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主角叫姜茶的小说[美人祭]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编辑:懒风荡秋千 2019-09-16 22:33:56

主角叫姜茶的小说[美人祭]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美人祭》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美人祭 即可阅读全文

《美人祭》小说简介

《美人祭》文章很不错,思路清晰,故事情节流畅,值得一看。独家完整版小说《美人祭》是珺珏所编写的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主角姜茶,书中主要讲述了:“什么!”我脑子一下炸了,扑过去抓他的衣领让我给我好好说话,男人尴尬得把手举起来,说又不是他做的,我跟他发脾气也没用,让我别这么激动。我没放手,用力揪了一下,让他少废话,他却不敢看我的眼睛,说我们早点。《美人祭》由珺珏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姜茶,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我出生于中元节,不但早产而是还是个死胎所以村里人都说我是不祥之人,变着法子欺负我可怕的是,中元节这天夜里叫我一个人守着祠堂,还要把我献给……

精彩章节试读:

这个家伙实在是太讨厌了,我使劲儿的挣扎着,却被他给抓住了胳膊让我动弹不得。

我心中恨极了,又不敢去看他那张可怕的脸,只好闭着眼睛张开嘴想要咬他,然而并没有成功,那个长着鬼脸的家伙发出了一声轻笑。

“你为什么要吃了我?”挣扎不过,我只好低着头问他。

“晚上你就知道了,现在,你要乖乖的听话,否则……”

我听出了他语气中的威胁,一时间想不出反抗的方法,竟愣在了那里。

王琳走过来拉了我一把,鬼脸人用十分不悦的语气训斥了她一句,然后王琳就低下了头颤抖着,一副十分害怕的样子。

虽然如此,王琳还是拉着我的袖子不肯松开,看来这个鬼脸人对她的威慑力挺大的。

那个好听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乖乖的,我不会伤害你的。”说完,鬼脸人关上了房门就离开了。

王琳等他离开之后才敢抬头看我,执拗的拉着我的袖子,然后找了块大红的盖头示意要给我罩上。

我忽然觉得这个女人挺可怜的,忍不住问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可是王琳已经没有了说话的能力,只是拿着盖头直直的看着我,眼神中全是哀求。

我的心中忽然闪过一丝的不忍,默默地接过了盖头对她说道:“算了,反正今晚我就要死了,从前和你的恩怨就都算了吧。”

王琳没有说话,只是直勾勾的看着我手里的盖头,我只好叹了口气,把盖头蒙在了头上。

拉着我的手,王琳带着我出了门来到街上,之后拐了几个弯又进了一个房间里,一进门我就闻到了一股熟悉的檀香味道,这里难道是那个鬼脸人的家?

房门被关上的声音传来,房间里恢复了宁静,我坐在床头有些迷糊,王琳给我穿上的明明是结婚才会穿的服饰,可是那个鬼脸人为什么要吃了我?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阴婚?

那个鬼脸人要吃掉我,然后我就会变成了鬼,也就成了他的鬼新娘?

可是我妈妈怎么办?我现在还不能死。

是的,我还不能死,忽然想起了我妈,我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伸手揭开盖头想要逃出这个房间,却看到屋子里并不是我一个人,那个鬼脸人正站在我的面前,直勾勾的看着我呢。

吓的我大叫了一声,下意识的就往床的角落里缩了过去。

值得庆幸的是,这次我并没有被吓晕,但是也还是不敢看他那张恐怖的脸,只好用手捂住自己的脸不停的颤抖着。

“别怕,今晚你就是我的新娘了。”好听的声音响起,可是我还是越来越恐惧,因为我已经听到了他走向床头的脚步声。

我忍不住大喊,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就要喊人了。

一声嗤笑,鬼脸人不屑地说道:“喊人?这个村子里还有谁会帮你?”

我愣住了,是啊,我妈不知所踪,其他的人除了段医生,还有谁会帮我?

想到这里,我的心里生出了一股绝望,甚至忽略了鬼脸人坐在床上发出的嘎吱声。

一只温暖的大手放到了我的腰上,我抖了一下,用尽自己最后的勇气猛的坐了起来,用力的推向了那个鬼脸人。

可是依旧徒劳,他的力气好大,只是轻轻的动了动胳膊我就被按在了床上。

“乖,做我的小新娘。”那个声音柔柔的说道,我已经闻到了他身上的檀香味儿越来越近了,难道,我马上就要死了吗?

不,我不能死。

顾不得恐惧,我睁开了眼睛扭动着身子死命的挣扎着,并看着他破口大骂,把我从小到大学到的脏话都骂了出来。

也许是被我激烈的反抗给惊住了,他竟然松开了手,如墨的双眼定定地看着我,然后开口问道:“你不想?”

我是神经病吗?凭什么他要吃了我我就得乖乖的听话?

我气鼓鼓的盯着眼前这个青面獠牙的家伙,恶狠狠的说道:“我绝对不会让你这恶心的家伙吃掉我的,除非你现在杀了我吃我的尸体。”

鬼脸人愣了一下,忽然苦笑了一声:“我为什么要吃你的尸体呢?小丫头,你理解错了我的意思了。”

“也好,既然你不喜欢我这恶心的样子,那我还是离开吧,总有一天你会接受我的。”一声落寞的叹息,鬼脸人竟然真的下了床,头也不回的出去了。

我倚着床头直发愣,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切是真的,那个凶恶的厉鬼一样的家伙竟然会放过我,而且还是一副很受伤的样子。

过了几分钟,我听外面没有任何的动静,于是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拉开了房门。

好圆的月亮,我出了门才发现今晚的天气出奇的好,玉盘一样的月亮挂在天上,照的周围的景物好像被洒上了一层银粉一样。

我这才发现自己在祖祠里面,原来王琳把我带来了这里,那个鬼脸人一直是住在这里的?

没有时间再想这些事情,我一路跌跌撞撞的跑回了家。

我妈依然没有在家,回到自己的床上,我抱着自己的膝盖想了好多的事情,妈妈为什么要我走,她又去了哪里,鬼脸人为什么要吃我?

想着想着,我对抗不了自己越来越沉重的眼皮,头一歪就睡了过去。

睡的迷迷糊糊的,我好像听见一个声音在耳旁小声的说着,姜茶,我好喜欢你啊,你为什么不喜欢我呢?

……

睡醒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了,我揉了揉咕噜噜叫着的肚子下床,准备给自己弄点吃的,然后离开这个让我毫无牵挂的地方。

“那个贱人完蛋了,也不喜欢她了,也不想娶她了,看看以后还有谁敢给她撑腰?”院子里忽然传来一个女人说话的声音,跟着的,还有其它几个人的声音附和着。

我放下手中的碗往窗外看了一眼,看到了村长的老婆和王琳以及王凯的妈妈在院子里,正往我的房间走来。

我连忙推开房门来到院子里,看着几个女人问她们,谁让你们进到我家的?

村长的媳妇也就是王琳的妈妈斜着眼睛看了看我:“啧啧啧,好好的新娘子不做,现在被人给休了,你还嚣张什么?”

我嚣张?我不客气的看着她:“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这里是我的家,你们随随便便的闯进来,还说我嚣张?你疯了吗?”

“我让你嘴硬,小贱货,跟你妈一样的贱人。”村长的媳妇张开五个手指头就要挠我。

我心中的火也起来了,骂我可以,骂我妈就不行,偏头躲开了村长媳妇的手,我低头狠狠的撞向了她的肚子。

村长媳妇显然没有想到我会这样对付她,一个不防备被我撞的坐到了地上,错愕了一下她坐在那里撒起了泼:“妈呀,姜茶这个小贱人要杀人啦。”

王琳看着我的眼神已经没有了昨晚的敬畏与哀求,现在她正用恶毒的眼神死死的盯着我,和其他几个女人一起向我扑了过来。

这样的场景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但是我从来都没有退缩过,就算打不过,我也要还击。

最后我还是被打到在了地上,这些人里对我下手最狠的就要非王琳莫属了,她不知道在我的头脸上打了多少拳,此刻她弯着腰喘着粗气,看着我的眼神却变成了无比的痛快。

我擦掉嘴角的鲜血,努力的想要站起来,可是刚才的打斗已经用光了我全部的力气,此刻我的两条腿就像是面条一样,根本都站不起来。

几个女人喘息了一会儿,又向我围了过来,王琳还从墙角拿了根锄头过来,看来是想要对我下死手了。

我闭上眼睛等待那个时刻的到来,就这样吧,我已经很累了,既然你们都要我死,那我就死掉算了,反正我也挣脱不了这命运。

“住手!”院门那边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我抬头看看,王琳手中的锄头已经对准了我的脑袋,而门口那边大喊的人正是他的爸爸村长王铁柱。

村长的媳妇看他来了,底气变得更足,但对于他阻止女儿下手却是十分的不解,大声问道:“你拦着王琳干嘛?这个小贱人爷已经不要她了,留着还有用吗?要不是她,王琳的舌头怎么会没了的,我要她血债血偿!”

王铁柱皱着眉头看了看自己的妻女以及王凯的妈妈等人,然后说道:“爷是说了不要她了,可是又没说不用她守夜了,你们弄死了她,我跟爷怎么交待?”

“可是王琳的舌头怎么办?”村长的媳妇显然并不死心。

“该怎么样还得怎么样,不急在这一时,你们都忙什么?等弄明白了爷的意思再说也不迟啊?”王铁柱说道。

原来如此,坐在地上的我现在才听明白,王铁柱不是为了救我,他只是怕得罪了那个爷,也就是昨晚的那个鬼脸人。

我冷冷的看着站在我面前的几个人,轻轻理了理自己散乱的头发,然后说道:“怎么?现在不敢杀我了?那你们可以滚了吧?”

村长的媳妇三角眼一斜,不打死你,不代表不敢打你,说完她伙同着那几个女人又踢了我几脚,才被王铁柱给拉开了。

我盯着他们:“请你们记住了,今天你们给我的一拳一脚,早晚有一天我会还给你们的。”

《美人祭》 第三章 割舌头 免费试读

“什么!”我脑子一下炸了,扑过去抓他的衣领让我给我好好说话,男人尴尬得把手举起来,说又不是他做的,我跟他发脾气也没用,让我别这么激动。

我没放手,用力揪了一下,让他少废话,他却不敢看我的眼睛,说我们早点回去就知道了。

段医生把我拉回来,让我别太着急,我妈身体一直很虚,但也不至于突然就病倒了,尤其在这个关键时刻,绝对不会出乱子的。

“什么关键时刻?”这一天我都逼自己冷静,可现在只要想到我妈可能出了什么意外,我根本控制不住,“你们到底瞒了我什么!”

我是吼出来的,可回应我的是死一样的沉默。

我咬着牙瞥了他们一眼,他们不敢看我,我心里仿佛炸了一样,强忍着吸了口气,把车门推开,可我刚下了车就被段医生拉住了,他让我别冲动,还是一会等人来接得好。

我向后退了一步,推开他的手,摸了满把泪问他,我要怎么冷静,那是我妈,是我唯一的家人,冷静?我要能冷静,我还是人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

后面的话我没说出口,车胎八成就是他扎的,我一直以为段医生是个好人,我那么相信他,跟他走,陪着他拖时间,可现在,他让我太失望了……

我咬着牙往前走,后面的人也追了上来,段医生让他们帮忙把我拉回来,那些人却狠狠叹了口气,说只能走回去,那边不让开车来接我们。

“可这大晚上的。”段医生疑惑得问了一句,声音故意压低了,“他不怕姜茶出事儿么?”

“那位爷的脾气谁清楚呢?好像是故意罚她走回去呢,刚才她犟嘴的话,你又不是没听过,真他娘得倒霉,关老子什么事儿,要跟着一起遭罪。”他们大大咧咧得骂着,但却快步追了上来,而且还不情不愿得围着我,像是要保护,可换个词,就是监视,怕我给跑了。

我身上本来就有伤,昨晚没睡好,白天又跑了一路,现在迷迷糊糊的,越走越觉得头疼,身上一会热,一会冷的,特别不舒服,但我不能停下,因为我妈还等着我。

我咬牙撑着自己,一步一步往前使劲挪,后来渐渐变成了机械性的动作,不知过了多久,我勉强合了下眼皮,可没想到再也睁不开了,眼前彻底黑了……

我迷迷糊糊的时候,感觉脸上痒痒的,仿佛有人在摸我的脸,动作很轻柔,声音却很不屑,“自找不痛快,以后有得你受的!”

耳垂突然一疼,我感觉像是被狗狠狠咬了一下,我想睁开眼睛,却怎么都动不了,我呸了一声,嘟嘟囔囔的说,等我醒了,咬不死你!

后来,我就记不清了,好像他是笑了,又好像是故意狠狠咬了我一口?

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家了,坐起来发现屋子里很暗,听到隔壁有声音,我就走了过去,发现很多人嗡嗡得好像在讨论着什么:你们说,爷对她到底是宠的,还是怎么的啊?我怎么看不明白。

“谁是爷?”我刚问出口发现嗓子哑得不行,却还是熬不住心慌,问他们我妈在哪儿。

那些人尴尬得笑了笑,跟我说没事儿,就是小病,现在送医院了,让我别担心,可他们眼睛躲躲闪闪的,根本不敢跟我对视。

我过去抓住段医生的胳膊问,他摸了摸我的头,对我温柔得笑了下,说等我养好身子就带我去见我妈,我发烧睡了一天,现在要先把自己给养好。

可如果我妈送了医院,干嘛不把我一起送,还是说我回来前,他们就帮忙送了?或者我妈根本就没事儿,是他们为了骗我回来故意编的假话……

可不管是哪种,只要见不到我妈,我根本就安不了心。

我扫了一眼屋子,让他们聊天就回自己家,我要睡觉了,然后把段医生叫住,借口自己身体还有点难受,想他帮忙看一下。

村长让我好好休息,那个献媚的样子真是怎么看怎么别扭,有个女的却冷嗤了一声,有什么了不起的,真以为麻雀变凤凰了,明明是个小山鸡……

“你骂谁?”我吼住了她,放到以前我确实不会搭理,毕竟被骂习惯了,可现在他们不是害怕我么,我不出口气,不就是浪费了么?

那个女的抖了下身子,特别惶恐,连连说是骂自己家的那个呢,那个小畜生现在特别不听话,整天气她。

我瞅了她一眼,让她早点滚,别碍我的眼,把人赶走后,把门栓上,问段医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他又是叹了一口气,让我好好照顾自己,该软的时候就别那么硬气,别辜负了我妈。

什么叫辜负我妈?我现在就想知道我妈到底怎么了。

段医生不愿意告诉我别的,只是保证我妈没事儿,我悬着的心稍微放了一下,跟他说了声谢谢,就放他走了,临走的时候想为昨晚的事儿道歉,但到嘴边又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只是一脸歉意得看着他。

段医生摸了摸我的头,说了句我懂,让我好好休息。

他走后,屋子空荡荡的只剩我一个了,总感觉有些闷,所以我去开窗户,打算透透气,但没想到的是,我刚站过去,就发现前面有个人影。

还不等我反应过来,一大块石头就向我砸过来,玻璃被撞破,碴子夹着石头扎在了我身上。

幸好我偏过头把胳膊挡在前面,这才没毁了我的脸,但等我刚挪开手,就发现前面出现了几个人,是王琳她那几个混子朋友。

他们几个死死按着我,一个掐住我的下巴逼我张开嘴,而另一个人竟然拿小刀凑了过来。

而我的脑海里忽然出现了那半截舌头的画面,活活割下,该有多疼,我用力挣扎却根本反抗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刀子划上我的舌头……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