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盗墓手札]完结版免费阅读 主角叫彭豪 的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

编辑:柚子味的诗 2019-09-11 20:26:36

[盗墓手札]完结版免费阅读 主角叫彭豪	的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

《盗墓手札》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毛文学,关注后回复:盗墓手札 即可阅读全文

《盗墓手札》小说简介

《盗墓手札》是很细腻的一本好书 风趣幽默 剧情曲折。小说主人公是彭豪 的小说是《盗墓手札》,是作者阴山古槐写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第十八章向阳街“怎么?这照片有什么不对劲吗?”张中成见唐波这副严肃的表情,直接从椅子上站起了身,走进唐波,也瞅了瞅这照片,问道:“这照片有哪里不对劲?”“你说你女儿是因为早恋,你暴打了她一顿,那你还记。小说主人公是彭豪 的小说是《盗墓手札》,本小说的作者是阴山古槐创作的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三十六行,盗墓为王。因为母亲的一本手札,我走上了一条挖坟掘墓的路。黄河之底的大墓,埋葬的究竟是谁?长白山天池神秘的骨骸,又是谁的?八方八位,八重重宝,八尊地狱神像里的生命,是人?是鬼?还是……

精彩章节试读:

第八章:一路惊魂

监控只能看到几个房间,却不能看到走廊里的情形,不过在视频里,依稀能听到一声声尖锐刺耳的哀号声。

这个声音太熟悉了,就是一个小时前给三哥打电话的小赵。

虽然我们看不到,但就凭刚才那副场景,就不难想象走廊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想来,小赵给三哥打完电话,就出事了。

果然,片刻之后,解剖室的门再度被打开,小赵被一副骷髅拖了进来。

此时小赵已经浑身是血,近乎疯狂地挣扎。

但是这些都无济于事,骷髅股价仍然一步步将他拖了进来。

我以为小赵会遭遇和两个法医一样的情形的时候,脑子里面忽然闪过了一个画面,那就是躺在解剖台上的那个白森森的骨架。

骨架已经躺在那里了,小赵却失踪了,难道说小赵并没有遇害,而是逃出去了。

就在我一个念头还没转完的时候,一副惊悚的画面已经出现在了我的面前:那具骷髅噗的一下将手伸进了小赵的胸膛里面,小赵的面目扭曲,显然承受着极大的痛苦。

我愕然地张大嘴巴,正在想象小赵是否已经脱险的时候,就见那副骷髅猛地一抻,小赵的身躯衣服,瞬间爆裂,一副犹带血肉的骨架,就这样被他拉了出来,骨骼还兀自地抽动,显然还活着。

看到这里,我的脚底蓦地生出一股寒意,全身都像是浸泡在了冰水里面,禁不住打了一个寒颤:“五——五哥,这是什么状况?”

五哥也看呆了,哆嗦着嘴唇,不知道怎样回答,默然了许久,张嘴说道:“三哥,现在你该信我们说的了吧。”

这的确是最好的证明,比我们磨碎了嘴皮子都好使,只不过这份证明实在是太残忍了一些。

就在我们说话的时候,骷髅将小赵的骨骼扔在了另一架解剖台上,随之更加恶心的一幕发生了,那副骷髅就像穿衣服一样,伸进小赵的皮肉里面。

呼吸之间,小赵已经恢复了往日里的模样,不过那苍白的面孔已经不如之前那么自然,总觉得带着一种鬼气森森的感觉。

我的心中猛然蹦出另个字来:画皮!

这幅场景真的和画皮是殊路同归,想到这里,我的世界观已经彻底被颠覆了。

如果说之前遭遇摘头鬼的时候,还只是害怕,那现在就是恐惧,深深的恐惧。

黄河古渡下面究竟埋藏着什么秘密,一到古渡枯水期就会发生或是这样或者那样诡异的事情,这只是巧合吗。

就在我心猿意马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就听砰的一声枪响。

我怔了一下,才从恍惚中回过神来,看到面前的监控画面已经冒了黑烟,彻底报废了。

不用猜我也知道,这一枪肯定是三哥开的,他的愤怒已经彻底爆发了。

此时三哥瞪着发红的眼睛,目光里面充满了凶意。

我转眼瞟了五哥一下,他已经从惊恐中恢复过来了,脸上一片默然,看不出来在想些什么。

有时候我真有点佩服五哥,照理说他的胆子不会比我大多少,但是无论遇到任何突**况,他都能够在最短的时间里恢复理智。

我以前一直以为世家子弟都是一些纨绔二代,但是五哥全然不是那样,他的这种快速敏捷,心细如发,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

我一个念头还没转完,忽然就听五哥叫了一声:“糟糕。”

我和三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齐将目光盯向他。

五哥和我们对望了一眼:“黄河古渡上还有人。”

我和三哥陡然已经激灵,这才想起来,纪念晚上我们原本是要去黄河古渡上去看现场的。

只是接到了小赵的电话,这才急匆匆的赶回来。没想到这里居然发生了这种事情,

刚才在看监控视频的最后一刻,我已经走了神儿,不知道最后那些活尸怎么样了,于是问道:“那些活尸去哪里了?”

五哥冲我摆摆手,张嘴说了一句无声的话,看口型应该是:我也没看到。

看样子,视频还没有到最后,三哥就已经忍不住开枪了。

不过现在不是猜测的时候,当下最要紧的就是赶到黄河古渡的现场,要是那里也发生这种事情,那我们哭都找不着调。

一念至此,三哥大步流星一样出了监控室。此时他目光灼灼,显然已经动了真怒。

我和五哥连忙跟上去,生怕他会做出一些不理智的行为。

他现在怒冲脑仁,估计什么后果都顾不上了。

我们一同上了警车,三哥冷着脸,一脚将油门闷到底,车子风驰电掣一样飞了出去,我和五哥被巨大的惯性一下子甩到了后面,身体紧紧地贴在了后座上。

车上三哥虎着脸说道:“老五,老六,再把你们之前经历过的事情跟我说一遍,一个细节也不许漏掉。”

此时三哥已经完全相信了我们,他现在想起问这件事来,显然愤怒中还保持着理智。

这几件事看似没有联系,但都跟黄河古渡有着千丝万缕的纠缠,三哥能在瞬间做出这样的判断,不能不说是他的刑警思维在起作用。

我和五哥对望一眼,互为补充地将这件事再次原原本本复述一遍。

三哥听完之后说道:“老六,待会安顿了黄河古渡上的那些技术人员,我们就直奔你家,现在的这种状况恐怕和当前的事情脱不了干系,眼下唯一的线索就是你老妈手里的那片青铜树叶,如果把那个拿到手,或许我们能够掌握更多的线索。”

五哥补充说道:“还有那份地图,如果按照那个追下去,或许能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我和老六这次来就是为了这件事。”

三哥问道:“图呢?”

五哥回答道:“带在送身上。”说完就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塑料包裹,里面赫然躺着那块玉碹和那幅线路图。

看到这里,我不得不佩服五哥心细如发,他竟然把这两样东西全部带在身上。

五哥伸手将东西向前座递去,就在百忙之中,伸手要接过的时候,突然一只青灰色的手从我和五哥的身后闪了出来。

那只手青灰的有些吓人,还带着一种令人作呕的腐烂的气息。它一出现,就直逼那块玉碹。

这一幕来得突然,谁也没有料到。

我惊得一下子从座位上面窜了起来,砰的一声撞在了车顶上。

巨大的力量一下子反弹回来,我就感觉自己的颈椎咔嚓一下,几乎就要断了。

五哥更是惊呼一声,连忙侧过身体,躲避那只手。

可是车内空间狭小,根本就没有足够躲闪的空间。三哥的一躲虽然让那只手一下子落空,当然玉碹依然是它的一抓范围之内。

一撞之下,我是彻底蒙了,但是很快就从懵懂中清醒过来,下意识地朝后面一看。

就看到一张白色的脸,出现在座位后面,此时他正抬起身体,朝前挤来。

我们上车匆忙,根本没有来得及向后看,再说谁会想到这里竟然还会有另外一个人。

前面的一丝路灯光闪过车内,光线倏忽一闪,一瞬间,我看到一张惨白的人脸上,布满了青灰色的斑痕,怎么看怎么都像是一块块的尸斑。

再加上他身体里面散发出来了一阵阵的腐臭,一个闪电一样的画面瞬间袭进我的脑海里。

这正是那九个活尸里的一个!

“**!是僵尸!”我怒吼了一声,一拳抡在那张布满了尸斑的脸上。

我已经经历了太多的恐惧,几乎都有一些麻木了。我以为我会害怕,但是实际的情况是恐惧到了极点,只要没有被逼疯,就不再恐惧了。

我现在就是那种没被逼疯的情况。

砰的一声闷响,我一拳砸在那个活尸的太阳穴上。人脑袋上最大的弱点就是太阳穴,直击要害完全是我的本能反应。

可是瞬间之后我就后悔了,拳头上立刻传来一阵深入骨髓的巨疼,我疑心自己的骨头都被撞碎了。

可是那个活尸,除了脑袋歪了一下之外,似乎没有受到任何影响,继续从两个座位之前向前挤来。

这东西应该没有智商,否则的话,这会儿最应该做的就是来掐我的脖子。

活尸的注意力似乎只在那块玉碹上面,挨了我一拳之后,目标始终不改。

此时五哥瞧出了便宜,手肘猛地向后一抬,狠狠地顶在活尸的眼窝里。

不过我看五哥瞬间就呲牙咧嘴的表情,就知道他也没占到什么便宜。

活尸被我们两个一挡,动作多少迟滞了一些。

三哥从后视镜里看到后面发生的情形,估计心里也得一揪,警车猛地几个偏移,狂甩开来。

车子一甩,五哥手里面的玉碹抓捏不稳,一下子落在了脚底下。

身体晃动之间,我向活尸扫了一眼,只见他的鼻子略略抽动了几下,头已经向我们脚下低去。

我一下惊醒,这东西是看不到我们的,他是靠嗅觉来判断的。不过他嗅的是味道还是阴阳气息,就不好说了。

我现在已经完全打破了以前的观念,不再用以前的观念来看这些东西。

车子晃了几晃,却没有停下的意思。显然三哥也看出了这人就是活尸中的一个,更加担心黄河古渡上的那些人了。

三哥大吼一声:“老五老六,给我弄死他!”

此时车速已经达到了极限,他已经无暇顾及后面的事情。

我心说,这东西本来就是死的,还他妈怎么弄死啊。

《盗墓手札》 第十八章 向阳街 免费试读

第十八章向阳街

“怎么?这照片有什么不对劲吗?”张中成见唐波这副严肃的表情,直接从椅子上站起了身,走进唐波,也瞅了瞅这照片,问道:“这照片有哪里不对劲?”

“你说你女儿是因为早恋,你暴打了她一顿,那你还记得你女儿早恋的那个男生是谁吗?”唐波问。

张中成想了想,一脸的茫然:“那个男生我从来都没有见过,但我知道他的名字,我女儿失踪没有多久之后,我就听人说他是独自经过那条向阳街之后莫名消失不见的,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

“看来,这事可悬乎了?”我站住一边不由得小声嘀咕道。

唐波继续看着手里的照片,迅速看完之后,二话不说,点着烟便走出办公室。张中成自然也跟了出去,掏出打火机很麻利地给唐波烧上烟。

唐波在思考问题的时候,就会抽烟。熟悉他的人都知道,只要他在思考问题的时候,嘴里含着烟,都会替他点。

如果这个问题很棘手,那么他便会连续不断的抽烟,人家也会连续不断的跟着他抽烟的节奏跟他点烟。

这不,一分钟他就抽完了这根烟。一边往前走一边从烟盒里掏出一根烟,下一秒烟就叼在了嘴里。

张中成加快步伐,走上前去,迅速替唐波点上了烟。当然我也紧紧的跟随在唐波身后,看他那么认真的抽着烟,也不好打断他。

“小波,你现在准备去往哪里?”唐波一直住梅花镇,大家都认识他,他平时虽然不怎么说话,走路和穿着也有些怪异,但为人很耿直,也很好说话。大家也都挺喜欢他,时间一久大家都亲切的称呼唐波为小波。

“去往向阳街街道寻找线索。”唐波重重地吸了一大口烟,便加快脚步赶往那条恐怖的向阳街。

“什么?去向阳街?”

我手心里突然出了一些汗水,虽然从小就能看到一些灵异事件,但以往看到的那些东西都是一晃而过,最严重的就是我母亲被青铜树叶害死的那事情。让我手心出汗的不是因为害怕,而是担心,担心会不会又看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而害死无辜的人。

向阳街这个就连警察都退避三分的地方,平常人也都是害怕去的,当然张中成也不列外:“小波,要去向阳街,我恐怕没有那个胆啊!”

“没事,你给我一些我需要的资料,让我和彭豪去就是了。”终于从唐波严肃的表情里透出一丝色彩,他似乎也这才想起了我,回头过见我走在他身边,便把我一把给拉了过来便跟张中成介绍着我。

张中成瞅了我一眼,貌似有些不看好我,将唐波拉去一边小声道:“这小子能当你助手吗?”

“你放心吧!他能的。”唐波用很肯定语气说着。

他这才放心下来,点了点头。拍了拍唐波的肩:“小波,我相信你。”

“恩,就请你放心吧!”

其实,这个时候我很想问唐波,他去那条向阳街难道就会没事吗?为何他又那么肯定我跟着他去向阳街也会没事。

当我正想问唐波的时候,没有想到他却主动说了起来:“我早就听上级说起过你的事,你这人特殊,是不会有什么事的。”

我被唐波说的话完全给雷倒了,但也没有去问他为何要这么说,只是静静的跟在唐波身后。

此刻已经是夜晚,我跟在唐波身后,穿过一条马路,走过一个小巷,再转了一个弯就到了传说中恐怖的向阳街。没想到这条街道的街灯是那么的明亮,这灯光亮得就跟白天的阳光一样的明亮。

“唐波,这就是大家所说的向阳街?”我感到一阵惊讶,还以为这条向阳街是一个无比黑暗阴沉的地方。但没有想到,恰恰和我想象中的相反。

“向阳街嘛!肯定会有很多阳光的。”唐波淡淡地说,一边朝着向阳街走去。

我站在他身后,却没有往前走一步。他回过头看着我大声道:“陈其君,你怎么了?难道是害怕?”

“大家不都说只要经过这条向阳街的人,都会遇害或是会莫名的消失么?”我看着唐波说,突然打了一个冷颤。

街道的两边突然吹来一阵风,吹得那树叶“嗖嗖”作响,街灯也开始变得一闪一闪的,还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让我强烈的感到有种不详之兆!

而这种不详之兆,很明显唐波也感觉到了。他猛地站起身,先是皱了一下眉头,随后他嘴角居然扬起一丝笑:“是它来了。”

“谁来了?”我不知道唐波说的他来了,是何物?而且也不知道为何他会笑。本是想上前一步去问他,但就在这一刻,一个庞大的黑影突然闪过我俩面前。

我还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唐波一大声:“追。”便加快脚步往前追了去。

“唐波,你等等我啊!”我终于迈出脚步踏进了向阳街,以最快的速度去追前面的唐波。

当我追到唐波的时候,他在一个破旧的小木屋前停了下来。这里没有街灯,一遍漆黑,他摸出裤带里的手电筒朝着那小木屋子射去。我只听见从小木屋里传出“丝丝丝”地声音,这声音好像是在吃什么东西而发出的声音。

“那小木屋里是什么东西?”我气喘吁吁地说。

“小心。”唐波用力地把我往后推了一把,我没有站稳,“当”的一声一**坐去了地上。

“唐波,你这是干什么啊?”我正埋怨着他,一抬头却不见了人影,这让我感到有些生气,我大声道:“唐波,你到底在搞什么东东?”

“陈其君,快点,你赶紧的离开这里。”从那破旧的小木屋里传来唐波急促的声音,随后便听到“叮咚,叮咚”撞击的声音,估计唐波正在与那屋子里跟什么在打抖。

我撑着地面就要起身,却感觉右手粘乎乎的,不知道是摸到了地面的什么东西?

是泥土吗?我起身一看,我那个去,简直是恶心死我了,手上竟然沾着带有淡淡血迹如肉末般的东西,我不知道这玩意是什么?但隐约能闻到一股发臭腐烂的味道,很味道闻得让干感觉想吐。

还好,我裤兜里有湿巾,摸出来用湿巾擦了擦。尼玛滴,发现手上的那恶心的玩意居然还擦不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刚才唐波叫我赶紧的离开这里,我并没有走,而是朝着那破旧的小木屋一步步的走去。就当我走到门口的时候,却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给弹了出去。“嗖”地一声,我的身子被弹出去数米远。

正常情况下,我肯定就这样晕了过去,但我并没有晕过去,反而很清醒。只是身体无法动弹了,隐约的看到一个人影,他一步步的靠近我。

他离我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突然让我感觉到一种熟悉的感觉,好熟悉····当她走进我的时候,我看清楚了,是个女人,而这个女人正是我死多年的母亲。

“妈妈,是你吗?”我低声道。

“是我。”她微笑着点点头,朝着我伸出了手。

三十年以前,母亲因为得到青铜叶子,而惨死,但我觉得是我害死我母亲的,因为青铜叶子是我捡回来的。

这件事发生之后,我一直都很自责,内心也一直很悲痛。在七岁之后慢慢的成长过程之中,依然是能看到那些常人看不到的东西。但就是从来没有看见过母亲的身影,即使是在梦里。

这次没有想到我能看到母亲,我感到很激动,但我内心也很清楚地知道,眼前的这个人,肯定不是活物。要么是母亲的灵魂要么就是我所看到的幻觉,我睁大了眼,激动道:“你是我妈妈吗?”

这时候,我很想站起身,是多么想拥抱一下母亲,但身体始终是无法动弹。我感到很伤心:“为什么,为什么身体在这个时候动弹不得。”

“小豪,别着急,妈妈会拉你起来的。”说着,母亲拉住我的手,很轻易地就将我给拉了起来:“君君,跟着妈妈一起走。”

“妈妈,我好想你,你知道我有多么想你吗?”我哭诉着,一把将母亲给抱住。

“孩子,我知道,我知道你想妈妈。”她也紧紧地抱着我,轻轻地拍着我的后背。

当从她嘴里喊出“孩子”这两个字的时候,我就非常肯定这个人不是我母亲。因为母亲从来不称呼我为“孩子”,我正准备推开她,她却把我抱得更紧了。

慢慢的,我失去了知觉,一瞬即就被她给所控制。

“孩子,你可知道妈妈有多想你吗?”她这才松开了我,拉着我的手一步步的往前走。

“妈妈,我也好想你。”我下意识地说出这话,任由她牵着一步步的往前走。

“无脸女,你跟我站住。”唐波的声音响起在这条只有我二人的街道上。

无脸女其实只是死人的灵魂罢了,之所以她叫无脸女,那是因为生前被什么东西给毁了容。

人死之后,灵魂依然是没有脸的,没有脸的灵魂只是想寻找一个自己留恋的脸庞,去让认识这个脸庞的人肯定了之后,那么无脸女就可以拥有那张她所留恋的脸庞。但她这样做,却是违背了自然界的规定。

那么违背了这种规定,便由镇魂师去处理这种事,当然镇魂师也不是谁都有资格去当的。

“镇魂师,是你?”从她嘴里恶狠狠地说出这三个字。

镇魂师?唐波不是一名侦探么?怎么一瞬间就成镇魂师了?我被他那大声的说话声给惊醒了,这才慢慢的恢复过来知觉。

当无脸女发现我恢复知觉的时候,她露出了本来面目。妈呀!这整张脸就一空白,没有眼睛,没有鼻子也没有嘴巴。虽然不是血淋淋地一张脸,但这张如白纸一样空白的脸看上去还是挺吓人。

我吓得一把推开了她,唐波也迅速赶了过来。无脸女见唐波追来了,便一溜烟似地跑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