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阴人选妻:老公不是人]结局免费阅读 主角叫顾筱帧的小说结局免费阅读

编辑:柠檬片片 2019-08-25 21:27:00

[阴人选妻:老公不是人]结局免费阅读 主角叫顾筱帧的小说结局免费阅读

《阴人选妻:老公不是人》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敏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阴人选妻:老公不是人 即可阅读全文

《阴人选妻:老公不是人》小说简介

《阴人选妻:老公不是人》女人奴吗,种马文,想打死这个主角还有作者,看的好气,感觉主角就是个流氓痞子,不能直接把麻烦根除吗?非要等,我等你吗啊,凑字数啊。主角叫顾筱帧的小说叫《阴人选妻:老公不是人》,它的作者是优雅的叶子创作的悬疑灵异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甄泽忽然走到我面前,“走,陪我去现场。”“啊?”我没想到他说走就走,等我反应过来,我已经被塞进了车里。很快我们就来到了昨天展览的现场,因为出了事故,展览的会场被封,所有的东西还保留着原来的位置。我们轻。小说主人公是顾筱帧的小说叫做《阴人选妻:老公不是人》,是作者优雅的叶子所编写的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我出生在鬼节,七月十五那天。据我做神婆的奶奶说,我注定了命犯桃花,只不过这个桃花不是跟活人,而是死人!

精彩章节试读:

那男人我在上车的时候就注意到了,穿着打扮很是社会,露出的两条胳膊布满了各种各样的纹身。面色浑青,脸颊凹陷,萎靡不振的很。

他给我的第一印象,就像是历史课本里面的吸大烟的人。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虽然我不清楚这个鬼婴和那社会男之间有什么恩怨。但只要好好的在世为人,鬼也不会那么无聊没事儿找人耍的。

况且我现在有了阴阳眼,总是能看到这些不干净的东西。

饶是我有心管,依我的水平,也无能为力。就当看个热闹好了。

我刚想到这里,就见那鬼婴伸出一双青紫色的小手欲意往那社会男的脖子上栓去。

几乎也就在同时之间,鬼婴竟然硬生生的被弹了出来,反作用力不小,脑壳生生的给砸了个凹痕下去。原本看起来就诡异至极的一张脸,此刻间,所有的五官都聚成了一团。

怕这若是夜晚的话,我会被当场吓晕过去。

饶是这样,我此刻胸中的内心,因为惊恐都在扑通扑通的直跳个不行,速度快到简直令我无力呼吸。

如果不是从老家通往山城的车一天只有这一班的话,我铁定毅然决然的下车。

“我知道你能看到我,帮帮我好吗?”

我靠?就我一个愣神儿的工夫,这鬼婴不知道怎么的就飘到我身边来了。

我咬咬牙,继续打算伪装,都装到现在了,怎么能暴露呢?

帮,帮鬼杀人,这种助纣为虐的事情我才不做呢。

鬼婴见我没有打算理他的意思,几乎没有犹豫的就朝我伸出了尖利的血指。

我无处可躲,正欲惊叫的之时。

我的脑中似放电影似的,闪过一段段的陌生画面。

那应是在一间廉价旅馆内,画面中出现的正是那社会男,他眼神迷离的躺在床上,手持针管正在往自己的胳膊上注射着。

我一下子就明白了,这个男人原来是个瘾君子。

拥挤脏污的小床上还躺着一个半裸的女人,女人身边还有一个嗷嗷待哺的幼婴。

社会男在给自己注射完之后,眼神骤变,翻身压过那个女人,欲意对她行苟且之事,女人反抗着,极力护着怀中的孩子。

抄起床头的破台灯,就朝女人的头部砸了过去了,女人当场昏厥了过去。

阿辉做完这一切,看女人眼中没有丝毫的怜悯和愧疚,反而大有怒火更盛之态。

随即,他又将目光投向了旁边一直在哭闹不停的幼婴身上。

“tmd,要不是有了你这个小王八蛋,老子用不着忍好几天才能爽一回……”

言毕,阿辉面上,狠辣之色一闪。

没有丝毫的犹豫,伸手紧紧的掐住了那幼婴细嫩的脖颈,可怜的幼婴舞动着他那柔弱的四肢挣扎着,随着他的力道越来越重,阿辉的表情转变得越发的兴奋。前后不过十几秒而已,幼婴便一动不动了。

鬼婴传递在我脑中的画面,太过于真实和血腥。看完之后,我的面颊更是划下一抹冷汗,因为愤怒呼吸也有些困难。

我能确定,刚刚我脑中出现的画面,就是这鬼婴生前惨遭凶杀的现场。而谋杀他的凶手,就是他的亲生父亲!

不!那样一个瘾君子根本不配做任何美好生命的父亲!

此时,我再看鬼婴,竟不觉得他有那么恐怖了。前时因被强作用力砸瘪的脑袋,现在竟然又回弹了回去。一双圆滚滚的大眼睛漆黑如墨,倒给人一种很有灵气的感觉。甚至我还从他的脸上看出了几分对我发出的渴望之情,这种渴望和杀戮无关。

我不再犹豫,直接道:“你希望我怎么帮你?”

碍于旁边还有乘客,说这话的时候,我将头转向了窗外,将声音压得很低,确保不会被人视我作为自言自语的神经病。

鬼婴给了我一个眼神,我顺带他的眼神看向了那男人的脖颈处。

真是荒唐,就这样一个双手沾满血腥的男人,脖子上面竟然还带了一枚观音吊坠。

先不说那东西价值几何,像是观音,佛,玉石,金子,这些东西天生就有灵,更别说那些经过大师加持开过光的。凡是佩有这些护身物件的,鬼力虚弱的鬼魂自然是无法近身。

显然,正是这枚观音吊坠阻拦了对阿辉的报复。

我冲鬼婴点了点头,表示我明白了。

事情的解决办法很简单,只要把他脖子上的观音吊坠摘下来就好了。可难又难在,大庭广众的,我不能直接上去摘人家吊坠吧。

就在这个时候,我隔壁座位的那对母子到站下车了。好巧不巧的,阿辉坐来了后面的位置。

然他刚坐下,立时,我就感到一抹淫邪目光不停在我的身上打量了起来,没有一星半点规避的意思。

光天化日的就这么色胆包天的人还能有谁,自然是那禽兽阿辉。

我冷笑一声,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来投。

我扭头看过阿辉,回了他一个礼貌的笑。有意无意的,又解了两颗衬衣的纽扣,往下拉了拉。

余光,已经能看到那阿辉在吞咽口水的动作了。

“小妞儿,哪下车啊?”这货一开口,一股恶臭口气向我喷来。

“山城市区。”我强压着心中的恶心,径直道:“大哥,我看你脖子上的吊坠挺好看的啊,你能摘下来给我看看吗?”

阿辉只顾着打量我胸前春光,听我要看他的吊坠,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想都没有,就摘了下来。

我伸手过去拿,这货似还真拿我当成四处撩拨汉子的放**人了。故意攥着不给我,油腻干枯的手顺着我的衣袖就往上摸了过来。

我做了一个娇羞的表情,把手抽了回来,“大哥,你到底是给我看还是不给我看啊?”

“那得看你的表现了?”阿辉笑的猥琐至极。

我冲他笑笑,再次把手伸了过去,“给我看的话,我可有奖励给你哦。”

阿辉听我这话,突的眼前一亮,不用想都知道他脑袋里面都想了些什么不入流的肮脏画面。

就在他把吊坠放到我掌心处的瞬间,鬼婴似导弹发射一般的向阿辉扑了过去。

《阴人选妻:老公不是人》 第十七章 警察甄泽 免费试读

甄泽忽然走到我面前,“走,陪我去现场。”

“啊?”我没想到他说走就走,等我反应过来,我已经被塞进了车里。

很快我们就来到了昨天展览的现场,因为出了事故,展览的会场被封,所有的东西还保留着原来的位置。

我们轻车熟路的来到那条古裙面前,它还是和昨天一样,安静的待在玻璃罩里,但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隐约发现它的颜色似乎比昨天弄了一点。

这是一条肉色的裙子,裙子的颜色和皮肤十分相近,裙摆上绣着精致又艳丽的刺绣,精美无比。

“这裙子上有很浓的怨气。”甄泽只看了一眼就下了结论,“你去叫人过来把裙子拿出来。”

被当成助理,我有点无奈,不过还是去找了负责人过来。

“警察同志,这都是古物,需要用特殊的方法保护的,一旦打开,裙子万一出了什么问题……”

“是裙子重要还是人命重要?”甄泽打断负责人的话,负责人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打开了玻璃罩。

当裙子暴露在空气中,我只感到一道强烈的阴风拂过,原本站在我身边的甄泽忽然丢出一张符纸,我就听到一声凄厉的惨叫,“啊!”

“好冷?”负责人警惕的看了看周围,却什么都看不到。

此时甄泽开口道:“你先出去。”

负责人缩了缩脖子,一言不发的离开了这里。

等他离开,甄泽表情严肃的盯着手中的符纸,我这才发现符纸上竟隐隐约约有一个虚影。

我愣了一下反应过来颤抖道:“这……这是……”

“没错,这是一个鬼。”甄泽从容的将鬼影收进了符纸当中,“不过她的道行并不深,所以才轻而易举的被我抓住了。”

听甄泽这样说,我揪着的心放松下来,目光落在那条裙子上面,“那这条裙子?”

“带回去仔细检查一下。”

这次负责人没敢在说什么,我们轻而易举就将裙子带回了警察局。

来到审讯室,甄泽将裙子放在桌子上,随后又拿出之前那道符纸说道:“出来吧。”

话音刚落,一个身穿古装,浑身是血的女人出现在我眼前,她一出现原本就阴冷的房间顿时更加阴冷了,同时一阵阵阴风不知从何处吹来,让人心里发毛。

“道长,我既然被你抓了,就无话可说,要杀要剐随便你。”这女鬼也是个硬气的,一句软话都没有。

“你为什么要杀那个女孩?”甄泽没理会女鬼的话,反而问了一个问题。

女鬼愣了一下,显然没想到甄泽会问这个问题,好一会儿才道:“她想要那条裙子,她眼中的占有欲太过强烈了,让我想到了曾经……”提及曾经,女鬼的身形猛地晃动了一下,脸色瞬间变得煞白。

女鬼原本美艳的脸皮开始一寸寸龟裂开来,露出里面的血肉……

“啊!”我吓得尖叫一声,颤颤巍巍的躲在甄泽的身后不敢睁眼。

“别怕。”甄泽温和的拍拍我的肩膀才对那个女鬼道:“收起你的小心思,否则我立刻让你魂飞魄散。”冰冷的语气加上他之前小露了一首,女鬼身上的皮肤一点一点的晕染开来,很快又恢复成了之前那个古装女子的模样。

可尽管如此,我还是不敢正视这个女鬼。

刚才的视觉冲击太过强烈了,导致我现在都还没回过神来。

“道长饶命,小女子也是情非得已。”女鬼跪伏在地,看起来十分柔弱。

“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我自然会处置。”此时的甄泽和之前在警察局外将我拦住的少年截然不同,现在的他老成而稳重,让人莫名觉得很安心。

“是。”女鬼瑟缩了一下身体,小心翼翼的直起身体警惕的看了甄泽一眼才道:“我本是青楼舞姬,后被一个公子赎身成了他的妾室,小女子原以为这是小女子的幸。但不曾想,那公子他就是个恶魔。”提起往事,女鬼脸色苍白,周围的怨气慢慢增加,几乎要形成实质。

我缩了缩脖子,总觉得呼吸有点困难。

“继续说。”甄泽抬手在我的肩膀上轻拍了一下,“后来发生了什么?”

“后来我才发现他爱慕一个富家小姐,可他只是小有积蓄的公子,根本没资格靠近富家小姐。后来他不知从哪儿得到一个法子,回家之后便将小女子绑了起来,将小女子身上的皮一寸一寸的生剥下来,制成了一条裙子。”说到这里,女鬼已是声泪俱下。

“什么?”我震惊的无以复加,没想到这条美丽的裙子居然是用人皮做的。

一时间,我不知道心中是什么滋味,尤其是那个被生生剥了皮的女鬼就跪在我面前。

“既如此,冤有头债有主,你何必伤害无辜?”甄泽却一点多余的表情都没有,仿佛这不过是一件极为寻常的事。

“道长,那公子将小女子的皮剥下之后,又寻了道长将小女子的魂魄封印在裙子当中,小女子根本无法挣脱。又如何报仇?”女鬼柔柔弱弱的跪在一旁,雪白的脸上流淌着两行血泪。

“既如此,你又如何杀了那个女孩?”甄泽的语气里带着几分严厉。

“实不相瞒,小女子积怨已深,加上年代久远,小女子身上的封印失去效用。当日那女子看裙子的眼神一如当年那个女人看裙子的眼神,小女子一怒之下就杀了她。小女子知错了,还请道长宽限。”女鬼又一次跪倒在地。

甄泽轻轻敲击着桌面,片刻才道:“不论你曾遭遇了什么,你杀了人是事实,该受的惩罚不会少。”

“小女子明白。”女鬼十分乖巧,末了又抬头,“道长,小女子还有一个不情之请。”

甄泽挑眉,“你说。”

“小女子恳请道长烧了那条裙子,让小女子能安心离开。”女鬼态度诚恳,表情认真。

甄泽沉默片刻点头,“好,今夜子时,你且亲眼看着我烧毁裙子,但烧毁之后,你便不能在人间逗留,你可愿意?”

“小女子愿意。”女鬼乖巧的点头。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