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主角叫张雪的小说[冥婚诡嫁]完结版免费阅读

编辑:手心的蔷薇 2019-09-16 23:20:29

主角叫张雪的小说[冥婚诡嫁]完结版免费阅读

《冥婚诡嫁》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冥婚诡嫁 即可阅读全文

《冥婚诡嫁》小说简介

念念不忘的时候抱着爱响不响的态度,结果就真的响了!。主人公叫张雪的小说叫做《冥婚诡嫁》,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舍脂子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可是…他有他的气息…”张雪愁眉苦脸的说着,水汪汪的眼睛看着莫子琦。莫子琦叹口气,最怕雪儿这幅模样,收起桃木剑,但是,防备还是有的。冰峙单膝跪下,向张雪低头说道:“臣冰峙拜见夫人。”张雪和莫子琦愣住了。主人公叫张雪的小说是《冥婚诡嫁》,本小说的作者是舍脂子所编写的悬疑灵异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纸婚姻,一桩冥婚,一生一死,缔结连理,永不分离!对于更新问题只能说对不起,很感谢大家支持,本书不会弃文,只是更新很慢。

精彩章节试读:

张雪原本想跑去吃东西的,没料到坐到双腿麻痹而动不了,满脑子只想着吃的。而这时候,肚子里发出一声‘咕噜咕噜’的声响,让张雪窘了,把脸深深的埋在他怀里。

墨卿轻声笑着,直接公主抱抱起张雪,走到木桌前,抱着她坐下来,桌面上只有饼干干果之类的,看着她一句话也不说,埋头吃着。

张雪左手饼干,右手干果,大口大口的吃着,饿死我了!

墨卿倒一杯水递给她,说着:“喝点水,这样吃,会噎住。”

张雪点点头,拿起杯子,一口喝完,又继续吃一口饼干,感觉差不多了,就放下饼干,说道:“我吃饱了,墨卿哥哥。”

墨卿说着:“现在开始,叫本王夫君,不准叫哥哥。”,也给自已倒一杯水,喝下去后,才发现这是酒,怎么是酒?按道理他们应该准备都事水,莫非是下人弄错了?

“是,夫君…”张雪乖巧的叫着,嘟起小嘴亲亲墨卿的脸颊。

“你没喝过酒?”墨卿看着怀里的人,轻声说着。

张雪摇摇头,认真的说道:“没有,奶奶说,雪儿还小,不能喝酒。”脸颊红扑扑的,眼神有些迷离了,坐在墨卿大腿上,手搂着他的脖子。

“唔…再来一杯,这叫交杯酒。”墨卿幽幽的说着,又倒了两杯酒。

张雪点点头,拿起酒杯,与墨卿交杯而饮,喝完这杯酒,真晕了,直接醉了。

墨卿将张雪抱上床,躺在她旁边,看着她睡着,轻声细语:“这样的洞房花烛夜一点都不好。”

院子里,喝醉的张衍一路爬着,要去新房,嘴里嘀咕着:“雪儿,哥哥保护…你…雪儿…哥哥来…”

黄娇珠回头看到要爬着去新房的张衍,无奈摇头,连忙走过去,将张衍抱回房。

翌日

张衍一早醒来,不顾宿醉,直接来到新房前,却发现无法进去,又破不了墨卿设下的禁制,无奈蹲在门口守着。

而房中,墨卿知道张衍守在外面,当做没看到,继续躺着,看着抱着自已睡觉的张雪,喃喃自语:“才九岁…还要再等几年,算了,我不缺时间。”

张雪也睡醒了,小手揉着还没睁开的眼睛,透过手缝看到眼前的脸孔,小声呢喃:“唔…墨卿哥哥…”

这一声落下,随即感觉一阵阴冷,小手放开,眼睛睁开,张雪看着靠近过来的俊美面孔,那冰冷的眼眸盯着自已,而薄唇一张一合的说:“叫本王夫君大人。”

张雪努努嘴,点点头,弱弱的叫声:“夫君大人。”

墨卿满意的点点头,轻飘飘的起身,将张雪拉近怀里,仔细的端详着她的模样,未来应该会成长为一个美人。

张雪挣脱墨卿的怀抱,嘀咕着:“夫君大人真奇怪。”

墨卿只是打个哈欠,懒洋洋的看一眼张雪,又侧躺下来,看着张雪的一举一动。

张雪走到屏风后面,换下喜服,拿着喜服,低头看着它,轻声说着:“美丽的衣服,一生一次。”珍重的折叠好,放进檀木箱里,再穿过夏装乳白色的短旗袍。

“我想它一定很适合你。”墨卿说道。

一声突然的声音,张雪回头看,再抬头往上看,只见墨卿趴在屏风上,幽幽的看着自已。

张雪给墨卿一个白眼,扣上最后一个扣子,说着:“夫君大人,请不要偷看女生穿衣服。”

墨卿转身飞到木椅上坐在,金丝玉扇出现在手中,说着:“现在的你,有什么可偷看的,等你长大成人了再说这句话。”

张雪冷哼一声,从屏风后走出来,抱着檀木箱走到衣柜前,将檀木箱放在底下。

新房外,张衍偷听着屋里的动静,可是又听不清楚,愤愤不平的转身离开,走到院里打木桩。

黄娇珠经过,看到张衍的样子,喂喂叹息摇头,这孩子,还在在意雪儿的事情。

至于婚后什么礼节风俗都扔一边了,一个鬼一个无知的小孩,哪来什么规矩!

房中,墨卿看着正在梳头发的张雪,但是,她脖子上并不见那块玉佩,皱眉说道:“那块玉佩你怎么不戴着?我说过,不准你拿下来。”

张雪坐在梳妆台前,拿着木梳梳着头发,说着:“压箱底了,和喜服放在一起。奶奶说,重要的东西要好好保存着,我笨手笨脚的,平时磕磕碰碰的,若是弄碎了玉佩,就不能复原了。”

听到压箱底这句话,墨卿就不爽了,但是,听完后,也没气了。

墨卿起身,来到张雪身后,俯身在她耳边说道:“那我再送你一物,不碎的东西。”说完后,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

张雪看到镜中的自已的额头上多了一个印记,一闪而过的印记,再次想看的时候,印记消失了。小手摸着自已的额头,瞪大眼睛盯着镜中的自已,想要找出来。

“这是鬼王印记,你打上了我的印记,以后遇到什么样的鬼,都会对你退避三舍。”墨卿说道。

“鬼王印记…”张雪好奇的摸摸额头,不可思议的看着镜中的自已。

“这件事,是秘密,我们的秘密,不许告诉第二个人,就是死人也不行。”墨卿最后说道。

“嗯,拉勾勾,说话算数,雪儿不会告诉第二个人知道。”张雪看着墨卿,笑着说着,跟他拉勾勾。

张雪看着墨卿只是笑笑,然后消失了,不知道他去哪里了。扎起两条麻花辫,就走出房间,走出来看到院中的张衍在打木桩,拳头都流血了,还在打着,连忙跑过去,喊着:“哥哥…哥哥…别打了,手都流血了!”

张衍看到张雪过来,停下来,手放背后,平静的说着:“没事,哥不疼,铁打的。雪儿饿不饿?娘亲做好早餐了。”

“哥哥笨蛋!怎么会不疼…”张雪喊着,拉着张衍走进屋里,帮他包扎手掌。

学堂里,几个小孩坐在茅屋里,认真的听着老夫子的教导。

张雪心不在焉的听着,一连几天都不见墨卿的踪影,还有张鬼哥哥到现在都没有回来,他们都去哪里了?

“老夫子该下课了!”突然,莫子琦喊到。

老夫子停下来,缓缓说道:“子曰…今天就讲到这里,下课,回去要认真看书。”

莫子琦收拾好课本放进书包里,看着旁边发呆的张雪,推下她,说道:“你发什么呆呢?莫非是想你家男人啦?”

“子琦,胡说什么呢!我才没有想他!”张雪反驳道,虽然说对了。

《冥婚诡嫁》 第八章.逛花楼 免费试读

“可是…他有他的气息…”张雪愁眉苦脸的说着,水汪汪的眼睛看着莫子琦。

莫子琦叹口气,最怕雪儿这幅模样,收起桃木剑,但是,防备还是有的。

冰峙单膝跪下,向张雪低头说道:“臣冰峙拜见夫人。”

张雪和莫子琦愣住了,莫子琦还以为他会攻击我们,看到他动的那刻,立马拿出桃木剑。

“夫人?是我么?”张雪看着跪下的冰峙,连忙问道。

“是的。”冰峙说道。

“那他去哪里了?起来吧,不用向我跪下。”张雪来到冰峙前,想要拉他起来,被他躲开了。

“不可告知,奉命前来护夫人。”冰峙说完直接消失了。

张雪看着冰峙消失,还有好多事没问呢!

“走了?那家伙是谁?雪儿,你…”莫子琦看着空荡的祠堂,目光落在张雪的身上,最后一句话却说不出来。

张雪没有说话,很多事都不明白,奶奶又出远门了,爹娘也出门办事了,张鬼哥哥也离开镇出远门了,突然发现,身边的人都离开了自已,一股寂寞袭来。

“雪儿,不管发生什么,我都在你身边,等可以说的时候,记得把事情完整的告诉我。”莫子琦抱着张雪,安慰她说道。

张雪点点头,收拾一下失落的情绪。

“雪儿,你家相公一定去喝花酒找女人了!四天不回家了,定有猫腻!你们洞房花烛夜有没有亲亲?”莫子琦突然什么兮兮的问道。

“没有亲亲,”张雪摇摇头。

“有没有抱你?”莫子琦又问道。

张雪摇摇头,说道:“子琦,好像你很懂一样。”

“哼哼,我不小心偷听到我出嫁的表姐的那些事,反正,洞房花烛夜就是要亲亲抱抱,没亲你没抱你,一定是去找别的女人了。”莫子琦说道。

“可是,我才九岁耶!!!”张雪抗议道。

“就是因为你才九岁!你看看你这幅小身板,没胸没身材!所以才更要去喝花酒!走,跟我去花楼看看。”莫子琦说着,说完拉着张雪往外跑。

张雪嘟着嘴,不情愿的被莫子琦拉去花楼,花楼是莫子琦的叔叔开的,所以,莫子琦比同龄人成熟。

被莫子琦拉去逛花楼一圈,没有看到喝花酒的墨卿,张雪也松了一口气。

“好了,子琦,我们两个女孩子逛花楼不好。他要是喝花酒,我们就揍他!”张雪拉住莫子琦说道。

“好吧,别想太多,回去好好休息。”莫子琦点点头,放弃寻找。

张雪笑着点头,一个人走回去,路过张鬼的院子,看着紧闭的大门,只能是路过了。

夜晚,张雪探头探脑的回到自已的房间,怀里拿着一把香,一个小香炉,摆好在桌面上。

张雪看着四周,虽然是空荡荡的房间,但是,有一种感觉,他就在自已身旁,就是看不到而已,小声喊道:“冰峙,你饿不饿,要不要吃?”

良久不见鬼影出来,连声响也没有。

张雪嘟着嘴,但是,还是点燃了香,自言自语道:“虽然看不到你,可是感觉到你的存在,一天不吃饭,会饿死的,你慢慢吃,我睡觉了。”

房梁上,冰峙看着张雪上床睡觉,而桌面上的香在点燃着,慢慢的吃着香。

翌日,清晨。

张雪一觉醒来,小手揉着眼睛,迷迷糊糊的的下床走去屏风后换衣服。

墨卿坐在那里,冰峙在旁边端茶倒水。

张雪换好衣服走出,看着坐在那里的墨卿,眨眨眼,以为是眼花了,伸手揉揉眼。

“本王就在这。”墨卿说道。

张雪开口想喊墨卿哥哥,随后想起他的话,连忙改口:“墨卿…夫君大人早…”

今日如往常一样的平静,学堂里读书声朗朗上口。

张雪得生活跟以前一样平静如水,下课后,跟莫子琦一起去山坡上坐着。

莫子琦手里拿着一根树枝,随意打着周围的杂草,看着张雪说道:“那个…我可能要跟父亲一起离开了,要去县城。”

张雪看着莫子琦,问道:“什么时候回来么?”突然有点感觉,回头看一眼,那树荫下墨卿站在那里,自从成亲定下来,和墨卿有一种心有灵犀的感觉。

莫子琦说道:“也许要很久很久才回来,父亲是去县城工作,不过,你可以来县城找我玩!”

“嗯,好的,我会去的,你什么时候走?”张雪说道。

“明天。”莫子琦说着。

“这么快。”张雪说着,低下头,看着脚下的杂草。

莫子琦点点头,随后想到了什么,对张雪说道:“你不是不能学道术么?我突然想到了,那个绝对适合你!”

“什么?”张雪呆呆的说着。

莫子琦说着:“就是它!驱鬼仪式,驱鬼祭祀之舞!”开始翻着书袋包拿出一本泛黄的书。

张雪接过这本古老的书,翻开看,这密密麻麻的古文和一个图案人物,问道:“这是哪来的?”

莫子琦说着:“听我爸说,这是我爷爷在一个无名之墓挖出来的,看起来好像是商周时期的东西,喏,这是译文。”又拿出一本小本,塞给张雪。

墨卿远远的看着张雪,冰峙守卫在身旁,看着那烈日,轻声说道:“秦朝覆灭,如今已过千年,当初的雄心壮志,现在还剩下什么?”

“主人,我去那看过了,扶苏公子已化骨骸。”冰峙说道。

“他可不是这么容易被历史磨灭的。”墨卿不冷不热的说着。

冰峙点点头,随着墨卿的目光看向不远处的张雪。

张雪在莫子琦的严厉说教下,开始学习这祭祀之舞。

莫子琦喊道:“身体再后倾点,脚抬高!那里…”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夕阳西下,将两个人小小的身影拉长。

张雪回去的时候又路过东院,青鬼屋檐下阴暗角落,看到路过的张雪咧开嘴露出一个善意的微笑。

张雪走过去问道:“张鬼哥哥回来了么?”

青鬼摇摇头,比划着什么。感觉到对面屋后有什么,顿时,呲牙咧嘴发出鬼吼。

张雪看不懂,从旁边石板下拿出三根香给它点上,它应该是说它饿了。说着:“好好吃,明天再给你吃的。”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