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幻都谜案]最新章节 主角叫林小奕的小说最新章节

编辑:踏花游湖 2019-09-18 23:06:13

[幻都谜案]最新章节 主角叫林小奕的小说最新章节

《幻都谜案》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幻都谜案 即可阅读全文

《幻都谜案》小说简介

《幻都谜案》这一本书,很值得看,前部分虽然没那么好,但是后部分真的真的写的很好,当然也有小点不足,男主在情感方面,作者大大写的很感人,也很逗,有笑点,这也是我第一个喜欢的男生小说,我看书评区的时候,对这本书的映象有点糟,现在越看越喜欢了,真的,所以希望作者多多更新,麻烦你了。《幻都谜案》由白头发黑眼圈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林小奕,内容主要讲述:船长郭权承,通过他脸上深壑的皱纹与黝黑的肤色可以看出他是一个老渔民,根据“辽渔0690号”之前五次平安归来的航海记录,都可以判定郭权承是一名合格的船长。之前的五次远洋,他驾驶的是同样的这艘远洋渔轮,他。新书推荐,《幻都谜案》由白头发黑眼圈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林小奕,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幻都从开埠至今,经历了无数风雨,被称为十里洋场。幻都念慈医院太平间的两具尸体离奇失踪,女警官林小奕开始了缉凶探案历程,离奇的案件接二连三,解开了幻都这座海派城市华丽外表后面的沉重历史。

精彩章节试读:

在长江口以东150海里的北纬29°的洋面,来来往往的油轮、集装箱轮、滚装船、石沙船来回穿梭、络绎不绝,这里已经成为世界上最繁忙的水路之一,伴随着海上的繁忙,这个海域发生了多起神秘的沉船事件,成为了全球知名的新“百大慕三角。”

2018年的5月,也就是上周,一艘伊朗籍油轮在该海域巡航时不慎撞击到一艘香港籍货轮,导致油轮破损泄露的油带起火燃烧,大火持续燃烧了整整一周,整个洋面被火光笼罩,并不间断地发出爆炸声。

这是一件极其严重的撞船事件,电视台通过直升机拍摄对现场的所有状况进行了为期7天的现场直播:香港籍货轮轻微受损,但船体倾斜,失去动力,伊朗籍油轮船体破损严重,原油倾泻如柱喷洒到大海里,在大海上形成延绵10海里的污染油带,起初的10小时,并未起火,通过视频直播画面,大家清晰地看到一艘失去动力的远洋渔船竟然闯进了油带,在闯进油带之前,船上的船员弃船逃生,随后整个油带意外起火了,油轮、货轮纷纷爆炸起火,在大火燃烧期间,救援船只无法靠近上述船只,只能在油带以外的海面远远观望。在一周的电视画面里,三艘遇难轮船纷纷沉没。

在大火持续燃烧一周之后,待油火熄灭,救援船只方才敢靠近撞船核心海域,但上述船只均已沉没,救援船队打捞起了2具遗体,通过快艇转运至念慈医院,而其中的一具正是首起尸体失踪案丢失的尸体。

林小奕从一开始就认定海湾沉船与尸体失踪案之间有着扑朔迷离的关系,再加上那个嫌犯开着快艇逃跑之后,竟然也是朝沉船案的事发现场而去,到底,这些船上,有着什么世人未知的故事。

林小奕带着重案组的几个年轻队员,坐着海警的轮船,航行了两个小时,进入了长江口以东这个神秘的海域,整个海面弥漫着一股焦油味,大火燃烧的痕迹依然还在,整个海域死气沉沉,看不到海鸥,看不到海鱼。

“百大慕新三角。“林小奕对媒体给这片海域戴上的新帽子颇为怀疑,”这里真的有那么神秘?“

“可不是吗,近十年,不下十五起严重海难与案件都发生在这个海域,尤其是在民间,这片海域的神秘与恐怖故事越传越邪乎。“

”有多邪乎?“

“2000年,一艘渔船失踪,最后雷达反馈的信号点正是此海域;2003年,一艘日本货轮在此处遇到台风沉没;2004年,一艘闽南渔船与辽宁渔船再此海域发生撞击火拼事件,多名海员葬身大海;2007年,一艘无国籍货轮,在此遇到海警检查,发生枪战,最后被击沉......;加上上周连沉三艘轮船,可想而知...“李大白对该海域发生的所有海难与事件了如指掌,他说的仅仅只是发生在本世纪的事件。

”这真还是一片神秘的海域,连与这片海域有点关系的案子都是这样让人难以猜透。“

“林队长,前面就是海湾沉船案的当事海域,三艘事故船只也是在此处燃烧爆炸后沉没。”海警船在一艘巨大的打捞船边停下了。“这是我国最大的打捞船,目前正在此处作业,在打捞相关的沉没船只。”

而在打捞船西北不远处,漂泊着一艘红白相间的快艇。

”这艘快艇和我们当晚看到的快艇非常像。“章琳菲说。

”我们靠过去一看究竟,大家注意安全!“林小奕一边与船长商量缓缓靠过去,一边让大家随时保持警惕。

待船靠近快艇,快艇上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失去动力的快艇原地抛锚,在沉浮的波涛中上下摇摆。

在轮船靠近快艇的时候,船上丢下一艘橡皮艇,重案组全体成员划着橡皮艇逐步靠近快艇,随后大家登上了快艇,快艇上确实如同刚才在海警船上看到的一样,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林小奕检查了快艇的方向盘,在上面提取到了一个指纹,在快艇的座位下面,发现了一把刀,上面还占着零星凝固发黑的血迹,林小奕戴着手套把这把刀放进了证物袋中,并把两件证物交给章琳菲让她一起带回去化验。

随后,一小队人跟着林小奕划着橡皮艇朝打捞船的方向划去,大概是涨潮的缘故,橡皮艇晃得厉害,把几个年轻的警员都晃吐了。

在出示了相关证件,林小奕得以带着大家顺利登上了打捞船,一个30出头的男子正是这艘船的船长李景秋。

”怎么早上来了一批警官,下午还来一批?还让不让兄弟们好好干活打捞了?”李船长对接二连三的警察的到来颇为反感,他觉得他还要安排大量的时间来接待警察,这已经严重影响他打捞沉船的任务了。

“抱歉,我们是因为有个案件追踪到这里的,有几个问题要与你这边核实一下。”

“愿意配合。”

“请问一下,西北海域那艘快艇,是你们的吗?”

“不是我们的,有一天大半夜突然就停在那片海域了,不知道是谁开过来的。奇怪的是,第二天,我们并没有看到那个快艇上有人,由于忙着打捞工作,我们只是向海警部门报备了这件事情,也没有闲暇去管它。”

“那没有见到什么可疑的人吗?”

“警官,这茫茫大海上,除了波浪,你算不算可疑人物?”李景秋与林小奕开起了玩笑,一周的海上打捞工作枯燥乏味,所以开个玩笑反倒让他自己轻松许多。

“你确定,没见到任何可疑人?”

“确定没有,我见到的只有甲板上黑色袋子里的五具不会说话的可疑人物,只可惜,都被大火烧成了焦黑色。”李景秋指了指船甲板上一字排开的早上刚刚打捞上来的遇难者遗体。

“船长,我们各个点都已经到位,准备启动吊塔,沉船马上就要浮出海面了。”

“失陪了!”这时,正到了打开沉船的关键时刻,李船上来不急和警官们把话说完,就小跑着到驾驶舱去指挥打捞工作,巨大的龙门吊在海中缓缓升起,提前缠绕在沉船上的巨大的浮筒不断地上浮,一艘沉没已久的轮船缓缓地浮出洋面。

《幻都谜案》 第十二章 远洋渔船上的惊天命案 免费试读

船长郭权承,通过他脸上深壑的皱纹与黝黑的肤色可以看出他是一个老渔民,根据“辽渔0690号”之前五次平安归来的航海记录,都可以判定郭权承是一名合格的船长。

之前的五次远洋,他驾驶的是同样的这艘远洋渔轮,他没有让一名船员病死或者失踪,在远洋渔业公司里他也算是一名尽职合格的船长。而此次航行的结果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噩梦与灾难,未完成捕捞任务不说,渔船中途被劫持返航,最后失去动力冲进油轮碰撞现场,最后沉没了。对于他所说的话,现场的问询警员还是觉得非常可信。

而他的证词,在后面其他审讯室的问询里,陆续也得到了其他船员的印证。

“汪大年,心狠手辣,劫持了渔船,威胁我们要是不听话,只有喂鱼的下场,对于不听话的几个船员,都被他和同伙扔进了大海里。”船员胡彭乱在问询时也印证郭权承的话。

“郭船长为保全大家的性命,也只能听命于汪大年,在渔船还未完成捕捞任务时返航。”怯懦的船员白金龙说,在说话的时候他的声音带着一点颤抖。

“由于汪大年他们为了逃避制裁,就想中途经过日本海域偷渡到冲绳去,所以他们在日本海域划橡皮艇离开了。”

“警官,我们并不是刻意撒谎,只是这个汪大年,太心狠手辣了,杀了大部分的渔船管理层,大副、二副都被他们杀害!”一名船员一边说,一边哭泣。

不问不知道,一问就问出了十几条血腥的命案。

李悠然在现场实时看着视屏监控画面和听着其中的审问情况,他觉得,这些船员的证词和之前一样,又出于意料的一致,他们所描述的远洋渔轮上发生的事件又是那么真实,他们在描述发生在轮船上的命案的时候,仿佛并没有太多的惊恐。他立即给远在海上的林小奕打了个电话。

卫星电话接通的时候,林小奕刚从“辽渔0690号”上回到打捞船上。

”林小奕,我这边审讯“辽渔0690号”案件有所突破。“

“李队长,你果然是破案神速。”林小奕恭维地说到。

“别挖苦我,我把我这边的情况和你简单的讲一下。根据目前审讯的情况来看,这艘远洋渔轮上确实发生了命案,和你的判断一致。根据幸存船长和船员最新的证词,有一名叫做汪大年的船员劫持了这艘船,并杀害了大部分失踪的船员,而之后汪大年和他的同伙在冲绳海域离船逃跑,试图偷渡到日本去。”

“什么,那个杀人嫌犯叫做汪大年?”

“怎么,不会这个人你也认识吧?”

“岂止认识!就在昨晚,有一名杀手试图爬上我们的打捞船上行凶,差点我的命都被他夺走了。他遗留在现场的一把刀,刀上的指纹,我们今天上午核对出来正是你所说的汪大年的指纹。”

“难道是汪大年没有偷渡到日本?冲绳海域离你那可有800海里远的距离,任凭一艘救生船就是划上三个月才能从那片海域划到你所在的海域。这个不太现实!”

“确实不太现实。李队长,我同时认为,我觉得幸存的船员和船长的证词有点漏洞。按照逻辑,他们不应该撒谎,你想,当时他们已经获救,并且已经脱离了汪大年的控制,他们应该在获救之后立即报警才对,但是他们并没有这样做!反而是集体撒谎想帮之前加害于他们的汪大年隐瞒真相?”

“这个问题,他们解释了,说是怕汪大年的打击报复,毕竟在船上他们亲眼所见汪大年下狠手杀死了多名熟悉的反抗他的同船员。”

解释显得无懈可击,李悠然也觉得渔船的船员们说的确实很真实。

挂完电话,林小奕站在打捞船上,远远地望着被打捞船的行吊钢丝紧吊着的远洋渔轮,渔轮已经面目全非。她在想,究竟哪一个才是真实的呢,如果幸存的船长和船员的话是真实的,那么这个汪大年就不应该出现在昨晚的打捞船上了。而昨晚的那个汪大年,自己并没有真正看见“他”长什么样子,而只是通过现场的那把被他遗留的凶器上的指纹来判断他是汪大年,但也不能百分百确定昨晚的那人就是他。

这时,打捞船船长李景秋也回到了打捞船上,他向海事局报告了今天的打捞成果,他简直就是海船打捞界的膜拜对象,连续两天各打捞出一艘沉船,这种打捞速度在国际上都罕见。

他看到林小奕在发呆,走上前去拍了拍她的肩膀:“林警官,又在分析案情啦?”

“去去去,别打扰我的思绪。”思考案情正在关键时候,被这个突然回来的李景秋弄得思绪混乱。这两天,这个李船长可没少让林小奕思绪混乱,这就是一个女人陷入爱河的典型表现。

但她还是矜持的,毕竟带着公务在身,而且自己的下属也都在身边,她总不能在这么关键的破案时刻而去谈什么儿女情长,她对这个李景秋是带着敬佩的心情看待,他在打捞沉船领域的经验估计是在幻都数一数二的,不然幻都海事局也不会将此次沉船打捞的重任委托给他。

“听说这艘船上发生了命案?”李景秋刚刚隐约听到重案组的队员在讨论案情。

“嗯。”

“你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吗?”

“这个船上非常干净,一点价值的线索都没有,你知道吗,我搜遍了整艘渔轮,竟然一张纸都没有发现,我说的不仅仅是航海日志没有,任何有写字的纸好像都没有。连船上雷达定位系统都被破坏了。”

“被处理的真干净!”

“谁处理的?”

“肯定是凶手!”

“那凶手是谁?”

“我还在查!”

“你这不是吊我胃口吗?”

“根据我得到消息,嫌疑犯在这艘船上杀了人后,为了逃避法律制裁,在途径日本海时潜逃下船了。”

“凶手逃跑这再正常不过了。”

“对,疑点就在这里。”

“哪里?”

“凶手既然选择了跑路,他为什么还要把船上的所有有文字记录的纸张销毁!”

“是不是怕纸上的信息揭露了他杀人的真相。”

“凶手为什么不把剩下的船员杀掉,而是自己逃亡,难到是良心发现了吗?”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