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主角叫高飞老严晓雪的小说[绝密诡案]全本免费阅读

编辑:风之乐 2019-08-25 20:12:30

主角叫高飞老严晓雪的小说[绝密诡案]全本免费阅读

《绝密诡案》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毛文学,关注后回复:绝密诡案 即可阅读全文

《绝密诡案》小说简介

故事情节还不错,就是感觉李尘有点太无敌了,有如来佛祖的感觉。主角叫高飞老严晓雪的小说是《绝密诡案》,它的作者是幻海半仙创作的悬疑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第八章另外两位死者让我生气的是,接手案件这么久了,除了方叔,调查组里竟然没有一个人主动和我提过这些事情。至于那个金边眼镜,更是完全和我站在了对立面。静下心来,仔细一想,倒也可以解释。这次是被老严临时调。小说主人公是高飞老严晓雪的小说是《绝密诡案》,是作者幻海半仙创作的悬疑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近段时间,G省黑金市接连发生了几起女人被害案,死者全都身穿红衣,死状悲惨。 机缘巧合之下,我介入了这起案子,然而,案情远非想象的那么简单…… “红衣女案”“人体自燃“”猫脸老太”……每一起案件,都在民间讳莫如深,以讹传讹。案子背后,究竟隐藏着怎样的真相?而那些受害者,他们为何要遭受这无妄之罪?

精彩章节试读:

第八章另外两位死者

让我生气的是,接手案件这么久了,除了方叔,调查组里竟然没有一个人主动和我提过这些事情。至于那个金边眼镜,更是完全和我站在了对立面。

静下心来,仔细一想,倒也可以解释。

这次是被老严临时调派过来的,事发本就唐突,加上,黑金市警局我也没熟人,难免他们会有些排外。

可是,以黑金案呈现出来的端倪,仅凭我一个人,很难搞定,或许,让林晓雪作为我和警局之间的沟通的桥梁,是个不错的选择。

对方是个狠角色,弄出那么多超自然的事件,为的就是让我们感到恐惧,从而放弃调查。

越是这样,越是证明了继续调查的必要性,这样一个危险分子,放任不管,黑金市就永无宁日了。

当务之急,应该是尽快和季颜见上一面,以我对他的了解,季颜手上,肯定还掌握着其他一些重要的线索。

我很快说明了自己的想法,季颜听后,沉思了许久:“你确信,要继续追查下去吗?”

“当然。”

“即便你遭到生命危险,甚至是看着好友死在你面前?”

“我要是怕了,今天也不会打电话给你了。”

“那就好,嘿嘿,我在家里,等着你。”他的语气突然变得十分古怪,沙哑的声线里充满了寒意,听得我后脊背都发凉了。

不知道为何,季颜此时的语调,让我有些想起了昨晚那个诡异的电话。

我们约定了稍后,在他家中会面,届时,季颜会将当时掌握的资料,全部移交到我手上。

在此之后,能否阻止凶手下一次犯案,就全落在我的身上了。

天已经完全亮了,经过朝阳的洗礼,黑金市又恢复了生机。可即便如此,依旧有阳光照射不到的暗角,隐匿着危险。

林晓雪也醒了,这一晚上估计她也没怎么睡好,穿着背心短裤,带着两个黑眼圈就出来了。

进屋之后,二话不说,就找起自己的化妆包来,好像昨晚那件事带给她的恐惧,已经烟消云散了一般。

“没命和没化妆,我宁愿选择前者。”林晓雪白了我一眼,就坐下描起了眼线。

哦,这样吗?好像,很久之前,有个女人和我说过相同的话,只是.....

“你眼圈怎么红了?”

“没啥,一宿没睡,有些累了。”

说实话,以林晓雪的容貌,即使不化妆,也远胜许多网红甚至是校花。她那种美,太过冷艳,有点像带刺的玫瑰,也难怪金边眼镜会被他迷住。

“你先叫人把浴室里的东西送去检验吧,看看能不能找到线索什么的。”

“那你去干嘛?”

“大人的事,小孩别管那么多。”

“哼,下次别问我法医结论什么的。”

“妹子,给你个建议啊,下次睡觉,别侧一边,弄得枕头都是口水。”我说完,赶紧闪身出门,过了几秒,两个枕头就招呼了过来.....

下楼之后,发现有辆警车一早就停在了宾馆外边,驾驶位上坐着的,正是方叔,他双眼通红,一脸疲态,看来,昨晚不止我彻夜未眠。

我坐进车里,递了根烟给他,吸了两口,就把酒店昨晚发生的事情大致同他说了一遍了。

方叔的脸色越听越差劲,待我说完,他已经一脸惨白,完全没有了血色,看来昨晚的事情,将他脆弱的神经,又伤害了一遍。

“所以我说,这案子不能查啊,谁查保准出事,我差几年就退休了,乡下还有父母要养.....”

我直接打断了他,不想再听这些东西了,开门见山的询问那两个警察是怎么死亡的。

之前的谈话,季颜只告诉我他们两人死的十分诡异,却没有说出详细情况,我相信,方叔多少应该知道一点。

听见我这么说,他的脸色变得更差了,夹烟的手臂甚至直接哆嗦了起来,他强行吸了两口,镇定下精神,才缓缓开口道。

“高飞,方叔知道你能力强,之前在警校的事情,我多少也听说了一点,确实是个奇才。可这起案子,是真的不能查啊,叔也是为了你好,再查下去,怕你也落得小王和小李一个下场。”

随着方叔的述说,我也明白了,小王,小李,就是那两个死去的警员。

悲剧,是从第三个红衣女遇害,开始的。

当时,黑金案已经闹得沸沸扬扬的,警局几乎全员出动,在夜里进行巡逻,戒严。

就在这时,第三个被害人的尸体被发现抛弃在郊区边的一处山路边上,依旧是穿着红衣,被切掉了右手小臂,现场血肉模糊,留下了419的血字。

当时,方叔和那两个小警员,刚好在附近巡逻,接到报案,一下就赶到了案发现场。

地面上的血液还未干涸,距离凶手杀人并没有过去多久。不久前,山里刚效果一场小雨,泥地里依稀延伸出一串脚印,印记与死者所穿的鞋子极为不符。

那么只有一种可能,这串脚印,是犯罪嫌疑人逃跑时留下的。

两个小警员年轻气盛,当即决定顺着脚印,追去山里。

方叔拗不过他们,只能勉强答应了下来。小王,小李,顺着脚印,追查凶手的下落,而方叔则是留在原地,等候警局的支援。

此时已是深夜,山里情况难以预料,所以,双方约定通过无线电联系,以便能够应对突**况!

刚开始,双方通信还算正常,可渐渐的,就变得有些不对劲了。

对讲机的另一头,开始不间断传出杂音,竟然有些类似某种诡异的笑声,听得十分渗人。而小王也开始说出一些奇怪的话语,类似什么背上背着个东西啊,有个红衣女人一直跟着他们之类的。

方叔当时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立马让二人中断搜索,保证安全。

就在这时,小李突然发了疯一样,朝着对讲机又哭又笑,说出了谁都逃不出去这几个字,再之后,对讲机就完全没有了动静。

增援的警队赶到之后,立马顺着小路展开搜索,两小时之后,小王和小李的尸体,被发现在不远处的一处竹林里。

两个人都是死于心肌梗塞所引起的心脏破裂,他们身上满是伤痕与泥土,瞪大了眼球,像是见到了极为惊恐的事情一般,然而,脸上却洋溢着诡异的微笑。

在小王的胸前,出现了一对倒挂着的黑色手掌印,从掌印的大小来估计,像是儿童留下的。

也就是说,事发时,小王背上还背着一个孩子,这也印证了,当时,小王说背上好像背着什么奇怪的东西。

只是,除了他胸前的黑印,现场根本找不到有这个孩子存在过的证据。

更加离奇的是,经过详细的痕迹鉴定,发现小王小李当晚追踪的方向,完全偏离了案发现场脚印所沿袭的方向,从一开始,他们追踪的方向,就是错误的。

没有人知道,这两个人为什么会跑进那处竹林里面,又是为什么,被困在那片竹林中,逃不出来。

诡异的死亡,以及现场的种种超自然迹象,加上他们的死亡又是和黑金案扯上了关系,人们自然讳莫如深,之后的事情,也可想而知了。

听完了方叔的述说,我的内心,也是久久的无法平静。

一般来说,人左右脚迈出的距离,是不一样的,有的人左脚跨度大,有的人则是右脚跨度大。这样,在此人蒙上双眼之后,一直朝前走,只要距离足够长,往往都会走出一个圆弧,回到原点。

当时雨夜深山的环境,正好模拟蒙眼这一特点,也就能解释了小王小李为什么会被困在那片竹林里面。至于他们为什么会进去的,又是怎么死的,或许得等到实地勘测之后,才能得出答案。

《绝密诡案》 第八章 另外两位死者 免费试读

第八章另外两位死者

让我生气的是,接手案件这么久了,除了方叔,调查组里竟然没有一个人主动和我提过这些事情。至于那个金边眼镜,更是完全和我站在了对立面。

静下心来,仔细一想,倒也可以解释。

这次是被老严临时调派过来的,事发本就唐突,加上,黑金市警局我也没熟人,难免他们会有些排外。

可是,以黑金案呈现出来的端倪,仅凭我一个人,很难搞定,或许,让林晓雪作为我和警局之间的沟通的桥梁,是个不错的选择。

对方是个狠角色,弄出那么多超自然的事件,为的就是让我们感到恐惧,从而放弃调查。

越是这样,越是证明了继续调查的必要性,这样一个危险分子,放任不管,黑金市就永无宁日了。

当务之急,应该是尽快和季颜见上一面,以我对他的了解,季颜手上,肯定还掌握着其他一些重要的线索。

我很快说明了自己的想法,季颜听后,沉思了许久:“你确信,要继续追查下去吗?”

“当然。”

“即便你遭到生命危险,甚至是看着好友死在你面前?”

“我要是怕了,今天也不会打电话给你了。”

“那就好,嘿嘿,我在家里,等着你。”他的语气突然变得十分古怪,沙哑的声线里充满了寒意,听得我后脊背都发凉了。

不知道为何,季颜此时的语调,让我有些想起了昨晚那个诡异的电话。

我们约定了稍后,在他家中会面,届时,季颜会将当时掌握的资料,全部移交到我手上。

在此之后,能否阻止凶手下一次犯案,就全落在我的身上了。

天已经完全亮了,经过朝阳的洗礼,黑金市又恢复了生机。可即便如此,依旧有阳光照射不到的暗角,隐匿着危险。

林晓雪也醒了,这一晚上估计她也没怎么睡好,穿着背心短裤,带着两个黑眼圈就出来了。

进屋之后,二话不说,就找起自己的化妆包来,好像昨晚那件事带给她的恐惧,已经烟消云散了一般。

“没命和没化妆,我宁愿选择前者。”林晓雪白了我一眼,就坐下描起了眼线。

哦,这样吗?好像,很久之前,有个女人和我说过相同的话,只是.....

“你眼圈怎么红了?”

“没啥,一宿没睡,有些累了。”

说实话,以林晓雪的容貌,即使不化妆,也远胜许多网红甚至是校花。她那种美,太过冷艳,有点像带刺的玫瑰,也难怪金边眼镜会被他迷住。

“你先叫人把浴室里的东西送去检验吧,看看能不能找到线索什么的。”

“那你去干嘛?”

“大人的事,小孩别管那么多。”

“哼,下次别问我法医结论什么的。”

“妹子,给你个建议啊,下次睡觉,别侧一边,弄得枕头都是口水。”我说完,赶紧闪身出门,过了几秒,两个枕头就招呼了过来.....

下楼之后,发现有辆警车一早就停在了宾馆外边,驾驶位上坐着的,正是方叔,他双眼通红,一脸疲态,看来,昨晚不止我彻夜未眠。

我坐进车里,递了根烟给他,吸了两口,就把酒店昨晚发生的事情大致同他说了一遍了。

方叔的脸色越听越差劲,待我说完,他已经一脸惨白,完全没有了血色,看来昨晚的事情,将他脆弱的神经,又伤害了一遍。

“所以我说,这案子不能查啊,谁查保准出事,我差几年就退休了,乡下还有父母要养.....”

我直接打断了他,不想再听这些东西了,开门见山的询问那两个警察是怎么死亡的。

之前的谈话,季颜只告诉我他们两人死的十分诡异,却没有说出详细情况,我相信,方叔多少应该知道一点。

听见我这么说,他的脸色变得更差了,夹烟的手臂甚至直接哆嗦了起来,他强行吸了两口,镇定下精神,才缓缓开口道。

“高飞,方叔知道你能力强,之前在警校的事情,我多少也听说了一点,确实是个奇才。可这起案子,是真的不能查啊,叔也是为了你好,再查下去,怕你也落得小王和小李一个下场。”

随着方叔的述说,我也明白了,小王,小李,就是那两个死去的警员。

悲剧,是从第三个红衣女遇害,开始的。

当时,黑金案已经闹得沸沸扬扬的,警局几乎全员出动,在夜里进行巡逻,戒严。

就在这时,第三个被害人的尸体被发现抛弃在郊区边的一处山路边上,依旧是穿着红衣,被切掉了右手小臂,现场血肉模糊,留下了419的血字。

当时,方叔和那两个小警员,刚好在附近巡逻,接到报案,一下就赶到了案发现场。

地面上的血液还未干涸,距离凶手杀人并没有过去多久。不久前,山里刚效果一场小雨,泥地里依稀延伸出一串脚印,印记与死者所穿的鞋子极为不符。

那么只有一种可能,这串脚印,是犯罪嫌疑人逃跑时留下的。

两个小警员年轻气盛,当即决定顺着脚印,追去山里。

方叔拗不过他们,只能勉强答应了下来。小王,小李,顺着脚印,追查凶手的下落,而方叔则是留在原地,等候警局的支援。

此时已是深夜,山里情况难以预料,所以,双方约定通过无线电联系,以便能够应对突**况!

刚开始,双方通信还算正常,可渐渐的,就变得有些不对劲了。

对讲机的另一头,开始不间断传出杂音,竟然有些类似某种诡异的笑声,听得十分渗人。而小王也开始说出一些奇怪的话语,类似什么背上背着个东西啊,有个红衣女人一直跟着他们之类的。

方叔当时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立马让二人中断搜索,保证安全。

就在这时,小李突然发了疯一样,朝着对讲机又哭又笑,说出了谁都逃不出去这几个字,再之后,对讲机就完全没有了动静。

增援的警队赶到之后,立马顺着小路展开搜索,两小时之后,小王和小李的尸体,被发现在不远处的一处竹林里。

两个人都是死于心肌梗塞所引起的心脏破裂,他们身上满是伤痕与泥土,瞪大了眼球,像是见到了极为惊恐的事情一般,然而,脸上却洋溢着诡异的微笑。

在小王的胸前,出现了一对倒挂着的黑色手掌印,从掌印的大小来估计,像是儿童留下的。

也就是说,事发时,小王背上还背着一个孩子,这也印证了,当时,小王说背上好像背着什么奇怪的东西。

只是,除了他胸前的黑印,现场根本找不到有这个孩子存在过的证据。

更加离奇的是,经过详细的痕迹鉴定,发现小王小李当晚追踪的方向,完全偏离了案发现场脚印所沿袭的方向,从一开始,他们追踪的方向,就是错误的。

没有人知道,这两个人为什么会跑进那处竹林里面,又是为什么,被困在那片竹林中,逃不出来。

诡异的死亡,以及现场的种种超自然迹象,加上他们的死亡又是和黑金案扯上了关系,人们自然讳莫如深,之后的事情,也可想而知了。

听完了方叔的述说,我的内心,也是久久的无法平静。

一般来说,人左右脚迈出的距离,是不一样的,有的人左脚跨度大,有的人则是右脚跨度大。这样,在此人蒙上双眼之后,一直朝前走,只要距离足够长,往往都会走出一个圆弧,回到原点。

当时雨夜深山的环境,正好模拟蒙眼这一特点,也就能解释了小王小李为什么会被困在那片竹林里面。至于他们为什么会进去的,又是怎么死的,或许得等到实地勘测之后,才能得出答案。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