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主角叫小梅姐林海的小说[我给美女做刺青]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编辑:如山中清风 2019-09-23 23:33:56

主角叫小梅姐林海的小说[我给美女做刺青]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我给美女做刺青》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我给美女做刺青 即可阅读全文

《我给美女做刺青》小说简介

我也是看了蛮多书的老书虫了,《我给美女做刺青》这本书还比较喜欢吧,情节设计的不错。一波三折,让人猜不到结局,却有有所铺垫,文笔也不错,对历史的人名等作者很用心,就是一些情感以及勾心斗角方面有些不太成熟,总体来说是一本好书,值得推荐。。主角是林海小梅姐的小说是《我给美女做刺青》,本小说的作者是客家大少爷最新写的一本惊悚悬疑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怕对方害怕,我还特意放低了声线:“小梅姐,你要纹在哪儿?”小梅姐紧紧揪着衣服,有些紧张道:“可以,都可以。”我闻言有些好笑:“怎么能说都可以,这不同的纹身纹在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功效,比如我要给你纹的九。热门小说《我给美女做刺青》是客家大少爷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小梅姐林海,书中主要讲述了:人有魂,画有灵,灵存其魂,诡也!真正的刺青甚至能够左右一个人的思想,改变一个人的命运。小梅姐在我这纹身,我见她长得漂亮,动了邪念,晚上,她主动摸到了我床上……

精彩章节试读:

我回过神来,这才想起小梅姐是来找我消图的,结果被这个家伙给打断,心里面顿时来气,大骂道:“老小子,知不知道你这种做法不是救她,而是在害她。”

等我说完的时候,中年男子有些诧异地看着我,忽然大笑道:“算你小子有良心。别闹了,我刚才说的是真的,你现在的根本就没有办法给她消图,连我也是一样,除非你爷爷还没有死,估计才有那么一点希望。”

我愣住了,他怎么会知道我爷爷的事情。忽然一道熟悉的人影出现在我的脑海中。

我抬起头艰难的说道:“你是师叔,你不是已经失踪了么?”

师叔叹了口气随后解释着十几年的事情。

十五年前父亲失踪之后,他就出去寻人,人没寻到,又不好意思回来见我爷爷,所以就到处去旅行,没钱的时候随便找个富人接单生意,这才勉强度日。最近听说我爷爷去世了他才赶回来。

我还是有些疑惑,询问他来这里做什么?

他说我父亲失踪,爷爷去世,师门的东西不能没有人传承,回来只是为了指导我而已。

对于师叔的事情,我一点也不了解,毕竟他已经离开了十多年,这让我更加的担心,加上爷爷刚刚去世他就找了个借口回来,我心里面难免会出现一丝疙瘩。

等师叔交代完事情之后,然后就去我父亲的房间睡觉去了。

晚些时候,我才回去睡觉,隔壁房间传来的呼噜声令人难受,直到半夜才迷迷糊糊的沉睡过去。

“林小哥……”

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地有人在耳边喊我。

我睡眼惺忪地张开双眼,黑暗中一个发着绿光的眼睛看着我,直长的头发以及身上的红色裙摆正在空中飞舞。

那里站着一个红衣服的女人,但那衣服的红却不是寻常染的红,更像是被血染成的鲜艳、诡异而透着腥味的红!

眼前的一幕让我直接从床上跳了起来,我的牙齿咯吱作响,喉咙上下滚动,手臂撑着身体连连后退,想要说话,却发现口中好似被什么东西给堵住。

这时候,只见她走到门口然后打开灯,这一瞬间闪亮的灯光将我的眼睛照的看不清房间里的一切,心里面惶恐万分,不敢有任何举动,就在这个时候,温柔如微风的声音传入我的耳中。

“林小哥,是我……”

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让我浑身一震,却宛若自九幽地狱传来,让我非但没有减轻恐惧,后脊反而冒出寒凉。

只见“小梅姐”慢慢的张开一只眼睛,从坐着的一张椅子上面起身走到我面前,阴瘆瘆地笑靥如花,低着头抿着嘴,楚楚动人地样子却让我感到可怕而狰狞,明明很害怕,可我竟有那么一刻想到上去抱住她,安慰她。

额头冷汗簌簌。

她身上的穿着实在是太古怪了,除了衣服的颜色,其他的装束居然和桃园里面那女人……一模一样。

我环顾四周,发现门窗紧锁,忍不住地吞了一口唾沫,说道:“小梅姐,你……你是怎么过来的。”

她的脸几乎要跟我贴到一起,而我却已退无可退,浑身好似被阴柔气息包裹,腿肚子仿佛都在打颤。

她抬起头,眼中露出一丝绿芒,随后轻声说道:“林小哥,你不用害怕,当初是我自己决定要纹身的,如果不是你的话,我到现在都没有下定决心……谢谢你。”

她的话让我浑身一震。

我定了定神。

想到最近她的遭遇,我心里面十分难受,同时感到羞愧,自责。我叹了口气说,是我害了你,当初如果不是我让你尝试纹身,张三也不会……对不起。

小梅姐似乎不敢相信我会直接承认过错,随即她的脸色一变,挣扎数秒,迷人和诡异参半地笑容浮现在她脸上,接着她说道:“林小哥,希望你以后好好的……”

“你……你……”

她的脸突然变成了一张狐狸脸。

九条妖从她的身后呼啦啦而起,在狭小的卧室里犹如狂魔乱舞,全是那毛茸茸的尾,透着迷人灵魂的骚与香。

我被吓昏了,随后整个人失去了知觉。

等我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依旧躺在床上,而房间里面空荡荡,哪里还有小梅姐的身影,房间里面什么都没有被动过,就连小梅姐坐的那张板凳依旧在原地静静地待着。

我松了口气,还好只是一场梦,不然我的世界观恐怕会彻底的翻天覆地。

接下来几天,我发现生活安静了许多,曾经来往的豪车再也没有出现,人们依旧忙碌着,过着生活,似乎没有发现少了什么。

没过几天张三的尸体在他房间里被发现,而且市里发生数条命案,死法相同。

听说所有人都是从冰箱里面捞出来的,眼睛突出,面孔更是扭曲成了一团,看样子是被活生生吓死的。

自从知道这件事情之后,我心中不由自主地升起一股冰冷寒意,好像要将我整个身体给冻僵。忽然想起与小梅姐最后一次见面的情况,如果当时……

警方调查后知道一些端倪,将嫌疑人锁定在小梅姐身上,可是自从上次见面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小梅姐了。

有人说她畏罪自杀,有人说她已经逃离了黎城,去往其他地方找了个靠山。

可是我却不愿意相信警察的判断,小梅姐那么善良的人怎么可能杀人?

《我给美女做刺青》 改变 免费试读

怕对方害怕,我还特意放低了声线:“小梅姐,你要纹在哪儿?”

小梅姐紧紧揪着衣服,有些紧张道:“可以,都可以。”

我闻言有些好笑:“怎么能说都可以,这不同的纹身纹在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功效,比如我要给你纹的九尾狐属阳图,背属阳,腹属阴,阳图自然该纹在后背,但个中又有讲究,肩为阳之初,背为阳之所,脊为聚阳地,后腰则为阳中阴,纹在不同处,效果自不同。”

小梅姐听得懵了,瞪着大眼茫然的看着我:“那你告诉我纹在哪里最好?”

我笑了笑:“没有最好,效果不同罢了,只是小梅姐这种情况,我建议纹在脊线上,聚阳地能发挥九尾图的最佳魅惑力。”

小梅姐点点头,脸上露出果决的表情:“只要能改变现状,纹哪儿都行。”

说着,她直接拉着她的衣摆将整个衣服都脱了下来,顿时,一具白皙细腻的女性裸体完整的映入我的眼帘。

背脊柔和,线条流畅,宛如一朵刚从水里开出来的芙蓉花。

第一次如此光明正大的看一个女子的身体,我不由得有点呆,下意识吞了吞唾沫。

目光无意间落在某处时,喉结上下滚动着。

不知是不是察觉到什么,小梅姐用手捂着胸口,回头极为羞涩的看着我道:“怎么了吗?”

我赶紧回过神来,深呼吸道:“没什么没什么,你趴下吧。”

小梅姐依言在躺椅上趴下,动作间胸前的起伏在我眼前一闪而过。

我晃了晃脑袋,稳住自己的心神,暗自告戒自己这关头,可出不得岔子。

“那我开始纹了,要是痛就说声,骨刺略带寒气,会有点凉。”说着,我拿着针,按着她的背,聚精会神的刺了下去。

我用的针不是普通的针,而是一种叫做骨刺的针,正头是尖利的针,反头则是弯曲的斜刺,像刀又不似刀,轻松就能刮破人的皮肤而又不流血。

在骨刺的中间又有几分分叉,是用来斜刺的。

用点刺的手法勾勒完大致轮廓,再用斜刺来绘制内里的九尾图,最后便是以反头来刮开一点点的皮肤,使之看起来像是狐狸的毛发。

不一会儿,一直九尾狐的雏形出现在我眼前栩栩如生的样子仿佛活物般,不过这才只是个开始,一天铁定是完不成的,先得的定图了才能做后面。

我跟她说这张图的工序很多,可能要几天时间。

她笑着点点头说:“那就辛苦你了。”

说完开始穿衣服,穿好衣服之后,说了声谢谢。

那一颦一笑都带着丝丝的魅态,眼波流转,那双眼好像会说话般。

不知怎地此刻,我好似觉得小梅姐的气质好像改变了点。

更吸引人了?

我摇头,或许是错觉吧!

——

接下来几天,小梅姐如约来到我的店里。随着时间推移九尾天狐慢慢的清晰起来。

没多久一只栩栩如生的九尾狐便刺上她的身后,当点睛那一刻,恍惚间我看见那九条尾巴,似乎动弹了一下。

我再仔细看,那背上的图好好的,哪有半点动静。

相反的倒是小梅姐,整个人都跟渡了层荧光似的,那皮肤白皙细腻得能让人忍不住想伸手掐一把。

鬼使神差的,我真的伸出手在她腰上掐了一把。

小梅姐闷哼一声,竟然没有拒绝我,反而转过头,眼睛里噙着流光,欲语还休的看着我。

我被她的视线看得心头一跳,身体莫的火热起来。

这是个妙佳人,此刻正裸着身体等我宠幸。

这个念头一旦产生就再也控制不住。

我放了手里的东西,手指控制不住的摸上她的身体,顺着脊背滑下去,成功握住了胸前的柔软。

小梅姐仰着头闷哼一声,仰着头,洁白的贝齿轻轻咬着红唇,魅惑的眼睛看着我,像是一种无声的邀请。

我心头火起,正当我控制不住要对着那唇要亲下去时,我放在旁边的手机却响了。

这阵**像是一盆冷水兜头浇下,我和小梅姐两个人都清醒过来。

火热的身体还紧紧的贴在一起,我们在不到一公分的地方相互对视,彼此都感觉到了一种难言的尴尬。

“啊!”还是小梅姐率先反应过来,用力推开我,抱着自己的衣服就冲了出去。

而我坐在原地,回味着刚刚那味儿,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却又不知道哪里不对劲。

坐着想了会儿,晚上没什么生意,我便早早的睡了。

睡前脑子里还想着那事儿呢。

按理来说,我对小梅姐是不感兴趣的,不然她在我家楼上住了这么久我也不会等到现在才下手。

但我今天的举动又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我本质上是个色胚,有个女的在我面前脱衣服我就受不了了?

想来想去竟然得到这么个结论,我有些窝火,干脆也不想了,掀被子睡觉。

没想到那事儿,竟然跟着到了梦里去。

我梦到我站在一个桃园中间,桃花满天飞舞,粉红色的桃花瓣似一只只可爱的精灵,将我包围起来。

我伸出手轻抚着飘向我身边的粉红,感受着桃园给我带来的喜悦。

转过身看见一位身着古装的姑娘。

她抬着头伸出素手,轻轻握住边上的桃花枝,淡青色的衣袖顺滑而下,露出如凝脂般的玉臂,乌黑的长发披肩顺着脊背滑落,雪白色的裙摆下面,一双玉足**在我眼前,脚踝处一点嫣红清晰可见。

忽然那双玉足动了,正对着我。

我回过神来,抬头一看,只见她抿着朱红的小嘴,俊俏的面颊映出淡淡的粉红,双凤眼中似带着勾人的光,柳叶眉梢微皱,额头上印着三片血红的叶子……

我愣住了。

这张面容和小梅姐相差无几,更让我觉得不可思议,那三篇叶子不正是九尾狐额头那片印记么!

紧接着她面色渐渐变得红润,眼中闪过一丝惊喜,缓缓走到我面前,低着头鞠下身体,然后用着我陌生而又熟悉的言语说道:“妾身谢过恩公!”

谢我,为什么要谢我?

我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看着她,想说话却又说出来,然而对象像是知道我的想法似的,直接挪步到我面前来,盯着我的眼睛笑道:“谢过恩公的救命之恩,只是小女子身无长物,没法报答恩公,那就让我伺候你一夜如何?”

她说着,伸出莹白的手指在我身下恶劣的抓了一把。

我浑身哆嗦了下。被吓的,也是被**的。

对方瞧在眼里,捂着嘴角咯咯咯笑了起来。

我脸上大热,转身想走,却被她一把抓了回来。

“恩公走什么,如此良辰美景,恩公不珍惜,岂不可惜。”

她的一娉一笑尽在眼底,我鬼使神差的点点头。

说话间四周不知道怎么已经换了个场景,不再是落英缤纷的桃花林,而是一个古香古色的房间,中间还有张巨大的檀木床。

这女子竟是半点不羞涩的将我扑倒在床上,然后就这么坐在我面前,脱下了自己的衣服,露出了自己的洁白的身躯。

那身体,说是世上最好的手工品也不为过,洁白如玉光滑如丝,添一分嫌多减一分嫌少,真真是完美无瑕的玉体。

我看得出神,她似乎知道,娇笑着把我的手拿过去,主动放在她起伏的山峦上,然后自己窝进我的怀里,不断用她的身体磨蹭我敏感的地方。

“恩公,你还愣着干什么,妾身已经等很久了。”

她说着,竟是伸出舌头在我耳边舔了一下,于此同时,那双柔软无骨的小手直接钻进我的裤子……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