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主角叫丁凡的小说[女尸传说]完结版免费阅读

编辑:夏风如歌 2019-09-11 20:33:24

主角叫丁凡的小说[女尸传说]完结版免费阅读

《女尸传说》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毛文学,关注后回复:女尸传说 即可阅读全文

《女尸传说》小说简介

看小说有十年了,《女尸传说》故事描述的方式与以往同类型的小说有些新的变化眼前一亮,故事也紧凑整体可以值得一看。。主人公叫丁凡的小说叫《女尸传说》,是作者夜无声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第十三章李光荣突然在打渔两口子的骨灰坛里见到了我的名字,这个给我吓的全身冒冷汗。这可是盛放死人骨灰的盒子,将我的名字还有生辰八字放在这里面,这不是咒我是啥?难怪这打渔两口子死缠着我,看来这其中除了收尸。独家完整版小说《女尸传说》是夜无声所编写的悬疑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丁凡,内容主要讲述:人,从生到死就是一个过程,看开了也就一口气。但是,这世上总有不愿意咽气的人,不愿意进棺材的尸,不愿意去阴间的鬼。干我们这行,说白了就是去掐断死人没咽下去的那口气儿。不过,谁掐谁的脖子,得看你有没有那个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七章结阴亲

师傅睁开双眼,还能说话,心里还有些激动。

可当听到师傅说出那话之后,我整个人又在这一瞬间跌落谷底。

脸色有些难看,脑海里更是嗡嗡作响,整个人都呆滞了。

而师傅却缓缓的做了起来,然后有些虚弱的拍了拍我的肩膀,虚弱的对我开口道:“小凡,你也别怕,这厉鬼虽然不好对付。但为师拼上性命,也会尽力保你周全的!”

说完,师傅便“咳咳咳”剧烈的咳嗽起来。

面对死亡,心中虽然很是恐惧和害怕,可是听到师傅这般开口,也很是感动。

且见师傅开始咳嗽,我又慌了:“师傅、师傅,我、我不要紧的,只要你没事儿就好!”

我一边开口,一边拍打这师傅的后背,过了好一会儿才喘过气儿来。

此时,拿止血药和绷带的老秦爷赶了回来。

老秦越爷见师傅醒来,显得也很高兴,急忙过来给师傅上药止血。

好在都是皮外伤,除了失血过多外,并没有伤筋动骨。

老秦爷,还不断安慰我师傅,让他放心,好好休息休息。

说那女鬼被泼了黑狗血,短期内应该不会再上门了!

可师傅一听这话,却微微的摇头。

说最多可以拖延一个晚上,时间一过,我也难逃一劫!

不仅如此,到时候除了我,他和老秦爷,恐怕都会受到牵连……

说到这里,师傅叹息了一声,没继续往下说。

我和老秦越听到这里,都露出一丝惊愕之色。

我更是开口问道:“师傅,那打渔夫妇缠上的是我和三叔,现在三叔死了,就剩下我。只要我死不就行了,你们怎么还会受到牵连?”

我一脸的疑惑,不敢相信。

可师傅却露出一脸苦笑,说他帮我戏弄了这俩厉鬼两次,老秦爷更是伤了女鬼。

而这厉鬼之所以带“厉”字,自然是凶恶无比,有仇必报。

所以我死后,他们肯定会继续迁怒师傅和老秦爷。

听到这里,我心里非常的愧疚。

一次偶然的收尸,不仅让三叔赔了性命,现在还连累了师傅和老秦爷,我心里实在是过不去。

老秦爷干这行大半辈子了,虽然没啥道行,但也不是啥贪生怕死之辈。

此时把脸一沉,直接开口道:“哼!大不了和他们拼了,等到了明天,我再去找两盆黑狗血,只要那厉鬼敢来,我就泼死他!”

师傅叹了口气儿:“老秦,这个方法已经用过一次了。想要再用,已经不可能了。”

“不行?老丁,那你说咱们?难道我们真站着等死不成?”老秦爷皱着眉说道。

而我也一脸疑惑的盯着师傅,想看看师傅是不是还有什么办法。

而师傅迟疑了一会儿,然后才开口道:“现在我这里,到还有最后一个办法,就是、就是……”

“就是什么?你到是说啊!”老秦爷有些着急的追问。

师傅却扭头望着我:“就是要委屈一下小凡了!”

委屈我?我当场便愣了一下。

但随后便开口道:“师傅,只要能保住大家性命,驱散只两只恶鬼,委屈我没关系的!”

师傅听我说完,却露出一脸的严肃,然后对我继续开口道:“让你明天结婚,你愿意吗?”

“啥?结婚?”

我当场就懵了,嘴里脱口而出,一脸的不相信。

我连女朋友都没有,怎么结婚?就算去越南买媳妇也来不及了啊。

还有,就算结婚了,就真能避开那打鱼夫妇的索命?

一脸的蒙圈和不明白,可是站在一旁的老秦爷却听出了其中之意,脸色大变。

但不等二人再次开口,我便又追问道:“师傅,我女朋友都没有,怎么结婚啊!而且就算结婚了,就能避开那打渔的夫妇吗?”

师傅脸色未变,依旧一脸的严肃,此时更是点头道:“没错,只要你结婚,就能避开此劫。而且、而且也不需要你有女朋友!”

我听得一脸迷糊,不需要女朋友?这能结婚?

不等我再问,一脸惶恐的老秦爷却结巴对我师傅开口道:“老、老丁,你该不会、该不会让小凡,小凡结、结阴亲吧?”

一听“阴亲”二字,我更是一头的雾水。

阴亲我是知道的,也被叫做冥婚。

一般情况是,为死去的少男少女找配偶。

老人们认为,人的一人生老病死,嫁娶生子。

如果在没有嫁娶时就夭折了,便认为这样的人生是不完整的。

下不了地府,投不了胎,会使得家宅不安。

所以老人们便会为这些死去的少男少女们配阴婚,找到年龄相仿的男女,进行合骨埋葬,也同活人结婚一般,会有聘礼嫁妆,古时候甚至还有特殊的冥锣哀乐。

只是到了现代,这种事儿已经很少见了。

可问题是,这是给死去的男女配婚。我这么一个大活人,能配阴亲吗?

就算能配,没女尸,也结不成啊!

想到这儿,我便对着师傅开口道:“师傅,这阴亲不是给死人配的吗?我、我一个大活人,能结阴亲吗?再说,这里没女尸,我也结不成啊!”

师傅却是重重的一点头:“能!女尸有没有问题不大,去了乱葬岗便能召她一个。只要配了阴亲,便能找鬼挡灾,替你保命!届时,便有可能逃过此劫。”

见师傅如此开口,我根本就没多想,当场便答应道:“师傅,那就别犹豫了,给我配吧!我同意。”

结果话音刚落,老秦爷却忽然开口道:“小凡,你知道结阴亲,配阴婚的后果吗?稍有不慎,你可能会死的很惨的!被冥配活活给弄死。”

“是啊徒弟,你要想清楚。要是结了阴婚,你这辈子可能就不能和普通人一样结婚生子了。”

“每日每夜都可能被一只鬼缠着!而这活人与鬼有着无法逾越的禁忌。只要触碰,必死无疑。你可要想好了。”师傅也很严肃的问我,让我选择。

我刚才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一点,此时听师傅这么一说,我又沉默了。

每日每夜的被一只鬼给缠着,且人鬼殊途,不可能有男女之爱。

且一辈子都不能再结婚生子,光是想想都令人恐怖。

但是,我现在还有别的选择吗?

要是不这样做,最多到了后天,我、师傅、老秦爷,我们三人可能都会有生命危险,再说好死不如赖活着。

想到这一点,我猛的一咬牙,当场便对着师傅和老秦爷开口道:“我想好了,只要能活着,我不怕!”

老秦爷没说话,叹了口气儿。

师傅也微微点了点头,说既然我已经决定了,那明晚就开始法事。

随后,老秦爷送着我和师傅回到了铺子里。

师傅上了年纪,伤势也有些重的样子,刚躺回床上没多久,便已经睡着了。

可是我却翻来复起都睡不着,一直熬天亮才浅浅了睡了一会儿。

因为晚上要给我结阴亲,傍晚时,老秦爷提着一只大公鸡来到了我们铺子。

师傅的精神状态和身体情况也缓和了不少,见老秦爷到了,二人便在里屋小声的交谈了起来,应该是谈论今晚仪式的事儿。

我也没心情去听,便在外屋看铺子,打游戏。

直到天黑之后,师傅和老秦爷走了出来,同时带上了一些做法事的家伙,便领着我离开了铺子。

我问师傅去哪儿,师傅说去鬼马岭。

我“哦”了一声,也就没再开口。

而鬼马岭,是我们这边出了名的乱葬岗,有很多的烂坟头。

阴气很重,偶尔还能看见鬼火,所以到了晚上几乎没人敢去那儿,就是不知道师傅今晚会给我召一个怎样的冥配。

等我们到地方,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钟了。

这地方阴森森的,静得可怕,还特别的凉。

师傅和老秦爷在附近找了一块比较平整的地方,然后便搭建了一个建议的法坛。

点了香烛,还烧了纸钱。

老秦爷更是塞给了我一代阴米糯米,就是煮熟后在晾干的米。

他让我拿着阴糯米在附近洒,每个地方洒一把,直到把这一袋子全洒光。

我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但还是照做了。

我拿起阴糯米,率先洒了一把。

随着那些米粒的落地,发出“唰唰唰”的声响,在这种环境里听到这个声音,感觉整个人都有些不自在了。

可身后跟着的老秦爷,却在我洒完一把糯米之后,跟着洒出一把纸钱。

嘴里还跟着喊道:“周围的老少爷们吃饭拿红包了!此子大喜,如有打扰,切莫见怪……”

说完,还敲一下锣,“铛铛”响。

可我听老秦爷这么喊,心里毛毛的,总感觉浑身都不自在,可只能壮着胆子不断的往周围洒米。

老秦爷也不断的重复刚才的话,让气氛诡异到了极点。

直到将口袋里的米粒洒完,老秦爷才带我回到师傅什么。

师傅已经倒腾完了,这会儿正穿着黄色道袍站在作案前。

见我们回来,师傅也不在磨叽,当场点燃了桌案上的一根红蜡烛。

将一只,贴有我生辰八字的稻草人摆放在作案前。

然后,师傅便拿起桃木剑便舞动了起来,嘴里更是念念有词,应该是在作法。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的样子,四周却忽然之间起了一阵阴风,凉凉的。

按上的一枚铜铃也忽然发出“叮叮叮”的声响。

师傅见铜**响,嘴里直接低喝了一声;来了。

说完,端起作案上的酒碗就喝了一口,同时对着那稻草人一喷。

只听“轰”的一声,那贴有我生辰八字的稻草人,当场便燃烧了起来。

同时,师傅更是对我喊了一声:“丁凡,案前跪下……”

《女尸传说》 第十三章 李光荣 免费试读

第十三章李光荣

突然在打渔两口子的骨灰坛里见到了我的名字,这个给我吓的全身冒冷汗。

这可是盛放死人骨灰的盒子,将我的名字还有生辰八字放在这里面,这不是咒我是啥?

难怪这打渔两口子死缠着我,看来这其中除了收尸犯了忌讳外,还有其它玄机在里面。

我不由的邹了邹眉,露出一脸紧张之色:“师傅,这骨灰坛里有我的名字!”

说着,我已经将写有我名字的黄纸给拿了出来,并且递给了师傅。

而我师傅也是沉着脸:“**戈壁,和老子猜的一样。除了你的名字,还有李老三的!”

“三叔的也有?”

“没错,看来这事儿并不是我想象中的那么简单。这后边儿,是有人要想祸害你!”师傅一脸凝重的开口。

并且将两写有名字的黄纸给揉成了一团,一脸的怒气。

“师傅,那人是谁,我们现在怎么办?”

我显得很是意外和紧张,根本就没得罪过谁,好端端的谁要害我和三叔?

而且三叔已经死了,如今就剩下了我。

要是我不死,这幕后黑手,肯定还会上门。

师傅望了我一眼:“先照莫姥说的做,等弄完了,咱们去查查是哪个该死的家伙在作怪。”

点了点头,然后我二人便再次动起手来。

按照莫姥姥说的,将骨灰坛挖出来后,就用稻草符代替打渔夫妇的骨灰埋在这里。

而这所谓的稻草符,也就是写有名字的稻草人。

用黄布包好,最后由师傅小心翼翼,端端正正的摆放在了墓穴里。

因为这口穴位很冲,照师傅的话说,就是一处凶煞位。

所以我们在填土的时候,每盖上半米左右的土,就得点一支香。

忙碌了一个多小时左右,这才把墓里的骨灰盒给替换了出来。

在这里歇了一会儿,然后便下了山。

在路上,我问师傅这到底是怎么一回儿事儿。

师傅却说,这这事儿是有人作怪。

说打渔两口子的死,很可能就是被人害的,而不是所谓的吃了水龙王。

但这还没完,打渔两口子下葬的墓穴,更是被人动过手脚。

不仅穴位犯冲,骨灰盒更是和一桶腐臭的蛇鼠尸体在一起,加重了打渔两口子的厉气。

这才导致这两只鬼为何才是数天,便如此凶恶的原由。

师傅还说,接下来我们要做的,就是找出这个幕后黑手,搞清楚对方由头。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要是不搞定这个家伙。

就算我们摆平了打渔两口子,日后也会被接着被算计。

等回了铺子,已经下午三点多了。

供奉好了打渔两口子的骨灰坛,师傅便带着我去了火葬场。

因为来取骨灰的,都会有登记,只要我们去火葬场拿到这个,便可顺藤摸瓜找到那个害我和三叔的人。

等到了火葬场,老秦爷正坐在小院里抽大烟,挺闲的。

见我和师傅过来,便起身相迎。

可师傅也不卖关子,直接对着老秦爷开口道:“老秦,小凡这事儿越来越棘手了,今儿过来找点东西。”

老秦爷一听,当场就愣了一下。露出一脸疑惑之色,问怎么回事儿。

师傅便把坟地的遭遇,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

老秦爷刚一听完,当场就怒了,一巴掌就拍在石头桌上。

“他娘的,我这就去拿登记记录,咱们一会儿就去找那人算账!”

说完,老秦爷直接就往屋里走去。

没一会儿,老秦爷便其匆匆的拿出一个登记本。

往石桌上一扔,直接骂道:“根据登记,领走李光地夫妇骨灰的,是他弟弟李光荣!”

一听李光荣三个字,我不由的邹了邹眉。

因为这个家伙是我们镇上出了名的赌鬼,家里能输的,全被这家伙给败了个精光。

“李光荣?”师傅露出一丝疑惑。

“没错,就是这个赌鬼领走的。但这家伙就一赌鬼,阴阳风水,这家伙肯定做不了。”老秦爷再次开口。

我翻看了一下登记簿,然后忧郁的补充了一句:“都没和这个人说话过,他怎么会害我?”

“哼!不管怎么说,这事儿八成和他有关!走,咱们去找到这人,一问便知!”师傅直接开口。

老秦爷和我都是一点头,感觉要想查清楚怎么回事儿,一定得先找到这个赌鬼李光荣。

李光荣是出了名的赌鬼,最好找到他的地儿便是茶馆,也就是赌坊。

可是挺意外的,我们去赌坊时,根本没见到李光地的影子。

而且一问之下才发现,这家伙已经四五天没出现了。

当时我们也没多想,赌坊没照着,便直接去了他屋。

他屋在镇边上,也不远。

大概半个小时,我们来到了李光地家门口,大门紧闭,周围也没其它人家。

师傅在门口喊了两声,敲了好一会儿门,也没听见里面有人答应。

我都开始怀疑,这家伙可能不在家的时候,却忽然问道一股腐臭的气息。

味道很淡,但我可以确定,这腐臭气息就是从屋里传出来的。

我抽动了几下鼻子,不自觉的说了一句:“这屋里怎么那么臭啊!”

可话音刚落,师傅和老秦爷也靠近了一些,对着屋子里抽动了几下鼻子。

结果这二人仔细一闻,脸色“唰”的一声就变了。

老秦爷更是低喝道:“腐尸的味道!”

说着,一脚就踹在了大门上。

只听“哐当”一声闷响,紧锁的大门当场便被踹了开来。

对于这种在火葬场待了几十年的老人来说,死人味儿对他们尤其的敏感,所以老秦爷可以如此肯定的判断。

也就在大门被踹开的瞬间,我们赫然发现。

在这堂屋里的吊扇叶下,竟然吊着一具腐尸。

那人全身僵硬打直,身体上好些地方都出现浮肿和小范围的腐烂,勒住脖子上的麻绳,都陷入了额骨肉里。

那触摸惊心的画面,看得令人作呕。

可是当我们看清这人的脸后,更是一惊,死人不是别人正是这屋里的主人,三天前领走打渔夫妇骨灰盒的赌鬼李光荣。

可离奇的是,这家伙怎么就吊死在了自家屋里?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