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主角叫张伟[血色禁忌]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编辑:森里伊人 2019-09-18 23:47:27

主角叫张伟[血色禁忌]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血色禁忌》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血色禁忌 即可阅读全文

《血色禁忌》小说简介

小说整体脉络清晰,文笔流畅,值得推荐。。主角是张伟的书名叫《血色禁忌》,它的作者是鹏二少所编写的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女子指着我叫骂着,那名男子在地上起来后,便拿出手机叫嚣着拨打了报警电话。事情现在已经出乎了我的理解,在这种情况下被警察找到是完全说不清的,我急忙的向大门跑去。临出门时,由于男子的阻拦,我俩又扭打在了一。小说主人公是张伟的小说叫做《血色禁忌》,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鹏二少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高三那年,我们班集体上了一堂体育课,在举行了一次撕名牌活动后,我却成了那堂课唯一下课的人...假如你被这个世界遗弃了,没有法律,没有道德,没有束缚,你的世界里只剩下一件事,那就是活着!如果他真的发生了

精彩章节试读:

我紧张的说:“赵博呢?”

韩雪咯咯的笑着,身上已经完全被她自己的鲜血浸染成鲜红,一张恐怖的人皮骷髅就这样出现在我们面前。

“都会死,所有人都会死。”

韩雪在连续嘟囔了几句后,仰面就倒在地上,我连忙跑过去摸了下她的动脉。

倒抽了口凉气说:“没气了。”

韩雪就以这种诡异的方式自杀了,摸着韩雪冰冷的尸体,我心里率先想到的就是那个后厨背影,也许是韩雪也注意到了,所以晚上才会自己去查看。

可就在我处理韩雪尸体的时候,她衣领下的胸口处引起了我的注意。

我绝对不是那种连死人也不放过的猥琐,通过她衬衫的领口处,可以看到下面刺的一行小字。

随即我连忙解开了韩雪的衣服,但这也引起了其他同学的愤怒。

“你干什么张伟!韩雪都死了,你怎么可以这样!”

“真是禽兽!”

我没理会众人的议论,而是将韩雪的衣服左右一撕,随即她就这么浑身鲜血的裸露在我们眼前。

“都别吵了,韩雪的胸口处有字!”我说。

有几个胆子大的同学也围了过来,韩雪那丰满的胸部上和下都有着一行小字,就在我用衣服擦干她胸部上血迹的时候,又发现了一个小草莓。

“你们谁和韩雪处对象!”我大喊。

同学开始议论纷纷,而这时我们班公认的班草都了出来,他叫王浩。

“我和韩雪处对象,可是这一行字不是我刺的。”王浩说。

将韩雪胸口的血迹完全擦干后,可以看到在胸的上半部,刺着穹顶之下,下半部刺着生存恐惧,字是用小刀雕刻上的,摸起来伤口还没有愈合。

王浩惊讶说:“不可能啊,昨天晚上我还和韩雪在如家开了房间,草莓和字都不是我弄的,难道她给我带了绿帽子。”

听着王浩的话,我心里有些不解,两句话的含义可能是预示着我们现在的处境,而草莓到底是谁种的?

王浩既然说不是他弄的,那刻字时间段只有在上午一到四节课的时候,随即我说:“你们今天谁发现韩雪的反常了?”

连韩雪最要好的闺蜜王贺贺都说不知道,这让我脑子更加乱了起来,而王浩对于韩雪的冷漠也让我吃惊,他甚至一滴眼泪都没有掉。

找来个床单将韩雪盖上,随后叫上同学,我们把韩雪抬到了顶楼的一间宿舍里。

接着我让大家一起分散去找赵博,学校就这么大,全搜遍了的话,一个小时也足够了。

路上我一直想着韩雪胸前的草莓和刺字,如果说是上午做的,那她肯定知道这个游戏,既然如此那韩雪怎么可能会参加。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脑子里的疑问越来越多,厨房内的神秘背影,韩雪胸前的刺青草莓,同学之间的冷漠,还有那神奇的广播。

我先是去了卫生间,随后是教学楼的天台,但都没有发现赵博的身影。

可就在我看向教学楼对面的体育馆时,忽然想起了广播室,那里太过邪门,参与搜索的同学好像都刻意的避开那里。

打定主意后,我连忙跑向了体育馆,上了顶楼广播室的时候,大门还是开着的。

当我紧张的走进广播室大门,看到了地面上的那个体育老师还是仰面躺着,手机上的灯光照射下,我看到了老师那已经完全被啃掉了脸。

扑面而来的腥臭味儿让我感觉一阵恶心,我走进去后,抚摸着面前的广播台,所有的指令都是从这里传出的。

在没找到赵博之前,我也想查看下这里面到底有着什么秘密。

围着操作台仔细的寻找着,可就在这时我注意到了奇怪的一幕,广播台的喇叭接线是断开的。

既然这样,那就说明了一点,学校的广播指令不是从广播台发出,而是另有地方。

这个体育老师只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而已,可这游戏到底是人在策划,还是我们陷入了鬼局之中。

“六儿,你怎么在这儿!”

听着声音我连忙转过身,看到了一身校服的赵博站在门外。

“你怎么在这?”我反问。

赵博告诉我在食堂的时候他看到了一个人影从食堂门前经过,当时来不及跟我打招呼就追了出来,而那个背影也在上了体育馆的顶楼后不见了。

“我来这里也有一会儿了,没看见人影。”我肯定的说。

赵博这时丢给了我一盒香烟,说:“这是我在地上捡的,我们抽烟这么多年,这烟种烟我还从未见过。”

看着手上的烟盒,上面写着的是“梦幻烟卷”出厂地和焦油量,一个没写,只有一个红色包装盒。

将香烟拿出来后,我说:“你抽了么?”

赵博摇头告诉我他不敢,万一是毒品怎么办、

将烟盒打开,拿出了一支烟卷,这种烟卷一定是那个神秘人所留下的,如果想了解对方,必须就得亲自试试。

掏出打火机,将香烟点着,我说:“要想找到那神秘人,我就要先了解他。”

当我猛抽了几口后,发现味道并没有什么不同,只不过这烟的口感特别好啊,吸起来感觉软软的。

“味道不错,你尝尝。”

赵博疑惑的接过了香烟,抽了几口后也说这烟确实不错,给他的感觉这烟抽起来特别提神,而且很舒服。

“我想我们被困在这学校里的秘密,应该就在这香烟上。”我认真的说。

赵博也赞同了我的观点,因为我们这种烟民,早就将国家的香烟研究的极为透彻,而且我确确实实没有见过这一类这么好抽的烟。

这样也说明了一点,这烟就是那神秘背影留下的,但这也给我吃了定心丸,因为最起码可以肯定一点,鬼是不能抽烟的。

和赵博离开了体育馆,在操场的时候,我抬头看了眼那敞开窗户的广播室,心里有着一个疑问,这窗户到底是谁开的!因为广播室环境的特殊,里面很多设备怕进水或者落灰,所以那里很少会打开窗户、

回到了宿舍后,韩磊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说实话我很饿,非常饿,在连续紧张的一天后,我已经饿的心慌了。

半夜被饿醒了两次,最后一次就在我去卫生间给自己灌凉水的时候,隐约中听见有人说话。

“准备好了么?”

“准备好了,开始吧。”

虽然仅有着两句话,但我可以保证自己绝对不是听错了。

在连续呐喊几声后,并没有任何人回答,我愤怒的砸碎了卫生间的玻璃。

现在已经无能为力,只能听天由命,不过在我心里最想知道的是,到底这游戏是怎么回事,是谁在害我们。

我几乎翻遍了卫生间,也找不到那声音的来源。

而天这时也已经快要亮了,寻找无果后,我再次回到了宿舍。

看着躺在宿舍里的兄弟,我知道可能两三个小时过后,大家就再次生死相搏了。

迷迷糊糊睡了过去,当清晨广播响起的时候,我们几人被炒的起了床,趴向窗户,见到所有的同学已经都到了操场集合。

“怎么回事?”我问韩磊。

“你睡得太死没听见,刚刚那死亡广播又说话了,让我们去操场集合,准备开始游戏。”韩磊说。

急忙穿好衣服,我们三人跑到了操场上。

人群里不断传来大家嘀咕着很饿,饿死了之类的话。

广播传来说“为了体育课能让大家充分的锻炼,大家先去食堂就餐。”

这句话让我们感觉幸福来的太突然了,现在我早就已经饿得是前胸贴后背了。

现在同学也顾不得什么游戏不游戏,疯狂的跑向食堂。

一进食堂大门,一股极其清香的热气传来,在最中央的餐桌上放着一大盆汤,旁边是一锅包子。

看着那热气腾腾的包子和汤,我再也控制不住食欲,拿起了包子就开始吃了起来。

包子是肉馅的,吃起来很香,我在一连吃了五个以后,有些噎得慌。

就在我准备盛碗汤的时,韩磊却震惊的指着那巨大的汤锅,不断呕吐着。

“操!里面有一个人头!”

《血色禁忌》 第16章 投票 免费试读

女子指着我叫骂着,那名男子在地上起来后,便拿出手机叫嚣着拨打了报警电话。

事情现在已经出乎了我的理解,在这种情况下被警察找到是完全说不清的,我急忙的向大门跑去。

临出门时,由于男子的阻拦,我俩又扭打在了一起,最终我以挂了彩的方式成功逃出了对方家。

走在空荡的马路上,我心里有些茫然,李龙怎么可能也消失不在了,随后我想起了那其他消失的九人,为了验证我的想法,我又去了张鹏和袁亮家,但得到的结果都是一样的,所有死去的同学都好似被这个世界抹除了。

折腾到了半夜,我再次回家中,这两日所经历的事儿让我的精神有些崩溃,李岩和姜海涛是被我亲手杀死的,如果他们是真正的死亡,那为什么除了钱雅丽失踪外,其他人为什么会活着?

这一夜我几乎没怎么睡觉,第二天一早不到七点钟我就醒了,收拾好自己出门准备吃早餐的,就在我打开门的时候,门缝上忽然掉下来一张信封。

这个年代写信已经成为了一件极少见的事,虽然心里疑惑,但信封上写的收件人确是我的名字。

将面前这信封拆开,里面是一张画,这幅画的水准看起来很像幼儿园小朋友画的东西,画中是一群密密麻麻的小人儿,在小人的天空上有着一双手,手的旁边则有着几个简笔勾勒出的大头人。

我自问自己没有亲戚在幼儿园上学,但这种情况下很难让我联想这一切只是凑巧而已。

将画装在兜里后,我下了楼,吃了点豆浆油条后,手机这个时候响了。

电话是赵博打来的,接起后,那边说:“张伟,来学校。”

“为什么?难道你还要去学校?”我说。

赵博告诉我,所有参与了游戏同学在回到家后,都问了父母同样的问题,那就是失踪的六天到底怎么回事,但所有人得到的回答却是一样的,统一都说他们按时上课下课,并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

得到消息后,我连忙骑车赶到了学校,打了电话赵博告诉我大家都在教室。

一进门的时候,发现密密麻麻的同学早就已经到齐,赵博这时说:“人都到了吧?”

“我哥他死了。”一个女孩儿忽然哭着说。

女孩儿叫大美丽,他哥哥叫大帅帅,这不是外号,而是他们的小名。

大美丽的这句话引起了大家的议论,在我的追问下,大美丽告诉我们,他们兄妹俩回到家后,他哥哥就忍不住的问了父母,但得到的答案与大家相同,最后大帅帅急眼了,和父母大吵了一架,将学校发生见到的事说了出来,随后他父母认为大帅帅得了精神病要去看医生。

本来这件事以为就这么过去了,但大帅帅一赌气想出门散散心,但是没走出几步的时候,就被迎面过来的打开车碾了过去。

“这难道是巧合?”我倒抽了口凉气。

众人在班级里议论纷纷,有超过半数的人认为这件事绝对是和校园广播有着必然联系,或者说大家处在一个诅咒当中,谁敢迈过这个圈谁死。

我猜想是正确的,学校虽然可以走出去,但我们还在另一个圈里,不一定什么时候会触碰到了禁忌,就像大帅帅一样死于非命。

而且游戏仿佛出来什么故障,否则不可能会出现钱雅丽的消失,随后我又提出了钱雅丽,众人都表示没听过这个人。

大美丽哭着喊:“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游戏到底结束没有!”

我走到大美丽身前安慰她不要害怕,以后的事谁也说不准,只要小心点就可以了。

就在大家议论着到底该怎么办的时候,韩磊忽然提出了要选出一个领导,大家从此意见统一,这样也能更好的活下来。

意见得到了大多数人的赞同,而就在我们准备开始推举的时候,短信却响了。

这是群发短信的同一时间响起,这声音宛如来自地狱一般,我的全身赶到了一阵酸软。

低头看的时候,短信上写到:“触发任务,投票选举,第一名死亡。”

“这特么到底怎么回事!”我有些惊恐的喊着。

不只是我,所有同学都已经开始精神崩溃了,但短信已经出现了,按照以往的经验,不遵守游戏规则的只有死。

但这条触发任务让我心里有些不解,或者说游戏里不想我们出现一个领导人,为此团结一心,他的目的只是让我们自相残杀而已。

这又让我想起了那张画,画上的小人让我联想到了我们这些人,那只大手代表着操控,我们逃不出去,只能挣扎的意思。

但对方邮给我这张画到底是什么意思,这个人会是谁?

感觉脑子要炸掉的时候,我们班的富少韩坤大喊着:“这个游戏我喜欢,谁投给孙旭,我给谁1万块钱!”

我诧异的看着富少,忽然想起,他最喜欢我们班的辣妹冯程程被孙旭追走了,富少一直记恨在心,现在这种情况,他是准备借机发难。

富少将一张白金VIP银行卡,啪的一声放在桌子上,喊:“到我这儿投票!一张一万!”

“你想干什么!韩坤你个人渣,我告诉你,孙旭死了,我跟你没完!”辣妹冯程程拍着桌子站了起来。

富少对此无所谓的说:“你过来陪我睡一觉,陪我一宿,我就放了他!”

“我就不相信同学们都像你那么人渣!”辣妹被气的脸色发青。

孙旭一言不发的坐在座位上,我知道他的家庭条件比较不好,一直也挺自卑,不过能得到美女青睐的最主要一点,就是他长得非常帅,按照电影明星来说,看起来很像韩国的长腿欧巴。

“我投!”争先恐后中转眼就有十来个同学跑到了富少身边。

看到状态渐渐的有点失控,我大喊:“大家听我的,我们38人,每人选自己一票,同票数的话,肯定会是BUG!”

富少拿出了一盒软中华,点了上:“你怎么保证你说的是对的,告诉你,老子有的是钱,这里不像那密闭的学校,老子拿钱买他的命,现在一票两万!”

“我们都可以活下来的,相信我!”我深吸了口气说。

但却得到了富少的鄙夷,他指着我冷笑着:“李岩是被你亲手杀的,孙静李龙都是被你撕的,大家谁不知道谁啊,既然是游戏,咱就好好玩!你投给孙旭,我给你五万!”

富少嚣张的吸了口烟,就在我纠结这件事要不要管的时候,孙旭居然趴在桌子上哭了出来。

“不要投给我,你不是喜欢冯程程么,我不跟她在一起不就得了。”孙旭语气极其哀求。

辣妹气踹了下孙旭,掐着腰大骂:“老娘昨天晚上把身体交给你的时候,你怎么不这么说呢!”

“那是你自愿的,我又没强迫你!”孙旭跪在富少的身前说。

可就在我以为事情会结束的时候,富少居然起身一脚将孙踢倒,随后大骂着:“你居然睡了她!我次奥你祖宗,给我投票,加价,一票两万五!”

孙旭彻底崩溃了,就在他准备反抗的时候,富少身边的狗腿子上去一把摁住了对方。

一张张名字写好后,富少将票丢在讲桌上,嚣张的说:“念!”

富少从讲台走下后,径直走到辣妹身前,在一连翻赌誓发愿中,辣妹答应了他的追求。

孙旭彻底绝望了,当我一张张念下去的时候,孙旭获得10票,但最让我心中一惊的是,我居然是8票!

如果没有富少的搅局,那第一肯定就是我!

投票结束后,大家将目光转向孙旭,都想看看这投票过后究竟会有什么结果。

“看,看,看我干什么,这都是假的,假的。”孙旭紧张的逃离了班级。

还未等我们去验证孙旭接下来死活的时候,班级内所有同学的手机,再一次同时响起。

“韩坤,张伟,韩雅雯,冯程程,限时24小时杀死一位同学。”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