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主角叫温小宁[新娘能见鬼:阴夫缠绵]最新章节完结版

编辑:清风与鹿 2019-08-25 23:47:25

主角叫温小宁[新娘能见鬼:阴夫缠绵]最新章节完结版

《新娘能见鬼:阴夫缠绵》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新娘能见鬼:阴夫缠绵 即可阅读全文

《新娘能见鬼:阴夫缠绵》小说简介

《新娘能见鬼:阴夫缠绵》书写得不错,虽然让人觉得有点开挂,但是不得不说,佩服作者的想象能力(也有可能结合过其他的作者的想象力),有些情节写得跌宕起伏,值得一读!文笔虽然通俗易懂,但网络小说主要注重情节,博读者一乐,让人消遣时光,能做到这点,小说还是挺不错的!。主人公叫温小宁的小说是《新娘能见鬼:阴夫缠绵》,它的作者是左眼创作的悬疑灵异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这时,李老师已经一滩烂泥似的倒在我脚下。耳畔是他低沉沙哑的声音传来:“宁儿,趁她还没有恢复元气,收拾了她。”听他说我忙着在周围找寻女鬼的影子,顾不得问他自己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本事,只是凭着一股念力就把她。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新娘能见鬼:阴夫缠绵》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左眼创作的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大家可以在本站中在线阅读到这本顾淮简安小说,一起来看下吧:大学第一天报到,谁曾想宿舍后面是个鬼窟,结果她便与鬼夜夜同床。稀里糊涂的成了鬼新娘,这只艳鬼还化身大学教授,白天晚上的欺负她。驱鬼师师兄,巫师舍友,教授鬼丈夫,她的大学生活还真精彩啊!直到有一天,这只

精彩章节试读:

他一步步向我走来,带着强大的压迫感和十足的魅力。

我没回答,只是看着他,心扑通扑通的没底。我为什么要跟着他?他又是谁?

他一步步逼近我,我也无处可退,猛地他捏住了我的下巴,我甚至都没看清是怎么一回事儿,便被他拉进了怀里。

目测他有一米九的身高,我才一米六,被他搂进怀里我有些不适应,看他都要抬着头。

他只是一转身便将我带向了墙壁上面,腾云驾雾一般。被他圈在臂弯,我逃不掉,也反抗不了,瞬间便没了力气,软在他怀里。

我脸涨得通红,他却突然抬手轻轻的梳理着我额前的一缕湿发,戏谑道:“宁儿,你出汗了?是因为本王。”

这个男人!明明是他不安分!听他这样说,我便想抬起手打他,谁料刚抬起手就落在他的手心里,被他紧紧握住,突然他将我的手拉近唇边亲了一下。

我一愣。我想此刻我的脸更红了。羞愤令我拼命挣扎起来。

他却邪魅一笑,“宁儿乖,你逃不掉的。”

接着我眼前一黑,人便没了知觉。

再度醒来,也不知过了多久,我已经身处锣鼓丝竹之中,周遭一片吵闹喧哗,我头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盖了一个红盖头。

我抬手打算将盖头扯开,突然,手被一把握住。

因为触之冰冷,我吓得忙要把手缩回来,可是他抓得很紧,我根本动弹不得。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

就在此时,随着身前一个男人高声细嗓的大喊,我被硬按着头拜了堂。

我屏住呼吸,等待着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这个时候我已经有些认命了,生死不由我自己控制。突然,我眼前一亮,他掀了盖头,笑得邪魅妖娆,轻声道:“宁儿以后是本王的人了,要知道洁身自好,莫辜负了本王对宁儿的一番情意。”

刹那间,我被他的笑容震慑,竟忘了开口说话,只愣愣望着他。

“恭喜王爷,贺喜王爷,得偿所愿,有情人终成眷属。”

身边一众,齐齐刷刷的跪下,我不经意瞟了一眼,这才发现,地上跪了一些不知道是什么鬼怪。跪拜完毕,一瞬间这些鬼怪又全都消失了,快到我以为自己看错了。

我搞不清状况,只觉额头上的汗珠接连不断的落下。

我还不知道是怎么的一回事,他也不知是人是鬼,我竟然跟他拜堂成亲了?太不可思议了,我怎么会跟他成亲?他又是谁呢?为什么要找上我呢。

所有一切不得其解,却见他袍袖一挥把我带到了墓穴里面。

“宁儿,今晚是月圆之夜,我不宜出行,你要找的人我会给你送去,你可要记得本王带你的好,莫辜负了我!”

他话音一落,人便不知了去向,我回头再看,还是身处在那间墓穴里。

而此时,墓室里竟放着一口红漆棺木,棺木极其华丽,竟是我在电视上面都没见过的。明明我之前进来的时候,这里面是没有棺木的。若不是这口棺木突然出现,我真要以为,我遇到他以及刚才拜堂成亲的一幕都是我的幻觉了。

华丽的棺木,神秘又吸引人,他会不会躺在里面?不知怎的,我脑海里竟浮起他俊帅的脸庞。我本想过去看看,终究没敢,最后转身离开墓穴。走到洞口,我又回头看了一眼,不知怎的心里竟划过一丝不舍,这才离开。我这是怎么了?

自从奶奶过世,我遇到这一连串诡异的事,令我有些无法承受。隐隐觉得,这仅仅只是开始。

出来之后,古玩店的何老板竟在洞口,我见到他不由得有些意外,来的时候没看到他,怎么此时他倒是在这里等我了?

看到我,何老板马上走了上来,满脸的吃惊,不难看出,他似乎很意外我能活着出来。

这两万块钱看来也不好赚。

“你有没有找到我女儿?”何老板一看我没事,马上追问。

我沿着山下看了一眼:“我们先回去,里面我没找到。”

我也只能这么说了,总不能说我在里面遇到超帅的鬼,还被逼着拜了堂,成了亲。

何老板听到我说的话,目光涣散,有些失落,但看我真的无能为力,索性也不再提这件事儿了。

只是我对那两万块钱还是心有不甘,想了想我又折了回去。

此时我才发现,洞口边上还有一个小洞口。

定睛看了一会儿,我迈步就要进去,却给何老板一把拉住了。

“别去了,那里面不会有的,我女儿进不去,你看看多陡。”听何老板说我才注意到,边上是很陡。

可真的就这样离开,我的生活费,学费都要泡汤了,我猛地想起,他不是说我要找的会给我送来么?所以我坚定了一下自己的想法。

“我进去看看,要是有便带出来,没有也只能这样了。”不等何老板回答,我已经弯腰朝着较小的洞口爬了进去,结果,我刚进去就看见一抹娇小的鬼影飘过。

我愣住,顿了一下,跟着便向洞外的何老板喊了一声:“我看见里面有东西。”

我正想说一下洞里的情况,一只孩子的鞋出现在我的视野里,这很有可能就是何老板女儿的鞋,我继续往里爬了一下。

说真的,洞里乌漆墨黑的,我能看见地上的鞋连我自己都奇怪。但我确实看到了,追其根本,我便想到了我的阴阳眼。

何老板听我说了半句话,着急的从后面爬了进来。

洞里虽然黑,但何老板身上带着东西,许是已经做好了找回女儿的准备,何老板带着一个手电。

这个洞能有一人高,周围是几米大的一个地方,因为黑我始终没动。

反倒是何老板,进来后用手电前后的找。

很快何老板在地上找到了他女儿的那只鞋,一见到那只鞋何老板便哭倒在地,涕泗横流。

“女儿啊,你到底在哪里啊?”何老板大哭之际,我身边的衣服被扯了扯,低头看去,竟是何老板家的女儿正扯着我的衣角笑。

我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果然在洞壁的下方看见一个孩子的衣服,里面是一堆白骨。

老实说,看见鬼魂我不是那么害怕,许是我眼里的鬼魂和人没有什么区别,可看见了这一堆白骨我便怕了,不自觉的后退了两步。

奈何身后是墙壁,我来不及控制自己的身子,眼看我就要撞上去了,我心想这下完了,肯定要受点伤。

不料想,有什么竟在背后托了我一下,虽然有些寒意,但好在我没伤到。

我转身向墙壁,连个鬼影都没有。不知怎的,我脑海里又浮上他的身影。旋即我甩甩头,我是怎么了,总是想到他。

何老板回头看我,问道:“你怎么了?”

我竭力平缓心口的惧怕之意,抬起手指了指何老板女儿的尸骨,只听何老板哀嚎一声,哭得渗人,朝着女儿的尸骨奔去,因为速度太快,导致他碰倒了几次石块,但,他好像没有感觉到疼痛,我想这就是舐犊情深吧。

《新娘能见鬼:阴夫缠绵》 第九章:天眼 免费试读

这时,李老师已经一滩烂泥似的倒在我脚下。耳畔是他低沉沙哑的声音传来:“宁儿,趁她还没有恢复元气,收拾了她。”

听他说我忙着在周围找寻女鬼的影子,顾不得问他自己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本事,只是凭着一股念力就把她给震飞了出去。

很快我找到了女鬼,此时的女鬼已经又小了很多,而且头发也短了。

原先看她的头发从头到脚那么长,乌黑的瘆人,此刻却短到了肩膀,指甲也变短了很多。

而且我看她脸上也渐渐出现了干净的颜色,长相还是很清秀的。

“宁儿,她会害你。”就在我想手下留情的时候,他又在耳边提醒,声音依然是那么好听。

好听到只是听见他的声音,便会想起他那张举世无双的脸。

他就像是知道我想些什么,忽地笑说:“看来宁儿很满意本王的容貌,本王很高兴。”

我无语,他也太自恋了!

因为想要早点离开,我又实在是不喜欢他动不动就调情的声音。

这才问他:“我怎么才能杀了她?”

听到我说的话,女鬼忽然暴戾的看向我,双眼爆瞪,又有些红了。

他认真起来:“闭上眼,像刚刚一样,只要想着让她灰飞烟灭。”

“我想着你,你也能灰飞烟灭么?”我忽然想到问他,不想他非但不生气,反倒是好笑的笑了,笑声让我觉得,他的胸膛一定在一下下的震颤。

我有些失落,或许他是只比艳鬼要强大很多的鬼,所以我根本就伤不了他。

就在我无比无奈的时候,地上的女鬼忽然朝着我扑了过来,我无暇顾及,忙着后退了两步,结果还是女鬼被砰的一声射了出去。

这次我看到女鬼的头发又长了,指甲也又长了,身体也在逐渐长大。

“宁儿,她是靠怨念长大的,你一定要在她长到原来的样子时,动手,不然就来不及了。”

听他说我有些害怕,忙着把眼睛闭上,用心去想。

很快女鬼便传来哀嚎的声音,我想要睁开眼睛去看,他便说:“不能半途而废。”

听他说我便不敢睁开眼睛,更不敢有丝毫的分心怠慢。

但就在此时,我手腕上的黄花梨木手串竟开始飞快的在手腕上震颤。震颤之厉害,让我忍不住把眼睛睁开去看。

而这次他也不在阻止我睁开眼睛,而我此刻也震惊的看着我手腕上的手串。

手串发出阵阵嘶鸣,像是有无数的鬼怪叫唤,又像是有无数的人在开怀大笑,声音雌雄难辨,无论我怎么仔细去听,也都听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样的一种声音。

随着女鬼的哀嚎声落,我朝着女鬼那边看去,女鬼最后一声哀嚎,瞬间化成一把飞灰,消失不见。

我震惊不已,原来灰飞烟灭是真的!

就在此时,手腕上的黄花梨木手串又是一阵躁动不安,我担心女鬼灰而复活,

马上朝着四周围看去,结果周围一片静悄悄,什么都看不见。

我低头想要说两句手串,帮不上忙,却尽是添乱。

结果低头我便愣住了,发现手串上的一颗珠子上面,竟然有一颗眼睛睁开了。

那眼睛不像是平常我看到珠子上的眼睛。这珠子奶奶给我的时候我就仔细看过来,一颗珠子上面有两颗对着的眼睛,十六颗珠子,颗颗上面有两颗。

但那时这上面的眼睛都只是看着像眼睛,也没有这么真的,如今我怎么看都像是真的眼睛。漆黑如墨,深邃如渊,不论我怎么看都那般的瘆人。

我忍不住去摸了一下,结果我一摸,那颗眼睛立刻眨了一下,我有些毛骨悚然,吓得甩了一把。但管我怎么甩,手串还是在手上。

“幻觉,这是幻觉。”我念念叨叨的,便宜了一旁看笑话的人。

他虽然不言也不语,但我知道,他肯定是看的见我。若不是,他怎么知道女鬼什么样子?

我抬头看看,喊他:“怎么回事?”

他便笑:“宁儿,你告诉本王,本王那样对你,你可享受?”

我顿时火冒三丈,这时候他还有心调戏我。

我咬了咬嘴唇,骂了他一声:“下流!”

他听我骂他,非但不生气,反而哈哈大笑。

听他笑我便更觉生气。

只是我现在有求于他,纵然不肯回答,也不能闹得太僵,所以我才没继续骂他,而是等他笑够了,再回答我。

“本王只是听说驱鬼一族有天眼护体,能慑百鬼,百鬼出,鬼师现,这眼睛应该是你步入鬼师的第一步。”

第一步?

我愈发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了,什么百鬼出,什么鬼师现,说的那么骇人听闻,只是听着,我就有些反感。当务之急是怎么出去,看看那眼睛慢慢闭上,我摘了两次手串摘不掉,也就不去管它了。

我抬头问他:“我怎么出去?”

“本王不在宁儿身边,不能帮宁儿,只能帮宁儿把他们救活。”

救活?

死了的人还能救活么?

我朝着地上看去,韩薇薇的血还在地上,看着着实是恶心,不由得把脸转了过去。

结果转身又看见了李老师躺在地上如烂泥一样的身体。

看看他们也很可怜,我便问他:“怎么救他们?”

“宁儿不用烦心,稍后本王便会把他们救活,不过宁儿要记得,今日欠了本王一个人情,切莫忘了!”

话落他便不再说话,我感觉他像是走了,心里失落起来。什么嘛,来了也不现身。到处都是流着血的坟墓,他还说对我好,真的好就不会把我一个人扔下了。不过,我到底在想啥啊,我和他非亲非故,我倒像是在抱怨自己老公不疼自己,汗。

地上太脏,韩薇薇的血还在地上,我为了躲开那些血迹,便朝着一个干净点的地方走,谁知道,走着走着竟听见叶绾贞的声音。

“宋玲,宋玲你在么?在就回答我。”叶绾贞正在找宋玲。

我如获救命稻草,忙着喊叶绾贞,叫的特别亲热,“贞贞你听到听得见么?”

叶绾贞竟然真的听见了。“小宁,小宁是你么?”叶绾贞焦急的喊我,似乎就和我有一墙之隔,我顾不上惊喜,忙着朝着对面喊。

很快叶绾贞到了我对面一样,朝着我说:“小宁,你在里面么?”

“在,我在,贞贞。”平时我都不是这么喊叶绾贞的,但此时觉得与她特别亲。

“小宁,你听我说,我要在这里开个门,你不要吓到,回去了我再跟你解释。”叶绾贞严肃道。

“我知道,你开吧。”说完我朝着一边避开。

眼见着,面前出现了一个弧度,先是从右边开始,从下面画了一条线,而后沿着线的一边向上画了一条直线,画到一人高,朝着里面弯曲,很快一个门便出现了。

我愣了一下,怎么感觉和我们寝室的门一样。

正待我奇怪的时候,这扇门竟闪进一道光,跟着便开了。

瞬间我的心口窜进一口气,眼前一道刺眼的光芒,让我忍不住抬起手挡住了眼前的光。我再度睁开眼,眼前已经变了一个样子。明明就是后山那个阴森森的地方。但奇怪,此时的后山到是有一道明媚的阳光在头顶上若隐若现。

“小宁,你没事吧?”叶绾贞快步跑来,就在我还恍惚的时候,伸手拉着了我的手。

我顿感叶绾贞的手里握着什么,硌了我的手一下,我马上低头看她的手。

结果看到叶绾贞的手里握着一支毛笔,毛笔的一头还拴着一根红色的穗子,我一动那支笔,穗子还晃了晃。

“这是什么?”我奇怪的问。

叶绾贞只是说:“回去了再跟你说,其他的人呢?”

听叶绾贞说,我才回头去看,而此时看后山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也不免让我一番茫然。

就像是做了一个梦一样,梦里我经历了什么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该怎么收拾残局。

正当我犯愁的时候,忽然听到李老师的声音:“薇薇,薇薇。”

我回头寻着声音去看,竟看到李老师正蹲在地上,在他的怀里躺着一个人。

既然李老师都能好好的活着,韩薇薇活着也就不是什么叫人吃惊的事情了。只是不知道宋玲现在怎么样了?

看到韩薇薇和李老师都没事,叶绾贞忙着去找宋玲,我也跟着去找,找了没多久叶绾贞便发现了宋玲,宋玲就睡在一旁的草丛里面。

等到叶绾贞把宋玲叫醒,问了才知道,宋玲什么都不记得了,把一切忘得干干净净。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