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冥夫有礼了]完结版免费阅读 主角叫常玥尤百里的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

编辑:手心的蔷薇 2019-02-11 20:26:54

[冥夫有礼了]完结版免费阅读 主角叫常玥尤百里的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

《冥夫有礼了》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冥夫有礼了 即可阅读全文

《冥夫有礼了》小说简介

虽然《冥夫有礼了》是有点无敌流,但是写的很有意思,也很好笑,经常能看到一些段子和套路什么的。主角虽然贱贱的,但是很有是非观。挺不错的一本书,不要被评论区里的某些人误导。总有不喜欢的人。。精品小说《冥夫有礼了》是柒小年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小说,主角常玥尤百里,书中主要讲述了: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听说过哭丧女这个职业?我家就是做丧事一条龙服务的,别人叫我们乡下乐队。我是被父母从外面捡回来的,养母是远近闻名的哭丧女。从小我跟着养父母的乡下乐队走南闯北,人人见到我们都觉得晦气。我也。甜宠新书《冥夫有礼了》由柒小年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常玥尤百里,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场意外我成了一名哭丧女。上哭天地,下哭亡灵。然而,没想到却从棺材里面里面哭出来了一个面如冠玉的鬼良人……

精彩章节试读:

周围的人被这纸人吓得直接全都跑光了。

院子里面只剩下了我和跪在地上的葛老头,他此刻肉已经掉落了差不多了。

见到纸人动了。

这才颤巍巍的抬起头,不可置信道:“怎么可能?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纸人压根没有搭理他,径直的走到了我的跟前,牵起了我的手腕,将那个手镯原原本本的套上了我的手腕。

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回头不屑的看着葛老道。

“我的东西也敢觊觎?你算个什么东西?”

葛老头神色苍白的盯着纸人半晌。

而我也不是不想跑,是我整个身体都僵硬了,像是被定住了一样,根本动弹不得。

“你是那个厉鬼?光天化日,竟然敢出现,老夫定要收了你!”葛老头挣扎着要起来,从怀里慌忙的摸出一张黄符。

那符我倒是很眼熟,可不就是昨晚上棺材上镇棺的那个符吗?后来被血给染红了。

然而葛老头手已经只剩下白骨,根本就捡不起那张黄符。

附身在纸人身上的男鬼啧啧两声,然后毫不留情的用脚碾了碾他的手背。

痛的葛老头连连吸气,直呼不敢了不敢了。

“学些阴邪的法术,还敢来本座面前叫嚣?半人半尸的玩意,就你这样还能对付得了我?”

葛老头知道今天在劫难逃,便将求助的视线看向了我。

“小丫头,救救我,我要是死了,这个厉鬼第二个害死的就是你!只要你救了我,我发誓一定会帮你摆脱厉鬼!”

“我呸,你救我就是为了骗我的生辰八字,还好我乱给了一个,你跟张大明他们都是一伙的,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一脸愤恨的看着葛老头,心想这个老头可真会演戏的,我都被他给骗了。

“生辰八字,难道是……你给了我错误的生辰八字,才坏了我的大事的,死丫头,就算是死我也要拉你陪葬!”

我本来还想救葛老头,结果他却直接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狰狞的举着一双白骨森森的手朝着我扑了过来,我一惊,吓得侧身一躲,却发现自己能动了。

正想高兴,结果却看到葛老头一双怨毒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

“既然是你坏了我的好事,那么我就用你的血肉给我陪葬!”

他的手爬上了我的脖子,死死的掐住,我根本就扳不开他的手,只要稍微动一下,他身上的烂肉就一块一块的往下掉。

脖子上的手越收越紧,我差点不能呼吸,面前的男鬼站在一旁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救救我……”

“我说过,求我,我就救你。”

“求求你了,救我!”此刻眼看葛老头再用点力气,我就死定了,只能厚着脸皮跟面前这个男鬼求救,毕竟看起来他暂时并不想要杀我的样子。

男鬼果然听到我的求救之后,哼了哼,一挥手就绕到了葛老头的身后,伸手直接将他给抓了出去,丢在了地上。

同时他回头看着我说道。

“把你的手上的手镯,放在他的额头上。”

我不敢反驳他,只能贴着手腕放在了葛老头的额头上,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那一瞬间,本来还在挣扎的葛老头突然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一般,迅速干焉下去,相反手上的那个金镯子却越来越有光泽。

葛老头最后一秒用那双白骨手死死的掐着我的手腕,吐出一句‘我不会放过你的!’

整个人就直接在我面前变成了一滩腐臭的肉泥。

“我杀人了!”我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喃喃自语。

男鬼走到了我的跟前,看着我手上的镯子,满意的点了点头,伸手捏着我的下巴。

“你现在可是个杀人犯了。”

我害怕的看着自己手腕上的金镯子,张大明的老婆和葛老头都是拿了这镯子才变成这样的,这个镯子到底是什么邪物?

葛老头想要杀我,但我也不能因此杀他,杀人可是要坐牢的!我该怎么办?

见我惊慌失措,男鬼却十分的开心。

他勾着唇低声道:“既然你已经成了杀人犯,反正都是死,那不如现在我就成全你,下来做我的鬼新娘吧?”

“不要,我会去自首的,我什么都没有做,他自己就死了,是你害死他的,你才是杀人犯,跟我无关!”

“呵呵,杀人犯?你看看这地上的葛老头,他那一点像人?他早就死了半个月了,用了邪法故意吊着自己一口气留在原来的身体上,此刻这口气被我打散了,他的尸体便开始快速的腐烂了!”

男鬼不慌不忙的解释道。

难道真的是这样?难怪从昨晚开始我就闻到了一股恶臭,像什么东西腐烂一样,早上还看到他的脸上长了斑,原来那根本不是老人斑而是尸斑!

“我凭什么相信你?”我咬着牙死死的盯着他。

“不相信我,你又能相信谁呢?玥玥,我们现在可是绑在一条线上的蚂蚱。”

他看着我诡异的笑着,苍白的纸脸像是有魔力一样,只是微微看了一眼,心底就冒出无数的寒意。

《冥夫有礼了》 第1章 哭丧女 免费试读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听说过哭丧女这个职业?

我家就是做丧事一条龙服务的,别人叫我们乡下乐队。

我是被父母从外面捡回来的,养母是远近闻名的哭丧女。

从小我跟着养父母的乡下乐队走南闯北,人人见到我们都觉得晦气。

我也特别讨厌这个身份,养父母本想让我继承衣钵,但我死活不同意,也只能作罢。

直到那一年我妈给人哭丧出了事儿,我才硬着头皮顶了她的位置,成了一名哭丧女。

半年前我爸妈接了一单大生意,去了一个偏僻封建的小村子给人哭丧,然而这一去就接连出了事儿。

事主叫张大明,四十多岁,一米六几,长得干焉精瘦,脑袋都秃顶了,据说这次的葬礼是给他家小儿子办的。

据说他儿子十九岁,死于意外,一般这种意外身亡的青年男子是不能大办葬礼的,因为他阳寿没到,受不起这个礼。

但这张大明是这个村的暴发户,家底丰厚,不但给他儿子大办,就连宴席都摆了两百多桌。

然而葬礼第一天就出了事儿,先是香烛死活插不上,一旦插上马上断掉,然后我爸摆的招魂法事被一只突然闯进来的黑狗给搅得一片狼藉。

直到张大明去隔壁村请来了一个风水先生才来压住了场子。

然而祸不单行,我妈在哭丧的时候突然中风住院了!

当时我爸急得不行,便给还在上大学的我打了电话,让我赶紧过去。

我匆忙赶到那个村子,事主家盖了一栋气派的小洋房,在一个半山坡上,在村里十分明显,但也说明确实有钱。

见到我爸的时候,他整个人十分憔悴的蹲在院子抽烟。

本来出了这样的意外,我爸的意思是让我回来照顾我妈。

可是这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个身穿灰色长衫佝偻着背的老头。

他头发花白,脸皮皱巴巴的像一张苍老的树皮贴在脸上,一只眼睛全是白色的眼珠,他眯着完好的一只眼睛打量了我一番。

半晌才道:“不行,丧事不能断,让这个小姑娘接着来哭丧!”

我爸在一旁急道:“葛师傅,小玥从来没有哭过,怕是会搞砸的。”

这个老头难道就是这张大明家请的风水先生?长得有点怪异啊。

“放心吧,有我在,不会有事的!”

我爸急着去医院照顾我妈,只好让我上阵替了我妈的位置,还说让我听这个葛老头的话,多做事少说话,如果发现什么不对,赶紧离开!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我爸说这话的时候支支吾吾的好像知道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

老爸走了之后,葛老头走到我跟前,递给了我一条红色的裙子让我穿上哭丧。

我虽然没有哭过,但也知道葬礼上不能穿红色的衣服,可这个葛老头却递给我一条红色的裙子几个意思?

见我迟疑,那事主张大明便说按照葛老的意思做,人家懂行的,自然有他的道理,还说给我多加两千块钱。

甚至从屋子里面拿出了一叠两千块的现金硬是塞给了我!

两千块可不是一个小数目,我两个月的生活费呢!握着那叠钱,财迷心窍之下我接过的红裙子穿上,不就是哭个丧么!我可以的。

那张大明见我接过那笔钱,干瘦脸上像是松了一口气,眼珠子滴溜溜的转,像是在算计什么似的。

而那葛老头却一脸严肃的盯着我嘱咐道:“哭丧的时候一定要流泪,而且不要去碰那个棺材板,让棺材沾了活人气,主人家会倒霉的!还有,等到晚上十二点才能哭,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我心里纳闷这规矩怎么那么多,跟之前的哭丧流程不一样啊,我以为是人家的风俗,也没敢多问。

熬到了半夜十二点,我穿着一身红衣跪在灵堂,周围半个人都没有。

唯独放着一口漆黑的棺材,阴森恐怖。

我学着我妈平时的哭腔,一般唱词都是提前准备好的,只需要记住亡者的年纪和姓名,年纪大的女性就哭妈妈伯母,男性就哭爸爸和伯伯。

而那张大明却直接让我代表亡人的老婆身份哭,我当时并不知道这张大明的儿子还没成家,张大明却故意让我以老婆的身份来哭到底有什么猫腻?

我清了清嗓子,喊了一声。

“我的丈夫哎,你年纪轻轻丢下我孤儿寡母诶,留下年迈的父母无人照顾诶……”

我一直埋着头跪在地上哭,毕竟不是自己的亲人,我压根挤不出来眼泪,只好低着头,压根就没有发现灵堂的屋子不知不觉的被人给关上了,正常的哭丧流程下来最少要一个小时。

等我哭完擦擦并不存在的眼泪起来的时候,因为平时贫血,直接一头便撞到了冰棺上尖锐的一角,当即就流出了鲜血,血液顺着我的额头流到雪白的冰棺上面。

我瞬间慌了,葛老千叮万嘱不要碰到棺材,不能沾到活人气,可我还把血给弄上去了,不会坏事吧?

我扯着衣袖就想去擦,结果却发现黑色的棺材上面干干净净,刚刚我流下的血液突然不见了!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吸走了一样

这下我整个人都懵了,摸了摸额头上的鲜血还在流,而刚刚沾在棺材上的血液也无影无踪!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