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主角叫碧玺的小说[棺中阴人]免费阅读

编辑:夏末的晨曦 2019-09-18 23:19:11

主角叫碧玺的小说[棺中阴人]免费阅读

《棺中阴人》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敏轩文学,关注后回复:棺中阴人 即可阅读全文

《棺中阴人》小说简介

说实话这很不错,作者将一些不容易实现的事情都写进了书里。是很不真实,但有这种丰富的想象力很好。脑洞大开,有胆量,有文凭。。火爆新书《棺中阴人》由贰负神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主角碧玺,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见我吓的嘴巴大张,黄三爷先是一愣,随后蹲下身子摸摸我的脑袋说:“你能听见它说话?”我不置可否的点点头。黄三爷想了想后,突然笑了:“难怪呀,看来你们俩天生就有缘分,等以后有机会,我把它介绍给你认识。”说。主人公叫碧玺的小说叫做《棺中阴人》,它的作者是贰负神倾心创作的一本灵异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生在棺中,养在鬼地,魂魄不全,天生灵根。我降妖除魔,惩恶扬善,却不知自己为何生在天地间。我杀过人,灭过鬼,斗过神魔,斩过妖邪,却不知道我是谁。我踏遍千山万水,走过神州大地,却两眼迷茫,不知去向何方。

精彩章节试读:

看着人头越飞越近,黄三爷紧紧的握住了柳条鞭子,就在二叔公人头进院的一瞬间,黄三爷劈头盖脸的打了过去!

几米长的柳条鞭,在空中“啪”的一声炸了个脆响,那人头眼见鞭子来势凶猛,极速飞起,堪堪的躲过了黄三爷的一击。

见这第一鞭落空,黄三爷不以为意。冷笑着收回鞭子,指着空中的人头说:“人有人道,畜生有畜生道,你如今既然显世,为何要祸乱乡里?”

听了黄三爷的话,二叔公的人头就好似听懂了一般,在空中一阵呲牙咧嘴,它嘴里没有声音,我不知道它在说些什么,只是被当时的情形吓傻了,坐在小板凳上都忘记了动弹。

就好像做了短暂的交流,黄三爷眯缝着眼睛摇摇头:“那是你的事了,与我无关。不过既然今天咱们遇上了,你我之间就得有个了断。”

黄三爷话音落下,咬破左手中指,在右手掌心里画了个血符,随后对着空中的人头一推,说了声:“下来!”

就好似被隔空打中一般,二叔公的人头在空中一阵摇晃,居然真的向地面跌落了下来。

看着下落的人头,黄三爷一鞭子就抽了过去,只听“啪”的一声脆响,二叔公的人头被打出了一股白烟,斜飞着撞在了墙上。

屋里的人眼见黄三爷一鞭立威,顿时在大呼小叫了起来。可不等人们的喊声落下,那人头在地上翻滚,竟是直奔黄三爷而去。

看着人头越滚越近,黄三爷甩起三鞭向它打去,那人头在地上左右躲闪,黄三爷的鞭子竟然全都打空了。

就在人们惊得不敢出声的同时,二叔公的人头在地上一跃而起,张着一嘴尖尖的獠牙,直奔黄三爷脖子咬去。

黄三爷眼见不好,抬起一脚踹在了人头的下巴上,就在人头飞出的一瞬间,黄三爷探出左手二指,在空中比比划划的写了些什么东西,随后用手一拍,喝了声:“去!”

随后黄三爷喝声落下,只见院中凭空出现了一道金光闪闪的符咒,就好似长了眼睛一般,直射二叔公的人头而去。

而二叔公的人头眼见金符靠近,吓的连连倒退,诡异莫名的张开嘴,竟发出了一阵嗡嗡的震荡声。

那声音明明是无形的,却感觉空中起了波纹一般,只见黄三爷的金符距离它还有一米远的时候突然被震散了,而那声波余音不减,直接把院子里所有的玻璃全震碎了!

“轰隆隆”一阵乱响,吓的人们在屋里惊叫出声,我由于距离太近,更是直接倒在了地上。

看着院子里黄三爷与人头激斗的场面,吓的我哇哇大哭了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我的哭声吸引,那二叔公的人头竟是冷冷的看了我一眼,随后一阵风似的向我冲了过来。

“尔敢!”

黄三爷眼见那人头向我冲来,惊骇的头上都见了冷汗,也就在二叔公的人头距离我还有两米远的时候,黄三爷脚下一踩,竟好似瞬移般出现在了我的身前。

都没等我看清他与人头是怎么斗的,只听黄三爷一声闷哼在我头顶飞了出去,而那二叔公的人头,更是倒飞出了几米远,重重的砸进了棺材灰里。

看着摔倒在地的黄三爷,我爬起来就想去拽他,可等跑到近前我才看清,原来黄三爷半边身子布满了青紫色的血线。

见我吓的不敢靠近,黄三爷勉强笑了笑:“好孩子,去屋里把网给三爷取来。”

黄三爷说的网,我当然知道是用村里女人头发织的网,推门进屋后,在一地吓瘫的人群里找到那张网,我就一路小跑递到了他的手里。

黄三爷拿着这张望,摊开了放在面前,只见他盘膝坐地,双手合十,也听不懂他嘴里叨咕了些什么东西,随后只见他手里捏了个指决,猛地一指地上的网,那张头发织出来的网,就像风筝一般飞了起来,直接扣在了几米外的棺材灰里。

随着黄三爷不停的变幻指决,那棺材灰里的人头被紧紧的兜进了网中,黄三爷眼见得手,就想再变指决将它提出来。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就在头发网将二叔公人头提出一米高的时候,那人头的嘴里竟然吐出了一口浓浓的血雾,头发网就跟遇见了硫酸似的,瞬间冒起了酸臭的白烟,眨眼间化为了一滩黑水!

被二叔公的人头破了法术,黄三爷身子一震喷出了一口鲜血,随后不等这口血落地,黄三爷伸手将它接在了掌中。

也就在黄三爷伸手接血的同时,二叔公的人头冲破网子向他飞了过来。黄三爷听见风声猛抬头一看,只见那人头已经到了自己面前,正向自己的面门咬来。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黄三爷抬起接血的手掌,狠狠的拍在了人头的脸上,一掌之下,人头一阵焦糊,面部狰狞的挣扎了起来。再看黄三爷手中的这口血,就好似胶水一般,将它牢牢粘住,任凭它怎么挣扎,始终也无法脱身。

“善恶到头终有报,种因食果,这就是你的命!”

黄三爷嘴里说着,就像变戏法似的手腕一翻,我都没看清他怎么弄的,只见他掌中出现了一把翠绿翠绿的柳叶弯刀。他狠狠的将二叔公的人头按在地上,手起刀落就向它头顶刺了过去。

一刀之下,二叔公的人头发出了凄惨的叫声,随后颤抖不停,冒出阵阵的白烟。

我本以为黄三爷这一下大功告成了,却没想到就在二叔公人头不动,眼耳鼻口流出恶臭黑血的时候,一个黑乎乎的东西突然在人头脖子的断骨处蹿了出来,随后不等黄三爷反应,就一道黑影消失在了院外。

看着那道消失的黑影,我吓的惊呼大叫,而黄三爷也是被这突然出现的状况惊得目瞪口呆:“娘的,原来不止一个!”

说着话,黄三爷没有理会地上化为脓血的人头,起身推开2奶奶的屋门,对着里面惊慌失措的众人说:“事情比我想的要糟糕,我得回去取点东西。”

说完也不等屋里人答话,黄三爷抱起我转身就要往外走。

养母一见他要把我带走可急坏了,忙跑出来拉住了黄三爷的胳膊:“三爷,你要俺孩子带哪去?他就是个娃娃,他能帮你什么呀,你还是还给我吧。”

养母一边说着,一边伸手过来抢我。

躲过了养母伸手的动作,黄三爷摇了摇头:“我把他带走是为了你们好,只要有他在这,那东西一定会回来。”

黄三爷不再理会养母的哭闹,身子一低,就向院外跑了出去。我懵懵懂懂的被他抱着出了村口,见他站在大路上不跑了,我这才问他:“为什么那东西要找我,我不认识它呀?”

看着我稚嫩的小脸,黄三爷刮了下我的鼻子:“这是你命里带的,没的选择。”

他这话对于我一个六岁的孩子来说,根本就是听不懂的。黄三爷也没心情和我解释,而是笑眯眯的说:“娃娃,想不想学法术啊?看爷爷给你变个戏法。”

说完,黄三爷抬脚在地上连跺了三下,随后每迈出一步,我都感觉土地缩小了一般。我就这样满脸惊奇的看着他一步一步的走着,不多时一抬头,只见面前出现了一座庙,虽然我当时认字不多,但也认出了“山神”两个字。

见我看着面前的破庙有些发愣,黄三爷笑着摇摇头,带我走进了庙中。

只见这不大的山神庙里四处杂乱,残破不堪。进庙后正殿里有一尊神像,但是头已经不见了,只剩下了身子。

黄三爷走到神像的面前,恭恭敬敬的鞠了一躬,随后看着神像手里的坛子说:“黄启公今日遇难,特向山神娘娘求借一样宝物,待降了那妖物后,必来奉还。”

随着黄三爷话音落下,只见那神像怀里的坛子里突然涌出了很多的水来,而让人啧啧称奇的是,那些水落地并没有打湿地面,就好像幻觉一般,入地即没。

随着水流越来越多,不多时只见一个巴掌大小的葫芦从坛子里冒了出来,黄三爷恭恭敬敬的道了声谢后,一伸手,那坛子里的小葫芦,就唰的一下飞入了他的手中。

黄三爷先从小葫芦里倒了一些水,清洗了身上有血线的地方,等身上的血线全部退去后,黄三爷拉着我来到庙后的一口古井旁,抱着我就跳了进去。

我本以为这口古井里会有水,都做好了闭气的准备,却没想到这井里面是干的,我被黄三爷抱着轻飘飘落地后一看,只见这井下竟然别有洞天。

诺大的井底被改造成了宽敞的石室,里面桌椅板凳一应俱全,墙上挂满了铜镜八卦的物件,其中有一副美女的画像,我问黄三爷那个人是谁,黄三爷只是看了一眼,没有回答我,而是自顾自的打开了一个箱子,在里面翻找起了需要的东西。

见他没空理我,我自己在屋里转了起来,先看了一会画像,发现那个女人不知道比养母漂亮了多少倍,又在墙边的一个洞里发现了一棵金黄色的小树。

这棵小树很奇怪,看它的叶子形状明明是棵柳树,但树身长得却像一个小孩。我见它样子古怪,就好奇的伸手摸了它一下,结果没成想,这小树突然自己摇摆了起来,还说出了一句话:“你是谁?”

这一下可把我吓坏了,没想到一棵树竟然还会说话,我吓的一溜小跑钻出了洞,迎面正好撞上了背着箱子换了一身干净衣服的黄三爷。

“爷爷,那树它……它说话了!”

《棺中阴人》 第8章 一念佛魔 免费试读

见我吓的嘴巴大张,黄三爷先是一愣,随后蹲下身子摸摸我的脑袋说:“你能听见它说话?”

我不置可否的点点头。

黄三爷想了想后,突然笑了:“难怪呀,看来你们俩天生就有缘分,等以后有机会,我把它介绍给你认识。”

说完,黄三爷也不在石室里多做逗留,抱着我又跳出了古井,踩着奇怪的步子,走出了山神庙。

我看着他脚下不停缩小的土地,就问他这是什么戏法,我们现在出去又要去哪里呢?

“这个法术叫缩地成寸。”黄三爷见我问题很多,笑着说道,“我们现在要去找那妖物,它被爷爷逼急了,今晚不灭了它,明日必成祸患。”

想起先前从二叔公头里钻出的黑影,我问他:“那是什么妖物,我们又要上哪去找呢?”

黄三爷皱着眉头想了想,“那东西我也不知道是什么,至于上哪找它嘛……听村里人说你们这周边有个小庙,里面没有和尚是吗?我想它应该就在那里。”

那个小庙我知道,曾经和养母进山挖野菜的时候,我们还路过那里一次,当时我想进去瞧瞧,养母却把我拉住了,吓唬我说里面有吃人的妖怪,怎么也没让我去看看。

见我表情挺兴奋,黄三爷眼睛一转就问我知不知道小庙在什么地方。那小庙我还真知道在哪,眼见自己终于派上用场了,我连忙显能的告诉了他。

听我说完,黄三爷将我放在了地上,只见他从背后的箱子里取出了一面罗盘,随后又拿出几枚小旗比划着罗盘算计了起来,不多时,他按照我的描述找准了方位,将小旗一根一根的插在了我们周围。

我见他这些举动有趣,就问他这是做什么用的,黄三爷看了我一眼并没有解释,而是抬头看看天上的星星,拉着我的手说:“把眼睛闭上,我说睁开的时候,你才能睁开。”

对于黄三爷的话,我不知为何是很信服的,听他让我闭上眼睛,我就老老实实的闭上了眼睛。

就在我闭眼的一瞬间,我听黄三爷的嘴里乱七八糟的叨咕了一段话,随后只感觉耳旁生风,脚下发飘,要不是黄三爷的大手紧紧的拉着我,我都感觉自己要摔倒一般。

这种感觉我一连经历了三次,直到吓出了一头的冷汗后,黄三爷才让我把眼睛睁开,结果我再一看,发现我们已经不在山神庙的附近了,而是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出现在了村外五里地的小庙前。

见我目瞪口呆看着面前的破庙,黄三爷十分得意的把地上的小旗收了起来,他一边收着,一边笑嘻嘻的问我说:“爷爷厉害吧,想不想和我学这手啊?”

小孩子的心性,天生就对稀奇古怪的事情好奇,见他肯教我,我点头像小鸡啄米似的说我愿意。但转念想了想,我又摇头说不行,因为我和他学本事,这事必须得我父母同意才行。

见我小小年纪就能想到父母为先,黄三爷深感宽慰的在我脸上捏了一把:“好孩子,这么小就知道以长辈为先,难得。”

说着话,黄三爷在箱子里取出了两张黄纸符分别贴在了我和他的胸口,随后又将一件黑色的网衣套在了我的身上,左右瞧瞧觉得满意后,这才拉着我走进了庙中。

第一次进入这个小庙,扑面而来的就是一股阴寒的气息,盛夏八月,夜里的气温本应闷热,但不知为何,这不大的小庙里却给人一种隆冬挂霜的感觉。

黄三爷看着庙中阴森森的样子,皱着眉头自言自语:“没听说这地方死过人啊,怎么会有如此大的尸气呢?”

一边说着,黄三爷领着我在庙中转了几圈,不多时我们来到正殿的佛像前,黄三爷盯着它看了很久,瞧他那样子,就好像面前的佛像是活的一般。

我看着他眼里凝重的神情,下意识的躲在了他的背后。直到片刻后他摇摇头,才拉着我往正殿后的院里走去,可就在我们刚迈进院里的时候,黄三爷却突然站住了脚步,随后猛地转回头,又目光炯炯的向着那尊佛像的背后看了过去。

“爷爷,你看什么呢?”

庙里的佛像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只是一尊坐佛而已,不过从背后看倒显得身子大了一些。

黄三爷皱着眉头打量了这尊佛像很久,突然问我:“你看这佛像……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吗?”

佛像我没见过几回,所以谈不上什么感觉。但见他一脸凝重的问我,我也只好认真的看了起来,随着我目不转睛的盯瞧,我突然没来由的感到有些害怕,就好像这佛像下一秒会跳起来将我吃了一样。

黄三爷见我控制不住的浑身发抖,当下也明白了过来,只见他伸出右手食指在空中比划了一道符,随后向那佛像一指,吐出了一个字:“显!”

随着黄三爷话音落下,那背对着我们的佛像就好似被看不见的水流冲洗了一般,从头到脚快速的崩裂破碎,不多时就显露出了一副荒芜的外表,而在它的后背上,更是出现了一个同样坐姿的神像。

原来这佛像,竟然是两面的!

只见佛像背后的那张脸,长的极其狰狞凶恶,就好像画里的恶鬼,巡海的夜叉一般。

“一念佛魔!”

看着突然显现的恶鬼神像,黄三爷也是吓了一跳,脸色一阵变幻后,黄三爷诧异的说道:“怪哉!这里怎么会有罗刹教呢?”

说着话,黄三爷拉着我脸色急转,就快速向庙外走去。可就在此时,我们进来的庙门却突然自己关上了,紧接着“轰隆隆”的声音响起,再看那尊两面邪佛的神像,竟然缓缓的转了过来!

看着佛陀转到了后背,恶鬼转到了面前,黄三爷拉着我靠在了庙门上,拱手抱拳说:“不知那位道友在此主持,黄某误入此地,还请出来相见。”

黄三爷一连说了几遍,庙里始终无人回答,就在我以为根本没人的时候,那面前的恶鬼神像,却突然发出了一声冷哼,随着这声沉沉的闷响,大殿里震起了回音,只见一股绿幽幽的气体,顺着神像的鼻口喷了出来。

“这是尸气,小心!”黄三爷一边说着,一边翻手取出一粒药丸塞进了我的嘴里。

“黄老三,你住小王庄,我住长松岭,我没去找你麻烦,你竟敢跑到我的地头生事,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

“是你!”看着面前说话的神像,黄三爷深深的皱起了眉头,“想不到你一教邪神,竟然被人囚居于此,难道你做的这些手段,就是想借老貉子临世吗?”

“住口!”面前的神像听了黄三爷的话顿时暴喝了一声,随后它沉默了良久才冷冷的说道,“你我本无仇怨,把这孩子留下,我放你一人离去。”

“办不到!”

就在黄三爷话刚说完,他翻手取出了山神庙的小葫芦,向着面前的恶鬼神像一甩,就射出了一道水线,而这道水线刚出空中没多久,竟凝结成了半月型的冰刃,咔的一声打在神像胸前。

一时间黄三爷突然出手,打的那恶鬼神像措不及防,眼见它被打的一阵晃动,黄三爷转身一脚将我们身后的庙门踹了开,随后不等我回神,就一把将我丢了出去:“退后,不许过来!”

就在黄三爷把我丢出去的一瞬间,那石台上的神像也“轰”的一声向后飞去,重重的撞碎殿里的墙壁后,直接停在了小庙的院里,而它先前所在的石台,却在它离开后猛然炸裂分开,只见两口带锁链的青铜大棺材,从石台里面竖着飞了出来

“咚咚”两声铜棺落地,黄三爷惊得退到了墙边,只见那棺材上的锁链“哗啦啦”自己脱落,随后厚重的棺材板砸在地上,露出了里面的两具尸体。

那是两个高大的和尚,一身短衣劲装,脖子上挂着青铜骷髅项链,让人最恐惧的是,他们全身都是血红色的,就好像被人剥了皮一样,露出了里面条状的肌肉。

“血罗汉!”

看着棺材里的两个大和尚,黄三爷如临大敌:“难怪这庙里没了和尚,原来都被你练了护卫!”

就在黄三爷话音落下,那院子里的神像发出了一阵骇人的怪笑,随着它的笑声,棺材里的两个大和尚走了出来,也没见他们睁眼,竟是手抓着诺大的铜棺,向着黄三爷砸了过去。

黄三爷眼见不好,一个飞身躲过了两口重棺,人在空中一翻身,直接握着手里的小葫芦,向着两具血罗汉甩出了几道冰刃。

被冰刃袭身,两具血罗汉连连倒退,只见他们脖子上的骷髅项链被打断,而那血红色的皮肉上却毫发无伤,只留下了道道白印。

“你以为与本地山神勾结就能奈何与我吗?哈哈哈……今天也让你尝尝本座的手段!”

随着院里神像不停的狂笑,殿里两具血罗汉抓起封棺的锁链,就向黄三爷劈打了过去,看着锁链在空中带起的“呼呼”声,吓的我紧闭双眼,是说什么也不敢再看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