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主角叫阿冷的小说[惊悚记忆]完结版免费阅读

编辑:淡淡芬芳 2019-02-11 20:33:40

主角叫阿冷的小说[惊悚记忆]完结版免费阅读

《惊悚记忆》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惊悚记忆 即可阅读全文

《惊悚记忆》小说简介

《惊悚记忆》文笔十分清晰优秀,人物刻画很好,非常到位。风妞的书必会大卖,绝对的经典玄幻小说!。火爆新书《惊悚记忆》是墨客悠韵最新写的一本都市悬疑风格的小说,主角阿冷,内容主要讲述:“就在那一年年底,曾祖去世了,由于家业已空,家境贫寒,祖父人到中年方才娶妻,后来,就有了我的父亲纳兰元英,再后来,就有了我,十年前,我的父母双双去世了,我被父亲的一个好朋友收养,随他去了英国,不过,我。小说主人公是阿冷的小说是《惊悚记忆》,是作者墨客悠韵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悬疑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本文讲述了一个我亲身经历的恐怖之极的故事,2003年非典,我所在的公司倒闭了,又因为是非典,徘徊许久也没找到工作的我,从那个恐怖的台风之夜起,被卷入了一系列诡异事件之中……本文融入真实经历,风水易学,

精彩章节试读:

我心头一喜,走了过去。只见这家小店的门是虚掩着的,灯光从里面透出来,洒在地上,被门缝挤成了一条线。

我刚要敲门,忽然一抬头,看到上面挂着一条白布。心里一惊,难道这家店里死了人?就这么想着,还是叩响了门。

里面传出一个低沉的声音,操着广东腔:“做什么的?”

“买东西。”我答道。

“请进。”

我推开门,走了进去。

店不大,商品却不少,架子上摆满了各种副食和日用品,散发出小卖部里特有的,混杂的气味。

然而,我四下里望了望,却不见有人。正疑惑间,突然从柜台里钻出一个人,吓了我一跳。

昏黄的灯光下,只见此人年纪与我差不多大,身材却矮小单薄,脸膛黑里透红,表情就像便秘似的。看样子,他刚才正蹲在柜台底下不知摆弄什么东西。

这人翻着一双怪眼,上下打量我一番,问:“买什么东西?”

我指着他身后货架的高处说:“买酒。”

他便问我买什么酒。

我看过去,只见那些酒按优劣摆成一排,最贵的是‘皖酒王’,最便宜的是‘一滴香’,便指着中间的说:“来两瓶‘老白干’吧。”我心想,王顺和老七忙活了半天,不能买太劣的酒给人家喝。

这人便掂起脚尖帮我拿酒,可由于个头太矮,怎么够也够不到,隔着柜台,我又没法帮他。不一会儿,便累的气喘吁吁,对我说道:“等一下先。”客家人说普通话,喜欢把‘先’放在后头。

说完,他便一崴一崴的去了里间。原来,此人不只矮,还残疾,我不禁对他有些同情。

片刻,他走出来,手里拿着一只凳子。把凳子放在地上,小心翼翼踩了上去,这下能够到了。可刚碰到酒瓶,‘豁咔’一声,凳子腿断了。这可怜的兄弟怪叫一声,‘扑通’一下,没了影儿。随后,柜台里传出杀猪一般的嚎叫。

我急忙扑过去,趴在柜台上,问:“喂!你没事吧?!”

与此同时,一个老者从里间走出来,嘴里‘叽哩咕噜’说着我听不懂的客家话,把那年轻人扶了起来,只见他头上磕破一道口子,血呼呼的往外冒。

那老者眼睛瞪的像铃铛一样,哇哇怪叫,虽然听不懂他说什么,但看那样子就像是在骂一头牲口。年轻人一声也不敢吭,捂着脑袋,一边点头,一边去了里间。

那老者出神的瞪着门口,好一会儿才注意到我,生硬的问:“买什么东斯(西)?”

“两瓶老白干。”

他掂起脚,伸手便拿到两瓶,放在柜台上,问:“还买别的不?”

我想了想,说:“再拿两包‘五叶神’吧。”

付了帐,我把烟酒扔进装肉食的那个大袋子里,提着走了出来。那老者跟过来,把门掩上了。

我站在门口,一抬头,又看到了那条白布。心里有些疑惑,难道这家真死了人?看起来不像啊…突然,我想到白天在沙滩上望到的那座新坟。心里想,说不定便和这家有什么联系,回去问一问老七和王顺吧,他们应该知道。

我回到江边时,只见二人正蹲在帐篷旁边抽烟。见到我,王顺急忙站了起来,在腚上抠了两下,把我迎进了帐篷。我心想,他或许有湿疹之类的皮肤病,所以总喜欢抠腚。

进了帐篷,王顺点着柴油灯。老七看到我提着一大包东西,顿时愣了。

我把东西一件件掏出来,王顺局促的搓着手,说:“唉呀,阿冷,你这么破费干嘛?”说着,眼睛却盯着那些肉食,吞了吞口水。

我用余光在帐篷里瞟了一圈,只见条件十分简陋,看样子,这二人日子过的非常节俭,老七所谓的买肉,估计只是为了招待我。

我鼻子一酸,心头一热,打开一包‘五叶神’,一人递了一支,说:“二位大哥辛苦了,这些都是应该的,只是阿冷买不到比这好的东西,实在惭愧。你们是张冬的兄弟,便是我阿冷的兄弟,只是张冬…张冬他…唉…”我叹了口气,扭过头。

老七搓了搓眼睛,一拍大腿,说:“阿冷是个爽快人,只要不嫌我们是打鱼的,这个兄弟我们交定了!来,去**!喝酒!”

肉的香气弥漫在帐篷里,**的人口水直流。饿了很久,我们早已饥肠辘辘了。往桌前一围,便大啃大嚼,象征性的举举酒杯,却谁也没顾上喝。

王顺一口气啃了五六只猪脚,十几块猪头肉,心满意足的点上一支烟。深吸一口,香的‘滋’一下,闭上眼睛。

我吐掉一块鸭骨头,抹了抹嘴上的油腻,看了看二人,说:“问你们件事儿。”

“说吧。”王顺睁开眼睛。

老七还在闷头大吃,不时抹一把汗。

“我回来的时候,在村后那家小店里买的酒,我看到,店门上挂着一条白布,那家是不是死了人?”

老七突然抬起头,诧异的看了我一眼,满嘴的肉也忘了咀嚼。

王顺也是一愣,反问道:“那家小店里,看店的是不是一个又黑又矮的瘸子?”

我眼前一亮,点点头。

二人互视一眼,面面相觑,老七艰难的咽下嘴里的肉,说:“没错,是死了人。昨晚我们和张冬一起喝酒时,就给他讲过,你要不要也听听?”

“昨晚你们给张冬讲过?”我问。

“嗯。”王顺点点头,说:“是这样的…”

于是,他就把那家发生的事情对我讲了一遍。

讲完以后,二人都不吃了,默默的抽着烟。

“那块坡最高处的新坟里,葬的是不是那个新娘子?”我问道。

王顺点点头,喝了一口酒,却被呛到了,一阵猛咳。

我心里已经有数了,这里面一定有问题,嘴上却什么也没有说。

我们三人慢慢的吃喝着,时而聊上几句,却都有些心不在焉,各自想着心事。柴油灯摇晃的火苗,把每个人的影子拉的忽长忽短。

吃饱喝足,夜已经深了,三人都有些醺醺之意,一起跑到江边撒了泡尿,便回到了帐篷里。

王顺把那堆干草铺开,上面垫了张脏兮兮的褥子,便是床。吹熄灯,我们并排往上面一倒,便借着酒劲沉沉睡去。

迷迷糊糊的,我梦到了张冬,我看到他站在江面上,冲我挥手,不停的说,阿冷,我死的好惨啊…随后,便‘呜呜’大哭…

我猛的醒了过来,竟然真的听到了‘呜呜’的声音,仔细听去…“呜…”…就像吹法螺。我心里一惊,酒意全没了。

“喂,七哥,七哥。”我推了推旁边的老七。

“嗯?”他像做梦似的应了一声。

“有没有听到奇怪的声音?”

“嗯。”老七‘叭嗒’几下嘴,一转身,发出阵阵鼾声。

我又推了推王顺,他却像死人一样,毫无反应。

我停下来,侧耳静听,刚才那种声音没了。

突然,我脑子里闪过一个莫名其妙的念头,张冬的死,和那块坟坡有关!

我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念头吓了一跳,紧接着,我想到,张冬是在正对那块坟坡的江面上出事的。而坡上那座新坟完全没有按风水格局,那个新娘子又死的如此蹊跷…难道这其中真的有某种联系?

在一种强烈好奇心的驱使下,我懵懵懂懂的站起来,走出了帐篷。

来到外面,被江风一吹,我才清醒过来。

我深吸一口气,四处一望,发现我已经出来了。远处望去,江两岸黑乎乎的,不见一星灯火,白茫茫的江面上,浮动着一层雾气,袅袅弥散。

我茫然的向前面走去,很快便来到了那个沙滩。脚踩在松软的沙子上,就像踩进烂泥地里似的。

忽然,我听到一个闷闷的声音…

“阿冷…”

是,张冬!竟然是张冬的声音!

我大声喊道:“张冬!是你吗?你在哪儿?”

我的声音在空旷的江面上远远荡去,最终沉寂。

我竖起耳朵,只听到风的声音,就在我茫然四顾时…

“阿冷…”

我又一次听到了张冬的声音,就好像捂在被子里发出来的似的!这一次听的清楚,声音竟是从江里传来的!

“张冬!”我大叫一声,奔着江面跑去。‘扑踏’‘扑踏’踩进了水里,冷水灌进我鞋子里,冰凉刺骨,令我顿时清醒过来。我猛的打了个寒颤,望着黑黑的江面,惊恐的喊道:“张冬!”

然而,回答我的,却只有江水发出的‘哗啦’声…

突然,我感觉身后有种异样,一回头,我看到远处的坡上站着一个人!

《惊悚记忆》 第9章 渔村怪谈(2) 免费试读

“就在那一年年底,曾祖去世了,由于家业已空,家境贫寒,祖父人到中年方才娶妻,后来,就有了我的父亲纳兰元英,再后来,就有了我,十年前,我的父母双双去世了,我被父亲的一个好朋友收养,随他去了英国,不过,我没有改名字,一直用的我原来的名字,纳兰晨星…”

晨星讲完这个故事时,天已经蒙蒙亮了。我已经听呆了,仿佛随着她穿越回了那个年代。

“其实,这也不是什么秘密,只是,我不想让人知道我的身世。”她说。

“放心吧,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她的目光与我对视,忽然移向了别处,“其实,阿冷,这个故事并没有结束。”

“嗯?”

“算了,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我不想把你牵扯进来。”随后,她看了看外面,说:“雨停了,我们走吧。”

我们熄灭火堆,走出旧宅,晨星重新将大门锁好。

由于刚下过雨,空气湿润而又清凉,令人精神一振。远远看去,晨曦中,临江村笼罩在薄雾里,灰瓦飞檐的房屋忽隐忽现,就像海市蜃楼。

路旁的树林里,黑乎乎的,雨滴掉下来,击打落叶,‘噼啪’轻响。

晨星走路脚步轻盈,一头秀发披在肩头,十分柔顺,乖巧的像只兔子。从侧面看,她的五官就像用刻刀精心修饰过,长长的睫毛轻轻挑动。时而侧头看我一眼,温柔一笑,顾盼间,却带一点淡淡忧伤,惹人心怜。

我仿佛行在云端,感觉四周的影像都模模糊糊的,只有身旁的倩影清晰入目。

“对了,阿冷,你住在哪儿?”她问。

“江边一所帐篷里。”

“帐篷?”她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我。

于是,我就把张冬出事的情况大略讲了一遍,并把我夜探临江村的经过也告诉了她。

“我总是觉得,张冬的死没那么简单,临江村将会有什么事情发生,江边那座新坟被人动了手脚,里面的人死的不明不白。对了,还有那只镜子,据说,坟里的女人是被一只铜镜砸死的,不知道是不是你说的那只。”

晨星没有出声,低头盯着路面。

过了片刻,她忽然说:“阿冷,可以答应我一件事吗?”

“你说。”

“找到你老乡的尸体以后,即刻离开临江村。”

“为什么?”我停住脚步。

她复杂的看了我一眼,随后,盯着前方说:“现在,我有些后悔跟你讲了那些,但绝不是不信任你,而是我不希望你牵扯进去,相信我,阿冷,我是为你好。”

我忽然心头一热,说:“不知道原因,我是不会答应你的。晨星,我的师父也是一位殡葬师,他教导我,做人要有一颗侠义之心,敢于同一切邪恶力量斗争,而不是临阵退缩。”

“唉。”她叹了口气,关切的看了看我,摇一摇头,继续向前面走去。

其实,按我最初的想法,找到张冬的尸体最为关键,如果凭我的能力查不出原因,也只得作罢。但不知为什么,现在,我决定一查到底,直到找出真相为止。

我追上晨星,和她并肩走在一起。

“阿冷,其实,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只是担心你的安全。”她低声说。

我一拍胸口,牛兮兮的说:“不用担心,你没看我打架这么厉害么?”

晨星被我逗乐了,‘噗哧’一笑,“你呀你!”随后,她抬头凝视着我的脸,打趣的说:“还好没有破相,肿也已经消了,不影响你冷大帅哥勾搭小妹妹。”

“嘿嘿。”我咧嘴一笑,伸手理了理头发。

晨星突然脸上一红,移开了目光…

一番说笑,驱散了张冬出事在我心里留下的阴霾,心情舒缓了许多,不羁的本性便显露出来了。

一夜没睡,二人都有些疲倦,走的很慢,来到村里时,天已经亮了。村里住着许多附近工事上的民工,起床上工的人们,三三两两行走在村路上,不时有不怀好意的目光向我们射过来,我便回瞪一眼,心说,看什么呀,没见过俊男美女么?

“阿冷,你饿了么?”晨星问我。

我摸了摸肚子,一本正经的说:“胃老兄早就严重抗议了,它向我控诉眼睛。”

“控诉眼睛?”晨星不解的问。

“对呀,它说我偏心,只给眼睛看饱美女,却让它饿着。”

晨星愣了一秒,终于明白了我的意思,脸上一红。

我继续说道:“我对它说,那你想怎样,难不成,你想把美女给吃了?”

晨星啐了一口,笑道:“贫嘴!走吧,看在你英雄救美的份上,我请你吃早餐…”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