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主角叫老张老白的小说[夜不封门]最新章节阅读

编辑:雨晨的清风 2019-09-16 23:13:32

主角叫老张老白的小说[夜不封门]最新章节阅读

《夜不封门》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敏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夜不封门 即可阅读全文

《夜不封门》小说简介

对于身为高中生的我,强烈推荐,实在是好看!文笔也很好,我追了作者大大的作品很久了,差不多每一部都有看呦,。热门小说《夜不封门》是几度春秋所编写的灵异惊悚类型的小说,主角老张老白,内容主要讲述:那塌陷的地方向前方蔓延开,模模糊糊的估计有个一二十米的距离,甚至更远,而下面更是深不见底,我往下扔了个石块,连点响声都听不到,跟个无底洞似得。前方出现的这个Y形分叉口,让我更加谨慎起来,原本微微放松的。经典小说《夜不封门》是几度春秋倾心创作的一本灵异惊悚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老张老白,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次离奇的迁坟,一段传奇的人生,80年代的老兵,讲述一段尘封的历史

《夜不封门》 第004章 免费试读

那塌陷的地方向前方蔓延开,模模糊糊的估计有个一二十米的距离,甚至更远,而下面更是深不见底,我往下扔了个石块,连点响声都听不到,跟个无底洞似得。

前方出现的这个Y形分叉口,让我更加谨慎起来,原本微微放松的心,也猛的提起。

分叉口是怎么形成的,我不知道,它原来在这里起的什么作用,我也不知道,我知道的是,这里肯定很危险,要是掉下去,绝对一命呜呼。

用东北话来说,就是摔成个肉担担!

……

我靠着分叉口的右手边的,比较宽的那条路走,尽量让自己的身体贴在墙壁上,不停的调整重心,以一分钟两三米的速度缓慢前进。

不过,即使我这么谨慎,走着走着,还是出了好几次危险的情况。

因为这条路,后面的一大半,都是石头铺成的。

而防空洞是很深的地下面底,常年潮湿阴冷,水气很重,那些石头表面上,都是一层薄薄的水膜,走在上面,稍有不注意就会打滑。

我走到大概一半的地方的时候,脚一踩空,整个人有半个身子都吊在塌陷的无底洞下面。

要不是慌乱中,我把工兵铲**了石头缝里,估计就真掉下去,摔成个肉担担了。

等我再爬上来,整个后背都湿透了,全部都是冷汗,风一吹,直打哆嗦。

我忍不住骂了句亲娘!心里开始后悔下了防空洞,但是一想到三班长他们,我只能咬咬牙,站稳了身子,继续往前走。

记得红色运动的时候,红卫兵有个口号:苦不苦!想想红jun两万五!累不累!想想雷锋董存瑞!

我觉得,我和这口号喊的是一模一样,都是冒着生命危险在执行任务,只不过红jun还能走活着走出两万五,我却不一定。

至于雷锋董存瑞!

我是个老兵,更是个老油条!

说实在的,在我看来,这两人就是那本红册子读傻了,我没有那么高尚,我只想找到三班长和老张他们,带着他们回到地面上,这就是我一个老油条的想法。

时间很快,大概有半个小时不到吧!我也记得不是很清楚,反正我是很惊险的从这段分叉口的路走了出去。

前方是发灰的石壁,杂乱的叠在一起,有的地方有通道,有的地方则是类似的大坑。

我走到哪些石壁前,用手搓了搓,发现这些石壁并没有想象中的坚硬,反而有点酥,就像盖房子用的沙灰一样,用手一搓,就能搓下来一层。

我老家就有这种类似的石壁,不过我们那个叫石灰石,学名叫石灰岩,属于科斯特地貌特有的石层。

所谓喀斯特地貌,其实就是沿海地区,就是几十万面前,某个地方曾经是大海,那个地方就容易形成喀斯特地貌,会出现石灰岩。

但是想到这里,我心里却很疑惑,东三省虽然是沿海地区,接近日本海和渤海。但是我所在的地方,却和海完全不沾边,连个河的影子都没有,况且石灰岩所在的地层,大都是地下十五六米,或者直接就在地表,出现在地下五六米的不是没有,但是却都在贵州那些地方,东三省是没有的。

我想了想,用手在石壁上来回搓了几下,灰色的粉尘以及颗粒不停地往下落,没一会儿的功夫,就露出了里面的石层。

这层石层发青,和外面看到的完全不同,更像是普通的石头。

也就是说,这玩意根本就不是什么石灰岩!

可不是石灰岩,为什么它的表层,会是这么个情况呢?

我越想越觉得奇怪,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这里的古怪,有点超乎我的预料。

而再往里看,那些通道的后面,则又是一片漆黑,根本看不清,黑暗中,仿佛隐藏着什么恐怖的东西一样。

我有点怀疑了,三班长真的是来到了这个鬼地方么?

又或者说,是我找错了方位,三班长走的是分叉口的左边一条路!

我开始打退堂鼓了,考虑要不要退回去,从另外一条路找起。

然而令我没想到的是,就在我盯着那些杂乱的石头通道的时候,眼前却突然闪过一张模糊的人脸。

那人脸像是个女人,但是却很木然,没有一点表情,更关键的是,它只有一个头,并没有身子,在通道后面,一闪就消失不见了。

我吓的立马后退一步,只感觉头皮发麻,整个人都像是被电了一样,语气都哆嗦起来。

他娘的!那是什么东西!我喘着粗气骂了句,下意识的就想转身离开,但是那女人脸消失的地方,留下的一个东西,却引起了我的注意力。

那是一个号子,黄铜做成的,煤油灯照着,还反着光。

这号子我很熟悉,就是我们三班的号子,也就是三班长虽然带着的那个!

可是这号子怎么会出现这里?而且还是在那个女人脸消失以后才出现的,难不成是鬼想引诱我过去,好害我?

我有点拿不定主意,就从口袋里掏出一根大白条,给自己点上,而这时,我才发现,我的手居然在发抖!

自古以来,国人对鬼神之说就比较迷信。或者说恐惧吧!这种恐惧,就算是改革开放以后也是一样,历史上打破了鬼神恐惧的,也就只有毛主x执政的那段时期,而随着毛主x的去世,封建迷信的思想也就再也无法禁锢。

特别是8几年,我们这些当兵的,有不少都经历过唐山大地震,甚至有人亲眼目睹过阴兵借道。虽说国家一直宣传,有的事会随着科学的发展能解释清楚,但是说真的,科学它真的解释不了,也没法解释,有的事是根本说不清的。

不过,虽然想是这么想,我心里也害怕那个女人脸。可军人也讲究团结友爱兄弟情,三班长就算是被“鬼”给害死了,我也要弄死它报仇!

想清楚这些,我心里也决定进去看看,看看里面究竟是个什么情况,不然我良心上过不去!

我把煤油灯绑在腰上,双手握着工兵铲,两眼盯着通道里的黑暗处,小心翼翼的走到号子面前,生怕突然冒出来个女人脸。

不过好在,一直等我把号子捡起来,那女人脸也一直没有出现。

而号子,的确就是我们三班的号子。

我把号子捡起来,别在栓住煤油灯的绳子上,然后往里继续走。

走了大概有两三分钟左右,前方开始变得很窄,我只能弯着腰。到了后面,更是只能趴在地上前进。

就在我往前爬了一会儿的时候,我却有了新的发现,我发现地上有很多灰白的灰尘,狭窄的石壁上,也有一些红色的血迹。

我用手沾了点血迹,血迹还很粘稠,并没有干,也就是说,这是最近刚流下来的,最多不超过一个小时。

难道说,这血迹是三班长的?

我看着地上的灰白色粉尘,又看了看手指上的血迹,脑海里不禁联想起来。

或许就在一个小时之内,曾经有个人在这里前进,他蹭着石壁,很多粉尘落了下来,一些血迹也粘在了石壁上。

这样想着,我心里猛的咯噔一声,要真是我想的这样,那岂不是说,三班长可能有危险!

妈的!

干它亲娘!

我一咬牙,拳头一握,用标准的匐匍前进的姿势往前冲。

“三班长!你可要撑住了!等着老子来救你啊!”我这么对自己说!

很快的!我就爬出了这个狭窄的通道,来到了另一处空间。

只是等我把煤油灯举起来以后,眼前的一幕,却让我彻底呆住了!

我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很大的空间,和之前放着龙凤呈祥图案桌的空间差不多大。而前方再也没有了路,周围都是灰白色的石壁,石壁上有很多的洞,大概有个篮球那么大。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