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阴媒正娶]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主角叫 凝舞楚天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编辑:九月茉莉 2019-08-25 22:40:50

[阴媒正娶]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主角叫 凝舞楚天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阴媒正娶》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阴媒正娶 即可阅读全文

《阴媒正娶》小说简介

《阴媒正娶》这本书的设定非常不错!而且,并不是那种无脑流!看起来非常有意思!很不错,望作者继续努力不要太监。《阴媒正娶》是作者秋刀创作的都市类型的小说,情节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值得一看。《阴媒正娶》精彩节选:不过,花轿里忽然传来凝舞的一声冷哼,那些家禽的叫声瞬间就消失了,远处的几只大狼狗甚至蜷缩在墙角,浑身都在打哆嗦。看来我这媳妇,比想象中的还要厉害啊!婚礼就在我家大院里举行,本该喜庆的事情,到了我这儿却。《阴媒正娶》是秋刀所编写的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 凝舞楚天,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奈何桥,阳关道,生不可强娶,死不得强求。因缘祸福,楚天为保命,娶了个阴妻。谁知从此走上了阴媒之路。

精彩章节试读:

村头的天空上,乌云密布,甚至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黑色漏斗,银色的闪电宛若银蛇般在漏斗中来回穿梭,不时地落下一道。

隐约间,我看到了凝舞的身影。

她就站在乌云下,苦苦支撑着,一身嫁衣破破烂烂,每落下一道雷霆,她就会喷出一大口的血。

看到我狂奔过来,她冲我死命地挥手,大叫道:“你过来干什么,赶紧走啊,你会死的!”

我却对她的警告充耳不闻,几步冲了过去,一把将她抱在怀里。

天上雷霆滚滚落下,凝舞却笑了起来,对我笑着,伴随着她嘴角的血液,看起来很凄美。

“夫君,你知道么,几千年来,我觉得最幸福的时刻,就是现在!”

说着,一阵风声响起,却是她将我远远地抛了出去,在昏迷前,我看到的最后一幕,就是一道足足有两三米粗的巨大雷霆从天空落下,将凝舞整个人都笼罩在内。

当我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新婚的那张大床上,爷爷看到我醒过来,不禁松了口气。

“爷爷,凝舞呢?”我睁开眼睛之后,撑起身体,第一句话便是问凝舞的情况。

不过,看着爷爷的眼神,我觉得一阵刺骨的寒冷遍布全身,整个人如同被抽掉了脊椎一样,软软地瘫倒在了床上。

看着我的模样,爷爷叹了口气,便转身走出了屋子。

接下来的几天,我木然的喝药吃饭,就像是一具木偶般,双目无神。

又过了几天,也不知道是为了能给我个念想,还是确有其事,爷爷将之前挂在我脖子上的那枚青铜戒指拿了过来。

戒指上有着一朵桃花印记,看起来雕刻地十分精美,他告诉我,凝舞其实没有死,却在那场天劫之下身受重伤,只余下一缕残魂寄居在这枚戒指中。

虽然没有烟消云散,可只怕是永远都不会再醒过来了。

我颤抖着手指,接过了戒指,对于这样的结果我真的无法释怀。

此刻的我,只恨自己的软弱与无力,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

我相信凝舞还在,只是沉睡过去,便开始整日学习给鬼养魂的办法。

遗憾的是,几年过去,连凝舞的小铜棺也没找到,就连给她祭祀都没有办法。

爷爷很担心我的状态,可每次只是叹息一声,不曾多说什么。那个厉鬼也没有再出现过,想来是已经在那场天劫中魂飞魄散。

岁月的推移,我眉目也逐渐张开,从原本一个青涩的小孩,变成了个英俊的小伙子,村子里自然有不少人过来提亲,我爷爷也时常有意无意地提醒,可每次都被我拒绝。

每到夜深人静之时,我总会将戒指放在我的胸口,那时候我就会觉得,凝舞就趴在我胸口,一直不曾离去。

这一切,一直持续到我18岁那年,终于有了变化。

在经过一番考虑之后,我毅然决定搬离这座生活了十几年的小村落,去另一个村子生活。

这村子是南冥村,传说从战国时期就已经存在,里面有许多奇能异士,我们祖上也是从这里搬出去的。

搬家那天,爷爷叹了口气,拍着我的肩膀说道:“人,总是要生活的!”

我明白他的意思,可终究没有承诺什么。

那天我坐在汽车上,透过车窗看着被迷雾笼罩的北邙山,隐约间,我似乎看到了凝舞那张绝色倾城的脸庞,正冲我嫣然笑着......

《阴媒正娶》 第六章 洞房 免费试读

不过,花轿里忽然传来凝舞的一声冷哼,那些家禽的叫声瞬间就消失了,远处的几只大狼狗甚至蜷缩在墙角,浑身都在打哆嗦。

看来我这媳妇,比想象中的还要厉害啊!

婚礼就在我家大院里举行,本该喜庆的事情,到了我这儿却变得诡异无比。

红色的蜡烛上跳动着幽绿色的火焰,就好像是小型的鬼火般,村子里的人都聚集在院子里,却一声不吭,就这么直勾勾地看着。

一阵寒风吹过,将烛焰吹得摇摇晃晃,我不禁缩了下脖子,却听到一个老婆子大喊道:“一拜天地!”

这一套在娶亲的路上爷爷便告诉我了,我抱着棺材,朝门外拜了一下。

“二拜高堂!”老婆子又喊了一句。

大堂上就坐着我爷爷,在我拜过之后,老婆子紧跟着便喊道:“夫妻对拜!”

向一具棺材叩拜,别提有多变扭了,可是在爷爷的注视下,我依然硬着头皮拜了下去。

“送入洞房!”

喊出这一句的时候,那个老婆子明显松了口气,大堂里的许多人也都松了口气,唯独我爷爷满眼的担忧,看着我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不过还没等他说什么,我就被两个老婆子半推半就地送进了房间。

房间里显然也被装饰过了,到处挂满了红色的绸带,然而却没有透出丝毫喜庆,反而处处透出一股诡异的气息。

就在我坐到床上,准备舒缓一下的时候,我旁边忽然出现了身穿大红嫁衣,头上还顶着个红盖头的鬼妻。

这一下来的太突然,我吓得大叫一声,从床上跳了下来。

她轻声笑道:“相公,你怕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来,把我的红盖头掀了,从今往后,我就是你的人了!”

饶是她的语气很温柔,可是在这样一个诡异的氛围下,还是显得瘆人无比。

毕竟那时候太小,我犹豫半晌,终究是没敢走过去。

“给我过来!”凝舞忽然喝了一声,似乎生气了。

我被她一吓,连忙走了过去,畏畏缩缩地在她身旁坐下。

“掀!”凝舞的声音里还带着几分怒气,我不敢违背,颤抖着手,慢慢掀开了她的红盖头。

烛光下的凝舞,看起来比之前更加美艳了几分,只不过此刻她的脸上却没有了笑容,而是怒气冲冲的看着我。

看她这模样,我还以为是要吃我,顿时就吓得连滚带爬地逃向门口,嘴里还不停地叫着爷爷。

凝舞却怒极反笑,指着我说道:“行啊楚天,你明天要是能下的来床,姑奶奶就把名字倒过来写!”

到底是细胳膊拧不过大腿,我的挣扎在凝舞眼中显得脆弱而可笑。

不过是几个呼吸的时间,我就被她剥光了扔在床上,看着我光溜溜的身体,凝舞眼中放出了兴奋的光芒......额,没错,是兴奋。

她发出了一声古怪的叫声,有点像狼,又有点像猫,然后纵身扑到了我的身上。

她喘着粗气在我耳边轻声细语,浓烈的幽香不住传来。

“阿天,待会你按照姐姐说的做,非但不会伤害到你,反而对你大有好处!”

此时此刻被人家拿捏着,我没有办法,只得答应一声,然后按照她说的方法,全力配合着。

很快,我的意识就朦胧起来,觉得整个人都要飘起来,仿佛在下一刻,灵魂就会离体而去。

而凝舞则趴在我的身上,不停地发出一些古怪的叫声,听得我面红耳赤。

那时候我还太小,不懂得男欢女爱,可是本能的,便觉得这种事情十分羞耻,虽然死死闭着眼睛,但那如同潮水一样的触感却无时无刻不在侵蚀着我的心智。

另外,我发现凝舞的性格挺强势,就如同一个女王般,这种强势不仅仅体现在说话和作风上,甚至体现在了床榻上。

在这段鱼水交融的时间里,她最喜欢的就是骑在我身上肆意驰骋,然后一脸享受地眯着眼睛,看着我脸上的表情。

在我咬紧牙关的时候,她还会妩媚地娇笑几声,动作猛然剧烈起来,直到我露出哀求的神情后,这才满意的舔几下嘴角,然后变得温柔无比。

整个夜里,大床都在晃动不休,甚至床架都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吱呀响声。

终于,凝舞尖叫一声,缓了一会儿之后,满身香汗地缓缓趴在我怀中,停止了动作。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