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主角叫阿南李娜[鬼压床]最新章节完结版

编辑:清风挽心 2019-09-23 23:48:05

主角叫阿南李娜[鬼压床]最新章节完结版

《鬼压床》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鬼压床 即可阅读全文

《鬼压床》小说简介

《鬼压床》这本书是我看过最精彩的书之一,有热血,有感人,有知性的地方,有着对人生价值的思考和领悟。完结小说《鬼压床》由阿南IV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阿南李娜,书中主要讲述了:晚上我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李行还浪迹于他的“江湖”之中,我困的不行,简单做了一点吃的,穿着衬衫就睡下了。今晚的天气格外的奇怪,我睡的一点也不踏实,总感觉半梦半醒的状态,又一次迷迷呼呼醒来又睡过去,我。主角是阿南李娜的书名叫《鬼压床》,是作者阿南IV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场诡异的梦境,一件件扑朔迷离的事件,是诅咒,或者是阴谋?神秘的跟随者,古怪的老屋,所有的一切,到底与逝去的爷爷又有什么关系……

精彩章节试读:

道士猛地一个机灵,估计是被我突然的举动吓得不轻,我看他手里一抖,手上拿着的半碗饭就要朝我扣下来,急忙喊到:“道长,是我啊道长,刘道长,是我,安城那个,那天早上给你买早餐那个。”

老道士这才仔细的打量了我一下,猛地一拍脑袋:“哦,是你啊年轻人,你这是?呦呦呦,快起来,可不要折煞我,嘿嘿,有事起来说话。”

老道士不由分说硬拉着我起来,不给我滚地撒泼求包养,,,求保护的机会。我挣脱不开老道士的魔掌,只能顺势坐下,抹了抹脸上不存在的眼泪。

刘四生见我平复下来,暗自松了一口气,随后整理了一下破旧的道袍,缓缓开口道:“小兄弟不要慌张,虽然不知道你怎么找到这个地方,但既然你都来到了这里,你就大可安心,我知道你有梦魇缠身,但是你放心,这里,绝对能保你安稳。”

我看他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心里安定了几分,于是就把这几天二丫头奇怪的表现,那张纸条和那个消失的纹身全都合盘托出。老道士脸色一变,突然就伸手朝我胸口一抓,猛地拉开我的衣服,咬破一根手指往我胸口一点。

那天晚上熟悉的疼痛感又传到了我的脑袋中。“为什么这玩意一出来我就要晕啊?”我努力挤出最后一点力气对着老道士说到。

肚子里的饥饿和飘来的阵阵香气促使我睁开了疲惫的双眼,我摸摸胸口,像之前那次一样,我胸口上还是什么都没有,就好像之前的一切都是幻觉,可是昏迷之前的一切又在提醒我,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个纹身,还有老道士用手指上的血点一下的方式,还有那股剧烈的,让人昏迷的疼痛。

“阿南,醒了啊,饿了不?吃点饭吧,道长做了饭菜。”李行突然从屋外走了进来。

“嗯?你怎么过来的?”

“我本来陪着二丫头一起逛的,后来那个突然就出来了,然后就硬带着我过来这里了,好像她跟那道士挺熟的,然后道士又跟我保证,说二丫头没有事情,然后我就在这里一直等着你醒过来了啊。”李行跟我解释到。

刘道士又从门外走进来,看到我醒了嘿嘿一笑,拱了拱手开口道:“嘿嘿,小兄弟对不住了啊,我心急了一点,没和你说一声,对不住,不过你的情况我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你也出来吃点东西,关于你的事情,青葵会跟你解释的。”

“青葵是谁?”我十分好奇,边走边问道士:“她怎么知道我的情况。”

来到门外,道士一指张晓静:“喏,这位就是青葵,具体来说,是她的一道神魂,当然,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你。”道士又转身一指我。

“我?”我手指着自己的鼻子:“别逗了道长,我是什么人我还不清楚?怎么可能跟这些神神乎乎的事情有关连。”

刘四生神秘的一笑,摇了摇头:“看来,你爷爷对你隐瞒了很多东西啊。或者干脆说,你被他封印了?”

我顿时一肚子的问号,我记忆中的爷爷日日不离那个比我还高的氧气罐,吃口饭都费力的很,一个重病垂死又在耄耋之年的老人,真的会是造成我现在这种奇怪的梦魇的罪魁祸首吗?

青葵见我一脸阴云,伸出手指朝我脑门上一弹,口中说到:“回魂。”我一个机灵,她看着我回过神来,满意的点点头,说到:“你爷爷,,,其实我应该也是认识,其他的我不能多说,但是我知道他肯定有他的用意,至于你的梦和那个纹身,暂时不会再对你造成什么影响了,我想这也是你爷爷的愿望吧。”

刘四生却摇了摇头:“青葵前辈,你强行加固封印本身,那封印之物一定怨气冲天,虽说你又用天一门向它许下承诺,但是精怪神物,毕竟不与人同,此物估计会有鬼怨啊。”

“什么是鬼怨?”我和李行同时发问。

“你不用知道什么是鬼怨,你只要知道,有点道行的鬼就会喜欢那玩意,那玩意也会迷人眼,乱人心。说句不好听的,你现在可能比唐僧肉还招鬼,顺便,还容易中人家的招数,啧啧,等死吧年轻人。”刘道士幸灾乐祸的说到。

“你也不用猜测了,我不是故意谋害你,但是我想知道你爷爷到底在想什么,你当普通人就死于非命,特殊一点的,,,,你可能死的比较有尊严吧。”青葵也在一旁开口道,只不过更像是对刘四生说的话的一种补刀。

我现在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心如死灰,mmp的两个人,,,啊不对,一个人一个鬼,联合起来坑我一个,我真是。。。

这时,刘四生正了正神色,坐直了身子,郑重的开口道:“阿南,我接下来的话,你可要听仔细了。”

我见他这么严肃,也收敛了玩笑的心态,坐直身子,盯着老道士。

“你这个样子,不管怎么样,估计都是差不多的结局,想要破这个局,你就要想办法驯服。”说到这里,他抬起手,指了指我的胸口。“还有,现在青葵替你加了封印,又以天一门之名立下誓约,你也算半个天一门弟子,而且你现在这种情况,我们也有一定责任,所以我决定,收你做记名弟子。”

莫名其妙的,为了我的小命,我被强迫的成了一名光荣的道士?嗯,反正我是不认的,不过为了生命安全,这个师父先认着吧。

一夜无话

“师父啊,我朋友去哪里了?”

“他们两个去东市了,应该是那个二丫头家里打电话,你朋友索性就跟着一起回去,他说叫你不要太想他,他回家探个亲,说回来请你喝酒。”

“那师父我什么时候开始学道术啊?”

“莫急莫急,你情况特殊,不能学正统的符篆和道法,况且你要应付的也不过是那些个孤魂冤鬼,不需要那么高端的操作,明天我就跟你下山。”

“下山?去哪?”

“去红尘。”师父一脸郑重,压低身子把脸探到我前面来:“我现在给你上第一堂课:生灵无怨死为魂,有怨而亡是为鬼。”

《鬼压床》 第二章 :黄符 免费试读

晚上我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李行还浪迹于他的“江湖”之中,我困的不行,简单做了一点吃的,穿着衬衫就睡下了。

今晚的天气格外的奇怪,我睡的一点也不踏实,总感觉半梦半醒的状态,又一次迷迷呼呼醒来又睡过去,我又梦到了那间老房子,墙上的猫还是一如既往的盯着我,奇怪的是却没有靠近我的,全都散落在我的周围,想过来又不敢过来的样子。我觉得奇怪,就向着那间屋子走去,绕过胡同的正口,我走到了那间老屋的大门口,那些猫儿也一起过来,仍旧趴在那里,摆好姿势一动不动的盯着我,我心里毛毛的,转眼看去,才发现这黑灰色的房子,竟然安了一扇蓝幽幽的大门,门上三个风铃摇曳,嘀灵,嘀灵。。我有点害怕,拔腿想离开这里,这诡异的气氛我实在受不了了。

突然,我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阿南,你来看我了吗?阿南,你终于来看我了。”我吓得一个机灵,定定的站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

一只手突然摸在我的手上,我牙齿打着颤,鼓起勇气向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才发现是一个小女孩拉住了我的手,我安抚了一下激动的心脏,嘶哑着开口道:“小妹妹,你是谁啊,我跟你说我可是好人来的,你有什么心愿未了你可以跟我说,我尽可能帮你,但是冤有头债有主,你要索命就去找仇家,别殃及无辜啊。”

小女孩歪着头看着我,对我的话没有反应,还是在那里反复的叫着阿南,,阿南。我害怕极了,猛地甩开她的手,向后退了两步,闭着眼睛低着头从小女孩身边跑过向胡同外边冲去。

我猛地跑了两步,睁眼看了一下,发现我还在原地!我在原地踏步,顿时我脚一软,猛地坐在了地下,小女孩走了过来,仍旧站在我面前低声叫着我的名字,“真是够了,鬼打墙好歹也能走两步啊,这小姑娘不按常理出牌啊。”我心里不知怎么的冒出了一个奇怪的想法。

人不在绝境中爆发,就在绝境中灭亡,可能骨子里的冒险精神和光棍精神给了我力量,也可能是小姑娘只知道闷闷的站着叫我的名字,既没有变形也没有黑化。我盘着腿坐下来,仔细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小姑娘。

嗯,两个羊角辫,一身大红袄,肉嘟嘟的小脸,就是眼中无神,作为鬼来说算蛮美型的了。我偷偷的伸出手去想摸一下她的衣服,一直闷闷的小姑娘却突然抬起头来,我心里一惊,脑袋一片空白,然后反复回荡起了一个声音“不作死就不会死。”

那小姑娘抬起头以后还是直直的盯着我,嘴里反反复复的念叨着我的名字,我逐渐安定下来,人总是对美好的事物报以善意,这么一个萌萌哒的小姑娘,就算是鬼也凶不到哪里去的吧,我再次抬起手,向着面前的小姑娘伸过去。

小姑娘第一次停下了她的碎碎念,扭过去盯着我的手,我手抬在半空中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空气中凝固着一股尴尬的气氛,终于,那个小姑娘开口讲话了:“阿南,你还是喜欢阿宝的对不对,阿宝就知道,阿南以前对阿宝说过,阿南会喜欢阿宝一辈子的。”

他喵的谁会对这么小的女孩子说这种话啊,简直禽兽,过家家玩的吧,,,,,等等,她好像说的是我唉!我又仔细打量了一下小女孩,过了一遍回忆,实在想不起来我跟这个小女孩有过什么交集,本着探究到底的精神,我鼓起勇气对小女孩开口道:

“你认识我?我不记得我见过你,你是谁啊?我以前认识你吗?”

小女孩本来平静的脸突然就阴沉了下来,小小的脸庞上爬满了恶毒,我吓的倒在地上,小女孩逼近我,鼻子差点顶到我的脸上,过了一会,她缓缓的开口道:

“阿南,阿宝一直记得你,你却把阿宝忘记了吗?我一直在等着你回来接我呢!”

果然鬼长的再好看到最后一黑化都是一个样子,小女孩脸上的表情越发的阴沉,脸色也逐渐变得毫无血色,就像个布偶一样,她抬起手戳在我的脸上,手冰凉凉的,感觉就像是爷爷的陈年老木椅的那种触感。

我不敢停留,一个翻身起来拔腿就跑,刚跑出去没两步,那小女孩突然就出现在我的面前,嘴里说着:

“阿南,既然你不记得阿宝了,那我让你想起来好不好。”

说着,抬起她的手,冲我的胸口就拍了过来,我吓得浑身冰冷,却又想被压着一样动都不能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的小手拍在我的胸口。

突然,我的衬衣口袋发出来一道金光,还有阵阵梵音,洪钟大吕,我突然就安定下来,小女孩仿佛害怕这道光一样,只是狠狠的看着我,却不敢再有什么动作,我也没有办法,只能定定的看着小女孩,一人一鬼大眼瞪小眼,谁也奈何不了谁,嗯,我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笑。

远处突然传来了老李的声音,喊着我的名字,我顿时感觉一阵迷糊,老李的声音越来越大,眼前的景色也越来越迷糊,我心中暗自庆幸,然后慢慢的昏迷过去。

再醒来就看到老李猥琐的脸庞在我眼前晃来晃去,老李见我醒来,兴奋的说到:“你丫今天是怎么回事,昨晚L多了?睡的像猪一样,晃了半天才醒。”

我推开老李,起床穿好衣服简单洗漱了一下拿起钥匙就要出门,老李在我背后喊到:“今天周六,不用上班,你干嘛去啊?”我头也不回的说:

“去找昨天那个道士,他是真的有本事。”

我确信自己是吓昏了头了,不然也不会像个无头苍蝇一样拖着老李在城市里打转,张叔的摊子我至少都蹲过十几趟:我昨天没有留下过老道士的联系方式,虽然看他的样子也不像有私人电话的人,所以我只能寄托希望与漫无目的的寻找,还有一点我并不想承认,我被那个梦吓到了,呆在阳光下,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多少能给我一点稀薄的安全感。

“阿南,你这到底什么情况?自从早上起来你就神神叨叨的,我跟你说,你可别做了个梦就疑神疑鬼的,瞎想什么,人谁不做梦,不做梦那不叫人了好吧。”

“老李,你说做梦也就罢了,我这一直只做一个梦,然后现在一碰到那道士,梦自动都开始续集了,你是没做过你不知道,那黑黝黝的老胡同,那扇死蓝的门,,还有那群该死的猫和那个知道我名字的小女孩,你让我怎么去淡定的面对这种事,哥们看起来像那种处变不惊的人吗?”我心头火起,对着老李吼道。

老李也没有恼火,他也看出来我现在有点神经兮兮的味道,一点刺激都可能爆发,毕竟是我多年的好基友,点了支烟自己叼在嘴上,蹲下来安慰我:“阿南,你也不要太紧张,人家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说不定你这是让那个老道士忽悠瘸了,咱这转一天了,先回家吃饭好吧,这么大个城市你还指望着靠缘分把一个大活人寻出来?”

我看了看老李,点了点头,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转头招呼了老李一声,打道回府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