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主角叫刘阳的小说[82842]结局免费阅读

编辑:草莓味的风 2019-09-16 23:34:18

主角叫刘阳的小说[82842]结局免费阅读

《82842》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82842 即可阅读全文

《82842》小说简介

作者笔下的人物好有个性,女主充满了智慧与才华,面对困难时坚韧积极向上乐观的性格特点刻画的很到位,在脑中不自觉的形成书中的画面,引人入胜。。独家小说《82842》由纳兰坤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刘阳,书中主要讲述了:有人说欲望是魔鬼,可我此时宁愿投入魔鬼的怀抱。就在我想要伸手的时候,思思突然惊呼一声,犹如鸵鸟般,连头都缩进被子,整个蜷缩成一团。我深深的吸了口气,才忍下将被子掀开的冲动,将地上的碎玻璃全都收拾好后便。主角叫刘阳的书名叫《82842》,本小说的作者是纳兰坤创作的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她被自己掐死,他沾染邪血变成魇物,他是被封印三十年的古尸,他游走在暗夜里收割灵魂,他死了,却活在殡仪场里,他活着,就站在你的身后!

精彩章节试读:

“据说在校外,只是时间太紧,还没调查清楚。”张伟直言道。

“嗯,今天你就辛苦一下,多搜集一下李远山的具体资料,包括他的家庭,性格,以及跟他有关系的人,另外去年那名自杀的女孩也搜集一下,实在不行就加加班,等案子破了,到时候我给你多申请点奖金。”我拍了拍张伟的肩膀,一副重担都交给你的神态。

“我自己一个人?”张伟瞪着眼睛问道。

“哦,你是想让齐燕陪你是吧?等会我跟她说说。”这个时候齐燕又不知道跑哪去了。

“别,我还是自己一个人加班吧。”张伟顿时像得了便秘。

“兄弟,节哀。”我此时很能理解张伟的心情,不是他不想跟齐燕一起,毕竟身边有个美女陪着,干起工作来也有劲。

他担心的是他那个神出鬼没,又特别爱吃醋的小女朋友,之前我也有幸见过他那小女朋友几次,两人绝对是一对活宝,一个月三十天,有二十八天是在演琼瑶剧,剩下的两三天,则是韩剧。

不过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棒槌打茄子,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如果我不是心里有事,惦记着老道师傅给我的那个盒子,倒是可以陪他留下来加班,同时我的心里未尝没有期待着李思思再次上门的念头。

没等下班,我就抱着盒子,骑着电动车再次早退了,当刑警的工资绝对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高,至于灰色收入也不是说想拿就能拿的。

工作两年多,我每个月的工资都要寄回家一部分,虽然我知道爷爷几乎都不会动那笔钱,只是默默的替我攒着,不过我还是每个月都把钱打回去。

除了这部分,每个月还要交一千两百块的房租,尽管局里有单身宿舍,不过因为我的一些‘怪癖’,只能独自出来租房子住。

再加上每个月的吃喝,我手里能攒下的钱寥寥无几。

以至于我只能骑电动车,吃别人的汽车尾气。

回到家里,我就把门关上,然后迫不及待的把盒子打开,我首先看到的是一幅卷起来的布锦,松松垮垮的占据了大半个盒子。

在旁边是一把三十厘米长的木剑,有点类似于电视里那些道士做法用的道具,只不过明显袖珍了许多,至于是不是桃木剑就有待考证了。

看到这把木剑我先是一愣,因为老道之前没有提,看来在他眼里,木剑不过是搭头。

我拿着木剑舞了一下,没什么感觉,只是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握着木剑的时候,总是感觉手心里麻麻的。

接着我拿起那卷应该是布的东西,然后直接打开,一间茅屋,烟筒上冒着青烟,一片翠竹,似乎在随风摆动,草地一直延伸到一条波光粼粼的小河边,远处是一片连绵的大山,山巅之处在云海间若隐若现。

天际是一片火红的云彩,镶着金边。

“这就是冥想图?”我愣了一下,实在看不出该怎么冥想,难不成一直盯着看?

摇了摇头,我决定先不理会,最后拿出垫在盒底的有些泛黄的书本。

青底黑墨,上面写着道法自然四个大字,我对书法向来没什么研究,只停留在能认识的程度,不过这四个字却是很好看。

打开书,看到里面的简体字,我松了口气,看来这本书应该是建国之后老道抄写的,也有可能是十八年前老道专门为我写的。

直到看到里面的内容,我才确定后一种想法。

开篇先是介绍了道家五术,然后是阴阳四奇,让我对这些东西算是有了一个大概的认知,翻到三分之一,全都是一些浅显的东西,更类似一些奇闻趣事,阴阳鬼怪。

接下来是一些冥想修炼的心得,没有具体的功法,什么任督二脉,丹田之类的都没有,只是一些冥想的要素,注意的事项,还有一剂养生的药方,跟一些解决疑难杂症的偏方。

最后,才是整本书的重头戏,各种手印咒法,攻击防御的手段,如果结合最前面的趣事怪谈,那就是各种宝贵的经验,相当于手把手的教你怎么战斗。

只是让我失望的是后面没有各种符箓,倒是介绍了几种符箓的用法跟功用,至于怎么画却是一点都没有。

放下书,我看了一下盒子,最底下果然静静躺着三张符箓,一个封,一个镇,一个灭。

同时书的最后还有几句话,说的是上天有好生之德,许多冤魂鬼怪都是可怜的存在,望慎之。

“算了,还是先学习一下冥想吧。”我叹了口气,虽然里面的手印咒法很令人兴奋,不过冥想没达到一定阶段,根本就施展不出来。

我拿着那幅冥想图来到卧室,挂在床头上,然后在床上盘膝坐好,眼睛死死的盯着画里的景色。

半晌之后,我揉了揉有些发酸的眼睛,除了一幅画变成两幅画之外,压根就没有那种飘飘欲仙,沉浸其中的感觉。

至于什么我心天心,与画中的风景融为一体,感悟其中的境界更是别想了。

休息片刻,活动了一下有些发麻的双腿,我再次注视着图画。

究竟怎样才算凝心静气?脑中无念?

难不成是不呼吸?

嗯,看来不呼吸是不成的,专心致志吗?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我快要感觉麻木的时候,什么都不想的时候,眼睛里的画面突然有了变化。

慢慢的,我似乎看到烟筒上方的青烟动了,缓缓上升,最后消散在整个天空,茅屋前的竹林哗啦啦的被风吹动着,不住的左右摇摆。

地上的小草给人一种充满生机的感觉。

小河里水波荡漾,偶尔能看到一尾游鱼划破水面。

远处的大山给人一种朦胧,又厚重的感觉,让人恨不能驱散其上的云雾。

阳光透光云彩,照射在大地,又好像直接照射在我的身上。

这一刻,我感觉浑身暖洋洋的,好像有股热流在我的身体里流转,很舒服,像是飘飘欲仙,想要就此沉沦其中,不愿意醒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只感觉身下一悬,然后猛地一下就醒了过来。

屋内一片黑暗,透过窗帘,隐约可见对面住户透出的明亮。

我摸索出手机看了一眼,十点半,我心里不禁吃了一惊,我记得刚开始冥想的时候才五点来钟,好像就微微打了一个盹,没想到就过去了五个多小时。

难怪电视上或者小说里关于修炼的人总是有洞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的感慨。

“咕噜!”

我的肚子同时也抗议起来了。

打开冰箱看了一下,里面还有三个西红柿,鸡蛋倒是不少,我给自己做了个西红柿炒蛋,在下面条的时候,狠了狠心全都捅里面了。

原本我是做了剩下的打算,可没想到整整一斤面条进了我的肚子,也只是刚刚饱,这还加上四个鸡蛋,三个西红柿。

就连我也被自己的饭量吓了一跳,记得以前最多不过吃半斤面条,难不成是因为刚刚冥想的缘故?

虽然以后的饭钱可能要增加,不过人家不都说能吃是福嘛。

吃饱饭,我给自己泡了杯茶,相比那种苦的嘴里都有味道的咖啡,我更喜欢茶,当然了,以我的条件也喝不起什么好茶,几十块钱一斤已经算不错了。

或许是因为从小的生活经历有关,我很习惯这种单身的生活,每天自己做饭,自己洗衣服,整理家务。

我再次拿起书,对着里面关于冥想的心得结合刚刚的感悟细细体会,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悄然流逝。

“砰砰!”

《82842》 第二章 自杀案 免费试读

有人说欲望是魔鬼,可我此时宁愿投入魔鬼的怀抱。

就在我想要伸手的时候,思思突然惊呼一声,犹如鸵鸟般,连头都缩进被子,整个蜷缩成一团。

我深深的吸了口气,才忍下将被子掀开的冲动,将地上的碎玻璃全都收拾好后便转身离开,就在我要关门的那一刻,突然传来思思的声音,“刘哥,你是个好人。”

躺在床上,我自嘲的笑了笑,好人吗?也许吧!

第二天我起床后,发现侧卧的房门开着,佳人却已经不在,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里突然有种失落的感觉。

简单的吃了点,我便准备去上班,刚打开房门,就看到楼上小王一脸精神萎靡的走下来,戴着两个黑眼圈,脚步虚浮。

“你小子又干什么坏事了?”我看着小王的样子忍不住问道。

“别提了,昨晚快一点才下班,大概是太困了,结果在门口睡了一夜,阿嚏。”小王一脸便秘的说道。

“你在门口睡的?”我愣了一下,皱了皱眉头继续问道:“你昨晚送你表妹下来的时候不是挺精神吗?”

“什么表妹?”这下轮到小王愣住了。

“你表妹李思思啊,你昨晚送她来我家住的。”我有些傻眼,难不成这家伙在门口睡了一夜睡傻了?

“刘哥,你没事吧?我家就一个表哥,两个表姐,哪里来的表妹啊?而且我怎么可能把她送你家?”小王神色怪异的看着我。

这一瞬间,我只觉得后背凉飕飕的,菊花有种发紧的感觉,“你家昨晚没来亲戚?”

“没有啊,就我媳妇一个人在家。”小王说完后,又想了想道:“刘哥,你昨晚不会撞鬼了吧?”

“你才撞鬼了呢,而且还被鬼吸了阳气。”我忍不住脱口而出,只不过当我说完后,我俩同时愣在那里,一时间,大眼瞪小眼,我甚至看到小王双腿开始发抖。

“刘哥,我,我···”小王哆哆嗦嗦,脸色刷的变得苍白。

“呵呵,好了,不逗你了,刚才都是骗你的,谁让你一副纵欲过度的样子,我看你还是回家好好睡一觉去吧。”我脸上露出捉弄得逞的笑容。

“我去!”小王长长的出了口气,一脸幽怨的看着我说道:“刘哥,你好歹也是个人民警察,能不能别这么吓人啊。”

“嗯,下次不会了。”我点了点头,将迈出门口的一条腿收了回来,然后迅速奔进侧卧,床单有些皱,被子虽然叠了起来,但明显不是我的手艺。

屋里甚至还残留着思思身上的香味,那种淡淡的,却又很好闻的味道。

床头柜子上放着一条红色的细绳,正是思思昨晚戴在手上的那条,地上隐隐残留着昨晚水杯破碎后遗留下来的痕迹。

我浑身冰凉,如果这一切都不是幻觉的话,那问题究竟出在哪?以我对小王的了解,还有对自己眼睛的自信,他肯定没有撒谎,而他昨晚又在门口睡了一夜,神情样子分明是泄了阳气,难不成真的是撞鬼了?

来到局里,我手里缠动着那条红绳,思绪不由的飘回了十八年前。

奶奶死后的第二天,县里的大姑,还有在省城上大学的小姑全都回来了,大姑比我父亲还要大两岁,结婚也更早,与她一起来的除了大姑父还有两个表哥。

小姑是我们村里第一个大学生,让当时还当着村长的爷爷大摆了三天流水席,小姑虽然是女孩,但爷爷从未轻视过她。

七年前,爷爷白发人送黑发人,如今陪伴了他大半辈子的奶奶又去世,其心里的苦可想而知,我甚至看到他那骄傲的脊梁慢慢弯了下去。

在奶奶发丧的这段期间,爷爷几乎沉默不语,唯一不离手的就只有那杆烟枪了,夜里我经常被他捂着嘴压抑的咳嗽声惊醒,好在爷爷同辈兄弟不少,帮忙操持了一切。

奶奶就葬在父亲跟母亲的坟旁边,另一旁还留着一块地,我知道那是爷爷帮自己选的地方,将来死后要陪着奶奶。

爷爷变得更加沉默了,也由村长变成了老村长,经常一边抽着烟枪一边望着我发呆,终于在奶奶去世满百日后,爷爷领着我爬上村后面的那座大山。

大山有个很俗的名字,叫金山,不是因为有金子,而是当年这座大山属于一户姓金的地主家,只不过后来被革命了而已。

对于村子里跟我差不多的玩伴来说,这座大山是乐园,每次我们偷偷的遛上去都免不了屁·股遭殃。

山上有座破道观,很有些年历史,里面有个邋遢的老道士,经常跟我们一帮小伙伴表演他的法术,每次他都从怀里掏出一张黄纸,然后往天上一扔,嘴里喊着急急如律令,然后那张黄纸轰的就着了。

我小时候崇拜的人里面,这个邋遢的老道士就是其中一个,为此我那略显发黄的作业本一天比一天薄。

我甚至还偷了爷爷的酒去拜师,当我喜滋滋的拿着一张老道送的黄纸回到家炫耀时,被当时放假的小姑好一顿嘲笑,然后我傻傻的看着小姑把黄纸扔进了锅底。

我哭了,奶奶把小姑训斥了一顿,只有爷爷笑的有些奇怪。

那天爷爷见到老道士之后,让我在外面自己玩,他们在屋里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我只记得后来老道士端着一碗黑乎乎的东西让我喝了下去。

很苦,这大概就是我唯一的印象,喝了药之后,我就睡了过去,被爷爷背下山,后来一连几天,我都迷迷糊糊的,脑袋发沉,一直过了差不多一个星期,我才‘病’好,并且从那之后,我再也没有看见过鬼。

“老大,黄叔叫你。”张伟晃了晃我,打断了我的沉思。

两年前,我警校毕业,分到了青山市安城区分局,干的是刑警,当初之所以选择当警察,主要是爷爷的要求,说是当警察对我将来有好处。

为了不让从小把我拉扯大的爷爷失望,即便不是我的本意,我仍旧选择了警察这个职业。

张伟比我低一届,算是我的搭档之一,我们组除了张伟,还有一个小师妹,一个老刑警,一共四人。

“黄叔,你找我?”老刑警叫黄为民,四十多岁,因为得罪过人,一直没得到提升,不过他是我们刑警队资格最老,经验最丰富的一个,也是我的师傅,教会了我很多东西,我对他很敬重,我也想要叫他师傅,不过却被他拒绝了,我知道他是为了我好。

“这是南柳派出所刚刚送上来的案子,正好你这几天没事,交给你了。”黄叔懒洋洋的将档案袋递给我。

看着黄叔的样子,我心里叹了口气,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时间是最能消磨雄心壮志的东西,尤其是一直被压着,看不到升迁的希望,即便再大公无私,一心为民,也会慢慢变得麻木。

“什么案子?”我接过档案袋,随口问了一句,真正的刑警其实并不像电视上演的那样每天有忙不完的案子,连休息时间都没有。

现在每个派出所设有刑警队,一般普通的案子都在管辖范围内就地解决,只有那些大案,困难的案子才会逐步上交。

派出所办不了交给分局,分局解决不了上报市局,虽然看着有些官僚,但只有职责范围的清晰才是最有效率的方法,如果不管什么案子都一窝蜂的上报市局,那要分局,要派出所干嘛?

“自杀!”黄叔淡淡的说道。

“自杀?”我瞪着眼睛问道:“有没有搞错啊,南柳派出所连个自杀都往上报?而且这也不算是我们刑警队的职责吧?”

“暂时只是疑似自杀而已,况且南柳那边的家伙什么样子你还不知道?稍微难点的案子就往上报,如果不是看你这两天闲着没事做,我早就直接打回去了。”黄叔靠着座椅上,掏出烟点上,一副你自己看着办的样子。

“好吧,我先看看,要是没什么疑点,就让张伟带着小师妹去锻炼锻炼吧。”我无奈的摇了摇头,打开档案袋,将文件从里面抽了出来。

只是当我看到上面贴着的那张照片时,整个人愣住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