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鬼眼灵妻:老公,快到怀里来]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主角叫阿关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编辑:风之乐 2019-09-16 23:41:07

[鬼眼灵妻:老公,快到怀里来]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主角叫阿关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鬼眼灵妻:老公,快到怀里来》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鬼眼灵妻:老公,快到怀里来 即可阅读全文

《鬼眼灵妻:老公,快到怀里来》小说简介

强烈推荐额,这本书特好看,是我追的最久也最认真的一本书了,里面故事很有新意,作者想象力丰富,特喜欢女主瑶。。主角叫阿关的书名叫《鬼眼灵妻:老公,快到怀里来》,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细水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灵异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尧台道:“你的责任就是保护我,你会让他有可乘之机吗?”林岑龄摇头,“不会,不仅是他,所有的恶灵都不能伤害你。”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林岑龄可不是这么没职业道德的人。就是这么一句斩钉截铁的话,尧台听后指尖。独家小说《鬼眼灵妻:老公,快到怀里来》由细水所编写的悬疑灵异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阿关,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投胎是个技术活,重生更是实力派。通灵少女意外重生,摊上了奇葩家庭。爹不疼娘不爱,家中还有混世魔王。一忍再忍,林岑龄怒。搞不死你,也得整死你。好在别的没有,通灵还行,搭上招鬼体质的冷面大少,轻轻松松成了

精彩章节试读:

这个时候,少年抱着一推零食穿墙而来,脸上怯生生的,似乎刚下吓得人失声尖叫不是他。

“快去把门锁上,别让她以为是我做的。”林岑龄接过一堆零食,急忙催促道。

少年一口答应,把门给锁上了。

林岑龄这才心满意足的抱着一堆零食,笑得像朵花儿。今天打扫林承奉的房间的时候,真的熏得她都要自寻短见了。看见那一堆的零食,又挪不动步。

早惦记上了,没想到这么快就到自己手里了。

还没吃上,那边脚步声又走近了,听见林妈妈在门外怒喊道:“你这个扫把星,带来了什么不干不净的东西。我儿子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的,你别想好过!”她看见门上的锁还是锁着的,林岑龄的嫌疑自然就没了。可不代表,此事就和林岑龄毫无关系。

这种狠话,林岑龄听得耳朵都出老茧了。

他们家是不是统一台词了,说的这么朗朗上口的。

林岑龄抱着零食,坐在床上不说话。林妈妈吼了两句,隔壁的灯都凉了,纷纷责怪林妈妈。她不敢多说,悻悻的到了林承奉的房间,安慰宝贝儿子去了。

听见外面没动静了,林岑龄撕开包装,美滋滋的吃了起来。“这就算是我辛苦打扫了这么久的报酬了。”看见那少年还站在原地,扬了扬手中的薯片,“今天谢谢你了,改天给你多烧点纸钱,日后你有什么需要只管问我。”

“啊,哦,好。”少年反应有些迟钝,确定林岑龄不需要自己了,才从窗户上跳了下去。

又开始了···

林岑龄瞥着窗外的黑影,不停地往下坠落,不禁叹气:“这得到什么时候才是头。”

感叹不过一句,吃的不亦乐乎。

从此后,少年除了每天跳楼之外,又多了一件事。那就是趴在林岑龄的窗户上,偷偷观察这个异于常人的女人。

林岑龄眼光一扫,那少年松开手,从自家窗户上掉了下去。“这货没病吧,怎么总是看着我呢。难道是我长得太好看了?”说着,还真的拿起了床头柜上的小镜子。镜中的人五官精致无比,一口樱桃小嘴,一双柔情桃花眼,多一个回眸足以令人牵肠挂肚。美中不足的是,脸颊消瘦,添了几分病态。

“还真是挺好看的。”

这张脸,的确比上辈子的好看多了。

被关了两天,林妈妈还是把林岑龄放出来了。一开门,见林岑龄神采奕奕,并没有和想象中的模样沾染半分。见到林岑龄的好,心里更是不舒坦。

瞧见林妈妈脸上的创口贴,林岑龄没有开口去**她。

林妈妈脸色阴沉,“今天你爸就回来了,把家里打扫干净了。你爸爸可没我这么好说话的,仔细点干活。”说完,林妈妈就背上包包,换了鞋子出去上班了。

今天林承奉也不在,好像是前两天被吓坏了,跑去学校住了。

家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

林岑龄活动了一下筋骨,环视了一圈称得上干净的屋子。拖着拖鞋一**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机,闲情逸致的看了看热播的电视剧。伸了个懒腰,趴在沙发上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

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到了下午四点多了,摸了摸平坦的小腹,这一整天还没吃过什么东西呢。冰箱里只有些蔬菜,那都是晚上要炒的。要是自己吃了,那林妈妈准有得闹腾了。

倒不是林岑龄怕了林妈妈,只不过多一事还不如少一事。

就在这个时候,手机**响了起来。不是和傅爱娇一样的当红歌曲,而是手机系统自带的**。

林岑龄找到手机,看见屏幕上亮着的是“娇娇”两个字。傅爱娇?她打电话来做什么?

“喂?娇娇,你有什么事情吗?”

电话那头的声音哽咽,“龄龄,对不起,我把那些钱用了。你知道我哥哥的病拖不得了,我是迫不得已才用了那些钱的。”

那些钱,林岑龄想起来,自己还有一笔钱的。傅爱娇用了,就等于断了林岑龄的退路了。要是走出这个家门,她身无分文,连个落脚点都找不到。

如此一来,自己岂不是要委曲求全的讨生活了!

“没事,人命关天,孰轻孰重我还是分得清的。”至少自己还活着,要是没有这笔钱,傅爱娇的哥哥就不知道了。

“龄龄,谢谢你。”

“客气啥,你要好好照顾自己。”说起来都是可怜人,上辈子她被父母抛弃,所幸被灵婆跑走,最是能理解傅爱娇的难处。

“好,我以后一定会还给你的。”

林岑龄安慰了傅爱娇几句,抬头看着墙上挂着的时钟。差不多五点多钟了,时间还是过去很快的。寻思着,林家爸妈再过一点时间就会回来了。既然自己得留在这里,也不能白吃白住了。

从冰箱里拿出蔬菜,准备大展身手了。

动作很是娴熟,一看便知,是经常做饭的人。

做好饭菜的时候,林家爸妈已经回家了。闻见餐桌上飘来的香味,顿时勾起了腹中的食欲。

见到林爸爸的时候,林岑龄很不自觉的又看了一下林妈妈。林爸爸脸上刻上了些岁月的痕迹,却不难看出,年轻还是长得端端正正的。可林妈妈看上去,身材臃肿,皮肤蜡黄,不像是林岑龄的亲妈。

这两人在一起,是怎么生出林岑龄这张美的不可方物的脸呢。

林家爸妈斜眼瞥着林岑龄,板着脸坐了下来。过了一会儿,林家爸妈干坐着,望着林岑龄。林爸爸浓眉皱起,已然有些不悦。

“你还站着做什么,还不快去给你爸妈盛饭吗。”林妈妈不满的叫了一声,随后抱怨道:“女儿终归不如儿子,更何况还不是······”

林妈妈还没说完,就被林爸爸一个眼神扫了过去,当下就没了声。

《鬼眼灵妻:老公,快到怀里来》 第十八章 这一条只针对你 免费试读

尧台道:“你的责任就是保护我,你会让他有可乘之机吗?”

林岑龄摇头,“不会,不仅是他,所有的恶灵都不能伤害你。”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林岑龄可不是这么没职业道德的人。

就是这么一句斩钉截铁的话,尧台听后指尖一顿,斜目看了林岑龄一眼。明明还是这张脸,明明还是这个人,可好像跟他所知的林岑龄实在是相差太大了。

之前的林岑龄,可没有这个本事。她没有这么大的胆子,也没有这么坚定的眼神。凭借着自己的手段,跟他共度一夜云雨。

眼中疑惑一瞬即逝,专心开车。

不管她变了,还是装的,现在不过是各取所需。

“你要找的女人,是不是你很重要的人啊。是女朋友吗?还是亲人?”林岑龄好奇的问着,炯炯有神的望着尧台的一举一动。

“这个,不是你应该过问的范围之内吧。”

林岑龄点头,“哦。”话是这么说,心中的好奇难耐啊。心头痒痒,想要继续追问,又很明白尧台怎么会告诉自己呢。

算了,这都是别人的事情,没这个必要过问这么多了。

这么一想,林岑龄还真的没有什么兴趣了。

她忽然这么乖巧了下来,尧台还误以为是她失落了。

过了好一会儿,才听见尧台说道:“我让他帮忙找的,是我***消息。”

身后毫无动静,转头一看,林岑龄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睡着了。

顿时无奈一笑,“她怎么突然变了。”以前的那些心机城府,简直判若两人。

夜已入半,两人才回到尧家大宅。

尧台本想叫醒林岑龄,奈何心中不忍。目光落在林岑龄熟睡的容颜,精致的宛如画中美人,是那么不真实。双臂一伸,将林岑龄轻轻抱起。

管家小睡了一会儿,才见到两人回来。瞧见林岑龄竟然是尧台抱回来的,心中自然欢喜,却不显于色。他们家少爷,他清楚不过。尧台性子冷,对男女情事毫不在意,对女人也是冷冷淡淡的。可唯独这个林岑龄,似乎有些非同一般。

“胡伯,这么晚了还没睡呢。”尧台恍若无事,抱着林岑龄回到了她的房间。

“刚刚醒了,小龄怎么睡着了?”

“这个女人,我怎么知道怎么回事。”不过还是十一点,就睡得跟猪一样。

管家温笑,“她身体单薄,容易感觉到疲倦。”

“嗯。”尧台颠了颠手中分量,的确和管家所说,这身体不是一般的单薄。然后,说道:“那以后得给她补一补了,不然以后怎么保护我。”

管家有些诧异,看着尧台怀中的小人,“她真的是你请来的保镖吗?”从林岑龄口中听见,并不信以为真。可从尧台口中说出来,那就是事实了。

先前还以为是林岑龄开的玩笑,却没想到这竟然是真的。

“不然我为什么留着她。”

管家:我以为你们两有不可告人的猫腻,结果却告诉我是我想多了,这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在这大宅中再度听见婴儿的哭声呢。

看着管家略微失落的脸,尧台轻抿唇瓣,他的确待林岑龄不同,可终究就是些不同罢了。

第二天,林岑龄在美梦中醒来,惬意的伸展腰身。

“每天最幸福的事情,就是睡到自然醒。”

梳洗好了之后,林岑龄才知道已经错过了早饭时间。现在是上午九点半,距离午饭还需要一段时间。揉了揉自己扁扁的肚子,小脸皱成一团。她需要的是增肥,可不是减肥啊。

尧台刚从楼上走下,见林岑龄一脸失落。毫无怜香惜玉之心,冷冷的说着:“想要吃饭,就得赶上吃饭的点。”

“那你以前不是也晚了吗?”

“那是我,这一条只针对你。”

林岑龄憋屈!这是他家,他想要什么时候吃饭就什么时候吃饭。果然,寄人篱下什么的,最麻烦了!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我自己做行了吧。”一边说着,一边卷起衣袖,朝着厨房走了过去。

尧台目中流露笑意,可更多的是嘲笑,她还会做什么饭菜?看着管家过来了,便吩咐道:“胡伯,你去叫一份外卖好了。”他倒要看看,林岑龄能做出什么饭菜来。

管家瞧了一眼在厨房忙活的林岑龄,又看了看尧台。明明两人可以和睦相处,非得整得这样。自己年纪大了,搞不懂这些年轻人想些什么了。

尧台瞥了一眼,催促道:“你还不快去吗?她浑身都没几两肉,再饿一顿,会有人说我虐待女人的。”

“好,我这就去。”说完,管家就走了。

尧台叠起长腿,坐在靠窗的凳子上。风吹着他的头发,在他菱角分明的脸上,添上几分柔和。眼中看着窗外风景,注意力却一直都在厨房里。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