虽有天生吸引融合的天性,但我素闻锦妃娘娘心狠手辣。我怎么知道你接下来是帮我还是要害我?此法不通,你还是先去天洞释放我的另一半狼灵为好!”

锦妃不禁好笑的讥笑一声,“此下,几百里路,来回就要好几天,我生为锦妃如何能脱身?”

“我可以带你!”

“哈哈哈,别做梦了。只要你一回去,铸灵石便会立刻有所反应,你以为我爹会不知道吗?你好好想想,你可是殿下派来的!杀了你对我有什么好处?再说何映雪又不是我杀的,就算殿下真的追查下来,这笔账也该算到韩素头上!我只是不想她复活罢了!”

“那你为什么怕我将你的事告诉殿下?”狼青反驳道。

“谁不知道殿下对何映雪爱之入骨,若不是她朝三暮四何故引来杀身之祸。如果没有她,我会以完整之躯侍奉殿下一生。断然不用去讨好侍奉另一个男人!区区一个残花败柳,殿下还竟然想让她复活?真不知那个女人有什么好!都死了五年了还不消停!如今我的心已转移到韩素身上。我可以让她毁我一次,但是绝不能有第二次。殿下交办的事,我定会服从!只是我必然不能容她复活!”

狼青双眼一眯轻轻摇了摇头,“不对,你明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件事!”

锦妃绝美的面容忽然变得狠戾起来,她朱唇开启,十指合十口中迅速念道:“四梢末,魂元聚,五行固!出!”

韩素远远蛰伏,密切注视着二人的怪异之举!他虽然武功极好,但是对于狼灵一族来说还是根本无法近距离靠近的!

只见山顶乍现一团红光瞬间将二人全部笼住,男人起先还很镇定,之后便狰狞起来。而锦妃从始至终似乎都非常淡定!

山巅,红色流光在她的掌中忽然变作无数利剑瞬间贯穿于男子身体。男子腾空而起痛苦的在空中翻越,却总也逃不出那团红光!

“哼,信不信由不得你!一具残灵的臭狗还配跟我讲条件,找死!”

“啊~”狼青私心裂肺的嘶吼着,“东方锦,你居然敢对我下手!啊~”

此刻他身上青筋暴露,生受万剑削灵之痛,却无法摆脱!他以为他可以利用她的弱点重获自由,谁知为了那点自由他居然赔上了自己的性命!

看到狼青被撕裂狼灵之时扭曲恐怖的脸庞,东方锦放肆的仰天狂笑,“哈哈哈,我是捕灵人,怎么会受狼人的威胁,你太天真了!就算你对我爹跟殿下有用,我也在所不惜!你说的一点都不错我就是一个心狠手辣不顾任何的女人!凡是违我心者,我都不会放过!统统不会!殿下,这都是你的错,都是你的错!我不后悔!”

“啊~你这个阴险狡诈的女人,你不会有好下场的!”

“去死吧!”

随着一声嘶吼,点点绿光从男人的体内忽然迸发散出,顷刻便消失在空中!顿时,他的身体也迅速跌落到了悬崖之下。

“哈哈哈,跟我谈交易得用命做代价!”殿下对不起了!你既已不是以前的你,那锦儿也不会是当年得锦儿了,“哈哈哈!”

远远的,韩素看得是心惊肉跳,他虽武功盖世可终究是一名凡人,从未见过这等妖术,竟还会泛光?锦妃身怀绝技却甘心委身于自己,她到底是为了什么?他们的对话里曾经提及雪妃,莫非这跟雪妃之死有关?不行,这个女人太过危险了,绝不单是漓国派来的一个卧底罢了。太可怕了,他怎么能跟这种心手狠毒的女人共栖一床呢?

不行,不行得分开了!

山顶之上,只见东方锦将一些漂浮在空中的红流倾注到右手的一个东西上,随后,一缕极为醒目的红光便朝西南方向的玲珑城飘去了!

“玲珑城?”东方锦心头一紧,不禁皱起了眉头!为什么会是那个地方?灵媒居然会选在那个地方出现。那不是曾经她暗杀何映雪的地方吗?莫非是何映雪真的命不该绝?

不!你绝对不可以活着回来。她东方锦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杀她一次,当然也可以杀她第二次!何映雪你等着,她东方锦是绝不会让她毁了她的一切的!

《狼女魂踪》 第1章灵媒现 免费试读

月明云静,树鸦惊!似有凉风,竹影未动!

晦暗处一个身披黑袍的男人提着一盏冥黄的纸灯笼疾步朝一废弃的古塔走去!

蛛网载尘,直悬于门,应是无人问津!

忽然,一阵诡异缥缈的笑声从幽深冷寂的古塔中悠悠传了出来••••••

夜枭声声,惊悚阵阵!

男人不由顿足,接着将自己身上的袍子稍稍收紧了些又继续向前!

接着,蛛网被他用挑灯的竹棍拦网横截,上面的蜘蛛落荒而逃,半截蛛网悬浮在空中顺着塔里吹出的阴风向外缥缈而去。

在深入地下九十九阶暗无天日的古塔之下,一个似穿白衣,头发半白半黑的青年男子正伏在一副巨大的黑色玄棺之上,他无比疼惜的抚摸着那口棺材柔柔道:“映雪,我们很快就要见面了!你在这暗黑无边的塔底一定很孤单很寂寞吧?再稍微耐心些,我就接你出来!”

棺底的人静默无语,倒是台上本是平静的烛火似有神鬼操纵一般微微窜动了两下。男子邪眸低垂下意识的用余光低扫了一眼身侧。地上一个黑色的影子在烛火的映衬下默默的凸显出来,逐渐的拉长扩大再拉长••••••

玄棺旁的男子单眉微挑邪魅狭长的眼眸里不禁流出一丝不悦。他慢慢收起手下的温柔,立正转身,一双赤红微眯的眼眸中顿时透出一股阴冷的杀气,“恩?”男子声色低沉的恩出一声,音虽不大,但却极有威胁的逼迫感!

黑袍男忽然站定,影子随之停滞!他躬着身,垂着头,气也不敢大出,恭敬的站在男子面前!他嗅到了,在空气中弥漫了一股莫名嗜血的杀气!之前他是领教过的!这一次,是他错了,错在自己走得离主子太近了!

“参见殿下,巫主已将血灵石铸成。”黑袍男人为了避免主子的责罚,便主动先他一步,奏明了事实!话间,他同时将一黑褐色的圆石恭敬的呈了上去!

男子冷漠的看了他一眼,开启轻薄的红唇声色轻挑道:“该怎么做?”

“是!”黑袍男人闻声而应。随即,他从自己腰间掏出一把匕首便在自己的手腕上毫不犹豫的割了一刀!

鲜血注入,血灵石在上!

滋滋滋~

此时,那石头似乎跟有了生命一般将滴下来的血全部不留痕迹的给吸干了。紧接着血灵石内浑然闪出一道猩红色的流光,腾起,飘散,朝着西南方向透过古塔之墙弥散开去!

“殿下?”

“西南?南尹国的地盘!”白衣男子邪眸微张,轻轻纵了纵眉头,俊美刚毅的脸上忽然绽开一抹妖孽的笑容,“正好,锦儿也在。”

黑袍男子心头一喜,脸上却不敢表露半分,依然面色沉重的恭请道:“通知东方锦?”

“不用了!听说韩素跟我们锦儿要好得很。恩爱了那么多年他也不嫌腻得慌,让他先倒倒胃口就好了!”

“是!”黑袍男人略有迟疑应了一声,领命之后却依旧站在那里,似乎还想要说什么似的。

男子剑眉淡张,有些不耐烦的讽刺道:“怎么?还要让我告诉你怎么做吗?”

黑袍男面有难色的回道:“属下不敢。只是巫主告知这血灵石只能用三次。此去南尹路途遥远,而且灵媒行踪诡异,择主后基本与常人无异,若无契机,恐怕不是那么容易能找到的!”

男子一怔,清冷的眸子再次闪烁出赤红的杀气,显然他对这个俘虏不满意了,“哼,这点嗅觉都没有,亏你还敢称自己是天垠城的人!看来失去一半狼灵的你已经是个废物了!”

男人心下一沉暗自咬牙,稳如泰山的立刻跪地请罪说:“属下知罪,属下一定将此事办好!还请殿下放心!”

“哼,没用的东西!”白衣男子极为不悦的轻哼一声,无聊的把玩着自己中指上那一颗锋利如刀的狼头铁戒!随即又很不屑的看了一眼眼前跪地的人。

眸色微沉,朱唇轻启,清流般明畅的声音从他口中缓缓流出,“呵呵,你是在这漓国待得不耐烦了?还是嫌我对你照顾不周啊?以前的你倒是很乖巧的,今日怎么生了怨恨?”

黑袍男一直低着头,面朝地背朝天,口气里更是对他恭敬得不要不要的,可是这个男人却依然能探得他心底此时的怨恨!可见这个武王谭介风并不是个好糊弄的主子!

他低头正欲回话解释,忽的一阵阴风吹过脸颊。霎时,一双尖利的指甲瞬间便嵌入了他的脖子里。

大睁的眼眸闪烁着幽绿的光芒,他被他牵制着仰面朝天。黑袍男的眼眸居然是绿色的!

“殿下?”黑袍男神色坚毅不带任何惧色,视死如归愿的眼神正对向他阴戾的邪眸,真的是寻不出半分怨恨呐!

男子死死扣着他的脖子,只消轻轻扣动骨节,这个俘虏的命便没了!不过,他的眼神如此忠贞不渝倒不像是敢生怨气的!随后,男子幽幽一笑朝他投去一抹赞赏的目光,手也慢慢松离了他的脖子!

黑袍男即刻跪地,服软的请求降罪处罚!鲜血从他的下颌气管处的位置滴滴下落,溅到他的脚面!他明白若是刚才自己稍有半丝怨恨跟不甘显露出来,这个危险的男人说不定还真会要了自己的小命!

“呵,人都说狼是喂不熟的,我看不然!”说着,男子便将红唇轻轻掠过那枚铁戒,一抹鲜血染上他的双唇,此刻他整个儿人便更显妖孽了!

“嗯~还是这个味道!呵,五年了!想不到我依然无法化解你们一族体内的毒。也罢,也罢,万物制约相生相克,你现在不是对我也无害了吗?哈哈哈!”

黑袍男此刻将头埋得更深了,他不敢多想,生怕这个男人会再次看穿自己!

古塔之中,白衣男子狂浪的肆笑一阵转身间骤然厉声命令道:“狼青你给我记住,顺我者昌,否则我必然会让天垠城在这个世上消失!今天,我既然能放你出去,日后就有办法将你抓回来,你休想摆脱我的控制。现在本殿下可以实实在在的告诉你,就算是你们城主乌夜遇见我也不会像五年前一样能轻易抵挡过我的捕灵锁。后果我想你是深有体会的!”

“是,狼青记住了!”狼青拱手领命,会意一眼再不敢多作逗留,随即恭敬的转身退去。

看着如此恭顺的狼青,白衣男子的脸上不禁浮出一抹奸诈的笑意,“在南尹北际,沿着死人的方向。灵媒自会出现!”

狼青闻声稍稍顿了一下,便坚定的迈着步子踏出了古塔!

他之前本也是天垠城的人,五年前被漓国的武王谭介风用捕灵锁抓住,囚禁在漓国!之间,他受过万种酷刑的摧残,当然其中最难以忍受的还是属狼灵的剥离。那种痛比挖心疼千倍,比扒皮痛万倍!但是,为了天垠城的安危他誓死挺了过来!因为他坚信只要活着总有一天他能逃离这里!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