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主角叫杜从云[有邪气]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编辑:夏末的晨曦 2019-09-16 23:47:22

主角叫杜从云[有邪气]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有邪气》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有邪气 即可阅读全文

《有邪气》小说简介

浮出水面露个脸表示支持,作者君继续努力加油,继续潜水,默默的支持。主角叫杜从云的书名叫《有邪气》,它的作者是焦耳所编写的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这些人都是人精。那个富态女人尖叫道:“小崽子,你敢耍我们?”许文保说道:“妹子,别吵,让小先生看完再说。”我做出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检查着。不过要是说不出来,这家人肯定不会客气,还会连累屈平。屈平着急。主人公叫杜从云的小说叫《有邪气》,是作者焦耳写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家堂屋摆着三口棺材,不是给死人,而是让活人睡觉的……

精彩章节试读:

棺材这么大件,就算是大火,也不会烧的一点不剩。我气得要死,冲出去揪着村长老婆,吼道:“你赔我家的棺材,赔我家的房子。”

这女人尖叫:“你个小崽子,胡咧咧啥呢,我根本不知道。”

她刚才还一副可怜模样,现在一副压不住的窃喜模样。

爷爷说得对,最毒坏人心。

“呸,就是你男人偷地,你别想耍赖。”我大声叫道。

这女人一屁股坐在地上,嗷嗷叫着:“大家伙儿看看啊,我男人躺在棺材里,我一个可怜的女人,哪能来放火啊,有没有天理哪。”

我浑身发抖。

“就是,一个男人欺负女人算啥本事?”

我家是后来搬进村子的,亲疏有别,比不了他们一个个的沾亲带故。

“还不松手?”

有人冲过来,揪着我的头发,痛的我眼泪下来了。

“打人啦,快来人呀,要打死我了。”女人尖叫着。

有人带了头,好几个冲过来,嘴巴立马挨了一巴掌,还有人拿拳头打我的头。爷爷冲过来,一下把几个男人推开,护犊子一样把我拉到后头。

他大骂道:“瞎了你们的狗眼,敢打我孙子,仔细着自己的皮,小心我叫你一辈子躺在床上下不来。”

大概是怕了爷爷的法术,几个人悻悻地松开我。

村长老婆爬起来,得意尖叫道:“老东西,没了棺材,放在还被点了,你们一家子就等着饿死吧,叫你不卖,叫你做,哈哈,你们都是活该。”

她扭着屁股,得意地走了。

村里人一哄而散。

“爷爷,就这么算了?”王大顺敢点我家的房子,我就要烧了他家的房子。大不了不就是坐牢吗?我才不怕他们。

他拍拍我,说:“没事,我心里有数呢。”

堂屋被烧塌了,因为火太大,连隔得远的厨房都被点了。奇怪的是,靠的更近的后屋本来应该受灾很大,却一点事都没有。

就好像大火烧到这儿,就主动避开去了。

爷爷问我:“今天这事,你怕不怕?这次是点了屋子,下次可能就是要烧死你。你学了本事,遇到的人千奇百怪,危险也就越大,害怕吗?”

“不怕。”

既然人心这么坏,那就要学会本事,才能保护自己。

爷爷欣喜地点点头,说:“入阴门,过三关。第一关,考验的人心险恶。第二关,就是要勇猛刚强。成了阴门的弟子,就要对付人,对付鬼,面对着各种危险,如果没有勇气,还是早早退出这一行的好。你能想清楚,我这房子就不算白烧。”

我这才明白,爷爷特意让人点了我家的房子,居然是为了考验我。

“可是棺材丢了。”我一阵心疼。

爷爷冷笑道:“白天我就说过了,这棺材只有我家的人能睡,别人睡了,就要横死,真以为我在说笑呢。”

“咱们去把棺材追回来吗?”

“不急。”

爷爷打开锁,领我进了后屋。

他搬来了香炉,点燃了一炷香,烟气缥缈,载浮载沉。

“祖师爷,弟子被人迫害,与阴门中人起了纠纷,这次是对方先动手,弟子还手在后,不算违背了祖师爷的规矩。”

我一愣。

法不起因,否则生恶。

爷爷慢慢道:“这句话是祖师爷留下的遗训,大概意思就是不能凭空生术。修道人信因果,一饮一啄,自有前因。滥用恶术,定然有恶果。”

这大概就是天理循环,报应不爽的意思。

“那个张先生做坏事,不怕报应吗?”我奇怪道。

“阴门被人看不起,就是因为行事没有顾忌。这里头流派很多,各有各的门道,咱们守着规矩,自然有人不守。合得来,就走得近。合不来,就是生死仇家,你以后遇见了同行,记得要留点心眼。”

说话的功夫,爷爷从红布里头摸出一个符纸。

我心里好奇,红布后面到底有没有人?上次丢了把刀,这次丢了张符纸?难道真是祖师爷显灵?

爷爷把符纸叠了,装上香灰,说:“棺材没了,镇邪法就用不了。咱们跟鬼祟打交道,容易撞阴,这是给你的护身符,千万不能丢了。”

我急忙收好了。

房子被烧了,也没处住。爷爷就领着我出去,有几个人探头探脑地跟着我们,一副鬼祟的样子,一看就是村长的狗腿子。

“走,去村长家。”

爷爷冷笑道:“本来不想跟这狗东西计较,谁知道他还不依不饶了,真以为我好欺负?给他点教训,才知道惹不起我们这行当的人。”

我大声拍着门。

女人隔着门缝,瞧见我们,就叫道:“我家男人不在家,不准臭男人进来。告诉你们,我眼界儿高,瞧不见你们两个穷鬼来爬床。”

我气的骂道:“就你那两百斤肥肉,跟母猪一样,我才瞧不上你。”

“嗨,小崽子,还跟我横。”

这女人把门拉开,叫道:“狗子,上去咬他,给我往死里咬。”

大黑狗汪汪叫着,露出森森白牙。爷爷哼了声,把黄纸公鸡拿出来,两个狗立马打了蔫儿,夹着尾巴跑到墙根下。

“哎呦,白养你们两个畜生了。”女人气的尖叫,又不敢真的来挡着我们,就被我们进了屋。

一口大棺材横在屋子里。

没睡人的棺材不可怕,但是不知咋回事,一见这个,我就觉得阴气森森,仿佛里头真的躺着一具尸体。

“你男人呢?让他滚出来。”

女人撒泼耍赖,尖叫起来:“这是我家,不准你们进来,都给我滚,滚出去。”

“胡说,白天就是王大顺去偷了我家,我要去报警,把你们都抓起来。”

女人立马露出几分心虚,依然大叫:“你这是诬赖好人,我不怕,我还要告你们搞迷信害人的东西。”

真是倒打一耙。

女人见我吵不过,就拿着指甲来挠我,我又不好跟一个女人动手,一个不小心,脸上就是火辣辣的痛。

我往爷爷身边躲,女人还要打我,被爷爷推了个跟头。

“哎呦,打人啦。”

女人坐在地上,大叫起来:“快来人呀,上门强盗打人啦。哎呦,我胸口好疼,我头也好晕,你们要赔钱给我治病。”

真是个泼妇。

爷爷一声喝:“闭嘴,别吵。”

女人被他吓了一跳,声音就缓了下。

爷爷拧着眉头,神色凝重,他绕着棺材转了几圈,说:“你男人真的不在家?”

女人眼珠子一转,就说道:“他身体不舒服,去县城的医院治病去了。哼,不信你们找,反正我当家的不在。”

我呸了口。

“是急着去要钱吧,听说只要拖走我家的棺材,姓张的就给他一万块钱。”

“你咋知道?”女人脱口而出,然后就捂着自己嘴巴。我气得要揍他,这女人尖叫,“你们滚,要不然我喊人了,告你们入室抢劫,告你们强奸我。”

女人把衣服领子撕开来,露出白花花的肥肉。

我急忙挪开眼珠子。

爷爷看着女人,问:“你男人不在家,那这里躺的是谁?”

棺材里有人?

“没人,里头是空的。”女人撒谎道。

跟他废话啥?想装缩头乌龟?没那么便宜的事情。我冲过去,猛地一推,居然没有推得动。

仔细一看,棺材居然下了钉子。

这也太逼真了吧。

棺材上的钉子是有说法的,叫做子孙钉,保佑家里人丁兴旺,子孙发财。活人棺材用不着,只有装着死人的棺材下葬时,才会落下钉子。这种棺材不能放在家里,否则不祥。

女人一声怪叫,比我们还奇怪:“咦,昨天还没有啊。”她脸一白,突然去拍打着棺材,叫道,“当家的?你在不在里头,说个话啊。”

这女人贼狡猾,我也看不出她是真的,还是装的。

爷爷摸着棺材,慢慢道:“里头有个死人。来,瓜娃,把钉子给撬开。”

我拿起铁锤和螺丝刀,把钉子一个一个给卸了下来。爷爷让我退开点,一脚踢在棺材板儿,砰,在空中调了个儿,才重重落在地上。

女人看了眼,立刻发出了凄厉的惨叫。

《有邪气》 第19章 符纸 免费试读

这些人都是人精。

那个富态女人尖叫道:“小崽子,你敢耍我们?”

许文保说道:“妹子,别吵,让小先生看完再说。”

我做出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检查着。不过要是说不出来,这家人肯定不会客气,还会连累屈平。

屈平着急说:“小杜啊,你慢慢来,别急,灵堂都可以检查下。”

他这么一说,倒是给我提了个醒。

能靠着尸体的东西,除了棺材,还有死者身上的寿衣。我细细检查着,手掌缓缓地划过去,然后就是一顿。

就是这儿。

“找到了。”

温度明显比其他地方要低,我睁开眼,这里寿枕摆放的位置。拿出来看着,许家几个人又在嘀咕了。但我站在许老爷子的尸体旁边,这些人不敢靠过来。

哧啦。

我一下撕了寿枕,从里头抽出了一张火红的符纸。

符纸上画着一个恶鬼,露出惨森森的诡异面孔。

不用说,肯定是招邪的东西。就是有了这玩意,所以许老爷子的尸体才会产生异变。

我心里一跳,有修道人掺和进来了?许家的事情没有表面这么简单。普通人根本没有这种手段,就连我,现在都不会画符纸。

“小心。”屈平他们突然大叫起来。

背后风声突起,就有一道黑影压了下来。

这会儿就只有我站在棺材旁边,旁边除了一具尸体,其它啥也没有了。我顺势往前扑下来,就听到背后乒的一声响。

许老爷居然动了,要来扑我。

我心里诧异,怎么动了?

刚才我把鸡毛掸子压在他的肩膀上,雄鸡的灵气压着他不能动。我抽枕头的时候,力气大了点,掸子给歪了出去。

只是他的身子已经僵硬了,所以动静有些大。

我一闪,他来不及扭过去,就撞在棺材上。我低头一看,他的眼珠子变得绿油油的,透着一股凶戾的气息。

“老头诈尸了。”

屈平跑过来要帮我。

爷爷急忙拉着他,我急忙叫道:“别过来,我一个人能搞定。”

许文平一拍大腿,指着我大叫:“哎呦,我就说他没本事,肯定是个招摇撞骗罢了。这下子老爷子都蹦跶起来了,真是造孽呦。”许家几个男男女女大呼小叫起来。

我没慌,反而镇定了许多。

这只是诈尸罢了。

死者属阴,骤然接触阳气,就会做出扑人的动作。许多人觉得邪异,其实道理很简单。像刘二壮那样的,死了以后,还能动还能说,才是真正的僵尸。许老爷子这样的程度,离僵尸远着呢,还吓不住我。

他张开嘴,用力一咬。

咔擦,棺材都裂开了几条裂缝。这要是被咬中了脖子,怕是立刻就要被他撕开一道大口子。

趁他拔牙的功夫,我一拳头送过去,顶着他的下巴。

“真的没事?”屈平焦急道。

屈平看风水厉害,但是年纪大了,打架估计不成。他要是被尸体弄破弄伤了,一旦沾了血,许老爷子会变得更加厉害。要是变成了僵尸,拿东西力大皮厚,嗜血凶猛,到时候我就只有逃命的份儿了。

爷爷抓着屈平,说:“别急,看他的手段。”

趁他没法子拔起身子,我一把抓着许老爷子,把他的脚拽起来。

他手舞足蹈,脑袋还在乱晃。

我伸出一只手,用劲压住他的下巴。尸体抽搐两下,冲我嗷嗷地叫着。这样子下头不接地,卡住他胸口的一道气,尸体也就没法动了。

其实最有效的法子,是塞一个驴蹄子,把尸体的嘴巴给堵住。但这是许家,他们肯定不会让我这么做。

“好。”屈平大喜。

我对着老爷子的胸口,用力拍打三下。

他嘴里呃呃,身子动弹的越厉害了。

不好。

一般说来,这三下就能把最后一口气给消了,现在不管用,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下咒捣乱的那人本事比我高,凭我现在的手段破不了。

起尸后,他的力气比我还大。

我压了一会儿,就感觉胳膊发酸了,许老爷子动静越来越大。狰狞的面孔离我不远,一副要咬我的样子。

爷爷站在远处,只有他瞧出了不对劲,却没有来帮我。

这是对我的考验。

我脑子里灵光一闪,就叫道:“香炉呢,快点把香炉给搬过来。”

许家两兄弟都慌了神,只有屈平镇定些,匆匆地跑出去,过了会儿,就端了个香炉过来,叫道:“这是我替许家找的,在寺里开过光,能用吗?”

我一看,里头有不少的香灰。只要是敬过香的,就能用。

“压着他的胸口。”

砰。

尸体被按在棺材里,手和脚还在无意识地挥舞着。

“你们来,拿两个枕头,把老爷子的脚抬起来。”

许家老二根本不敢过来,这家伙也就对活人威风,连自己老子的尸体都怕。还是许文保胆子大,拿了一个枕头来。我一个塞在他的脖子下,一个垫在脚脖子下头,两边都给抬高了。

扑。

尸体立刻不动了。

我松了口气,说道:“等老爷子的这一口怨气散掉,就没事了。”

有了打尸体这一出,许家人看我的眼神都变了。尤其是几个年轻人,刚才还跟我斗公鸡眼,现在一句废话都不敢说了。

“多谢,多谢。”许文保激动地连声感谢。真要是出了幺蛾子,许家第一个颜面无光。

他愤然道:“先生,是不是有人在搞我家?”

我拿着那张火红的符纸,恶鬼狰狞,看着许文平,说:“你说,这个是啥东西?”现在被我找到了证据,看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拿自己的老子尸体做手脚,这家伙真不是个东西。

许文平跳脚,道:“我不知道。”

我正要说话,许文保就说:“小先生,你确定是这个符纸在搞鬼?”

不信我?

看我面色不虞,他快速说道:“事关重大,我必须要调查清楚。不管是谁,他敢做出这种事,就是跟整个许家过不去。”

“让我来看看。”

屈平拿过符纸,翻来覆去,仔细看了看。

“这是起尸符,我年青的时候,在湘西那边曾经见人用这个把一具尸体给弄醒了。”

果然如此。

谁能想到,有人会在死者的寿衣上动手脚呢?

“你还有话说?”

“不,不是我,不是我啊。”

出乎意料,居然是那个穿的很富态的女人在尖叫。

许文保怒道:“大妹,老爷子的寿衣都是你给备的,现在找到了这东西,你说,你为什么要害我们许家?”女人现在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大叫道:“不是我,我不知道什么符纸?”

不是许文平?

我脑袋有些懵。

这家伙一直跟我为难,我以为是他在捣鬼,怎么变成了别人?

按照习俗,人老了以后,有女儿的话,通常是女人给准备寿衣。现在寿衣出了问题,她的嫌疑自然是最大的。

许文平更是跳脚,大骂:“许家可是你娘家。”

他们一家子炒成一团。

那个女人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哇哇大叫着。许文保胸口起伏,说:“符纸是寿衣你找到的,寿衣是你准备的。现在小先生说了,符纸在作祟,不就是你?”

这话不对啊。

我是说符纸有问题,可没说这女人有问题。

女人指着我,尖锐叫道:“是你,一定是你陷害我。对,对了,是你在搞鬼,一定是你偷偷在棺材里搞鬼?”

我嗤之以鼻。

屈平冷然,道:“我就说你家的事情咋这么怪呢?小杜是我才带来的。你家的事情有好些天了,怎么可能是他动的手?”

嘟嘟,外面响起了警笛声。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