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主角叫傅义山唐晚的小说[别坐末班车]全本免费阅读

编辑:雨后有彩虹 2019-08-25 23:33:17

主角叫傅义山唐晚的小说[别坐末班车]全本免费阅读

《别坐末班车》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毛文学,关注后回复:别坐末班车 即可阅读全文

《别坐末班车》小说简介

《别坐末班车》文采很好,有很深厚的古文功底。情节曲折,精彩是一个接一个,能够吸引人一直读下去。很不错!。傅义山唐晚是《别坐末班车》这本小说的主角,本小说的作者是五十弦,接下来就请各位一起来阅读小说的精彩内容:第1章从坐末班车说起不论什么时候,都千万不要坐末班车。这是我离家来上海之前外婆苦口婆心反复告诫我的话。这话我一直谨记于心。要知道我外婆可是有大本事的人,十里八乡的人都喊她神婆,如果遇到怪事儿肯定第一个。完整版小说《别坐末班车》由五十弦所编写的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傅义山唐晚,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坐末班车回家却被“那东西”缠上了身……

精彩章节试读:

第6章阳寿不稳

在老先生送给外婆的绝笔信中有一份封印咒文。外婆说,那是他用最后的精血炼制而成的。

外婆说:“他知道自己大限将至,才为我做最后一件事。那封印至少能够保你我十年平安。”

我顿时沉默:第一次坐末班车出事那年我十七岁,刚刚好是十年之期。

但外婆却说,我命中注定是躲不开鬼事的。她说走阴阳的人早晚会遭到报应。这些报应有时是现世报,有时却是来世报,还有一些时候,则是会由子孙后代来偿还。

我问道:“所以……您就替我找了那个男人?您觉得他会保护我?”

外婆点点头,说:“晚晚,你自然是不知道这事的——你妈怀孕的时候差一点流产,这也就造成了你阳寿不稳。”

我不禁追问:“什么叫阳寿不稳?”

外婆说,正常人能够活多久,都是在地府生死簿上明明白白写好的。但是阳寿不稳的人随时随地可能死去,就算是地府也无法保证这样的人究竟有多少寿命。

换句话说,我们基本可以算是死人,在阳间的时日是偷得浮生。

我这才知道,老妈怀我的时候差一点流产不说,最关键我一生下来的时候竟然是个死胎。

不是那种打了几巴掌没力气哭的虚弱婴儿,而是彻头彻尾连呼吸都没有的死胎。

但是在医生准备宣布我死亡的时候,外婆却冲进了产房里。也不知道她做了什么,我就发出了微弱的哭声。

医生后来以为我是因为生产过程中窒息所以导致了假死,但只有外婆知道我当时的的确确是死掉了的。

不仅是死胎,而且我天生魂魄残缺。

她重进产房里往我身上扎了一针,实际上是替我填入了残缺的魂魄。

但正因为如此,我虽然活着,却不存在于地府记录当中,不论是生是死地府都不会在意,就算早夭也不会引起任何人的关注。

外婆说,我这样的情况有利有弊。好处就是我是天生适合当驱魔人的料子。

但她从来就不想要我接触这种怪力乱神的东西。她只希望自己能够保护我平平安安,像个普通女孩子一样长大成人。

外婆说到这里,浑浊的眼泪涌了出来。

我一看她哭就难受:“您别担心,说不定我福大命大呢?”

外婆却摇摇头,只说什么一切都是她的错。

我索性转移话题:“您再跟我说说那个男人呗。”

说起那个男人,我还有些毛骨悚然。

他长得很好看,尤其是一双眼睛。我虽然不懂什么面相,但也觉得那男人生前肯定不凡。

之所以说生前,是因为其一他身上的军装不是如今的样式,其二活人的体温绝不可能像他那样冰冷。

外婆倒是干脆,说从今以后他就是我的鬼夫。

鬼夫的名字叫傅义山。我说怎么听着耳熟,最后想起高考死记硬背的文学常识里有一句:李商隐,字义山。这么看来,他估计是出自个知书达理的好人家。

但这仍旧不能减轻我心中对他的芥蒂。我忘不了他在我身上时看我的眼神。

我怎么着也是个二十多岁风华正茂的女人,就算不算绝世美女,脸蛋身材也一样不差。可那男人看我的眼神像是在看一张桌子一张椅子,不是厌恶,而是彻头彻尾没把我放在眼里。

估计他觉得我连泄欲工具都算不上。

这个当口儿,我那该死的自尊心却上来了:我固执地想着下次见面非得要那男人正眼看我不可。

这时外婆忽然想起了什么,说道:“其实,这门亲事还是你自己定的呢。”

“怎么是我自己定的?”我听得莫名其妙。

外婆这才告诉我,她那老朋友的绝笔信里还有一条,就是若是想要我平平安安长大,外婆最好是给我找个可靠的人护着——也就是结阴亲。

对那些存在了几百年、魂魄不散的鬼魂来说,传宗接代往往是他们最大的念想。结个阴亲换一生平安,这在外婆看来挺划算。

但是这事一提出来却遭到了爸妈的一致反对。原因很简单:我好好一姑娘嫁给死人,以后一辈子不就糟蹋了?

外婆却说并没有那么一回事。大多数的阴亲都是互惠互利的状态,除非鬼夫真的动心,否则获得阴胎之后自然会放过我。

而对我来说这也是好事。

阴阳世家的债代代相传,这一代因为我阳寿不稳,所以外婆的债跳过我爸妈直接落到了我的身上。

所以这阴债不是躲不过,而是方法很讲究。

我是半个死人,如果要躲阴债就得找一个比自己阴气更加重、又有血缘关系的人继承。

说白了,就是我给那叫傅义山的男人生个鬼胎下来,到时候不单单咱们家的阴债让鬼胎继承,而且我这满身阴气也会让鬼胎吸走。

外婆这话听得我胆战心惊的。

我不至于母爱泛滥,为一个八字没有一撇还不是活人的胎儿心软。但是算计鬼夫这事情我听着就玄乎:“那傅义山知不知道这事儿啊?”

外婆苦笑起来:“当然是不知道的。我不是说了吗?这亲事是你自己选的。他压根没料到有人找上门来主动要嫁人。”

听她这么说,我隐隐觉得有些良心不安。但外婆说这都是天意,既然是命中注定的我就没必要觉得亏欠谁什么。

可我总觉得外婆的表情有些闪烁。我知道,她肯定还有事情瞒着我。

我问:“您说这亲事是我自己选的?”

“是啊,就在蒋家那事儿结束之后没多久。”外婆又一次陷入回忆当中。

虽然当初爸妈强烈反对结阴亲的事情,但外婆作为行内人知道我如果不找一个鬼夫恐怕连成年都活不到,还是瞒着爸妈偷偷在张罗这事儿。

别说,找鬼夫这事儿里头的门道还很多。生辰八字的契合自然是首要,关键鬼夫的死法、生前的履历也都有讲究。惨死的鬼戾气重,就算经年累月没有变成厉鬼,对于活人的损害也太大。这鬼夫要是找的不好,没等我生下孩子我可能就被克死了。

外婆正头疼上哪儿去给我找个如意郎君,谁知道我自己却先有了动作。

有一天晚上我穿着父亲惟一一次去城里买回来的小裙子,晃晃悠悠地自己出了门。

外婆睡眠浅,一下就被我的动静弄醒了。她看我的情况不对,就没有叫醒我只管跟着我往外走,谁知道我一路走进山林里,七拐八弯地最后停在一个孤零零的石头墓碑前。

《别坐末班车》 第1章 从坐末班车说起 免费试读

第1章从坐末班车说起

不论什么时候,都千万不要坐末班车。

这是我离家来上海之前外婆苦口婆心反复告诫我的话。

这话我一直谨记于心。要知道我外婆可是有大本事的人,十里八乡的人都喊她神婆,如果遇到怪事儿肯定第一个就来找外婆帮忙。

不过我从来没见过外公。外婆床头和客厅里都有两人的结婚照,但有一次我在外婆的梳妆台里找到一张照片,那上面的却是另一个男人。

只是外婆对我虽然好,平时却沉默寡言更不愿意说起自己的过去,我自然也不敢主动探听。

从小,我只知道外婆对周围的人有求必应,时不时还能收到一两只肥鸡做报酬,是咱家当家作主的人。

不过,如果你觉得我外婆做的也就是乡下人跳大神那档子骗人的事情,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说实话,我本来也是这么认为的。那时候学校里天天教什么反对封建迷信、弘扬科学发展观,我也曾经因为外婆的行当而觉得抬不起头来。可后来渐渐长大,我才发现外婆好像真的是有两把刷子。

她看起来什么人都帮,但是每一次的规矩都不一样。

有时候,她会让求上门的人回去焚香净身三天三夜,然后再到咱们家来驱邪;但有的时候则是亲自提着一把桃木剑和一尊木像跟着人家翻过山头上门去做法事。

我外婆说,外行人只知道有不干净的东西缠上了自己,却不明白这里头也是分门道的。

山精野怪和游魂厉鬼,每一个对应的法事都不一样。

如果做法驱邪的人道行不够在法事当中出了纰漏,那小则触怒邪物驱邪失败、更有甚者还会误招来惹不起的东西。

不过真正让我相信外婆本事的,还是因为那一次撞邪的经历。

那会儿我高三,拼了命想要考进上海的重点大学。我老家在江苏——江苏高考什么德行如今的人都知道。为了能够考到大城市去,我也是拼了命的。

那天我不小心在自习室睡着,醒来就已经只能搭末班车回家。

我们那偏远的小地方,末班车上只有我一个人。我坐在角落里昏昏欲睡,突然间觉得被什么东西在**上抓了一把。

回家之后我把这事跟外婆说,她立刻就让我把裤子脱下来。

我这才发现被人摸过的地方竟然留下了一个漆黑的手印,一碰就疼得慌,皮肤下面又冷又硬的不知道长出了什么东西。

外婆脸色大变,让我躺下之后自己捏了一把香灰,混了指尖的血涂抹在手印上。

香灰一碰到手印立刻就像火一样烧了起来。

可是那个手印非但没有消失,反而一副要从我的身体里长出来的样子,活生生把我疼晕了过去。

接下去的几天我都昏昏沉沉的,等我恢复意识的时候,身上的手印已经消失了。

外婆给了我一个护身符,让我贴身戴着,逢年过节不仅要三跪九叩拜祭,还要我割破手心用鲜血喂养它。

那以后我就真的再也没经历过任何奇怪的事情。

离开老家之后,我为了图个安慰过节仍旧会拜祭护符。虽然省略了放血的步骤,但日子过得也算挺顺,时间一久我也就把过去的事情抛诸脑后了。

唯一让我觉得不安的是离家那天外婆看我的眼神。她千叮咛万嘱咐如果我遇到什么事情一定要立刻回家找她,那欲言又止的样子始终是我心头的一根刺。

时间一晃而过,这一天我加班太晚,急着回家所以没有多想就上了末班车。可没想到车开起来没多久,我的身体又不知道被谁摸了个遍!我当时明明是清醒的,可就是动不了,直到到站了才恢复过来。

我回家一看身上密密麻麻都是手印,比起当初的情况还要严重。我一觉睡下去,没多久就做了个梦。

梦里有一个泡得看不清五官的男人爬在我身上。

他拖着我不断往下沉,冰冷腥臭的河水顿时从我嘴巴鼻孔里灌了进去。

我尖叫着惊醒过来。

我的被子湿透了,冒出一股烂肉的恶臭,恶心得我胆汁都吐了出来。

身上的手印和昨天比起来果然变得更加清晰。那一个个手掌透出种诡异的生气,像是随时要动起来似的。

这事情实在是太诡异了。

我当机立断买了当天的机票,一路折腾下来,总算是在夜幕降临前回到了我老家。

村子里一片死气沉沉。我家的桌椅灰蒙蒙的一片,像是很久没人打扫。就连贴着的门神也剥落了大半。

太反常。

我正要往里走,就听到后面传来一声:“晚晚怎么回来了?你爸妈不在,不如先去阿姨那吃顿便饭?”

说这话的是蒋阿姨。

蒋阿姨在我们家隔壁开杂货店。小时候她大儿子中邪请外婆帮忙,可是最后还是没有救回来。那以后蒋阿姨就恨上了我们一家。

可今天她怎么那么友好?

我盯着蒋阿姨僵硬的笑容不知道该说什么,就正好看到外婆走了上来。

她看都没有看蒋阿姨一眼,拉着我就往房间里走去,顺手“砰”一声摔上了门。

接着,外婆从口袋里取出一个小瓶子贴着门缝洒下一圈粉末,刺鼻的中药味呛得我眼睛直冒眼泪。

沉默良久,外婆叹息道:“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偏偏现在……那么多年了,咱们还是谁都逃不过去。”

外婆一边说着,一边让我把上衣脱下来。接着,她在我满身的掌印上用力摁了几下,指着地上厉喝一声:“跪下!”

我被她突如其来的大喝吓了一跳,腿一软就跪了下来。

外婆让我把护身符放在地上,从抽屉里取出朱砂画下一个八卦图,然后找出一把匕首划开了我的掌心。

鲜血一下子涌了出来。

那护身符好像活过来了似的,眨眼就把滴在上面的鲜血给吸收干净了。

血色在护身符上凝聚起来,最后变成了我的名字,然后又重新消失不见。

外婆说:“没想到我这个老太婆这么多年来的因果,最后偏偏要报应在你身上。我原本以为能护得住你,可惜还是高估了自己。晚晚,如今我只剩下七天的命,所以必须将你——”

可惜门外忽然传来咚咚两声,把外婆的话给打断了。老爸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妈!听说晚晚回来了?您也真是的,怎么不跟我说一声。我们夫妻俩都多少年没有见过晚晚了?”

我正想要回答,可外婆却脸色大变,一下子捂住我的嘴:“不要出声!”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