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主角叫于水苗玮玮[纹阴师]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编辑:夏风如歌 2019-09-16 22:48:07

主角叫于水苗玮玮[纹阴师]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纹阴师》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敏轩文学,关注后回复:纹阴师 即可阅读全文

《纹阴师》小说简介

《纹阴师》这本书内容丰富多彩,想象合理,逻辑思维明确,人物性格鲜明,容易勾起读者的阅读兴趣。主角叫于水苗玮玮的小说是《纹阴师》,是作者墨大先生创作的灵异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我问了**这个问题,**又笑得很灿烂,她说我压根不懂那种感觉。我问什么感觉。**说:老哥儿你看哈,我平常是个小姐,客户各种玩弄我们?老板张哥就把我当成一赚钱的工具,街上走走,都被人指指点点,我们心里其。独家小说《纹阴师》是墨大先生倾心创作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于水苗玮玮,书中主要讲述了:阴阳绣,绣阴阳,生死富贵,出入平安。我是阴阳绣的传人,阴阳绣说白了,就是一种很特殊的刺青,俗称“纹身”,阴阳绣铭刻在皮肤上,可以驱鬼辟邪、扭转晦气、增加财运,保平安等等效果。照理说,在现代都市里,这门

精彩章节试读:

那个技师叫白小蝶,店里的人都喊她小白。

小白的宿舍和**是一个屋,**心不坏,她听了小白的遭遇,特别同情,她跟小白说,伎女这事一来不是长久之计,二来这行当黑,你男朋友都骗你,你还有什么依靠?那不天天受人欺负?不如直接落跑算了。

刚好小白是个倔脾气,她真把**的话听进去了,隔两天就跑,可每回都被他男朋友给抓回来了。

他男朋友也真不是个东西,抓回来往“大保健”的屋里一扔,直接抽皮带就打,别的技师过来劝都不管用。

打完了他男朋友还说如果今年小白不赚三十万,他就杀了小白全家。

杀人当然是气话,但足以见得,这男人真心是个**。

小白是真心倔,被抓回来,被打,还依然跑,就在一个星期前,她又落跑了,这次她男朋友彻底恼了,不用皮带,改用蘸了盐水的湿毛巾抽。

那蘸水的毛巾就是一根钢筋棍啊,一鞭下去,皮开肉绽的,然后盐水一沁,把小白疼得嗷嗷叫。

当天,小白是直接被打晕了的,好在店主张哥喝酒回来了,他这心肠狠的社会混混都看不下去了,他指着那渣男骂:“**再动手就打死人了,你先回去,我明天让几个员工给小白做做工作,能干就干,不能**也赶紧滚蛋,尽吃老婆软饭,你算个啥球东西?”

张哥在黑道上认识人不少,那渣男不敢惹,才灰溜溜的走了。

可那天晚上,小白醒过来之后,觉得生无可恋,跳了市里的涓水河,淹死了。

我听了小白的遭遇,叹了口气,说这小白是惨,可跟你**有什么关系呢?你最多就是教她落跑啊,你也是好心啊,她不至于变成厉鬼找上你吧?

“要事情只到这儿了,小白肯定不会害我,问题是她第二天尸体被捞起来的时候,我去看了,她被一白布给蒙着,我直接拉开白布,想看小白最后一眼,可刚拉开白布……我……我!”

**似乎回忆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了。

我安慰**,让她慢点说,顺便给她倒了一杯水。

**接过水,说她翻开了盖小白尸体的白布,猛的看到**竟然睁着眼睛,十分怨毒的看着她。

她当时就怂了,立马又把白布给盖上了。

大概过了五分钟,**总觉得小白不可能睁眼睛,于是又翻开了白布,这次她发现小白的眼睛,紧紧的闭着,压根没有睁开过。

她这才放下心,可就从那时候开始,她就感觉背后老有一双眼睛盯着她。

刚开始的时候,还只是有一种感觉,心里老是发毛,到昨天,**已经很清晰的感觉自己有种被偷窥的感觉。

到今天,**已经彻底挨不住了,只要一个人独处,就老是感觉背上扒着个人,那人歪着头,瞪着两只眼睛瞧她。

**白天本来不想找我纹阴阳绣的,她晚上给一朋友介绍的道士打了个电话。

那道士说**是中了尸怨。

本来人生老病死都是很平常的事情,不过自杀的人,阎王爷不收,哪儿死的就哪儿变成孤魂野鬼,怨气很重的。

那些在河里把小白尸体捞上来的师傅很快给小白盖了一层白布,为的就是遮盖住尸体的怨气。

**倒好,去了直接一掀裹尸布,就中了小白的尸怨。

当时**还问道士,她中了尸怨严重不严重。

道士说:你中了尸怨,就是被厉鬼记挂住了,人家开始只是恐吓你,过一段时间,甚至会害了你的性命。

**这一着急,立马让道士帮忙。

道士说要开坛做法,一场法事四万块,到时候看情况是否严重,如果比较严重,还得加一万!

**嫌道士收费贵,这才来找我的。

“算了,算了,老哥啊,我不做阴阳绣的纹身了,看着怪渗人的,我找道士去,五万块钱,花就花吧,总比命重要。”**又摆手,说不想做阴阳绣了。

我正准备开口劝劝**,我这阴阳绣便宜,而且钱也不白花呢,咱阴阳绣的效果,那绝对比开坛做法霸道。

结果我这还没开口呢,**突然哎哟一声,一头扎到了我的怀里:老哥儿,老哥儿,又来了,小白又来了!

《纹阴师》 第十章新魂 免费试读

我问了**这个问题,**又笑得很灿烂,她说我压根不懂那种感觉。

我问什么感觉。

**说:老哥儿你看哈,我平常是个小姐,客户各种玩弄我们?老板张哥就把我当成一赚钱的工具,街上走走,都被人指指点点,我们心里其实很委屈的,老实说,我们也是凭借自己的身体赚钱,赚的也是血汗钱。

她话锋一转,说:可是我跟那些被我资助的小孩在一起,就不一样了,他们会给我写信,信里面亲切的喊我阿姨,他们会给我看他们的奖状,会给我寄他们的成绩单,会邀请我去他们学校,他们说要亲手给我戴上一条红领巾。

她说:我喜欢这种感觉,被人尊重,被世界上最纯洁的人尊重。

“额,你自己高兴就行呗。”我比较同意**的想法。

以前我一直以为**只是一个当红的小姐,现在我才知道,**挺有信仰的,心地也特别善良,尽管她有很多的毛病,可瑕不掩瑜,丝毫不阻碍我认为她是一个极好的人。

我一边和**聊着天,一边纹着身,等快要纹完的时候。

突然,**突然喊了一声,声音极度放浪形骸,脸色潮红。

我这一琢磨,坏了,估计**“嗨针”。

我以前接触过一些顾客,那些顾客在刺青的过程中,会浑身出现一种疼痛的**。

这种**类似于男人在床上OOXX时候获得的**,刚开始一直都不是很强烈,可当**强烈到一定阈值的时候,会突然爆发,让人进入“高朝”状态。

现在**因为“嗨针”,进入了迷醉状态,嘴里不停的叫着。

我手摸在**的皮肤上,感觉她的皮肤都发紧,细腻的皮肤上,到处都是红色的斑点,身上也冒着冷汗,冷汗像把**的皮肤打上了一层油,!看得我都有点火起。

这可是女人的生理反应啊,属于“淫邪”,会得罪阴灵的,我连忙低头看我的巫萨衣角。

我发现,巫萨的衣角在房间里没风的情况下,突然往上飘,露出了半面“认魂”的镜子,想来是阴灵反感**这放浪的行为,要提前终止阴阳绣纹上去。

一旦阴灵提前中止,会发生很可怕的事情,我没有遇到过,但我师父讲过,他说阴灵从此会缠住我和刺青人,不死不休。

我已经没空去劝**,我低着头,很虔诚的对脚下说道:仙王在上,还请明鉴,**并不是刻意冒犯仙王,只是她体质过敏,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她是好人,还支援穷学生呢,她人心地好,请仙王高抬贵手。

我一边说,那巫萨的衣角飘了一阵后,缓缓落了下去,将镜子给罩住了,我这才挥了挥额头的冷汗,心下大定。

这时候,**已经从“嗨针”状态中恢复过来,她听到我说的话,也明白自己闯祸了,问我:老哥儿,我刚才……刚才是不是得罪……它了。

“没事,心地好的姑娘,运气从来不会差。”我补了最后十几针,拍了拍**的肚皮:行了,起床吧,底图纹好了,至于染料,我明天去制作,后天你再过来,我给你补齐整幅阴阳绣,到时候,小白的鬼魂肯定不敢来找你了。

制作这副“红莲夜叉”的染料需要用新魂,我这里没有,得明天找“六爷”买,所以只能拖到后天了。

其实阴阳绣发展了数百年,早就不再只用死人血来做刺青了,延伸出了好几个种类。

比如说神灵类,阴魂类,凶魂类的,等等。

红莲夜叉是神灵类的阴阳绣,这类阴阳绣,都需要“新魂”,也就是才死没几天的人的亡魂。

“那谢谢了,对了,老哥儿,我要不然给你个奖励,伺候你一晚上?”

“等阴阳绣纹好了之后再说吧,今天我是没心情了,吓都吓了个半死。”我也是第一次刺阴阳绣,中间出现的诡异过程,别说**了,我也好几次差点崩坏紧张的神经。

“那我现在可以去上班了?”**问我。

我说当然可以了,然后起身从里屋给她拿了两根消炎膏,让她涂在纹身的地方,以防感染。

“谢谢老哥儿,对了,那一万块钱的纹身钱?”**试探着问我。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