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主角叫陆九的小说[棺材匠]最新章节

编辑:树瑶风 2019-08-25 21:19:56

主角叫陆九的小说[棺材匠]最新章节

《棺材匠》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敏轩文学,关注后回复:棺材匠 即可阅读全文

《棺材匠》小说简介

《棺材匠》情节层层推进,写得真心很不错。作者大大剧情走得快,人物形象丰满,悬念也不少,很合我胃口。。经典小说《棺材匠》是佚名所编写的灵异类小说,主角陆九,内容主要讲述:陈老头站起来之后,就在那里瞅着房梁,我也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就看到这房梁上面压着一个纸人。纸人被墨斗线压着,墨斗上系着红布,看起来非常的诡异。“这是什么东西,怎么放在房梁上面,难道就不怕砸到人吗?”。主角是陆九的小说叫做《棺材匠》,它的作者是佚名最新写的一本灵异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我叫陆九,从小就没见过父母,是爷爷带我长大。爷爷是个木匠,乡里邻间哪家要起木活都来找爷爷。

精彩章节试读:

陈老头的话刷新了我的世界观,也让我对阴人的世界产生了些许的恐惧感。

李梦月听了后脸上更是透露着一股无力的神色。

“行啦行啦,抓紧时间送你姐姐吧。”陈老头背着手摇摇头走去。

我和李梦月只得跟在他的身后。

来到李家大院中,我发现在那设着灵堂的堂屋前对着一些东西,好好一看只觉得吃惊。

那堂屋前有一座桥,准确的说是一座纸桥,用灰白色的纸扎成。

宽有三米左右,长接近七米,很庞大,而且十分精美。

桥的两面还用彩笔绘画上了精美的图案,有龙凤有白鹤。

这是座拱桥,在桥的中部有两个纸扎怪物,一个牛头一个马头。周围还围着不少状貌狰狞的小鬼。

牛头马面?

我心中猜测着,就见面朝我们这边的桥尾有着一黑一白两个纸人。

纸人做的十分精致,白色的纸人带着笑容,手中拿着哭丧棒,高帽上写着“一见生财”四个字。

黑色纸人一脸凶相,头戴着黑帽子,手拿拘魂链,帽子上写着“天下太平”四个字。

黑无常范无救,白无常谢必安,这两个家伙在民间可是大名鼎鼎,两人合起来称呼为黑白无常。

这又是牛头马面又是黑白无常的这陈老头是想要做什么?

我心中疑惑,顺着那纸桥看过来,黑白无常面前是个瓷盆,瓷盆正正的对着桥尾,也正对着几米外我打造的那口三阴棺。

棺材下是十张长凳子,每张凳子的四只脚都用一个瓷碗垫着,瓷碗里面装着水。

先前陈老头说过,三阴棺除了制作不易,成棺之后阴气极重之外,另一个就是三阴棺下葬,要葬在无天无地之所。

何为无天无地,那便是头不见日,尾不触地。因此三阴棺下葬的地步不能是土而是水。

想那李梦玲居然是那个死法,我现在开始明白为什么陈老头指明要我打造三阴棺了。

三阴棺对于冤死的人以及恶灵有很强大的吸引力,那李梦玲被连着和三阴棺下葬,绝对不会再想出去祸害其他人。

现在就看看这三阴棺材是不是能够真的发挥作用了。

李梦月的父母一见我和李梦月陈老头三人走来,就急忙迎上来问道:“陈老师傅,都准备好了,是不是可以入殓了?”

陈老头点了点头道:“嗯,差不多了,不过还是要先打点一下,昨晚有猫哭丧,得请鬼神护持。”

陈老头说的神秘,让我大感好奇,就见陈老头让其余抬棺材的工人都离开大宅,到外面去等消息。

我则走到一边去,查看那些封棺需要的东西,李梦月一家三口被陈老头叫去抬尸。

裹着白布和木板子,三人合力将李梦玲的尸体抬了起来,就在这时候听到陈老头呵了一声开口道:“渡过往生桥,步入轮回路。牛头马面接引,黑白无常开道。”

顿时我只感觉一阵清风徐荡,转头看去,就发现那纸桥周围原本的那些小鬼纸人好似活过来一样,一个个摸着腮红,手舞足蹈,好似要去抓那李家三口。

那李梦月三人顿时一惊,哪里见识过这阵势,当即吓得不轻,各个面如纸色。

这时候就听陈老头喝道:“可不要撒手,不然你女儿的事情我就不再管了,上桥!”

最后一声很严厉,带着毋庸置疑的威严,李梦月的父母一愣,随即目视前方,不去看身边的那些纸人。

那些花花绿绿的纸人,也真不知道陈老头是用什么法子扎出来的,一个个活似真人的模样,但仔细一看我明白过来,他们不是活过来了,而是原先摆放的位置和肢体的动作,此时风一吹过来,纸人晃动就好像是要去抓李家三口人一样。

更绝的是,这十几个纸人,一个个表情都不一样,有的狰狞,有的冷笑连连,有的则凄婉十分。

这陈老头真是个不简单的人。

然而更让我吃惊的还在后面,就见那李家一家三口居然抬着李梦玲的尸体踏上了那座纸桥。

当即我不敢置信的看向陈老头,那纸桥被风吹的唰唰作响,绝对是纸糊的,但纸糊的桥怎么可能承受得起三四个成年人的重量,这尼玛在开玩笑吗!

然而李梦月等人却告诉我那不是在开玩笑,就见他们三人抬着尸体稳稳当当踏上了那纸桥。

就在这时候陈老头往胸口一掏拿出了一摞纸钱,扔到了桥尾的火盆中,就听他喃喃道:“小老儿陈家老三,今献微薄钱财与众小鬼,那李家梦玲有大冤屈,轮回路上请不要为难。来日李家还有重谢哟。”

说着陈老头掏出打火机,往那火盆里一点,顿时火苗窜腾,转眼间那一沓纸钱就烧的干干净净。

这时候我不知道我眼前是不是出现了幻觉,就见那纸桥边,那一堆纸扎的小鬼的模样都变了,一个个嬉皮笑脸背着李家三口人,就连动作都改变了。

“走!”陈老头说道。

李梦月一家抬着李梦玲的尸体,走上那往生桥,期间稳稳当当,那纸桥被风吹的看起来摇摇欲坠却一直没有垮,不得不说真是神奇。

随即来到纸桥的中部,那牛头马面横拦在桥上。

陈老头让李梦月等人停下,再次掏出一沓纸钱比先前要厚,放进火盆中说道:“小老儿陈家老三,今献微薄钱财与牛马二神爷,那李家梦玲有大冤屈,轮回路上请不要为难,来日李家还有重谢哟。”

点上纸钱,我发现在那纸钱烧完之后,那牛头马面就背过李家人好像放行一样,让我更加好奇了。

“最后一关了。”陈老头说道:“黑白无常两个要是肯帮忙,你家姑娘想来二天能找个好人家。”

“多谢你了陈师傅。”李梦月的父母连忙道谢。

陈老头掏出最厚的一沓纸钱,放进了火盆中再次道:“小老儿陈家老三,今献微薄钱财与黑白两位无常爷,那李家梦玲有大冤屈,轮回路上请不要为难,来日李家还有重谢哟。”

说着陈老头去点那纸钱,但奇怪的是火刚点起就吹来一阵风,顿时将火焰吹熄。

陈老头皱着眉,又再拿出一叠纸钱放进火盆里道:“无常爷莫嫌少,待那李家梦玲轮回后,李家千倍万倍答谢无常爷。”

说着再去点那纸钱,顿时就见“砰”的一声,只见那黑白无常,牛头马面,还有众小鬼的纸人全部炸开,化为了漫天的碎屑。

陈老头面色惨白,额头上冷汗直流,一手捂着胸口好似心肌梗塞一样!

这情况吓得我连忙过去扶着这老头,李家人更是手足无措。

“别停!”陈老头突然大叫了一声,然后对着李梦月三人道:“直接走过往生桥。”

李梦月等人听着走过纸桥,那陈老头好似恢复了一些,急忙上前去掀开了李梦玲尸体上的白布。

我跟着看了一眼,差点没被吓尿出来。

《棺材匠》 第十四章 一百零八个恶鬼 免费试读

陈老头站起来之后,就在那里瞅着房梁,我也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就看到这房梁上面压着一个纸人。

纸人被墨斗线压着,墨斗上系着红布,看起来非常的诡异。

“这是什么东西,怎么放在房梁上面,难道就不怕砸到人吗?”

陈老头嘿然一笑:“傻小子,你这就不知道了吧,很明显,这是压着什么邪祟,这是泥瓦匠惯用的手段。”

合着这里真的闹鬼,要不然的话谁也不会在这里弄出这么大的排场。

就在这时,之前的那个中年人搀扶着一个老人走了进来。

这个老人看起来得有九十左右了,颤颤巍巍的,感觉一阵风就能将他给吹倒了。

“这位就是谭宗桂,是谭家的老掌柜。”

看到这个老人,陈老头对我介绍道。

我紧忙给老人鞠了一躬,都是阴人这个行当,这可是老前辈。

“嗯,原来是陈三啊,我还以为是什么人,你领的这个娃娃,是什么人啊?”

谭宗桂精神状态还不错,被搀扶着坐在那里,对陈老头说道。

“这是棺材匠陆七的孙子,陆九啊,也是阴人。老爷子,我今儿来,想问你点事。”

谭宗桂坐在那里,看着陈老头,道:“原来是陆七的孙子,都这么大了啊。你要问什么,你问吧!”

“我想问问你,我之前遇到一个白骨拉尸局,不仅破了陆家的三阴棺,还破了我的风水局,因为这云南能够破的了这局的,寥寥无几,所以我特地来问问。”

听到陈老头这么说,谭宗桂点点头,然后对自己身边的中年人说道:“你去账房查一下,最近咱们有卖出去这马车吗,看看是谁买的。”

这中年人点点头,就出去了。

期间两个老人还在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而我就在一旁傻坐着。

突然,我看到对面佛殿里似乎有什么人在影影绰绰地动。

“谭老爷子,您家对面这佛殿修的不错,难道您这里还供佛了吗?怎么这个时候还有人在里面。”

陈老头笑道:“傻小子,那是人家谭家供奉阴像的地方,不是佛殿,怎么会有人?”

谭宗桂叹了一口气,微微摇摇头:“陈三啊,这孩子没说错,那摆放阴像的地方,的确是有东西,不过不是人。”

听到他这么说,我突然感觉背脊一凉。那里是摆放阴像的地方,还不是人,那难道是……

“也不瞒着你了,我们谭家,这段时间一到夜里,就闹鬼,我用了许多手段都制止不住,本想要找先生,可我们自己就是先生,唉。”

“老爷子不必忧心,毕竟是……”

陈三这话还未曾说完,那个中年人突然捧着一个账本走了进来,打断了他们之间的谈话。

“父亲,父亲,这段时间没有人买白骨马车。”

“没人买就没人买,大惊小怪的,没看我正在和客人说话吗?”

被训斥一通,这个中年人很明显有些不好意思,不过还是低声道:“虽然没人买,可是刚才我清点库房,咱们的白骨马车的确是丢了。”

谭宗桂的身体很明显一震,瞪大眼睛道:“你说什么,这白骨马车竟然丢了?”

“我查了好几遍,的确是丢了,父亲,这……”

“好了,我知道了,不过是十几万的东西,有什么大不了的,你先下去休息吧。”

谭宗桂说完之后,这个中年人鞠了一躬就离开了。

“老爷子,依我看,这件事可能不是那么简单,能不能让我们去这个摆放阴像的地方,让我们也去开开眼?”

谭宗桂点了点头:“既然是你和他要看,那就一起去看看吧。”

他说着,把我们带到了那个类似于佛殿的地方。

推开门,我就看到这里面摆放着一个个白色的雕塑。

这些雕塑个个表情都不尽相同,千姿百态、栩栩如生。

而且每一个雕塑都睁着眼睛,我们一进来的时候,就感觉他们的目光全部会汇集到了我的身上,令人从心里感觉不舒服。

“谭家的阴像果然是名不虚传,竟然如此传神,小子,这次开眼了吧?”

陈老头说着,拍了一下我的肩膀,示意我出去。

我点了点头,当即就走了出去,站在门口。

“谭老爷子,阴像能够封存三魂七魄,这和三阴棺,还有纸扎都有异曲同工的妙用,您知道吧?”

“当然知道了,所以你们陈家纸扎有印,这小子的陆家棺材有墨斗,而我们谭家也有自己的特别手段,这个我们怎么能不清楚?”

“既然老爷子清楚,那么这些阴像您确定都加了封了?”

听到他这么说,谭宗桂哼了一声:“那是自然,要不然的话,这阴像就会招惹邪祟,就像是你们陈家的纸扎不加印一样。”

“可是为什么加了印,您的家里还会有这么多的鬼魂?”

陈老头这一句话,可是啄在了骨头上,谭宗桂顿时不说话了。

然后陈老头的下一句话,更加惊悚。

“你们保存的一八零八尊阴像,都已经被人动了手脚,所加的印已经没有用了,要不然的话,不可能导致你们家里出现这么多鬼。”

陈老头说着,看了一眼外面,发现我还站在门口,没有继续说下去。

“既然如此的话,我就让人把这些阴像全都敲碎,不挽留在家里。最近这段时间,我们一直家宅不宁。”

“老爷子,泥瓦匠的手段对付不了这群东西,不如让我试试其他的手段,怎么样?”

陈三在这个行当里那也是响当当的金字招牌,这谭宗桂不是不知道,断然没有拒绝的道理。

“既然如此的话,那就试试你们陈家的手段,如果真的奏效,老爷子我必有重谢。”

听到他这么说,陈三笑着摇了摇头,然后就在谭宗桂给我们安排的客房休息了。

没有旁人的时候,我问陈老头为什么要趟这趟子浑水,难不成这里还能有宝贝吗?

陈老头对我说,如果想要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那辆白骨马车到底是怎么出现在老乌山,还得从这群鬼魂入手。

然后他就让我睡觉,说是傍晚的时候还有东西需要准备。

等到我睡了几个小时醒来的时候,我发现陈老头正在整理竹篾,准备纸扎。

他的身边还放着几块木板:“拿着这木板,做几个小棺材,弄一个镇鬼局。”

这小棺材镇鬼必须要用老桃木心,其他的都不行。

做成小棺材,象征着升官发财,八关镇鬼,就算是黑白无常来锁魂,都不能破开八关镇鬼局。

爷爷曾经给我讲过的,说是我们阴人长时间接触八关镇鬼局,对自身没有好处,要不然的话我还真想弄一个。

就这样,这边处理好了之后,另一边,陈老头做了三个纸扎,真人大小,眉眼传神,只不过额头上没有他的印。

他的纸扎我可是记忆犹新,没有方印,我可不敢接近,我提醒他道:“你是不是忘了盖印了?”

陈老头看到我这幅怂样,笑着摇摇头:“你怎么还这么不长进?如果我扣了印,还怎么用这个纸人招鬼?”

他做好纸人,已经是黑夜,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听到院子里传来一阵女人的哭声,非常凄凉。

不知道为什么,一听到这哭声,我突然也感觉心中烦闷,想起了前几天的经历,又想起爷爷在世时的无忧无虑,顿时鼻子一酸,眼泪就下来了。

“别哭,这是正主出现了,我到想要会会他。”

陈老头呵斥我一声,然后站了起来,捏着一个纸人的颈子,打开门丢了出去。

我是眼瞅着院子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纸人躺在那里。可就在这个时候,这个纸人突然自己从地上站了起来。

没错,就是自己起来的,不过纸人的腿也是竹篾做的,不能回弯,所以他是直接从地上弹起来的。

虽然早已知晓陈老头的手段,但这时我依然感觉非常惊异。

而更加诡异的一幕出现了,这个纸人竟然转身面向了我们。

他的眼眶里流出鲜血,加上惨白的脸还有用毛笔勾勒出来的生涩僵硬的微笑,看起来更是可怕。

陈老头突然冷笑一声,从自己的腰间抽出来一条腰带。

我定睛一看,这腰带竟然是用铜钱编织的。

他甩出铜钱腰带,直接挂在这个纸人的脖子上,然后猛地往回一拉。

按道理来说纸人非常轻,这一下子应该是直接把纸人拉回来,可是却不料这条腰带竟然在陈老头的手中绷紧了,看样子就像是两方都用到了很大的力量,正在角力一样。

而且不仅如此,我看到陈老头不仅是额头上青筋暴露,他的手掌已经因为铜钱的切割而破损,鲜血滴落在地上,非常醒目。

实在匪夷所思,一时间我都忘记我应该去帮忙了。

“我说陆九,你是不是吓傻了,想什么呢,赶紧过来帮我拉绳子啊。”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