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尸妹]最新章节 主角叫丁凡的小说最新章节

编辑:冷情绪 2019-02-11 20:41:13

[尸妹]最新章节 主角叫丁凡的小说最新章节

《尸妹》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尸妹 即可阅读全文

《尸妹》小说简介

《尸妹》作者在目前的章节中,对于男主的形象塑造特点鲜明、形象生动,在小说里,无论是正面和侧面,作者都在小说中对男主进行了描写。。甜宠新书《尸妹》是夜无声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主角丁凡,书中主要讲述了:看着女鬼带着白纸人离开,提到嗓子眼的心,总算是放了回去。此时全身都湿透了,想到刚才那一幕,便心有余悸。女鬼虽然走了,可外面依旧很黑,凉飕飕的,没敢出去。心惊胆战的躲在棺材之中,直到凌晨四点多的样子。棺。主角叫丁凡的小说是《尸妹》,本小说的作者是夜无声所编写的悬疑灵异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人,从生到死就是一个过程,看开了也就一口气。但是,这世上总有不愿意咽气的人,不愿意进棺材的尸,不愿意去阴间的鬼。干我们这行,说白了就是去掐断死人没咽下去的那口气儿。不过,谁掐谁的脖子,得看你有没有那个

精彩章节试读:

师傅忽然开口,我哪敢怠慢?

急忙来到桌案之前,“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师傅见我跪下,迅速用几根稻草扎了一个人形的稻草人,将其摆放在了作案上。

手中结印,嘴里还念道了几句,然后连烧了三道黄符。

此时,阴风变得更大了,周围也变得更冷了。

之前洒在周围的纸钱,更是因为这阵阴风,飞得满天都是,看上去极其瘆人。

不仅如此,就在这个时候。

桌案上躺下的稻草人,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猛的就立起来。

我见这稻草人自动的就立了起来,不免一阵心惊。

而一侧的师傅和老秦爷,也是紧皱眉头,一脸紧张。

师傅更是拉长了嗓子,大声的开口道:“冥礼开始……一叩首……”

“哦”了一声,便磕了一个头,可是等我抬头的一瞬间,却意外的发现。

桌案上的稻草人,好似也动了一下。

开始我还以为自己看错了,便多看了几眼,结果师傅又喊了一声“二叩首”。

直到此时,我才发现。

那稻草人真的也跟着倾斜了一下,而且这次是朝着我这个方向,好似也和我一般,在叩首。

师傅见我还望着稻草人发愣,显然有些生气,当即便呵斥了我一声:“还愣着干嘛!”

心里一颤,这才反应过来。

然后便磕了第二个,随后师傅又喊了一声“三叩首”,我继续照做了。

而桌案上的那稻草人,明显也做了。

看上不挺玄乎的,但没有开口。

三拜之后,师傅又拉长了嗓音:“上酒!”

话音刚落,迅速的在桌案上的一口白瓷碗内倒了白酒。

不过这还没完,师傅更是一把提起旁边躁动无比的大黄鸡。

不由分说,直接就抹了它的脖子。

滚烫的鲜血顺着大黄鸡的脖子就冒了出来,最后“嘀嗒嘀嗒”的流入了酒碗之内。

等鲜血染红白酒之后,师傅还我在血碗之中滴入自己的鲜血。

等做完这些,师傅又舞动了几下桃木剑,拧起一道黄符便低喝了一声:“有子丁凡结连理,以血为书化正清。急急如律令,敕!”

说完,师傅手中的符咒“轰”的就是一声,直接绕烧了起来。

可是这绕烧的火焰,却是墨绿色的。

随着黄符的燃烧,师傅将符咒灰全都洒到了血酒之中。

等做完这些,还用还用手指搅拌了几下,直接端来我面前道:“喝一半!”

我接过血酒碗,看着里面掺杂有符咒灰的鸡血酒,实在是有些喝不下,只能掖着鼻子往嘴里灌。

带着余温的鸡血酒,又腥又瑟,喝完之后连续干呕了好几次。

至于剩下半碗血酒,师傅直接将其洒在了稻草人身上,然后便将其丢入火盆之中给烧了。

等做完这些,我只感觉自己身边凉飕飕的,总感觉周围有人在盯着我一般。

但没一会儿,周围那阵冰冷的阴风,也在此时渐渐散去。

师傅的表情也缓和了不少,且明显松了口气儿:“小凡啊!你现在可以起来了。”

见师傅如此,我带着一丝疑问:“师傅,这就完了吗?”

师傅微微点头:“成了。”

听到这里,我却有些懵。

不是说结阴魂吗?我除了见到一个会弯腰的稻草人,那见到什么女鬼?

所有我便将心中的疑问说了出来,师傅听我这般开口,竟露出一丝苦笑。

说不仅是我,就算是他也都没见着。

而且还说,最好我能一辈子见不着。

说完,便让我收拾东西回去。

我见师傅不想说,也就没问。

不一会儿,我们便收拾好东西。

看了一眼四周的荒坟,只感觉全身凉飕飕的。

不想在这里继续久留,便和师傅以及老秦爷,迅速的离开了这里。

在路上,大家都显得比较沉默,都没有说话。

我也显得疑神疑鬼的,总感觉除了我们仨还有其她人在。

而师傅,路上只叮嘱了我几句。

让我近期别看一些不良的视频和图片,还要与年轻女性保持距离。

说如果我触犯了这些,可能会惹那位不高兴。

师傅没明说,但显然指的是我那见都没见过的鬼媳妇儿。

不过这事儿玄乎,即使现在我都不敢相信。

等回到铺子,已经凌晨一点多了。

师傅让我早些休息,说养足了精神,明晚还得继续对付那打鱼夫妇。

说完,师傅便要回自己的屋子。

可就在此时,屋里却阴冷了几分,屋外更是传来阵阵敲门声“咚、咚咚咚”……

一听敲门声,我和师傅都是一愣,随即望向了房门处。

寻思着,这都这么晚了?谁啊?

师傅便对着门口喊了一句:“谁啊!”

可话音刚落,屋外便想起一声沙哑老妪声:“送米嘞!”

我听这话,当场就有些懵。

我家根本就没定米啊?在说,这大晚上的,又刚从乱葬岗回来,就来一个送米的?

怎么想都感觉不对劲,所以本能的就回了一句:“我家没要米,你送错了!”

此言一出,屋外又响起了一阵老妪的声音:“没错,老婆子跟了一路,这米就是送这儿!只想讨炷香吃。”

一听这话,我脸色“唰”的一声就变了。

我们可是从乱葬岗回来的,她跟了一路,而讨香吃?

这、这不摆明了,外面站着的不是活人吗?

只感觉心惊肉跳,脸色煞白煞白的,就要开口把外面这家伙给骂走,要不人多晦气?

可师傅却抬手制止了我:“人家既然是来道喜的,自然不能怠慢。小凡,拿香去!”

我咽了口唾沫,迅速去拿了香。

师傅点上,将其插在门前。

然后对着屋外的老妪说了一句:“多谢老太的米了,赎不能开门相迎,请搁门口吧!这香供你了。”

话音刚落屋外便传开“咯咯咯”的笑声,随即便见到那升腾的青烟,顺着门缝就飘了出去,而那供香,也以飞快的速度烧没了。

过了有一会儿,见屋外没了动静,我便通过门缝往外看了一眼。

发现屋外一个人也没有,可门口却多了一小撵白米。

本是想打开们门看看的,却被师傅给制止了。

说可能就一路过的,逢喜就被勾了过来,让我在意去屋里睡觉,别多想。

听到这里,我只感觉一头的黑线。这鬼媳妇来没见着,就先来了个也野鬼老太。

这日后的日子,恐怕不那么好过了。

随即,师傅叹了口气儿,便转身离开了。

师傅走后,我这才提心吊胆的回屋里睡觉。

不过等我睡着之后,却做了一个梦。

梦见个女的,那女的穿着很是时尚,就站在我床头,拿着我的手机正在翻看什么。

隐隐的听到;哼!这么多女人,死渣男、死渣男,删掉删掉……

等我梦醒后,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我忍不住的看了床头一眼,发现自己做了个梦,可是这个梦太过真实,让我有些惶恐。

见自己的手机就在床头,便一把将其拿了过来,习惯性的打开了自己微信。

结果就在我打开微信的一瞬间,整个人都傻眼了。

发现里面很多信息记录都被删除,我几百个好友,现在就剩下了百十来个,而且还是清一色的男性,就连镇上送盒饭的刘大妈都给删了。

不仅如此,我那“绝命书生”的网名,更是被人改了,变成“绝命死渣男”。

见到这些,我脑子里“嗡”的就是一声爆响,整个人都傻了。

昨晚我梦见的,那、那不是梦。

她来了,又走了……

《尸妹》 第三章 祸事 免费试读

看着女鬼带着白纸人离开,提到嗓子眼的心,总算是放了回去。

此时全身都湿透了,想到刚才那一幕,便心有余悸。

女鬼虽然走了,可外面依旧很黑,凉飕飕的,没敢出去。

心惊胆战的躲在棺材之中,直到凌晨四点多的样子。

棺材盖忽然传来“嘎吱嘎吱”的的声响,心里又是猛的一紧,暗道是不是那女鬼又折返了回来?

本来有些睡意的我,顷刻间就精神了起来。

盯着棺材盖紧张得要死,但也不敢开口说话。

可是随着“咔嚓”一声闷响,棺材板被人从外面给打开了。

打眼一看,竟然是师傅。

本能的喊了一声,师傅。迅速的坐了起来。

师傅脸色严肃,微微的点头。

说没事儿了,让我出来!

棺材真不是活人待的地方,在里面躺了一宿,只感觉全身和散了架似的,又酸又疼。

师傅回来,在没什么顾忌,直接就从里面翻了出来。

同时开口问师傅,三叔那边怎么样了?

师傅叹了口气儿,说李老三命是保住了,不过那打渔的水猴子去找他的时候,却被吓得不轻!现在刚躺下休息。

同时还问我,之前的情况怎么样。

听师傅询问,我便将昨晚见到的,全都仔细的说了一遍。

师傅问完,微微的点了点头。

但也接着开口道:“不过这才第一晚,那水猴子今晚被骗,明晚肯定还会来索命!”

之前差点给我吓得半死,要是明晚还来找我,我真不知道自己的心脏受不受得了。

有些恐惧,但还是对师傅开口道:“师傅,今晚还是躲在棺材里,用白纸人骗那东西吗?”

师傅却是摇了摇头,说一个办法只能用一次。

今晚那水猴子上了当,明晚在用白纸人,肯定是不行了。

还说那水猴子明晚要是再来,肯定是捞不着好处,不会罢休的。

感觉自己明天可能会更加危险,便要问师傅明晚该怎么做,可以更好的瞒天过海。

可是不等我开口,屋外忽然响了老秦爷的声音:“老丁!不好了,祸事了、祸事了……”

师傅一听老秦这般喊道,一个转身,急忙就冲了出去。

听到“祸事了”,我也迅速的跟了过去。

等到了门口,发现老秦爷一脸的焦急,还喘着气儿。

这会儿见我师傅出来,嘴里急忙开口道:“老丁不好了,李老三、李老三他……”

师傅是个急脾气,见老秦爷吞吞吐吐说出来,直接打断道:“李老三到底怎么了?”

老秦爷喘了一口气:“李老三,李老三淹死了……”

话音刚落,我和师傅的脸色都是猛然骤变,脑子里更是“轰”的就是一声炸响。

不会吧!刚才师傅还说李老三没事儿。

现在、现在怎么就死了?

师傅好似也不相信,一脸的惊愕:“鸡都叫了三遍了,李老三怎么还能死?快、快带我去看看。”

师傅显得很紧张,甚至脸上还带着忧郁。

老秦爷到也不磨叽,带着我们迅速的就往殡仪馆赶。

等我们到了地方之后,发现不远处的地面上,赫然躺着一名肚大如球的男子。

师傅挑了挑眉,和我们一同急急忙忙的就跑了过去。

等靠近一看,此人正是死去多时的李老三。

他双眸圆睁,露出一脸惊恐的表情。

大大的张着嘴,好似生前经历了极其恐怖的事情一般。

不仅如此,他的身子湿透了,肚子更是鼓涨得很大,应该是喝了很多的水。

师傅看着李老三的尸体,皱着眉问这到底怎么回事儿。

老秦爷也是一脸的迷糊,将之前经历的事儿说了一遍……

话说老秦爷和师傅用同样的障眼法骗过了那打渔的,且在等鸡叫三遍之后,就送李老三回房休息过后。

而师傅,便赶回来看我。

老秦爷见李老三睡下,便没有在一旁守着,则去上了趟茅房。

可是等回来的时候,却发现躺在床上的李老三不见了。

焦急的四处寻找,结果在小院的大水缸里找到了李老三。

这才将其拽出,但此时的李老三,早已经气绝身亡。

老秦爷拿不定主意,便跑来给师傅报信。

师傅听完,也检查了一下李老三的尸体。说李老三并非单纯的淹死,而是被厉鬼索命。

还说李老三的尸体比横死之人更加忌讳,必须马上烧掉。

老秦爷也在殡仪馆混了十几年了,自然清楚其中忌讳和门道。

听到这话,脸都吓白了,直接就点头同意了。

同时,师傅还说,那对打渔的水猴子不一般,敢鸡叫三遍出来杀人。

让老秦爷这几天也注意点,别犯了忌讳,成了那水猴子的牺牲品。

说完,师傅便用手合上了李老三的眼,和老秦爷一起烧了李老三的尸体,然后便带我回了家。

结果刚到家门口,却奇怪的发现门口多了一具白纸人。

破破烂烂的,而且这上面还穿过的衣服。

明显就是师傅给我用来做替身的那具白纸人。

我可是亲眼见到它那女鬼给带走的,怎么又突然出现在了我家门口?

见到这一切,心里一阵发慌。

而旁边的师傅,也是眉头紧皱,表情凝重。

“师傅,这、这纸人又被送了回来?”我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师傅沉着脸:“先别管这些,进屋在说!”

说着,便带着我进了屋。

等到了屋里,师傅却深吸了口气儿:“小凡,事情有些超出我的预料。这打渔夫妇敢鸡鸣三声后索命,且在卯时将把纸人送回来,显然不一般。”

我从来没见过师傅如此忧虑的表情,有些惶恐的问道:“那、那师傅,我还能活命吗?”

师傅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沉默了片刻,说他现在也不敢保证。

说李老三已死,那对鬼夫妻就只差一个人替命了,所以今晚夫妇,必然来了找我!

如果能躲过,万事大吉,要是躲不过我可能就要交代了。

还说对方若是今晚在来,必然是要见血的。

我不太明白,问师傅怎么个“见血”法的时候,师傅却没说。

只是让我先好好休息,等到了晚上,让我听他安排就是。

而且说完这话,便急匆匆的出了门。

我一个人留在屋里,一想到李老三的死状,我就害怕。

那模样好似被人活活按在水里给噎死的样子,死得不知道有多疼苦……

大约傍晚五点左右的时候,师傅风尘仆仆的回来了。

不过师傅回来时,却带了一只大黄鸡回来。

个头很大,神采奕奕,而且没几根杂毛。

我见师傅抱着黄鸡,便问师傅这是干嘛?

师傅却说,他出去这么久,就是为了找这么一只大黄鸡。

还说我能不能熬过今晚,就得靠它手里的这只大黄鸡。

我一脸懵圈,问师傅这大黄鸡是否真能救我?

师傅提了提黄鸡,微微点头,同时给我解释了一番。

说这黄鸡通灵近人,运用得当,用来给我背命,到不成问题。

说等到了晚上,便用黄纸折个小人,写好我的生辰八字,给这黄鸡吃下,再在脚上系上红绳。

等那厉鬼上门,只需放出黄鸡。

女鬼便会和昨晚见到白纸人一般,会将黄鸡当做我。

只要我隐藏好,女鬼就算昨晚上过一次当,但见了黄鸡这有血气的活物,也能瞒天过海。

算是白纸人,升级版的障眼法,照师傅的话说。

只要不出差错,熬过今晚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当然,前提是我必须隐藏好自己,不能暴露。

一旦露陷,后果不堪设想。

因为这会儿还早,便和师傅吃了点东西。

可自己太困了,躺在沙发上便睡着了。

大约晚上十一点左右,我忽然被师傅低沉的声音唤醒:“小凡,快起来了,打渔的快上门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