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寿衣秘闻]完结版免费阅读 主角叫李司晨林悦茹的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

编辑:森林牧歌 2019-08-25 21:05:14

[寿衣秘闻]完结版免费阅读 主角叫李司晨林悦茹的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

《寿衣秘闻》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敏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寿衣秘闻 即可阅读全文

《寿衣秘闻》小说简介

《寿衣秘闻》真心不错,文笔很好,挺写实的故事情节。主人公叫李司晨林悦茹的小说叫《寿衣秘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说书.人倾心创作的一本灵异惊悚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我下意识的退后了好几步,一直到尸体被抬走,我才出来。我问爷爷是怎么一回事,爷爷没有说话,而是让我赶快去搞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可惜等我连小白脸的家门都没进去。他们家一个人都没有,大门紧闭,无奈我只好回家。。《寿衣秘闻》是作者说书.人最近创作的灵异惊悚类型的小说,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寿衣秘闻》精彩节选:爷爷开寿衣店,叮嘱我不要在晚上卖寿衣,我不听话,结果差点连自己的命都卖出去了……

精彩章节试读:

小白脸刘彻的尸体,在水潭被发现了。

整个水潭的水面,都被染成了血红。

我去了趟派出所,是协助调查,毕竟警察都知道小白脸去找了我。

不过小白脸的死,和我没什么关系,警察就让我回去了。

只是我刚走出警察局的大门,却看见我爷爷带着手铐,正被两个警察压着走了进去。

我连忙跑回到警察局里,一问,结果他们说,我爷爷在市里偷东西被抓住了,在市里被关了一天后,才送被回来处理。

当时我都惊呆了,我爷爷偷东西。

不过最后他们看我爷爷年纪太大,而且还说没偷到,教育了一上午就给我爷爷放了。

我问爷爷怎么搞的,他说别提了,说多了都是泪水。

不过走着走着,他忽然停住了脚步,满脸凝重的看向了我。

“小崽子,我不在的时候是不是发生了啥事情?”

我低着脑袋,不敢看爷爷,这个时候爷爷一把拉过我,眼睛直愣愣的盯着我的影子。

“活人一半影,七天见阎王,你,你这已经死一半了?有人订了你的命?”

爷爷瞪大双眼,满脸不相信的看着我。

我还没有开口,爷爷突然一巴掌,照我的脸就呼了过来:“你这小崽子,我出去两天你都干啥了!”

**啥了,我不就卖了一件寿衣。

爷爷将我揪回家中,刚一进门,爷爷就到处看。

“家里死过人,你杀了人?”

我知道,此时已经瞒不过去了,而且,我也快死了。

索性我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爷爷,爷爷听完之后脸色煞白。

二话不说,揪着我的耳朵就骂,骂我是不是活腻歪了,一个女人大半夜的跑来店里,按照她自己身材做寿衣,问我这也敢卖。

还是穿着大红色的婚纱,这不是找死。

爷爷气的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最后忽然看向我,一把拉开了我胸口的衣服,却发现,我心口的那一块皮肉,此时竟然开始慢慢的溃烂,可我一点感觉都没有。

“爷爷,我也知道错了,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爷爷看了我一眼,说了一句这都是命就出去了,我想跟去,可是他不让,叫我待在家,哪也不许去。

爷爷这一去就是一整天,到了晚上都还没有回来,我也不敢睡觉,坐在大厅里就等着。

突然,门口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我以为是爷爷回来了,连忙跑出去开门,结果门外一个人都没有,只有一个麻布袋?

看了看四周,我蹲下身,将麻布袋开打。

一看,我整个人立刻吓得摔坐在了地上!

麻袋里面装着的,竟然又是那一套湿哒哒的寿衣。

而切还从里面还飘出了半张照片!

照片上面的人,竟然是我!

《寿衣秘闻》 第十二章 一枚戒指 免费试读

我下意识的退后了好几步,一直到尸体被抬走,我才出来。

我问爷爷是怎么一回事,爷爷没有说话,而是让我赶快去搞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可惜等我连小白脸的家门都没进去。

他们家一个人都没有,大门紧闭,无奈我只好回家。

回到家中,我告诉爷爷他们家没人。

爷爷却告诉了我自己在林叔那进货的时候见过林悦茹。

也许就是那时候让她知道了我们店。

“爷爷,就算知道了,也没有办法,还是没有办法解决,刘彻的尸体都被挂我们家门口了。”

说到这里我停顿了一下:“爷爷,你那么厉害,收了她不就没事了?”

结果爷爷对着我的脑袋就是一下。

“你这小崽子,你真以为那么简单?这女的可不是要杀一个人那么简单呐!”

看着爷爷意味深长的样子我刚想开口发问,结果他对着我的脑袋又是一巴掌。

“问那么多干啥,还不是你惹出来的祸?”

最后爷爷让我在家待着不要出去了,自个就出门了。

爷爷入夜之后才回来。

只不过他还扛回来了一个大麻袋。

爷爷擦了擦额头的汗说道:“还杵在那干啥?累死我这把老骨头了,快来帮忙!”

我不敢怠慢,可是等我刚蹲下身触碰到麻袋。

结果从里面竟然伸出了一直煞白的人手!

“我去!”

我一**坐到地上,这麻袋里装的竟然是小白脸的尸体!

“你去偷尸体了!”我不敢相信的看着爷爷。

“废话咋那么多。”

可爷爷也不打算解释给我听。

只是告诉我自己睡觉去,叫我给尸体洗干净。

看着刘彻的尸体,我整个人都傻了。

可我不敢违背爷爷的意思,只能关上大门。

给尸体洗澡是一件体力活,又重又不好弄。

就在刚刚,才给他放到木桶里,我只是蹲下身弄毛巾。

一转头,却看见他的脸和我的只有不到一公分的距离,别提有多吓人了。

整整洗了一下午,等我完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爷爷这个时候打着哈欠走了出来。

“洗好了你就去做一套寿衣出来,按照他的尺寸,十二点之前就要。”

我只能照做,十一点多的时候我就完成了。

最后按照爷爷的话,给刘彻穿上,再将他弄到地上,盘腿坐着。

搞完了这一切,我已经快虚脱了,我看着爷爷问道。

“爷爷,咱们这到底是要干啥?”

爷爷瞥了我一眼,说道:“喊魂。”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